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71章 边关消息

《宋锦》第71章 边关消息

作者:连小君

    连檀这副有些过继的反应,出乎了石熊原先的预料。

    难不成三公子真的对那徐慧姑娘,倾慕已久,打算迎娶回来了?

    不然他也不会一开口,就向自己打听了那徐慧姑娘的下落。

    只是他该据实相告,还是先瞒着三公子,待自家公子的计划落实之后,让三公子和徐慧姑娘坐实了关系,他再把这些事情,详细说给他听。

    只希望事后三公子不要埋怨自家公子才好!

    石熊拉开了连檀紧紧拽着他的那只手,面上勾起了一抹笑意,一副有意巴结的模样。

    “三公子,我家公子今日没请徐慧姑娘过来,不过我家公子说了。若下次还有机会,我家公子一定会把徐慧姑娘请出来,介绍给三公子好好认识认识。”

    “不过能请到明月姑娘给三公子唱首小曲,也是我们公子使了大力气的,烦请三公子不要辜负我家公子一番好意,快些到场才好。”

    只见连檀点了点头,一副已然答应的模样,就道。

    “既然是二哥哥的一番好意,做弟弟的,哪有拒绝二哥哥的道理?我一定会尽快到场的!”

    石熊面上笑了笑,不再言语,带着几个小厮,就出了连家,往着徐国公府去了。

    既然三公子这里已经通知好了,那他该去徐国公府,通知徐慧姑娘了。

    毕竟这场戏,三公子一个人是做不下去的,还需要徐慧姑娘来帮忙才是。

    ……

    此时,东宫之中。

    宋芸得了军中递出来的消息,特来拜会太子妃。

    “太子妃娘娘,尚仪大人过来了!”

    一紫衣女官给宋芸引着路,宋芸跟在她的后头,进了东宫。

    太子妃张氏坐在庭院之中,一袭华服,用几支凤钗绾了个圆髻,发间插了几支刺眼夺目的烧蓝蝴蝶簪子,举手投足间,彰显雍容华贵。

    张氏怀中还抱了一只生着雪白色绒毛的哈巴狗,风眸扫了一眼伏跪在地的宋芸,又朝着身边伺候的女官宫女扫了一眼。

    女官宫女得了示意,知道太子妃有事想要和宋芸单独商量。

    抱走了太子妃手中的哈巴狗,都识趣地退了下去。

    退到了宫门外侯着,等着太子妃的传召。

    “说说吧!你今日过来,到底是所为何事?”

    “平时见你一向沉稳,怎么如今倒是慌了起来,和往常的你,倒是一点也不像!”

    捧起了身旁紫檀木茶几上的茶水,张氏缓缓喝了半口,眸光就落在了宋芸身上。

    宋芸从地上起身,行至张氏的身边,附耳说道。

    “娘娘,太孙在军中命人递出来消息,说陛下龙体有恙,军医问诊之后,说是陛下的时日无多,大限就在这这些日子了。”

    “太孙让太子妃和太子爷早做准备,切莫让汉王府和赵王府那边得了消息,抢占先机。”

    宋芸说话的声音极轻,却一字一句落入了张氏的耳中。

    细细打量着张氏面上的反应,见张氏的面上并无任何反应,宋芸以为她还没反应过来,又准备再说几句。

    还没等宋芸开口,只见张氏把手中捧着的那盏茶水,轻轻搁在了茶几上,抬眸看着面前的宋芸,嘴角微微动了动。

    “你方才说的这些,可千真万确?这些话,真的是太孙让人从军中递出来的?”

    “老爷子身子一向硬朗,亲征之前,可是喊了太医来瞧过的,太医说老爷子的身子极好,还有几年的寿元,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

    “这几日赵王府和汉王府的那些个旧部,一直在蠢蠢欲动,难不成他们已经知晓老爷子身子不行了?”

    “回太子妃的话,您方才所问这些,奴婢不知。”

    “不过奴婢可以肯定地告诉太子妃娘娘,陛下的身子,这些年一直欠安。此次亲征瓦剌阿鲁台,陛下日夜不眠,北地风刀霜剑,已经损耗了大量元气。”

    “至于是不是如太孙所说,时日无多,奴婢就不得而知了。”

    宋芸在宫中当差多年,自然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就算面对的是太子妃,那些个揣测上意的话,她还是不敢出口。

    点到为止即可,太子妃自会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你在老爷子身边当差多年,又曾做过老爷子的贴身宫女,老爷子的身体状况,你是最为了解的。”

    “既然连你都说老爷子这几年身体欠安,那么太孙命人从军中递回来的那些话,便是真的了?”

    “只是这件事,我还要和太子爷好好商量商量,如今监国的人是太子爷,并非你我,这些事还是他拿定主意得好。”

    “至于关于陛下龙体欠恙之事,这些事你知我知便是最好的了,我不希望从旁人耳中,听到这件事。否则,也别怪我不念及你我多年的情分。”

    宋芸点了点头,沉声回道。

    “是,太子妃。奴婢一定守口如瓶,绝不透漏出去!”

    这些事情,别说是她了,便是太子妃自己,也不会轻易说给旁人听的。

    在宫里当差,揣测上意之事,是万万做不得的。

    宋芸走后,太子妃便领着宫门外侯着的一众女官,带了吃食,准备去兵部和太子爷商议此事。

    前方战事吃紧,太子爷这些日子一直在兵部主事,带着底下一帮老臣,商议着决战之策。

    ……

    宋府之中,夜已深,莲池里头传出几声蛙鸣。

    见廊下的烛火熄灭,宋老爹蹑手蹑脚从书房的榻上下来,钻进了赵氏的被窝之中。

    “你这是做什么?大晚上的,难不成是想做那种事了?”

    赵氏被突然出现的宋老爹吓了一跳,说话的时候,一不小心踢了宋老爹一脚,险些把宋老爹从榻上踢了下去。

    “怎么会?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我从书房那边过来,是来和你商量件大事的!”

    宋老爹的声音很轻,说话的时候,仍小心谨慎地扫了一眼四周。

    见没什么不妥之后,才接下去道。

    “芸儿让宫女带了封信出来,信中芸儿用密语告诉我,说陛下在关外龙体欠安,恐有驾崩之势。太孙喊人递消息回来,就是让太子爷和太子妃,早做登基的准备的。”

    “芸儿还叫我闭门谢客,这些日子不要和朝中汉王那些个旧部,有过多的来往。”

    听着宋老爹说完,赵氏面上,出现了一脸的惊恐。

    “怎么会?陛下的身体一向甚好,陛下亲征之前,谦行远远见过陛下一眼,陛下面色红润,精神振奋,不像是有病之象。怎么这么快就龙体欠安了?”

    “陛下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年岁大了,再好的身体底子,能撑得住长时间的奔波劳累吗?”

    “这些事情,是芸儿大着胆子从宫里递出来的,你我二人一定要守口如瓶,若是一不小心传出去,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宋老爹一席话落,赵氏赶忙用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