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69章 宠闺女的宋老爹

《宋锦》第69章 宠闺女的宋老爹

作者:连小君

    宋锦有意试她一试,看看这白荷到底是饿了,还是不饿?

    把饭桌前那盘宋锦还没动过的红烧鸡块,推到了白荷面前,又帮白荷拿了碗筷,摆在了白荷面前。

    “趁着四下里无人,你若是饿了,就快些吃点吧!我已经吃饱了!”

    白荷看了眼摆在自己面前那盘红烧鸡块,忍不住又咽了咽口水,还是按下了自己心中的念头,开口回道。

    “姑娘,奴婢不饿!”

    “姑娘还是快些吃吧!奴婢待会去吩咐灶上的人过来收下去!”

    白荷嘴上是这么说着,但是她的眼神和动作,已经出卖了她自己。

    只见白荷一直盯着面前的那盘红烧鸡块,嘴中不停地咽着口水。

    既然白荷不好意思当着她的面吃,那她待会就吩咐灶上的婆子,把这些吃食,单独送去白荷屋里。

    赵氏虽还在把宋锦关在祠堂之中,但已经吩咐锦绣和芙蕖,把祠堂后头的两间屋子给打扫出来了。

    大的那间,家具物甚,一应俱全,是宋锦住的。

    旁边那间稍小一些,原是用来堆放杂物的,收拾过后,勉强能摆下一张床,一张桌子和几个凳椅,给白荷住在这里,以便能时时看着宋锦。

    “姑娘,李妈妈方才差人来说,说老爷在吏部办完公务,回来的时候,会过来祠堂这边看姑娘一眼。”

    “李妈妈让姑娘在老爷面前,把那些个心里话都藏起来,别像惹恼夫人一样,再把老爷给惹怒了。”

    “李妈妈还说,若是老爷见着姑娘开心了,说不定就把姑娘从这祠堂里头放了出去!”

    白荷学了李婆子的模样,用了李婆子的口吻,站在宋锦身旁,絮絮叨叨地叮嘱着她。

    宋锦没回她,点了点头,就让白荷先回自己屋里歇着了。

    白荷回到屋里,洗漱过后,正准备躺在榻上歇息片刻,就瞧见屋里的桌上,摆了满满当当的吃食。

    有许多菜肴,都是方才在祠堂里头,和姑娘吃的一模一样。

    这时赵氏身边伺候的丫鬟锦绣捧了碗筷,从屋外走了进来,将碗筷放下,笑着就给白荷解释道。

    “白荷姑娘,这是姑娘叫灶上的婆子给你做的,姑娘知道你不好意思当着她的面用这些吃食,就暗中和奴婢吩咐了,叫奴婢给你送过来。”

    白荷有些意想不到,没想到姑娘竟一直留意着她?

    竟想着她还没用过饭,喊了灶上的人,做了她喜欢吃的饭菜过来。

    白荷心里一时有些激动,拿起碗筷,却迟迟没有动筷。

    瞧着白荷久久不曾动筷,锦绣又道。

    “白荷姑娘,姑娘说了,叫奴婢看着白荷姑娘把这些饭菜都吃完!”

    “白荷姑娘还是快些动筷吧,不然这些饭菜就该凉了。”

    被锦绣这么一说,白荷才渐渐动了筷子,一道一道细细尝过这桌上摆着的饭菜。

    ……

    刚用过晚饭,看守祠堂的婆子就过来禀了宋锦。

    “姑娘,老爷已用过晚饭,一会就过来了!夫人让老奴提醒姑娘一句,姑娘那些个破天荒的话,切勿在老爷面前提起,不然该把老爷气吐血了!”

    婆子口中这些话,的确像是从赵氏口中说出来了。

    宋老爹可是正儿八经的读书人,一向遵循孔孟之道。

    在朝堂里兢兢业业十多年,一直在吏部四品小官的位置上,没有挪动分毫,规矩死板得很,哪里会认同宋锦那些个破天荒的理论?

    “锦儿是怎么惹你娘亲生气了?今日在你娘屋里用早饭的时候,我就听李婆子说了,说你这些日子脾气毛毛躁躁地,你娘说了你几句,你就同她顶起嘴来?”

    “她毕竟是你娘,你以后还是别惹她生气得好!你一惹她生气,连爹爹都跟着你一起受罪!”

