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62章 煮绸

《宋锦》第62章 煮绸

作者:连小君

    宋锦想着若这件事不和秦太夫人商议,只怕把李管事调去了绣坊后,绸缎庄的生意下滑,秦太夫人又要上门叨扰了。

    “你说的是,待我好好想想吧!”赵氏话落,屋里伺候的丫鬟就从里间走了出来,搀着赵氏入了里屋休息。

    而宋锦则是由李婆子引着,出了安心斋。

    李婆子得了赵氏的吩咐,亲自送着宋锦回了安心斋,在回去的路上,一路又点拨了她几句。

    “姑娘,往后姑娘什么日后嫁不出去了,自立女户,搬出府住,这些话在外人面前,万万是不能再提了。”

    “姑娘是宋家的二姑娘,怎么就嫁不出去了?”

    “日后的事日后再想法子,虽说老爷和夫人的打算,是姑娘所说这样,可那也是万不得已的法子。”

    听李婆子这么说,这些话的确是不能对外人再提起了。

    女儿嫁不出去了,自立女户单独搬出府外居住,若传了出去,只怕对宋老爹的官声,也是会有影响的。

    为着宋老爹对官声和宋家的声誉着想,自己那些话,还是放在心底里得好,自己清楚就行,没必要弄得人尽皆知。

    “锦儿知晓了,多谢李妈妈提醒。”宋锦说着,让白荷掏了一贯钱出来,打算赏给李婆子。

    接过钱的李婆子,笑得面上褶子都现出来了。

    “姑娘,老奴不过是尽自己的责,提醒姑娘一句罢了。”

    “老奴再告诉姑娘一件事吧,前几日徐国公夫人上门求取屏风的时候,还和夫人说了在咱们家的绣坊,定做了几间夏装之事。”

    “徐国公夫人说了,若咱们家的夏装质量可以,款式新颖,日后徐国公府的四季衣物,都在咱们家订做了。”

    若她们家真的能接下徐国公府一年的衣物,那么这赚的钱,远远超过了平日里,四平街几个铺子加起来的收成。

    只不过要想拿下徐国公府这块市场,还得把前些日子徐国公夫人在绣坊定做的那几件香云纱的夏装做好,不仅要做好。而且还要款式新颖,比四平街的其他绣坊成衣店价格更要公道。

    次日一早,天刚大亮,曾绣娘就派了马车过来,火急火燎地把宋锦接去了京郊的草场,打算请宋锦瞧瞧这些日子她们浸染出来的纱绸。

    在马车上颠簸了一路,刚下了马车,到了草场,宋锦差点把胆汁都呕了出来。

    “姑娘可好些了?”白荷递了汗巾上去,给宋锦擦着脸上渗出来的汗珠。

    “都怨奴婢,奴婢预先没有告诉姑娘,咱们家到京郊这条道上,到处都是石子,颠簸得厉害。姑娘才吃的早饭,现下全呕了出来。”

    瞧着宋锦一张小脸变得煞白煞白地,白荷赶忙打开了随身带着的水壶,倒了杯水出来,强行喂着宋锦喝了下去。

    喝过白荷递过来的水,宋锦身上的不适,这才逐渐消失。

    这个时候,曾绣娘喊了织工绣娘出来接她们,给她们二人引着路,进了草场。

    “少东家,曾管事老早就盼着你过来了!曾管事说了,得让少东家看看她们浸染出来的纱绸,她们才放心进行下一步。不然若是不成,这批浸染的香云纱,就这样毁了。”

    一位年长的织工走在宋锦和白荷前头,给她们引着路。

    进了草场,宋锦发现这草场之中生长的杂草,被人清除了许多,只留了一些用来晾晒香云纱需要的草。

    草场之中还盖了几个住人的草棚,那引路的织工,把宋锦带入了其中一个较大的草棚之中。

    织工守在了屋外,宋锦和白荷进了屋里。

    刚一进来,就瞧见了曾绣娘带着几个年轻的绣娘,在一个长长的木槽之中,浸染着已经染整了数遍的香云纱。

    绣娘把纱绸不断浮起来的部分,不断按进薯莨水之中,力保每一个纱绸的孔眼里,都充分沾染上薯莨的汁液。

    曾绣娘瞧见宋锦进了屋子,放下了手中的活计,两只手在身上穿着的围裙上擦了擦,把水汽擦干后,就迎了过来。

    “少东家,你可算是来了!可叫小人好等呀!”

    曾绣娘说着话,屋里已有眼力的绣娘,沏茶摆了上来。

    宋锦低下头瞟了一眼方才一位绣娘捧上来的茶盏,闻着茶香,像是西湖龙井。这曾绣娘,到了如此地方,还要喝这样的好茶,还真是会享受。

    宋锦装作不知,面上仍旧是淡淡地,不起任何反应,捧起了茶水,轻轻抿了一口。

    “曾管事,你且说说吧!香云纱的染整,到底进行到哪一步了?”

    曾绣娘同样捧起茶水,匆匆喝过几口,待茶水下肚,才不急不慢回道。

    “姑娘,小人已经让郑织工熬了几锅薯莨水,准备用来煮绸了。”

    “只是这煮绸,必得是有十足把握的老师傅来操作,郑织工说自己没干过,小人正愁着无人来煮绸。就让人把少东家请了过来,给小人出出主意。”

    纱绸经过浸染之后,大部分的薯莨汁液,都已经渗进了纱绸的孔眼之中,只是还有一些细小的地方,没有渗透进去。

    为了确保纱绸每一个孔眼都沾染上了薯莨汁液,只能通过煮绸这一法子。

    凭借经验来掌握烧炉的时间,这可不是香云纱染整工厂,每一个师傅都能够胜任的。

    只能交由最老最有经验的师傅来做,锅里的薯莨水的温度需要控制在四十五到五十度之间,才能把浸染过的纱绸放入锅中。

    只是如今这大明朝,她上哪里找温度计去?

    若是温度把控不好,煮出来的纱绸,颜色不仅不均匀,而且质地也不柔软,轻薄。

    宋锦想了半晌,始终没有想出什么办法出来。

    不过既然锅炉已经生起来了,薯莨水也煮起来了,那就先走一步算一步,先熬煮一批纱绸试试。

    若是熬煮出来的这批纱绸,不轻薄,不透气的话,再想办法控制温度。

    “曾绣娘,你先让郑织工,照着自己的想法,熬煮一批纱绸试试,咱们先看看这批纱绸熬煮出来,质量如何?”

    “若真的不好,那咱们再重新想办法!”

    曾绣娘只能点了点头,除了少东家所说的这个法子,现下哪有更好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