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67章 被关祠堂

《宋锦》第67章 被关祠堂

作者:连小君

    宋锦一时扭得紧,疼得白荷大喊了几声。

    瞧着白荷面上一副求饶认错的反应,宋锦这才松了手。

    “你个小丫头,给我记住了!我同那陈二公子,不过是见过几面,说过几句话罢了,我对他谈不上什么喜欢不喜欢,更说不上什么中意不中意。”

    “且如今我与他已然退婚,日后便是不该再见面。往后咱们在路上遇见了他,也当没看见一样,把他当做空气!知道了吗?”

    “是,奴婢知道了!奴婢日后一定不会再胡言乱语了,就陈二公子那副纨绔子弟的模样,如何配得上我家姑娘!”

    “我家姑娘天生丽质,美貌动人,才智卓绝,就陈二公子那平淡无奇的一人,如何配得上姑娘你?”

    先前还一副要强行给宋锦和陈锦然拉姻缘,牵红线的白荷,被宋锦扭了耳朵之后,立马化身舔狗,开始说起了宋锦的好话。

    白荷捧了热茶出来,又搬出了放在香案之下的一小茶几。把那盏热茶,和她们临出门前准备的行李,都搁在了那上头。

    祠堂里用的都是没糊纸的门匾和窗户。一到夜里,冷风伴随着冰冷的水汽,蹭蹭蹭往人身体里钻。

    若是身体底子好,撑上十天半个月是不成问题的。

    若身体底子不好地,只怕在这祠堂里头待上一夜,第二日就凉凉了。

    所以白荷一进祠堂,就把那床守门婆子丢进来的被子,铺到了地上。这样她们夜里睡下的时候,铺在地上的棉被也能把湿气阻隔掉一些,也能睡上一个安稳觉了。

    喝过热茶后,听着外头的打更声渐行渐远,宋锦知道,她该睡下了。

    若是再不入睡,只怕明日一早就起不来了。

    这时,屋外响起了一阵急促地敲门声,还有婆子在外头低声地朝里喊道。

    “姑娘,谭嬷嬷过来看您了!”

    听见了婆子的声音,再知道谭嬷嬷过来了,宋锦身上的睡意,一下子消散完,谭嬷嬷怎么会突然过来呢?

    难不成赵氏把谭嬷嬷喊了过去,为着她今日之所说这些,教训了谭嬷嬷?

    没多想,宋锦推了推身旁已经睡下的白荷,叫白荷把行李中藏着的银票,拿了一张出来。

    知道赵氏要把她关在祠堂里头静思己过,宋锦就让白荷准备了些银票。

    待去到祠堂后,用银票收买了看守祠堂的婆子丫鬟,她们在祠堂的静思己过这些日子里,也能好过些。

    可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用银子的时候。瞧着白荷把那张二十两的银票,从门缝里递了出去,递到那看门婆子手中,宋锦的心里突然抽痛了一下。

    这是钱呀!这二十两银子,可是赵氏给她的半个月零花钱呀!

    就那样用了出去!她还没来得及出去好好吃上一顿的呀!

    看门的婆子,也是一个人精,得了二十两银子,瞧着四下里没了旁人,马上开了祠堂屋门,放了谭嬷嬷进去。

    待谭嬷嬷进去后,又关上了祠堂屋门。

    “二姑娘有什么想说地,就快些和谭嬷嬷说吧!再过半个时辰,就是老奴换班的时候了。”

    “到时候来的可是夫人身边伺候的锦绣姑娘,锦绣姑娘是夫人心腹,可不是姑娘使了银子,就好说话的。”

    仔细环顾四周,没人之后,那守门婆子才敢把二十两银票,揣自己兜里。

    宋锦还是给谭嬷嬷行了礼,让白荷把谭嬷嬷请到了屋里坐下。

    “嬷嬷这么晚还过来,是有什么事要嘱咐我的吗?可是为了今日我在娘亲屋里说的那些话?”

    谭嬷嬷点点头,瞧了一眼屋外,见那守门的婆子不见了,她这才敢开口说道。

    “姑娘今日在夫人屋里说的那些话,实在是不该呀!”

