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6章 陈家公子

《宋锦》第6章 陈家公子

作者:连小君

    为了亲眼瞧着府中的家丁把那个婆子丢出去,宋锦拉着白荷的手,就到了府门前。

    以往的姑娘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可她宋家二姑娘,不是那些个平凡姑娘,和男人私奔这样的事都做得出来,更别说什么出了大门看热闹了。

    宋家所在的是梧桐巷的巷子口,是梧桐巷的第一户人家。

    因着宋家二姑娘自生下来,身上就带着一股异味,街坊邻居知道后,生怕这样的晦气传到自家孩子身上,就举家搬迁。

    搬了这么多年,到了三个月前,这梧桐巷就只剩两户人家了。

    一户是宋老爹在吏部当差的一名下属李家,因着和宋家走的比较近,所以并没有搬离梧桐巷。

    再一户就是他们宋家,宋家的四进宅院极大,几乎占了大半的梧桐巷,而那李家,则只占了巷尾的一座宅院。

    剩下的宅院,就是宋家原先那些个街坊邻居住的地方,所以整个梧桐巷,显得极其寂寞冷清。

    刚把那婆子丢出门,宋锦看了一眼门口,揉了揉眼睛,门外竟然站着一个人,一个男人。

    白荷也在宋锦身旁站着,她自然也瞧见了那个人,不是和自家姑娘自小就订过娃娃亲的陈家公子陈锦然,还能是什么人?

    没曾想,方才那个婆子口中说的,随着陈太师家的马车一起过来的,竟然是真的?

    所幸自家姑娘并未见过那位陈家公子,所以在大门处站了片刻,都没有所动。

    那婆子被丢出了宋家门,转眼就看见了驾车经过宋家的陈锦然。

    夏日的太阳极毒,有小厮在陈锦然背后,帮他撑着伞。

    婆子一瞧见陈家公子,当即就不顾仆妇形象,一下子就扑了上去,当场腰杆子就直起了几分,有陈家公子为她撑腰,她一定要叫那宋家二姑娘好看!

    “陈家公子,陈家公子,您一定要为老奴做主呀!老奴是连家过来的仆妇,方才来城南的时候,是搭上了您家的马车,一起过来的。”

    “如今这宋家二姑娘以为老奴是上门来行骗的人,就让家丁把老奴丢了出来,您为老奴做主呀!”

    那个婆子话落,当即就在地上撒泼打滚,闹将了起来,模样就像是个冬瓜,被人踢倒在地上滚过来滚过去。

    陈锦然并没有应她,而是先问了身后跟着的长随文山。

    “眼前的这座府邸,是不是就是以前母亲口中经常提到了城南宋家,母亲还说过,我与他们家的姑娘是有过婚约在身的,母亲还让我经常过来走动走动。”

    文山看了一眼悬在宋家府邸上的‘宋府’两个烫金大字,就知道了这里就是陈家夫人经常提起的城南宋家了。

    “是,公子。这里便是夫人口中经常提到的城南宋家,公子与他们家的二姑娘,的确是有婚约在身。”

    确定是城南的宋家后,陈锦然哪里还有闲心,去管仍在地上满地撒泼打滚的那个婆子。

    低下头看了她一眼,当即就抬起头来,问了身后的文山。

    “文山,这个婆子是你带来的?”

    文山摇了摇头,回道:“回公子爷的话,小的并未见过这个婆子。”

    文山一面对着陈锦然这样说,另一面却望向了那个婆子。

    其实那个婆子,他是认识,的确是从连家出来的,搭上他们家的马车过来的,只是自家公子既然这样反问于他,自然是不愿承认识得她,不过是借着自己,想要打发了那个婆子。

    若自己方才说自己识得那个婆子,不是生生要打了自家公子的脸吗?

    文山话落,陈锦然转过身,扫了一眼在他身后,那个目光中打算寻他帮助的婆子,只可惜眼前的这个婆子,哪里能摸得清楚他的心思?

    “既然文山说不认识,那么请这位妈妈,从哪里来的就滚哪里去吧!”

    陈家那么多仆妇,陈锦然自己都还没有识全,哪里能对面前这个婆子有印象?

    既然他的长随小厮已经说了不识得,那便是不识得了。

    那婆子听着陈锦然此话出口,一下子就僵在了原地。分明她就是搭上陈家的马车过来了?

    怎么如今这位陈家公子,却说不识得她,难不成这又是同她开玩笑?

    那婆子给陈锦然福了一礼,脸上讪讪地笑了笑。

    “陈家公子,您这是在和老婆子开玩笑吗?老婆子方才不还是搭着你家的车过来的?怎么现在又说不识得老婆子了。”

    陈锦然见她对自己讪讪地笑了笑,心里根本没想继续搭理,白了她一眼,就道:“哪家的矮冬瓜?谁带来的,自行搬走?”

