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70章 牵线搭桥

《宋锦》第70章 牵线搭桥

作者:连小君

    看见了赵氏面上的忧色,李婆子忙劝了她一句,好叫她安心下来。

    “夫人,老爷待人一向宽和,甚少斥责旁人。姑娘又是老爷的亲闺女,想来不会斥责姑娘什么的,还望夫人放心才是。”

    “你哪里了解老爷那个人?老爷那人做事一向循规蹈矩地,做事是按着孔孟之道来的,若听了锦儿那些个破天荒的理论,还不气得打她几下。”

    “我此刻心中既心疼着锦儿,又心疼着老爷。”

    赵氏说着,双手抱合在一起,抬头往着祠堂那边瞧了一眼。

    没过多久,只见一个穿着浅绿色比甲,梳了个双丫髻的丫头,打着灯笼就走了过来。

    走近一看,是赵氏打发去祠堂那边照顾宋锦的锦绣。

    锦绣面上带了几分喜悦,看来是得了什么好消息,还没走近赵氏,还隔着几步,锦绣就开口说道。

    “夫人,老爷已经下令,把姑娘从祠堂里头放出去了。”

    “老爷今夜和姑娘在屋里说了许多话,奴婢听了,都是些个好话。”

    “姑娘劝老爷不要灰心,老爷迟早有升官那一日,还说了老爷日后会做到内阁首辅。”

    “这丫头,说些什么胡话?那内阁首辅,也是我们这样的人家,能够做得了的?就知道哄她爹了!”

    赵氏的言语中,虽带了几分苛责之意,但面上,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丫头,一会好到知道来哄你,一会又和你顶嘴,说出些不着边际的话出来,她真是不知道该说她什么才好。

    不过既然出了祠堂,就由她着去吧!

    ……

    梧桐巷的巷子深处,前些日子有人在这里买了一座宅子,今日就有人搬了进来。

    “公子,您何必打扮成这副模样呢?满脸络腮胡,皮肤还晒得黝黑黝黑的,昨日回到府里,差点吓到了夫人?”

    石熊手中拎着一架金丝雀的雀架,雀架上还杵立着一只小小的金丝雀,石熊整个人则裹成头熊的模样。

    和前几日的模样,完全大不相同。

    “夫人昨晚差了人过来问公子的行踪,小厮按着事先备好的说辞,给夫人身边的姐姐们解释了一番,又使了几两银子,才把那些人给打发走的。”

    “若是夫人身边的人再过来问你,依旧照着我原先给你准备的那套说辞!”

    “据说二房这些日子,和徐国公府走得比较近,二娘想要让檀郎娶了徐慧那姑娘?”

    “谁知道徐慧那姑娘说什么心里只装着我一人,只想要我嫁我,把檀郎那小子,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可有这回事?”

    褪去了原先那副英俊潇洒少年郎的模样,连墨的两颊和脸上,都贴上了络腮胡,皮肤更是晒得黝黑黝黑的。

    没见过他原先模样的人见了,还以为是两个人呢。

    连墨身上也是穿了身塞外的皮裘,腰间还胯了一把塞外的胡刀,一副进京做生意的胡人打扮。

    石熊点了点头,瞧着自家公子面上的反应淡淡,这才说道。

    “公子,二夫人有意和徐国公府交好,夫人一直看在眼里,迟迟未有所动,小人有些担心。”

    “担心什么?难不成是担心事情发展到最后,那徐慧真的肯嫁给檀郎?”

    接过了石熊手里的金丝雀雀架,连墨拎着就进了宅子里。这座宅子是他前些日子,找了托了关系,才买到的宅子。

    距离巷子前头的宋宅,只隔着半盏茶的距离。

    这座宅子里还有一座绣楼,登上绣楼,就可看见宋家宋锦所在的那个小院子。

    跟着连墨登上了宅子中的绣楼,连墨拿出了随身带着的千里镜,对上了不远处的宋锦小院,开始细细打量起来。

    “公子,小人不是担心事情发展到后头,二房会搭上徐国公家,小人是在担心公子和徐家姑娘的婚事。”

    “虽说咱们和徐家的婚事已经退了,夫人也不大喜徐家,但徐家组上毕竟是徐达大将军,陛下的徐皇后,也是出自徐家。“”

    “小人担心徐家的人入了宫,和太子爷太子妃提起了此事,太子爷太子妃顾及着徐家,就帮徐家赐了婚。”

    石熊大着胆子说着,说话的时候,还时不时抬起头瞟一眼连墨。

    见公子面上并无不妥,他这才敢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完。

    见宋锦久久没出现在院里,连墨收起了那柄千里镜,开始思虑起方才石熊所言。

    石熊说的,的确有几分道理。徐家组上毕竟出过大将军,又出过皇后,天家没理由不礼重?

    若到了最后,那位徐慧姑娘为了嫁给自己,央求了家中长辈,家中长辈最后拗不过,进了宫给徐慧求来了赐婚。

    到时候就算是自己不想娶她,也是不可能的事了。

    既如此,那他就先下手为强!

    谭郎不是一心一意想要娶那位徐慧姑娘吗?

    他就做了媒人,去撮合撮合她们?

    连墨心中有了主意,就对着石熊嘱咐道。

    “喊人递了消息给那位徐慧姑娘,就说我想要请她出来,吃上一顿饭。再喊人请了谭郎过来,在他们二人吃食中做了手脚,到时候我就做了媒人,成就了谭郎。”

    自家公子这是什么馊主意?

    感觉好无耻呀!

    这是什么人想出来的无耻主意?

    石熊暗自吐槽了一番连墨的主意,还是遵了他的吩咐,下去办了。

    只希望三公子知道后,应该感激自家公子,而不是埋怨自家公子!

    半个时辰后,翠竹巷,城北连家。

    石熊得了连墨的吩咐,来给连谭报信。

    连谭是连家二房的长子,连老夫人最心疼的几个孙子之一。今年考取了功名,准备入仕。

    院里的梧桐树下,站着位十来岁的少年郎,此刻正低头打量着树下堆积着的梧桐落叶。

    唇角微勾,鼻梁很是挺直,象征着他这人的坚毅。

    连谭的面相,放眼整个连家,除却连墨,就属他是好的了。

    可有着这样这副神情,让人有些难以接近。

    “三公子,我家公子今日在明华楼设了酒宴,说要为三公子考上功名,好好贺上一贺!”

    “我家公子今日还请了四海楼的清倌人明月姑娘,来给三公子唱几支小曲!”

    “我家公子说了,若三公子喜欢,这明月公子,他大可以送三公子,三公子怎么处置都好。”

    “哦,二哥哥竟然请了明月姑娘来唱曲,还能把明月姑娘送我,二哥哥的面子,在这京里,还是好生大呀!”

    连檀还是一如既往地冷嘲热讽连墨几句,可他禁不住诱惑,还是开口答应。

    “既然是二哥哥盛情相邀!我就却之不恭了!”话罢,连檀突然抓住石熊的手,追问了几句。

    “石熊小哥,二哥哥心里到底有没有慧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