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77章 树上君子不好当(下)

《宋锦》第77章 树上君子不好当(下)

作者:连小君

    坐在小院里的宋家二姑娘,莫不是真的有透视眼?

    否则怎么会透过这重重树影,还能瞧见他?

    见文山已经跌落树下,摔得不省人事,陈锦然心中一时慌了,想要下树,可是却发现自己的一只脚,不知何时竟卡在了树缝之中。

    陈锦然使了大力气,那只脚就是卡在树缝之中,纹丝不动。

    没办法,为了避免不被宋锦那石子再次伤到他俊美的脸庞,他只能先举白旗投降了。

    忍着脸上伤口传来的疼痛,陈锦然朝着小院里的宋锦,大喊了几句,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宋二姑娘,我是陈家二公子呀!我是陈家二公子呀!我是陈家二公子呀!”

    担心宋锦站的远,一时听不见陈锦然口中所说,陈锦然忙重复了三遍,让宋锦彻底听清。

    听着树上传来的声音,宋锦知道了此时躲藏在树上的那道黑影,竟是陈锦然那厮!

    怎么会是他?

    难不成上一次她逃出府去,在梧桐巷巷道瓦片上看到的那道黑影,也是他不成?

    为了印证自己心中的猜测,宋锦让白荷打开院门,搬来了梯子,把陈锦然和文山,从侧门外带了进来。

    为了不让巡夜的婆子发现,宋锦让白荷给他们二人披上了黑衣,遮住了他们二人的身形。

    “说说吧!陈二公子今日夜访我宋家,究竟意欲何为?”

    “好端端地放着大门不走,竟躲在树上,窥视着一个姑娘家家的一举一动,这是男子汉大丈夫该做的事吗?”

    宋锦让白荷捧了茶水上来,摆在了陈锦然和她的面前,她捧起茶水,抬眸看了陈锦然一眼,就说道。

    因着陈锦然方才躲藏在树上,下树的时候,弄得灰头土脸地。

    脸上手上,还被树上的野蚊子,盯出了几个大包,此刻已经红肿起来。

    原先自以为有几分姿色板着的臭脸,此刻也肿了大半,就像个猪头一样。

    宋锦看到他这副模样,用手捂着嘴,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陈锦然不想告诉宋锦,他之所以躲藏与那一排柳树之上,是为了多看她几眼,就算远远地看上她几眼,他也心满意足了。

    看着面前正捂着嘴笑他的宋锦,陈锦然一本正经地问了几句。

    “宋二姑娘,你说我躲藏于你家院墙外的那几颗柳树上,是窥视着你的一举一动?你可有什么证据?”

    “还有便是,那几颗柳树是长于你家院墙之外,并非长到你家院里的,我坐在树上吹风纳凉,敢问是碍到宋二姑娘的眼了?”

    “最后一点,纵然是我和我家长随小厮文山碍着了宋二姑娘的眼,宋二姑娘也不该对我们二人暗器伤人才是?”

    “如今我家小厮中了宋二姑娘的暗器,跌下了树,摔伤了腿,这笔医药费,不知宋二姑娘可愿承担?”

    听着陈锦然问的这三个问题,宋锦心中顿时起了想打死他的冲动。

    这样厚颜无耻之人,她还是头一次见!

    分明是他躲藏于那棵柳树之上,窥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如今在他的话里,倒变成他自己是受害者了!

    还想要她赔偿医药费?

    呵呵,做梦去吧!

    压住了心中想把陈锦然一拳打死的冲动,宋锦面上还是一片温和,心平气和地回了对面的陈锦然。

    “陈家二公子,方才你说我暗器伤人?敢问证据何来?陈二公子如何证明我方才暗器伤人的?”

    “在你还没有出声之前,我怎会知道那树上有人?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夜猫,偷鸟蛋吃呢?”

    “还有便是,敢问今日陈二公子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做吗?大老远从你家积英巷到我家梧桐巷,就是为了在那树上吹个风,纳个凉吗?”

    “您这样的鬼话,也就能哄哄三岁小孩子了吧?”

    既然他陈锦然够厚颜无耻,那她就比他还要更厚颜无耻些。

    陈锦然不是叫她证明,院墙外的那几颗柳树,是她们家的吗?

    那她反过来,叫陈锦然证明,方才她是如何暗器伤人的?

    在不知树上是人是鬼的情况下,她拿了弹弓射向柳树,不过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举动罢了。

    听着宋锦像连珠炮一样,顷刻之间就说了这么一大通话出来,陈锦然心中登时就生起了惧意。

    好男不跟女斗!

    他还是走为上策得好,不能再同宋锦继续纠缠在这里了。若再继续纠缠下去,巡夜的婆子到了,瞧见宋锦院里出现了外男,到时候这宋府可就要闹开锅了。

    陈锦然做了抱拳礼,直截了当地回道。

    “宋二姑娘,这件事的确是锦然的不是,是锦然没提前与宋二姑娘打好招呼,就擅自躲在宋家院墙外的柳树之上纳凉的。不敬之处,还望宋二姑娘多多包涵!”

    “至于我家小厮额头上还有脚上的伤,就不麻烦宋二姑娘了!”

    “这医药费,我也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不再和宋二姑娘多做计较了。”

    虽说陈锦然的狗嘴里仍旧吐不出什么象牙出来,但瞧着他一副诚诚恳恳给她认错道歉的模样上,她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暂时先放他一马。

    若日后陈锦然这厮再擅自做主,窥视她的一举一动,她绝饶不了他。

    宋锦让白荷开了侧门,放了陈锦然和文山出去,定叮嘱了白荷,一定要把陈锦然和文山送出府去,才能回来。

    ……

    连墨站在绣楼之上,手中的千里镜,随着不远处宋锦的移动而移动,最后宋锦进了屋里休息,连墨把手中的千里镜收缩起来,扔给了一旁的石熊。

    “下去好好查查!到底这陈家二公子和宋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陈家二公子,无缘无故藏在宋姑娘小院外的柳树之上,窥视着宋姑娘做什么,莫不是心中对宋姑娘也有意?”

    收好了公子扔给他的千里镜,石熊这才开了口,不急不慢地回了方才连墨所问。

    “公子,虽说这陈家二公子和宋姑娘,原先是有婚约在身的,但陈家瞧不上宋家,陈太师一心一意想要和英国公家,汉王府攀上关系,想让陈家二公子迎娶了英国公的小孙女。”

    “就算陈二公子对宋姑娘再如何有意,最后也是走不到一起的,还请公子放心就是。”

    连墨不说话,转过头又望了一眼不远处的小院,只见小院已经熄了灯,看模样,她是睡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