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78章 宋芸出宫(一)

《宋锦》第78章 宋芸出宫(一)

作者:连小君

    东宫。

    宋芸行色匆匆地行走在东宫的甬道之中,走在她前面,给她引路的是太子妃张氏身边伺候的潘女官。

    潘女官是太子妃贴身伺候的宫女,一向帮太子妃传达她的意思。

    今日之所以给宋芸带路,是因为太子妃想要单独见见宋芸。

    “尚仪大人,昨日太子妃在入宫的徐国公夫人口中听到了些趣事,今日一大早,就叫奴婢把尚仪大人请过来,说是要与尚仪大人说说。”

    趣事?

    到底是什么趣事?

    竟能让太子妃一大早就把她传召过来?

    宋芸眉眼微微一动,开口问了走在前头引路的潘女官。

    “潘女官,你我都在太子妃身边伺候多年,到底是什么趣事?竟让太子妃一大早就传召我过来!”

    潘女官是在太子妃身边伺候的,嘴巴甚严,不给她点甜头,她是不会开口给自己说的。

    “听说潘女官的兄长娶了新嫂嫂,在乡下置了几块田产,潘女官一直想出宫看看,可在太子妃身边伺候着,潘女官也很难抽出身来。”

    “我管理后宫女眷多年,若潘女官想要出宫见见兄长嫂嫂,我倒是愿意帮潘女官这个小忙。”

    宋芸此话一出,潘女官先前还一副平静如水的面上,顿时泛起了几阵波浪。

    宋芸知道,她心动了。果不其然,拉着宋芸的手,就走到了一处无人的地方,把自己所知道的,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宋芸。

    “尚仪大人,太子妃之所以急匆匆请您过来,还不是为了徐国公府徐慧姑娘的婚事。尚仪大人不知道,昨个儿连大人家的三公子,在酒肆里轻薄了徐慧姑娘,二人还有了肌肤之亲。”

    “可无论徐国公夫人说什么,徐慧姑娘都不愿嫁连三公子,待徐国公夫人问了之后,才知道徐慧姑娘心里装了连二公子。”

    “徐国公夫人拿女儿没辙,昨晚就入了宫,打算求了太子妃的恩典,给徐慧姑娘还有连家二公子赐婚!”

    潘女官话罢,细细打量了一番四周,见没了跟班的小宫女,这才放下心来和宋芸说话。

    “那太子妃如何说?这门婚事,可是赐不得的!”

    “徐慧姑娘已经和连家三公子有染,虽说徐家姑娘心中有了连二公子,若真的赐婚给了连二公子,连三公子又会作何想?连家岂不是乱套了?”

    “嫂嫂竟然和弟弟有过肌肤之亲,传了出去,不仅连家徐家要受世人耻笑,就连太子妃娘娘,也会被人说成乱点鸳鸯谱!”

    这个恩典,太子妃无论如何都是不能给徐家的!

    徐家姑娘和连家三公子做的,这到底是什么事?

    既然已经同连家三公子有了肌肤之亲,还想着嫁给旁人?

    那人还是连三公子的兄长,连二公子?

    这算个什么事?

    “尚仪大人,太子妃也是知道,这门婚事赐不得的。但徐国公夫人为着女儿,昨夜苦苦哀求了太子妃一夜,今日一早徐国公府才派人接回去的。”

    “徐国公家祖上是徐达大将军,先皇后娘娘又是出自徐家,如今徐国公,可是先皇后娘娘的亲弟弟,便是陛下,也要给几分薄面。”

    “若太子妃执意不肯应下,恐怕太子妃到了陛下面前,也是不好得说话的。”

    潘女官话罢,瞧着前头有一众宫女走了过来,拉着宋芸就出了角落,朝着太子妃所在的寝宫去了。

    入了院子,潘女官带着几个宫女守在了院外,宋芸独自进了院子。

    屋里,太子妃已经请了太孙妃和太孙嫔过来,正商量着此事,太孙妃和太子妃一起,坐在了软榻上上。

    太孙嫔则是坐在了宫女搬来的绣凳上。

    “母妃,这桩赐婚,您绝对不能应下!若是您一旦应下,您就成了乱点鸳鸯谱的罪人了!”

    “那徐家姑娘既然和连家三郎有了肌肤之亲,就不能想着嫁与连家二郎,这样的道理,想必那徐国公夫人也该知晓才是。”

    太孙嫔孙氏坐在绣凳上,瞧着软榻之上满面愁容的太子妃,缓缓开了口。

    “我这样说了,那徐国公夫人也该明白才是!可是她心疼女儿,要顺着女儿的心意来!”

    “都是嫁去连家,嫁哪个儿郎不是嫁,偏还要挑三拣四!”说着,太子妃又忍不住叹了几息,这个徐国公夫人,还真是不叫她省心。

    仗着祖上的功劳,还有先皇后的威仪,几次三番拿了先皇后来压她。

    若是按着辈分,她的确是该喊那位徐国公夫人一声舅母才是……

    正低头思虑着,就听见外头有宫女唱道,说宋芸来了。

    宋芸进了屋里,朝着屋里的三人依次行礼过后,太子妃让宫女搬了绣凳过来,让宋芸坐在了太孙嫔的身旁。

    “你终于来了!如今我正为着徐国公府这档子事心烦意乱着!”

    “那徐国公夫人,毕竟是先皇后的弟媳妇,若是按着辈分,便是我,也得唤她一声舅母才是。如今她为着女儿,求到了我这里。”

    “我若是应了,旁人该说我乱点鸳鸯谱了,我若是不应,旁人又该说我不近人情了。”

    宋芸刚坐下,太子妃就像放鞭炮一样,噼里啪啦向她诉了一阵苦。

    想定主意后,宋芸还是开口安慰了太子妃。

    “娘娘,虽说徐国公府祖上有着恩封,徐国公夫人又是先皇后的弟媳,但这赐婚,娘娘千万不能应下。”

    “若是应了,便是损了娘娘的颜面,这件事,还是让奴婢去徐国公府走一遭吧!奴婢自有法子叫徐国公夫人把那赐婚的公子,换作连家三公子!”

    有人肯帮她揽下这件事,太子妃高兴得不行,当即就让宫女送着宋芸出去,并给了她东宫的腰牌。

    “虽说你是掌管宫中女眷的尚仪大人,但毕竟没有实权,拿了腰牌出去,那些个锦衣卫,也随你差遣。”

    “只一点,务必办成此事,莫要让那徐国公夫人再进宫来了!还有就是,徐国公府是当朝显贵,你到了他们面前,还是给几分薄面得好。”

    太子妃叮嘱了宋芸几句,让女官把腰牌递给了宋芸,又让太孙嫔孙氏,亲自送着宋芸出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