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75章 惩治极品舅舅(下)

《宋锦》第75章 惩治极品舅舅(下)

作者:连小君

    “舅母,舅舅在四平街的那间绸缎庄,原是外祖母给我娘的陪嫁铺子,本就是我娘所有,不过是被舅舅占了这么多年罢了。”

    “上次外祖母来便说了,这间铺子既然被舅舅占了这么多年,不妨就给了舅舅,外祖母她老人家补些银子给我家做赔偿就是。”

    “既然铺子已经是给了舅舅,那绸缎庄里头管事的李管事,还有底下做事的小厮,都是我宋家人,我宋家大可收回。”

    宋锦话罢,坐在了赵氏身旁的绣凳上,和赵氏交换了眼神。

    她这么做,是为了让赵氏放心,这一切自有她来应付。

    不管眼前的赵文升和文氏是什么牛鬼蛇神,她都毫不畏惧。

    大不了做了伏妖大神钟馗,把你们这些个牛鬼蛇神,通通收了!

    “舅舅,舅母,既不是帮我宋家赚银子,凭什么还叫他们待在铺中白干?”

    “你们说说,这普天之下,可有这样的道理?”

    趁着赵文升和文氏还没有反应过来,宋锦又快言快语了几句,让赵文升和文氏听了,额了半天,就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片刻后,文氏索性对宋锦方才那些个问题避而不答,抬眸望着身旁的赵氏,就道。

    “小姑呀!我知道现如今在绸缎庄做事的,都是你们宋家的人。但这些年铺子中的生意,一直是李管事在照顾着,我和你二哥,哪里懂这些个做生意的门道?”

    “你也是知道的,你大哥一事无成这么多年,府里又是大哥大嫂主事,哪里容得下我们?”

    “我们俩,还有几个孩子,下半辈子可就指着这间绸缎庄过活了,若没了李管事帮着我们照顾着生意,你叫我们一家人该怎么活下去呀?”

    说着说着,文氏就大哭起来。

    眼泪很明显是强行挤出来的,演技还烂得掉渣。

    生怕赵氏没看见她落泪一样,就要往赵氏那边凑过去,紧紧地拉着赵氏的手,说什么都不肯放。

    赵氏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出来收场,也不知该如何劝她,朝着宋锦这边投过来救急的眼神。

    迫于无奈,宋锦只好出来为赵氏收拾了这副局面。

    “既然舅舅和舅母,有心要留下李管事和铺中的那些人,为绸缎庄做事的话!这绸缎庄一年的盈利,我们宋家至少得占三成!”

    “记得以往绸缎庄在舅舅手中的时候,这一年的盈利,可都是送去舅舅府中,李管事帮着我们宋家辛苦干了一年,得到不过是微薄的几两银子。”

    “若是舅舅和舅母觉得我家宋家占一年三成的盈利太多的话,这门交易,就先免谈!李管事和铺中的那些小厮,我们先收回来的。等事情谈妥了,我再让李管事去照顾生意也不迟!”

    绸缎庄一年的盈利,少说也得有几千两银子。

    原先这些银子,都是送去赵家,到了她舅舅舅母手中,宋家没占一分一毫。

    如今突然要了绸缎庄一年盈利的三成,他们自然是不愿意的,肯定百般推脱,想要先糊弄过去再说。

    果不其然,文氏果真是想先糊弄过去,事后再谈。

    “锦儿,你也是知道的,绸缎庄一年的盈利,就几百两银子。若分了三成出来给你们,剩下的银子,说什么也是不够维系我们正常的生活的。”

    “要不我们给李管事每个月多加几两银子,逢年过节我叫小厮送了节礼过来。至于这三成盈利之事,咱们事后再谈?你看如何?”

