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7章 狗血人生

《宋锦》第7章 狗血人生

作者:连小君

    回到自己的小院后,宋锦才知道,原来自己所在的小院名字叫翠微居。

    听说是原主还在的时候,自己给取的。

    这一点,倒是颠覆了原主在如今宋锦脑中的印象,没成想,那个涉世未深如同小白菜一样的原主,还是通晓几分文墨的。

    也不至于和她原来所想的一样,原主是个大字不识的文盲。

    既然原主通晓几个大字,那么她往后做事,也就方便多了。

    不会被人以为宋家的二姑娘大病一场后,就像神仙附体一般,做出许多惊世骇俗的事情出来,那可就了不得了。

    小院的廊下摆着原主原先就用过的花楼织机,听白荷说,这架织机是原主的爱物之一。原主是不单单是苏绣上头的名家,还是能织出华美锦缎的行家。

    只可惜原本就可以凭借这些吃饭技能过活的原主,就那样被一个纨绔子弟给坑害了。

    怎么想怎么不值得呀!若是让她遇到那个连墨,她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才是,就算是不为原主解气,也要为自己现如今过的狗血人生解气。

    眼前的这架花楼织机,原不是在原主屋里的,是在前院的绣房里面。

    前些日子是原主的老祖母,担心若原主醒来了,整日郁郁寡欢,无所事事,就喊人把这架织机和那些个绣品,都挪到了这个清静无人的小院。

    一来是希望原主能把心思放在这些事情上,忘却了从前那些个不堪的回忆;二来则是希望原主以此赚钱,来供养家中父母。

    如今宋家夫妇就原主这么一个独闺女在身边了,老两口下半辈子不靠原主过活,还能靠谁?

    趁着白荷去了前院取午饭的空隙,宋锦用手轻轻抚了抚那架花楼织机。

    在现代社会,宋锦是金陵云锦研究所的研究员,一生专职于云锦的复原。

    她手中所抚的这架花楼织机,她原也是用过的,只是这花楼织机,是唐代用来织造蜀锦的,是用做蜀锦复原的,而云锦,宋锦的织造,很少用眼前这花楼织机。

    坐在织机上,她仔细想了想自己今后该做什么,该这么做?

    总不能一直困在这宋府里面,继续过原主原先狗血的生活吧?

    她得先赚钱吧!

    先前她就问过白荷里,这宋府大半的收入来源,很大一部分是来源于原主绣出来的那些个绣品和用织机织出来的那些个华美锦缎。

    但那些钱,最后却不是到了原主手里,而是到了宋家夫妇的手里。

    只有她赚到钱了,把钱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了,说不定她在这宋府里,也就有了一席之地,不用再靠着宋家夫妇了。

    对自己往后的人生有了一个方向后,宋锦身上就开始乏了,马上就要昏昏欲睡了。

    原主的身体还当真不是一般的差,她才在屋里待了多长时间,有半个时辰没有?

    眼前的这具身体就已经乏了,发出信号,让她卧床休息了。

    没办法,毕竟这具身体的主人是属于她,宋锦只能依着这具身体的意愿,躺在了榻上小睡了半个时辰。

    宋锦在原主舒适宽阔的雕花木漆软榻上睡了片刻,白荷就亲自熬了米粥,端了进来。

    白荷喊醒了仍旧躺在榻上的宋锦,伺候着宋锦梳洗过后,把那碗米粥搁在了宋锦屋里的饭桌上。

    饭桌旁的银吊子小炉里,炖着前几日宋夫人赵氏送过来的燕窝。

    宋锦还没醒过来的时候,赵氏就提前就交代了她,说若是宋锦醒后,就把食盒里头摆着的二两燕窝取出来,加上几块冰糖,炖给宋锦补补。

    白荷小心翼翼地给宋锦盛了一碗已经熬好的燕窝,搁在了宋锦身旁的高几上,让它冷着,待那碗燕窝冷下来后,她再伺候着宋锦喝下。

    这个时候,她小心谨慎地摸了抹自己怀中那封请帖,欲言又止地朝着自家姑娘望了一眼。

    其他人在外头没听见自家姑娘和那连家婆子的那番话,可她却是听见了。

    那连家婆子明明就是连家夫人差过来给她们家送请帖的,为何姑娘收了请帖后,又推说不是呢?

    这里头到底有什么缘由?

    她想问自家姑娘几句,却连头都没敢抬起来,只能继续侍立在屋里,等着自家姑娘的差遣。

    坐在屋里的宋锦也觉察出来了身旁白荷的异样,她并没有一来就问了白荷,而是端起了那碗已经渐凉的燕窝,轻轻舀了一口,尝过味道后,把燕窝又搁在了高几上。

    “我知道,你心里必是有话想要询问于我。那个婆子的确是连家夫人差过来送请帖的,只是我收了请帖,为何又说她不是连家夫人差过来的,要喊人打她出去?”

    白荷原就是个胆小的,听着宋锦这样说,以为姑娘是要怪罪下来,一下子就被吓得跪倒在地,白着脸回道。

    “姑娘是主人家,姑娘想做什么,奴婢不该过问。”

    宋锦面上装得一副深沉严肃的模样,心底里已经开始偷着乐了。

    这个白荷,倒是好玩,自己都没说什么,她就吓得跪倒在地。

    但自己日后还有事情有求于她,所以不能让她继续跪在地上。

    宋锦笑着把白荷搀了起来,“我听你说过,你是我爹爹买回来的丫头,也知晓三个月前,我与那连家二公子发生的这些事。”

    “三个月前,我与连家二公子发生的那些事,京师里是传得沸沸扬扬的,凡是长了耳朵的男女老少,无一不知。如今这连家二公子要和徐国公家的千金订婚了,喊了我们去观礼,这是什么意思?”

    “是喊了我们宋家去自取其辱,惹人笑话吗?还有就是,我想着那徐国公家,也不乐意瞧见我家去吧?”

    那连家大夫人喊了那个婆子过来送请帖,其险恶用心,已经昭然若揭了。

    只可惜她打错了算盘,以为如今的宋锦还是那颗涉世未深,天真可爱的小白菜,殊不知她如今已经是棵伪白菜了。

    若今日换做是宋家夫妇接了请帖,想必也能想清楚个中缘由,也是不会去的。

    听了宋锦这番话,那白荷才算是彻底醒悟。

    “姑娘说得对!先前姑娘就和那连家二公子闹出了私奔这件事,听说那即将嫁入连家的徐家姑娘,知道此事后,对姑娘厌恶得不得了,还和府中的人说,是姑娘恬不知耻,一心想要往上凑!”

    白荷话落,自觉失了分寸,马上就停住了言语。

    宋锦见她不说话,她也不想再继续说下去。

    宋锦和连家二公子私奔这件事,她不想再听任何一个人提起。

    不过就是私奔罢了,本就不是多大的事,不过是被双方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家长给放大化了,结果不仅坑害了那连家二公子,还坑害了原主。

    屋里的西洋摆钟‘滴滴答答’响了一转,算算时间,去祈福寺进香祈福的宋家夫妇,也该回来了。

    她还是想想,该以何种方式,去面对宋家夫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