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57章 绸缎庄的吃瓜事件(上)

《宋锦》第57章 绸缎庄的吃瓜事件(上)

作者:连小君

    宋锦与云锦蜀锦这些个锦缎布匹比起来,最大的不同,便是宋锦是全真丝织物。

    所谓真丝,就是用蚕茧进行缫丝,加工出来的。

    《天工开物》中记载,前朝的缫丝方法,南方用冷盆,北方用热釜。

    冷盆缫丝法所得之丝,又叫水丝,热釜缫丝法得出来的丝,又叫火丝。

    冷盆缫丝虽慢,但质量却是上乘,色泽光滑,坚韧不易折断。

    不过所出不多,所以在丝上,冷丝为上,火丝次之。

    不过在民间,这些缫丝的技艺,大多已经失传了,只有苏州极少的绣场,有人会用水盆缫丝,而火釜缫丝,却是普及广泛。

    古代的技艺,保密措施做得很是严格。一般人家,是接触不到这样的织锦技艺的。

    只有皇家,能够圈养一批属于自己的工匠,为自己做事。

    宋锦继续翻看着手中那本《天工开物》,翻来覆去,书上记载有关宋锦织造技艺和织机的资料,毕竟有限。且这本书成书已久了,书中的很多技艺,大多都失传了。

    就算是侥幸保留下来,也不知该去什么地方学了。

    躺在榻上,宋锦脑中仍旧想着宋锦的织造技艺,她来这大明朝走一遭,可不能白来,至少得把和她同名同姓的宋锦,纺织出来,发扬光大才行。

    晨起,白荷打起了宋锦床榻系着的青烟罗的纱帐,伺候着宋锦梳洗穿衣。

    早饭灶上的人一早就送过来了,此刻正摆在外间的饭桌上,待白荷伺候着宋锦梳洗完毕,再去用早饭。

    “姑娘,夫人差人来报,说待会让姑娘去绸缎庄看看。昨日大姑娘从宫里托人递出来消息,说是太子妃已经知道了咱们家的绸缎庄,延误了太孙妃太孙嫔礼服缝制之事,太子妃虽没有责怪咱们家,但面上却不大高兴。”

    “夫人心中放心不下,让姑娘去绸缎庄,问问李管事,到底这礼服,什么时候才能缝制出来?”

    太子妃这么快就知道此事了?

    宫里的消息来的倒是快!

    不过这京师暗中布置了这么多锦衣卫,那些人也不是吃干饭,想要打探什么消息,自然是轻而易举。

    绸缎庄缝制的礼服,进度得加快些了。

    若再拖延,到时候误了太孙妃太孙嫔的册封礼,这个罪责,可不是她们宋家能够担当得起的。

    半晌之后,宋锦坐着赵氏早就吩咐人备好的马车,来到了四平街的绸缎庄。

    还没进去,只听见绸缎庄里吵吵嚷嚷地,还有不少的老百姓,搬来凳椅,坐在外头围观,看着铺子里乱哄哄的场景。

    宋锦让白荷挤了进去,看眼绸缎庄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没等白荷走近,看清里头的情况,只见一匹匹色泽鲜艳的锦缎,从店铺里被扔了出来,砸在了外头正围观的吃瓜群众身上。

    还好白荷及时避开,不然那一匹半斤的云锦,就重重地砸在了她的额头上。

    白荷避开了,但是她周边那些个吃瓜群众,纷纷中标,被锦缎布匹砸得“哎呦哎呦”地喊了几声。

    白荷拉过了一个正捂着头,喊着疼的粗布汉子,指着前面传出吵吵嚷嚷声音的绸缎庄,就问道。

    “老兄,这绸缎庄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把这么些个值钱的绸缎布匹,都往外头扔,还砸到了人。”

    听着声音,汉子回过头看了白荷一眼,见白荷穿的好模好样,一看就是富贵人家伺候的丫鬟,也来凑这个热闹,吃这个瓜?

    不过秉着吃瓜之心,人皆有之的想法,汉子还是不厌其烦地说给了白荷听。

    “姑娘不知道吧?这间绸缎庄,可是咱们京师老赵家的,是赵家秦老夫人给姑娘的嫁妆,没成想被赵家舅爷夺去了。”

    “这些年一直都握在那位赵家舅爷手中,可那位赵家舅爷,是个不成器的赌鬼。”

    “前些日子在四平赌坊欠了债,用了这间绸缎庄的房契地契做抵押,如今那位赵家舅爷跑路了,这间绸缎庄,四平赌坊可是要收回去做抵押的。”

    “可店里的那位管事掌柜不肯,喊了小厮和赌坊的人在店里打了起来,这才把店中的锦缎布匹都砸了出来。”

    听着汉子把此事的来龙去脉讲清楚后,白荷面上,是惊了又惊,一时间白了脸,大着胆子朝屋里瞧了一眼。

    果真瞧见了李管事带着几个小厮,和几个穿着黑衣的虬髯大汉,扭打在一起,店中摆着的锦缎布匹,散乱了一地。

    知道此事后,白荷忙从人群之中,又挤了出来,拉着宋锦到了隔壁无人的巷道,把方才那汉子所言,又复述了一遍给她听。

    “什么?舅舅竟然把绸缎庄的地契房契都抵押给了赌坊?舅舅人呢?”

    宋锦说着,在心底里已把那个素未谋面的赵家舅爷,臭骂了几顿。

    这是什么人呀?

    她到底是摊上了什么舅舅?

    若赵氏知道此事,还不得活活气死?

    这间绸缎庄,可是四平街的几家铺子中,最赚钱,也是最有发展价值的。

    瞧着宋锦霎时间气红了脸,白荷赶忙安慰道。

    “姑娘莫慌,这件事咱们还是回去报给夫人,交由夫人来处置。奴婢方才瞧见了李管事带着几个小厮,和那赌坊的人,扭打在了一块,这种场面,姑娘还是别进去了,咱们改日再来?”

    改日再来?

    改日再来恐怕这绸缎庄,已被赌坊那些人给占了去!

    不能再等了!还是先进去瞧瞧!

    没等白荷反应过来,宋锦拉着白荷的手,推开了围观在铺子前的一众吃瓜群众,就进了一片狼藉的绸缎庄。

    几个好事的汉子,瞧着宋锦一个姑娘家家拉着小丫鬟进了铺子中,生怕宋锦被那些个赌坊的人误伤,忙跟了进去,打算把她们二人给劝回来。

    “前头那位姑娘,赌坊的那些个打手都在里头,仔细伤了姑娘,姑娘还是快快回去吧!这里不是你一个姑娘家家该待的地方。”

    此时说话的,正是方才和白荷说话的那粗布汉子。

    只见他带了身后几个短褐汉子,一起进了铺中,打算把宋锦二人劝回来。

    宋锦没搭理他,回过头瞧了他一眼,见他模样生的和善,不多言,直接道。

    “是兄弟就跟着我进来!我一个姑娘家家都不怕,你一个汉子,倒怕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