    文氏一面细细观察着宋锦面上的反应,一面又望了身旁的赵氏一眼,见赵氏不语,看来是这这件事交到锦儿手里,叫锦儿来办了。

    可看着锦儿这副模样,开口就要分走她们三成盈利,就知道她是个难缠的角色。

    三成盈利,说什么她都不会拿出来的。

    自己辛辛苦苦一年,在绸缎庄忙里忙外地,到头来还给别人赚银子,三成盈利,可是几百两银子的!

    宋锦不语,打算让他们夫妻二人商量商量。

    赵文升推了推身前的文氏,低语了几句。

    “不过是三成盈利,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人宋家的人帮我们做事,替我们赚钱,分她三成盈利,也是合情合理之事。”

    “再说了,咱们一年还有七成盈利,也是几千两银子了。”

    尽管赵文升把声音压低了七七八八,宋锦还是听了个大概。

    看样子她这舅舅倒是个识趣地,这文氏,倒是块难啃的硬骨头了。

    “三成盈利,你可知道是多少银子?几百两银子的呀!”

    “怎么能说给别人就给别人了,往后姑娘儿子还要嫁娶,这些银子,往哪里来?还不是这样攒下来的!”文氏训斥了赵文升一通,转过身来又对着宋锦笑了笑,不急不慢地回道。

    “锦儿,这三成盈利,实在是太多了!”

    “要不你降到一成,实在不行,二成也可!”

    “你还有几个表兄还没有娶妻,到时候又是一笔巨大的花销,不是舅母小气,不肯多给你家些盈利,实在是我们家往后用银子的地方,还在后面。”

    文氏知道宋锦不会轻易应下,所以她只能不断和宋锦谈条件,并说着自己的难处,试图得到赵氏和宋锦的怜悯。

    看着文氏表现得一副可怜样,赵氏心中还是于心不忍,打算让宋锦就此答应了她们二人,宋家就拿走两成的盈利。

    赵氏看了宋锦一眼,打算低语嘱咐她几句。

    “锦儿,就先答应你舅舅舅母吧!这些年他们虽对不起咱们家,但我和你舅舅,好歹还是亲生兄妹,两成盈利就两成盈利,反正咱们家也不缺这点银子。”

    “娘亲,不可!”宋锦一口就回绝了赵氏。

    不是她不肯答应,而是就两成盈利,未免太便宜他们家了。

    这些年他们家占着绸缎庄,一年的盈利,少说也是几千两银子。但是他们在账簿上面写的,才区区几百两银子,还整日说绸缎庄亏损,需要府里不断投钱进去填补亏空。

    若绸缎庄真的亏损严重,为何开了这么多年,仍旧屹立不倒?

    生意反倒还越来越红火起来,是四平街四间铺子中,最赚钱的。

    “舅舅舅母,锦儿查过绸缎庄的账簿,绸缎庄这些年的盈利,可不是你们口中所说的那个数目。”

    “若是你们以为锦儿是个小孩子,可以随意糊弄敷衍的话,这件事就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李管事和绸缎庄里头那些个小厮,我们宋家还是要收回来的!”

    看着面前正准备窃窃私语的赵文升和文氏,宋锦带了抹淡笑,就这样回了她们。

    文氏没想到,宋锦竟然还私下去查了绸缎庄的账簿,还看出了账上有问题,这下她该如何向赵氏解释?

    每次赵氏请她过来,过问绸缎庄生意的时候,她一概推说生意极差,一年的盈利,不过几百两银子。

    她还说绸缎庄已经快入不敷出,要倒闭了,还找赵氏借了几次银子,来填补亏空。

    “文氏,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底绸缎庄一年的盈利,是多少银子?”

    “你每次过来,不是同我说绸缎庄一年的盈利,才不过几百两银子吗?怎么如今就变成几千两了?还有你借走的那些银子,你到底拿去做什么了?”

    赵氏面上带了几分震怒,她没想到,文氏竟然骗了她这么多年。

    一巴掌拍在身旁的高几上,震得上头的茶盏,跳了几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