    “爹爹在吏部干了一天活,回来还要看你娘那副脸色,不是活受罪吗?”

    等等!

    看着宋老爹坐在她身旁,诉苦似地说了这一通,宋锦觉得情况不大对?

    明明被关在祠堂静思己过的人是她,应该是她向宋老爹诉苦才是,怎么又变成宋老爹向她诉苦了?

    难不成因着自己这事,赵氏又给宋老爹脸色看了?

    宋锦没急着开口,只等宋老爹又继续诉苦了一番。

    宋老爹像是找到了诉苦对象一样,拉着宋锦的手,一个劲地说着

    “锦儿呀!你爹在吏部兢兢业业干了这么多年,本来今年是大考之年,爹爹有机会升官了,只可惜你爹爹上司刘侍郎就是不给你爹这个机会,给了其他年轻人。

    “还说你爹都这么大年纪了,再过几年就该致仕了,和一群年轻人争什么?”

    “锦儿,你说爹爹是不是老了,不行了?

    果然宋老爹今日过来,是找她诉苦来了。

    瞧着宋老爹眼中泛起了泪花,宋锦心中的那股心酸劲,又起来了。

    至少她来到大明朝后,宋老爹和赵氏,待她还是好的,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在宋老爹和赵氏这里,宋锦得到了从小就欠缺的父爱和母爱。

    不行,她要开导开导宋老爹,不能让宋老爹这么沮丧下去。

    首先,她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把那日在赵氏屋里发生的事,告诉了他。

    “爹爹,都是女儿不孝,惹得娘亲生气,殃及爹爹。”

    “女儿向爹爹保证,从今往后,再不惹娘亲生气,一定好好孝顺娘亲。”

    “待来日,女儿赚够了银子,就带着爹爹和娘亲,咱们一家人下江南去,咱们一家人和和美美地在一起!”

    听着宋锦这么说,宋老爹心中觉得很是欣慰,闺女的确是长大了,还会想着他们老两口了。

    只是他们老两口,下半辈子不打算靠着闺女过活了,他们打算放闺女出去闯闯。

    昨日夜里,赵氏就同宋老爹商量了这个事,从谭嬷嬷的话中,赵氏已经知道了宋锦这些日子并没有去谭嬷嬷那里学规矩,而是整日往着四平街跑。

    谭嬷嬷说宋锦的心思不在学规矩礼仪之上,万不能逼着她学,让她们夫妻放手,去做她自己喜欢做的事。

    宋锦既然对做生意打算盘有着浓厚的兴趣爱好,就让她继续发展下去,说不定那日就成为名声赫赫的大商人了。

    这些话,宋老爹还打算放在心里,先不和宋锦明说。

    待他再观察一些日子,若闺女真的是那块做生意的料,他再下定决心放她出去闯闯。

    看着宋老爹半晌不言语,以为是心中有事,不好得和自己明说,宋锦又继续劝了他几句。

    “爹爹,古人曾言,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爹爹正当盛年,做事沉稳老道,照理来说,应该给爹爹升官才是。”

    “或许是时机未到,爹爹运中的那颗福星,还没来到,待福星来到了,爹爹能青云直上也说不一定?一跃变成了内阁首辅!”

    宋锦这番话,更让宋老爹出乎意料。

    这些话,他从没听自己闺女说过,以为闺女不懂这些个道理。没成想,闺女不仅懂,还会用这些话来劝他。

    是呀,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伯乐遇千里马,才得以成就千里马。

    但自己运中的福星,已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锦儿,内阁首辅咱们不奢望!爹爹就盼着有生之年,朝廷能够爹爹升升官!”

    “爹爹在吏部兢兢业业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挪动过位置。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爹爹屁股生了根,赖着不肯走呢!”宋老爹说着,不知为何突然就笑了起来!

    捏着宋锦有些婴儿肥的脸,哈哈大笑了几声。

    见宋老爹笑,宋锦也跟着笑了起来。

    既然借了原主的身体穿越,又做了宋老爹和赵氏的闺女,这些事情,她总还是要帮帮他们的。

    这样也算没白来这大明朝走这一遭了。

    安心斋那边,赵氏站在屋门前望了半晌。见去祠堂看闺女的宋老爹还没回来,以为他听了闺女这些事,会斥责了闺女,面上带了几分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