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54章 宋家夫妇分析局势

《宋锦》第54章 宋家夫妇分析局势

作者:连小君

    回到宋府,宋锦先回了自己的院子,洗漱换衣。没多久,赵氏那边就差了李婆子过来,说是宋老爹回来,想要请宋锦过去一趟。

    “姑娘,夫人说,老爷回来了,叫姑娘过去请安。待姑娘见过老爷后,再去她屋里,夫人有事想要交代姑娘。”

    李婆子站在宋锦身边,面上堆满了笑容,毕恭毕敬地对着宋锦说道。

    宋锦“嗯”了一声,没有过多的言语,叫白荷拎上今日出门买的红豆糕和绿豆饼后,就跟着李婆子朝着安心斋那边去了。

    宋老爹坐在屋里用着饭,赵氏坐在里屋中做着针线,瞧着宋锦还没到,宋老爹回过身子,瞧了一眼身后正在做着针线活计的赵氏,就道。

    “今日下朝的时候,我刚出了宫门,陈太师和着几个同僚,就向我走了过来,陈太师想要走了芸儿的路子,把她们家的姑娘陈雪元,塞进汉王府秀女候选的名单里。因着此事需得芸儿同意,我没当面表态,只说了下次给了他答复。”

    “听李婆子说,今日那陈夫人,给你下了帖子,我猜着,她请你过去,十有八九也是为了这档子事吧!”

    “锦儿才和他们家二郎退婚没多久,这么快就像个没事人一样,来求咱们办事,陈家夫妇倒是越来越不知羞耻了。”

    赵氏停了手中的针线活,让屋里伺候的丫鬟,把绣筐收了起来,屏退了屋里伺候的几个丫鬟,见小丫鬟们逐一退了出去,她这才开了口。

    “今日陈夫人给我下了帖子,请我过去,确实是为了这件事,想要走了芸儿的路子,把她们家姑娘塞进汉王府小世子的选秀名单里。”

    “不仅如此,我还听说了,陈家还打算用陈二郎的婚事,去和英国公家攀上亲家。”

    “前不久汉王才为了和英国公家结亲之事,在朝中闹了一通,如今陈家背后又想巴着英国公家,恐怕是想脚踩两只船吧?”

    宋老爹想了半晌,放下了手中端着的饭碗,温柔地望了身边的赵氏一眼,缓缓开了口。

    “两个女儿都是你生的,芸儿和你也亲近些,你差人去问过她的意思没有?”

    “对于陈家想要走了她的路子,塞人进秀女人选这件事?”

    听着宋老爹这样问,赵氏摇了摇头,面色有些不大好,当即就回道。

    “你又不是不清楚芸儿的性子,她哪里肯让陈家走了她的路子?”

    “陈家和锦儿退婚这件事,她还耿耿于怀,为着锦儿,这件事说什么都不成的。”

    “夫人,陛下的几个儿子中,最属意的就是汉王,陛下也几次说过,汉王像他的性子,但汉王却不是太子,你可知道为什么?”

    赵氏摇了摇头,显然不知道宋老爹的意思。

    宋老爹张望了一下四周,见屋里屋外没了听墙角的丫鬟,他这才敢接着说下去。

    “汉王性子狠厉,虽说和有几分陛下相像,但到底也只是带兵打仗的地方像罢了,其他地方,哪里有陛下的大智慧。”

    “倒是太子爷,为人宽厚,做事小心谨慎,有着几分仁君模样。日后登上大宝的,必会是太子爷”

    “既然陈家有心去攀附汉王家,就让他家去攀附,日后汉王府倒台,只怕她们陈家,也好不到哪里去。”

    宋老爹给赵氏仔细分析了一遍局势,赵氏虽不大明白朝政,但还是从宋老爹的话中,懂了七七八八。

    只是那汉王府,真的会如老爷所猜测得一样?

    “老爷就如此笃定,汉王家日后会倒台吗?万一没有呢?那陈姑娘嫁去汉王府,岂不是鸡犬升天了?”

    赵氏反问了一句宋老爹,宋老爹正要回话,只听到外头侯着的婆子高声喝唱道。

    “老爷,夫人,二姑娘到了!”