    自行搬走?

    搬走什么?

    难不成是把那个婆子搬走?

    可那个婆子方才明明就是搭着他们家马车过来的,如今要她自行搬走,不就是让她自行离开吗?

    这回那个婆子没再言语,而是呆在了原地,久久没有所动。

    宋锦看着那婆子被陈锦然一番话怼得里外不是人的时候,当即就忍不住,噗嗤一声就开始大笑起来。

    只是宋锦仍旧蒙着面纱,笑起来的时候,只看见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似乎是宋锦的笑声,吸引住了一旁的陈锦然,隔着宋锦还有几丈的距离,微风拂过的时候,他隐隐觉得这风中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异味。

    仔细闻着那异味的来源,竟然是杵立在宋府门前,那个带着面纱的女子散发出来的。

    这到底是这么一回事?

    难不成眼前的那个少女,擦了从什么不毛之地捎回来的异域香粉吗?

    陈锦然想要上前一步,身后的长随小厮马上拦住了他,给他解释了面前这宋家二姑娘宋锦。

    “公子,眼前这宋家二姑娘,便是与您自小就定过娃娃亲,自生下来就带着异味的姑娘。只是这么多年,咱们家和宋家之间的来往淡了,夫人也不曾提起了,老爷也不过问了,这门婚事就这样过了。”

    待文山把话说完,陈锦然又细细打量了一番那位站在宋府门前的姑娘,模样看上去还是不错的,只是自打生下来,身上就带着一股异味。

    这样的姑娘,若娶了回去,岂不是连碰都不能碰,亲都不能亲,亲在一块臭豆腐上,敢问当今世上,谁能愿意?

    陈锦然想想,就在心里犯了一阵恶心,不敢直视面前的宋锦。

    宋锦也看得出来,方才是那位陈家公子帮了自己,可见他突然和自己拉开了距离,就知道是自己身上的异味,熏到旁人了。

    正好她也不打算继续站在大门前,和那些人浪费时间了,对着面前的陈锦然拱了拱手,脸上带了抹旁人琢磨不透的笑意,就谢道。

    “小女子多谢这位公子,要不是这位公子的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了那个婆子是上我们家来行窃的婆子,指不定小女子就遭她骗了。”

    “只是公子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为报,请受小女子一拜!”

    宋锦话音刚落,照着自己记忆中那些个狗血古装剧对英雄救美剧情的发展,向着面前的陈锦然,拜了一拜,以示感谢。

    陈锦然似乎也没有想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子,竟然这样重礼数。

    和方才文山口中介绍的那个城南宋家涉世未深的宋家二姑娘的行为举止,截然不同,是消息有误还是怎么地?

    不过他还是第一次受别人这么大的礼,想上前亲自搀起宋锦,却又顾忌着宋锦身上的异味会熏到别人,只好等着宋锦行完大礼,亲自让文山上前,扶起了宋锦。

    只是还没等文山走到宋锦面前,宋锦已经毫不客气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陈家公子,既然小女子已经向你道过谢,多余的话,小女子就不多说了。你也是知道的,小女子在京师的名声不大好,若是没什么事,小女子就先进去了。”

    宋锦瞪了一眼仍杵在原地的那个婆子,随后招呼了府门前守着的家丁,把门重重关了起来。

    陈锦然还有话想要对宋锦说,只是话还没有出口,既听见‘砰’地一声,宋府的大门就被重重地关上了。

    瞧着宋府关门后,文山牵着一匹马从马车后面走了出来。

    “公子,这宋家二姑娘是个名声不好的。三个月前,还和连大学士家的二公子连墨,也就是京师第一纨绔子弟,闹出了私奔这样的丑闻。”

    “那个时候公子还没有回京,老爷夫人听了,当即就对这个宋家二姑娘气得不行,老爷当场就和我们说,便是公子不娶媳了,也不能让这样的人进府。”

    陈锦然的反应淡淡地,并没有和听了此事一样的其他人,反应很是剧烈。

    的确,像宋家二姑娘这样,做出了如此出格事情出来的女子,没有哪一个是名声好的。

    不过他瞧着方才那宋家二姑娘的反应,倒是有趣得很,这样的人,他倒是想要深入了解一番。

    在上马之前,陈锦然若有所思地抬眸看了一眼身后的宋家大宅院,心中暗道,看来他此次回京,是有得玩了。

    随后由文山亲自牵着马,往着隔着梧桐巷几条街的江月巷陈太师的府邸走去。

    陈家的人走后,整个梧桐巷一下子就冷清了不少,就剩一个那婆子,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