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51章 陈家的痴心妄想

《宋锦》第51章 陈家的痴心妄想

作者:连小君

    不仅宋锦听得目瞪口呆,就连赵氏听了王太医这法子,也愣了半晌,觉得不大符合逻辑。

    不过王太医毕竟是宋芸从宫中请回来的,怎么说,还得给人家留几分薄面。

    赵氏让人捧了茶盏进来,搁在了王太医的身旁,缓和了一下屋中的尴尬气氛,也让赵氏有了由头开口说话。

    “王太医,你方才所说的医治前朝公主那个法子,对于我家锦儿,只怕不大行得通吧?”

    “我们家上哪里去找什么眼泪,来给锦儿做药引,制成药皂的?”

    “烦请王太医想想其他法子,看看能不能从锦儿的穴位入手,通过扎针,治好锦儿身上的顽疾。”

    赵氏这么一说,王太医连连摆手,回道。

    “不妥,不妥。赵夫人,二姑娘的顽疾在内里不在表里,若通过扎针,只是暂时遏制住了二姑娘身上的异味,时间久了,还是会有复发的风险的。”

    “要想彻底根治,还得找出源头,从源头上入手,二姑娘身上的异味方才祛除。”

    “只是男女授受不亲,我一个大夫,也不好得叫二姑娘宽衣解带,叫我仔细检查吧?”

    王太医此话一出,赵氏当即就哑口无言,一时愣在了软榻上。

    王太医说的在理,要想彻底根除她身上这股子异味,还是得从源头入手,只是从源头入手,少不得在她身上检查一番。

    只是在大明朝,一般的大夫,轻易不能接触女眷,要想检查女子的身体,还是得请医婆,医女入府。

    但那些个医婆医女,毕竟是些三教九流的人物,像她们宋家这样的官眷人家,哪里能请那种人物回来,为家中女儿瞧病?

    “敢问王太医,除却你方才口中所说的那个法子,可还有什么法子,能祛除我身上这股子异味的?”

    “王太医也应该知道,治疗前朝公主那个法子,毕竟是皇帝云集了天下名医,才想出来的。”

    “还有那传说中的药皂,没有配方,空有眼泪,一时半会也是制作不出来的。”

    宋锦开口问了王太医,坐在软榻上的赵氏,听见了宋锦的声音,忙抬起头,朝着她这边看了过来。

    王太医没想到,宋家这位二姑娘,问起话来,倒也是有理有据,没有外头传的那样年幼无知。

    确实如她口中所说,他如今手头上没有那祛除异味药皂的制作配方,一时半会也无法把宋锦身上的异味祛除。

    毕竟是宋芸求了太子妃的恩典,把他请到宋府来给宋二姑娘治病的,若是就这样什么事也不做,空着手回去,也不好得和太子妃交代。

    想了半晌之后,王太医还是用了方才赵氏口中那个法子,给宋锦扎针,能压住那股异味多久,就看宋二姑娘自己的造化了。

    “夫人,虽说二姑娘的病在内里,但通过扎针,也是能够抑制住姑娘体中的那股子异味的,只是能抑制住多少时日,我也拿不准,还请夫人和二姑娘见谅!”

    王太医这样说,赵氏也不好得再说什么,只好让他给宋锦针灸之后,就喊人送着他出府了。

    翠微居里,宋锦躺在自己那张小榻上,白荷坐在榻下的小几上,给她打着扇子,口中不停说道。

    “姑娘,那王太医,真不愧是宫里的太医,不过给姑娘扎了几针,姑娘身上那股子异味,就去了七七八八了。”

    “往后这屋里也不用熏香了,奴婢们也无需再用薄荷香油,抹到鼻下了。”

    宋锦看了一眼白荷,不想说话,瞧着她在自己身边继续叽叽喳喳地说着。

    被王太医扎了几针后,她只觉得浑身乏累,躺在小榻上,就睡着了。

    次日清晨,天光渐渐放亮。

    积英巷陈家后院鸡舍养的一众公鸡,就开始逐一打鸣。

    咯咯咯的鸡叫声,响彻了整个陈府的后院。

    陈夫人已然是睡不着了,刚醒来不久,婆子奉了茶进来。

    陈夫人让人把二姑娘陈雪元请了过来,想要交代她几句。

    因着还没洗漱,陈夫人的发髻,显得有些凌乱。陈雪元倒是打扮得光鲜亮丽,坐在了陈夫人的身旁,正要端起身旁的茶盏起来喝上一口,只听见陈夫人说道。

    “昨日傍晚,宋家已经把退婚书送了过来,我把退婚书给了你爹瞧了,你爹气归气,但总是摆脱了那宋家二姑娘,你爹代你哥哥,已经在那退婚书上签了字。”

    “那退婚书一式两份,一份留在了咱们家,一份已经差人送去了宋家。”

    陈夫人说着,把匣子里装的那份退婚书,拿了出来,递给了陈雪元。

    “阿娘,就宋二那臭气熏天的女子,也敢主动来写这退婚书?”

    “就那样的姑娘,别说是嫁到我们家了,就是去灶上做个烧水煮饭的婆子,我也嫌她手脚不够干净!若吃了她做的饭,指不定就闹肚子了。”

    “你给我少说几句!这些话在家里说说就得了,万不能叫人传出去!宋二虽不放在眼里,但她的一哥一姐,就由不得我们不忌惮。”

    陈夫人说着,恶狠狠地瞪了陈雪元一眼,屋里伺候的丫鬟仆妇见状,皆退了出去。

    “宋芸在太子妃,安贵妃身边伺候,多少人上赶着去巴结。”

    “若日后太子太孙登基,太子妃便是皇后,太后,宋芸在她身边伺候,帮她做事,以后少不了给她好处。你父亲毕竟老了,咱们家,还是得指望你哥哥。”

    “指望哥哥?”陈雪元冷笑着反问了句,

    “阿娘,哥哥不过中了个举人,日后能不能入朝做官,还不一定呢?”

    “再说了,哥哥如今三天两头往外头跑,这心恐怕也安定不下来。阿娘和阿爹与其指望哥哥,还不如指望女儿,日后能嫁进天家,享尽荣华富贵,到时候阿爹和阿娘也能沾沾女儿的福气。”

    陈夫人和陈太师已经商量过陈雪元的婚事,汉王家的世子已经到了加冠之年,满京师的贵女,汉王妃是挑了又挑,就是找不出个好的。

    唯一中意的,只有英国公家的小孙女。

    可惜那小孙女是英国公最小的孙女,平时娇宠得不得了,英国公夫妇入宫见了陛下,说不想小孙女嫁去汉王家。

    因着英国公是立下汗马功劳的老臣,顾忌臣子的功劳,陛下亲自给英国公家小孙女,许了彭城伯张家的公子。

    只是具体是张家的哪一位公子,陛下没明说,张家也不好得去问。

    听说这些之后,陈太师先是想用陈雪元的婚事,和太子妃母家彭城伯家攀上亲家,但彭城伯家瞧不上陈家的家世,这门婚事也只好作罢。

    这些日子,陈太师瞧着汉王府日渐得势,就起了想要借了女儿的婚事,搭上汉王府这条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