    赵氏在软榻上坐定,宋老爹吩咐人把桌上的残羹剩饭收下去后,就让丫鬟请了宋锦进来。

    一番行礼问安后,宋锦坐在了丫头搬过来的绣凳上。左边是宋老爹,右边则是赵氏,两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宋锦身上,似是在打量着她什么。

    “听谭嬷嬷说,你这几日都老老实实地待在自己院里,哪也没去?是真的吗?”

    赵氏捧起茶盏,掀开茶盖,没喝下去,而是用茶盖轻轻碰击了茶碗的边缘,发出清脆的响声。

    一声声清脆的响声,在宋锦的耳中不断回荡,吓得她愣了片刻,又马上回过神来。

    没说话,而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瞧着宋锦如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赵氏又开了口,问道。

    “既然你说你这几日都老老实实地待在了自己院里,那成衣店的袁管事怎么会差人递了消息过来,说你今日去了一趟成衣店?”

    “还有就是,为何白荷会说你和那陈二郎,又见了一面?”

    赵氏一番话落,宋锦终于明白,为何方才白荷不跟着她进来了。原来是白荷那家伙,早在赵氏身边,把她今日的所作所为,和赵氏抖落得个干干净净了。

    既然赵氏已经知晓,她也不好得含糊糊弄过去,只得老老实实地和赵氏请罪。

    “娘亲,都是我的不是!是女儿一时贪玩,才想着出去的,不是白荷教唆女儿的,绝不是白荷教唆女儿的,还请娘亲放过白荷。”

    宋锦重复了三遍白荷的名字,用意已经很明显了,她想要把白荷也一起拖下水。

    果然,赵氏感受到了宋锦的暗示,吩咐了身边的李婆子,下去提审白荷去了。

    “锦儿,既然你和那陈家二郎,没了婚约在身,日后还是少见面的好。陈太师想让陈二郎娶了英国公家的小孙女,咱们还是别挡了人家的道才是。”

    “你就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跟着谭嬷嬷学几天规矩吧!”宋老爹接替了赵氏的活计,开始了对宋锦一阵又一阵的说教。

    几轮下来,宋锦终于招架不住,只得认罪伏法。

    “爹爹,娘亲,女儿知道了,女儿这些日子一定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哪里也不去,不给爹爹娘亲惹麻烦,也出去添乱。”

    瞧着女儿认了错,赵氏又说了宋锦几句,就让李婆子送着她回去了,还让李婆子把守在外头的白荷喊了进来,准备教训几句。

    宋锦刚出安心斋没多久,只见一个婆子急匆匆从前院赶了过来,见她脚步匆匆,宋锦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过后就听说了,是英国公夫人上了门,来了宋家做客。

    宋锦在屋里绣着花,白荷受了训斥,灰溜溜地跑了回来。

    见宋锦坐在窗下的小榻上,手中绣着仿真绣的猫儿,白荷捧了茶盏,带着笑面就走了过来。

    “姑娘今日怎么有闲情逸致,拿起以往扔在绣筐里的仿真绣猫儿来绣呢?”

    白荷把茶盏搁在了茶几上,又把一旁的食盒打开,把一碟杏仁饼,同样搁在了茶几上。

    “闲着无聊,老爷夫人不让出去,我只能拿起这还没绣完的仿真绣猫儿来绣了。怎么样,屁股可还疼?”

    “我出来的时候,瞧着李婆子那副神色,就知道你惨了,少不得拿竹鞭来抽你一顿。这样也好,叫你长长记性,看你日后还敢不敢私自带着我出门的。”

    宋锦嘴上是这么说着,实际却是用手指了指衣柜之上摆着的一个红漆木的匣子,又道。

    “你去把那匣子取下来吧!里头有上好的金疮药!待会你回去,拿些敷在伤口上,片刻之后就不觉得疼了。”

    白荷点了点头,极其利落地把摆在衣柜之上的那个红漆木的药匣子,取了下来。

    打开匣子,里头果然摆着几瓶贴了金疮药标签的小瓷瓶。

    白荷拿起一瓶,就往自己袖口里塞,把匣子重新合上,又放到了原来的位置。

    “姑娘,你可知今日英国公夫人为何上门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