    “姑娘的言论有些是好的,有些却是不好的。不过在夫人眼里看来,姑娘所说的那些话,统统都是不好的。

    “夫人出身簪缨世族,自幼学的便是三纲五常,三从四德,哪里能认可姑娘那些个破天荒的理论?便是小人,在宫里当了十多年的差,对姑娘的部分言论,也是不敢苟同的。”

    今日她在赵氏屋里说的那些话,实在是太过冲动了。

    赵氏自幼学的便是三纲五常,三从四德。

    只知道女子这辈子学好规矩礼仪,嫁得一如意郎君,相夫教子,侍奉公婆,日后儿孙承欢膝下,这辈子便是得意人生了。

    不过她不愿过这样的人生!

    她想要过属于自己的人生,而不是这样被一早就安排好的人生!

    她不愿自己的后半生,成为一个为别人家操持家务,辗转于公婆妯娌之间的小媳妇,就算得了丈夫一时的爱重,又如何?

    花无百日红,谁能晓得待自己老后,丈夫还能一心一意想着自己,装着自己,不想着外头那些个妖艳货色的?

    这些个心里话,宋锦只敢放在心里,对着自己说说,她暂时还不能对谭嬷嬷说出自己的心声。

    谭嬷嬷毕竟是宋芸请回来教导她宫中礼仪的教养嬷嬷,日后也同样会被别家请去。

    若她与谭嬷嬷说得多了,谁能保证谭嬷嬷去到别家,不会和别家人说的?

    “嬷嬷,您想要说的,锦儿都知道了。日后锦儿在娘亲面前,尽量不提这些个惹娘亲生气之事。”

    “不过锦儿不觉自己有错,无论是做为男子,还是女子,若这辈子总拘泥与府中家中,那格局也太小了。”

    “锦儿此生,是成就一番事业,才无愧于来此世间走一遭!”

    听着宋锦这些话,谭嬷嬷面上并无任何反应,似乎已经对宋锦这些个破天荒的理论免疫了,不再觉得吃惊了。

    眼前的这宋二姑娘,实在是不简单呀!

    日后说不准真的能成就自己的一番事业,到时候她再对世人说,这宋家二姑娘,也曾在自己门下,学过几日规矩。

    到时候自己这脸面,可是蹭蹭蹭往上涨呀!

    宋锦让白荷亲自送着谭嬷嬷出去,快要出祠堂大门的时候,谭嬷嬷塞了一个荷包到白荷手里,白荷摸出来了,里头是几块银子。

    “如今二姑娘被夫人拘在这祠堂之中,少不得要用到银子。这些银子,是我的小小意思,还望白荷姑娘代姑娘收下。”

    白荷也不拒绝,索性就收下了。

    进了屋里,交到了宋锦手中。

    安心斋,廊下都熄了灯,唯有赵氏屋里,仍旧亮着火光。

    赵氏身上披了一件绣了海棠春睡纹样的袍子,一只手杵在身旁的茶几上,低着头,似是在想着什么事情。

    李婆子捧了盏热茶进来,轻轻搁在了赵氏身旁的高几上,瞧着赵氏还不肯歇下,准备劝她去榻上歇下。

    “夫人,祠堂那边的婆子递过来消息,说姑娘已经歇下了。夫人无需担心,婆子说她们在香案下头备了一床被子,足够姑娘取暖的了。”

    “既然姑娘已经歇下,老奴还请夫人喝下热茶后,就去歇下吧!”

    “方才书房那边打发了丫鬟过来,说老爷今日有些公务还没忙完,准备在书房那边歇下了。”李婆子说着,细细打量着赵氏面上的反应,准备把搁在高几上头的那盏热茶,递到赵氏手中。

    还没接过茶水,赵氏就抬起头来,看着身前的李婆子,就问道。

    “李妈妈,我是不是对锦儿太狠了?”

    “让她在祠堂里头静思己过,那祠堂那样透风,就锦儿那身子骨,怎么受得了?”

    “锦儿从小到大都没忤逆过我,如今却说出这些个破天荒的理论出来,若老爷晓得,说不定还得被锦儿气吐血!”

    李婆子是站在宋锦那边的,是宋锦的人。

    她打算帮宋锦,在赵氏身边说几句好话。

    “夫人,姑娘到底是大了,这想法,自然就不一样了。”

    “夫人把姑娘关在祠堂里,叫姑娘静思己过,夫人心里也为姑娘心疼不是,依老奴看,明日就把姑娘从祠堂里放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