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74章 惩治极品舅舅(上)

《宋锦》第74章 惩治极品舅舅(上)

作者:连小君

    用过晚饭之后,宋锦坐在院里的石凳上,看着空中变幻莫测的晚霞。

    晚霞如火一般,把整个天空,染得火红火红地,美得叫人移不开眼。

    白荷捧了茶水从屋里出来,搁在了一旁的石几上,凑近了宋锦的耳朵,耳语了几句。

    “姑娘,奴婢有条大好的消息,要告诉姑娘!”

    “什么大好的消息?弄得这样神神秘秘地?”

    宋锦说着,望了眼白荷,见白荷面上带着满满的笑容,像是知道了什么大好的消息一样。

    只是她能有什么大好的消息要告诉自己呢?

    莫不是京郊她叮嘱曾绣娘染整的香云纱,成功了?

    还是绸缎庄太孙妃和太孙嫔的礼服,缝制完工了?

    猜了两次,宋锦始终没猜出来白荷口中所谓的大好的消息,是什么。

    “你快同我说说,你个小丫头!得了什么大好的消息,不告诉我,竟叫我猜了半晌,该罚!实在是该罚!”

    宋锦有意吓吓白荷,让白荷告诉自己,抬起头欲要唤来芙蕖进来。见状,白荷赶忙阻止了宋锦的行为,把那盏放在石几上的茶水,递到了她的手上。

    “姑娘,我的好姑娘!我说,我说还不成吗?”

    “方才奴婢跟着李妈妈去了一趟街上,听见街上的那些人,议论纷纷一件事。”

    “说是连家三公子连檀,在明华楼里轻薄了徐国公府的徐慧姑娘,对徐慧姑娘做了那不可言说之事。”

    “事后徐慧姑娘醒来,瞧见了身旁的连家三公子,可是吓了一跳,在明华楼里又哭又闹,一番寻死觅活之后,徐国公府的人来了,斥责了连家三公子几句,才把那徐慧姑娘接回府的!”

    那徐慧不是一直中意的是连家二公子吗?

    怎么如今又变成连家三公子了?

    莫不是得到不了那连家二公子,占了个三公子,也是不亏的?

    宋锦一想到徐慧那副张牙舞爪的模样,在酒楼里头又哭又闹,寻死觅活的模样,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也有今天?

    也是老天爷开眼了,帮她惩治了那女人,替她报了栽赃陷害何管事杀人之仇。

    瞧着宋锦半晌没有说话,白荷以为自家姑娘心中,又在想着其他什么事,忙接着下去说道。

    “姑娘,据说事后那连家三公子,也是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

    “说这场宴席,是连家二公子邀他去的,他见连家二公子还没到,自己就喝了几杯,没成想就醉了。”

    “事后就看见徐慧姑娘衣不蔽体地睡在他身旁,他自己身上也是一件衣裳也没穿。”

    听着白荷说了这许多,宋锦靠着白荷口中的那些个线索,仔细分析了一番这件事。

    “难不成此事是有人故意陷害连家三公子,和那徐慧姑娘的?”

    “连三公子是连二公子邀去的,连三公子去到后,连二公子没在场,连三公子喝了几杯酒,就造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一开始背后那人打算算计得是连二公子和徐慧?”

    一番分析过后,宋锦没得到她想要得到的答案,反而越来越乱了。

    这件事情,绝对没有白荷口中说得那样简单,背后必是藏着些不为人知的猫腻。

    想要彻底把这件事了解清楚,还是得找当事人来问问。

    可当事人是连三公子和徐慧,如今这两人,怕是不愿见自己,自己也不好得上门叨扰。

    这时候,芙蕖面上带着几分慌张,推门就进了院子,瞧着宋锦正坐在院里,开口就道。

    “姑娘,赵家舅爷过府来了,夫人说让姑娘出去见见舅爷!”

    话落,芙蕖面上的慌色,半分没减。

    不过宋锦也习以为常,无论大事小事,在芙蕖看来,都是天大的事,所以她每次过来回禀,面上都带着几分沉重慌张。

    赵文升竟然过府来了?

    他是来做什么的?

    难不成又是来找赵氏,想要留下李管事等人,帮着他继续打理绸缎庄?

    安心斋里,赵氏坐在屋里,面上笑呵呵着,和着身旁的赵家二夫人文氏说着话。

    赵文升则坐在文氏身旁,丧着一张脸,看谁都是不爽的模样,自进屋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小姑呀!我可是羡慕死你的了。”

    “谦行虽入赘到了别家,却也能时时回来瞧你们二人,芸儿在宫里当差,御前赏赐下来的那些个贡品,都是送回来,孝敬你们。锦儿年纪虽小,却是个极为懂事的孩子。”

    “要是我家的几个孩子,能有谦行芸儿锦儿的一半好,我就阿弥陀佛,准备烧香酬神了。”

    赵氏知道文氏这是客套话,可也少不得回她几句。

    “谦行芸儿不能时时在我们身边陪着,倒是你的几个孩子,整日承欢膝下。”

    “听说郑哥儿家的媳妇马氏生了小孙孙,那可是你的重孙,你得多照顾着才是。”

    听赵氏说起了马氏,文氏的脸上,马上就不高兴起来。

    马氏是丫鬟出身,身份低微,要不是看着她生了几个孩子,文氏也不会让她做自己的儿子媳妇。

    文氏有意绕开这个话题,直奔主题,瞟了眼身边的赵文升,就道。

    “小姑呀!母亲也和你说过,这个绸缎庄,是归你大哥了!”

    “但你大哥哪里懂什么做生意,店里的生意,这些年一直是李管事在看顾着,若没了李管事,我和你大哥,是弄不懂这些个弯弯绕绕的。”

    “不如你和李管事说了,让李管事继续待在绸缎庄,为我们打理生意,他的月例,我们每个月给他涨点,你看如何?”

    文氏说着,用胳膊肘推了一下身边的赵文升,赵文升得到了示意,马上跟着附和道。

    “芸娘,大哥我不懂做生意,这些年既然是李管事管着绸缎庄,就让他一直管着吧!”

    “我们也不想招其他的掌柜小厮来了,还请芸娘看在我们兄妹二人多年的情分上,行行好吧!”

    “不可!”

    宋锦突然从屋外走了进来,行至了赵氏身边,拍了拍赵氏有些坚硬的肩头,低声提醒了句。

    “娘亲放心,这里交给我来应付!”

    “为何不可?锦儿你一个孩子,哪里懂这些?若绸缎庄没了李管事出来主事,这绸缎庄的生意,会一落千丈,最后会破产关门的。”

    “若没了绸缎庄,我和你舅舅,表兄们下半辈子吃什么,喝什么?”文氏说着,恶狠狠地瞪着宋锦,眼中充满了狠厉,似是要把眼前的宋锦,生吞活剥了一样。

    不过宋锦也不怕她,既然她恶狠狠地瞪了自己,那她瞪回去就是了!

    她正是因为知道绸缎庄对文氏和赵文升的重要性,所以才不能让赵氏答应了他们夫妻二人的无理要求的。

    李管事是她们宋家的人,凭什么不能收回来,凭什么要为你们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