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61章 商谈

《宋锦》第61章 商谈

作者:连小君

    “芸娘,这件事的确是文升做得对不起你,自己欠了赌债,竟把绸缎庄的地契房契都拿去抵给了赌坊,还好锦儿及时帮她舅舅还了赌债,这绸缎庄的地契房契,才没有落到那赌坊手中。”

    “为娘今日带着你的两个嫂嫂过来,就是来给你赔礼道歉的,还有那一千两银子,我也叫人带过来了。”

    “我听旁人说了,银子是锦儿找陈家二郎借的,就拿去还他吧!这样咱们两家也算是两清了。”

    秦太夫人满面愁容,眼睛有些微红。

    方才进来之前,明显哭过,由身边的赵大夫人搀着,颤颤巍巍揭开了丫鬟递上来的红木匣子,里头赫然放着一千两的银票。

    丫头捧了匣子过去,赵氏让身边的丫鬟收了,望了一眼自进来就一直低着头的赵家二夫人文氏。

    文氏是赵文升的发妻,不过赵文升为了照顾绸缎庄的生意,一直住在外头,和文氏也是聚少离多。

    文山带着一儿一女,就住在赵家,没得了秦太夫人的允许,不准出家门半步。

    瞧见了赵氏一直抬眸注视着文氏,秦太夫人拉过了文氏的手,欲要让文氏给赵氏赔礼道歉。

    “四平街的那间绸缎庄,是为娘的当初给你的嫁妆,可没想到,被文升占据了多年。”

    “芸娘,你也是知道文升的,他自科举落榜后,守着个秀才,苦苦挨了这些年,一直没个什么正事做。”

    “当初那间绸缎庄,他原就找我要过,我没给,就叫他拿了房契地契,占了这些年。既然占都占了,就继续给文升打理吧?”

    秦太夫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和赵氏说了这许多,又拉着文氏的手,给赵氏赔礼道歉,为的就是不让赵氏收回那间被赵家舅爷占了多年的绸缎庄。

    赵氏也知道是秦太夫人这些年一直偏听偏疼赵文升,否则这间绸缎庄,也不会一占就是这么多年。

    甚至于绸缎庄亏损,入不敷出的时候,秦太夫人还特地喊了赵氏,重新点了新管事过来,为的就是继续维持绸缎庄的生意,让赵文升继续占着绸缎庄。

    赵氏面上有些犹豫,她想要借着这个大好的机会,一鼓作气把赵文升握在手里的地契房契拿回来。

    还没等她开口,李婆子就带着宋锦进了屋子。

    “夫人,二姑娘回来了。奴婢带着二姑娘来给老夫人和两位舅太太行礼问安。”

    宋锦从李婆子身后走了进来,只见赵氏和秦太夫人坐在屋里的软榻上,赵家的两位夫人,则是坐在丫鬟搬来的绣凳上,一左一右坐在了秦太夫人的身边。

    秦太夫人是她的外祖母,今年已经六十有三了,不过瞧着,还是精神奕奕,不减年轻时候。

    发上簪了几支素银的碧叶核桃簪,穿插在半黑半白的发髻中,手中握着串小叶紫檀的佛珠,很是贵气。

    宋锦给秦太夫人和赵家的两位夫人行礼问安后,秦太夫人特地让宋锦坐在她的身旁。

    “几年不见锦儿,锦儿倒是长成大姑娘了,越来越像她姐姐了!”

    “谦行入赘了彭城伯张家,芸儿又在宫里当差,你和她爹,日后可就指望这一个闺女了。”

    丫鬟搬来了凳椅,宋锦就势坐了上去。

    “锦儿多谢外祖母夸赞!既然是爹爹和娘亲把锦儿扶养成人,待锦儿及簪之后,若是嫁不出去了,锦儿自立女户,搬出府住,不给爹爹娘亲添麻烦。”

    宋锦说这话的时候,先前还望着别处的赵家大夫人和二夫人,听见宋锦如此说,便纷纷转过头来,细细地瞧了一眼宋锦。

    “锦儿这是说什么胡话?你是我的外孙女,怎么就嫁不出去了?”

    “外祖母不许你日后再说这样的胡话!什么自立女户?什么搬出府住?”

    “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没了父母兄弟的照顾,自立女户,搬出府后,是要叫人非议的。”

    秦太夫人被方才宋锦那番话吓了一跳,她没想到,自己的外孙女,竟然有自立女户,搬出府住这样的想法?

    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女子行走于世间,不嫁娶,不相夫教子,怎么能行?那还是女子吗?

    “锦儿的想法是好的,若日后真的嫁不出去了,大可以自立女户,搬出府外居住,不给你爹爹娘亲添麻烦。”

    “只是你爹你娘毕竟扶养你一场,说这样的话,便是不孝!锦儿日后还是少提得好!”

    坐在秦太夫人左边的赵家大夫人瞄了一眼不做声的赵氏,开口就道。

    这位赵家大夫人刘氏,是她大舅舅赵文才的夫人,赵家主事的管家夫人。

    听说她出身名门,是西凉将门之后,所以才会认同她方才所说,是对的。

    听着身旁的儿媳如此说,秦太夫人忙抛了一个眼刀过去,瞧见了婆母脸上的不高兴,刘氏赶忙住口,没敢再继续说下去。

    “锦儿,今日外祖母还要谢谢你的,要不是你及时出现,只怕你那不成器的舅舅,早就被人剁了!”

    “外祖母代你那不成器的舅舅,给你道谢!”秦太夫人说着,假意要蹲下身子,给宋锦福了一礼。

    还没等宋锦起身,搀她起来,坐在她身旁的赵家二夫人,已经把秦太夫人搀了起来。

    “哪里能叫婆母代文升道谢!还是让妾身来吧!”

    “锦儿,舅母多谢你对你舅舅的救命之恩!”话罢,文升给宋锦行了大礼,并无半点虚假。

    想必方才文山也识破了秦太夫人的假意蹲下身子,给宋锦道谢地,所以她才急忙把她搀了起来。

    拿不定主意,宋锦回过头瞧了赵氏一眼,见赵氏冲着她点了点头,她这才把文山,从地上扶了起来。

    待秦太夫人和赵家两位夫人走后,赵氏又把宋锦留下,单独交代了几句。

    “锦儿,你外祖母说了,这绸缎庄,日后就是你舅舅的了!既然她不肯帮咱们,那咱们就把绸缎庄里头那些个管事小厮统统撤回来!”

    “不过此事还是等太孙妃和太孙嫔的礼服缝制完工之后,我和李管事商量过后,调李管事去绣坊,接了曾绣娘的班。”

    “至于曾绣娘,就打发去成衣店,给袁管事打下手吧!”

    赵氏也瞧出来曾绣娘是个不堪大用的了。

    若是那曾绣娘,又那么一丁点头脑,也不会把绣坊的声音,经营得如此惨淡。

    “此事娘亲和外祖母商量过了没有?锦儿瞧着外祖母的意思,是想让咱们家的那些人,为舅舅赚钱!”

    “否则外祖母也不会为了绸缎庄的生意,几次上门和娘亲商量,让娘亲拨了李管事过去照顾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