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83章 训斥曾绣娘

《宋锦》第83章 训斥曾绣娘

作者:连小君

    见宋锦半晌没有言语,呆立在原地,也并未挪动半步。

    太孙嫔以为她此刻正驻足想着自己方才交代她的话,推了推眼前的宋锦,把宋锦的神思,从九霄云外拉了回来。

    “二姑娘,你别以为我是好心好意,同你絮絮叨叨说了这许多。要不是尚仪拜托我,让我嘱咐你这些。我也不会浪费时间和你一个小姑娘在这里说这些。”

    “往后在宫中行走,切记谨小慎微,不该管的事别管,不该说的话别说,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

    宋锦点了点头,朝着身旁的太孙嫔笑颜回道。

    “臣女多谢太孙嫔教导!往后臣女在宫中行走,还请太孙嫔多多关照才是。”

    若是她记忆里没有偏差的话,眼前这太孙嫔孙氏,他日会诞下皇子,会成为孙皇后,孙太后。

    到时候她还需借助她的帮助,才能把宋家在四平街的那几间铺子的业务,扩展到这个京师,甚至于整个大明。

    太孙嫔让车驾送着宋锦出宫,宋锦出宫后,并未着急回府,而是让车夫改道去了京郊。

    她要去京郊看看,她嘱托曾绣娘染整的香云纱,到底如何了?

    染整香云纱最重要的工序,便是过泥。

    只可惜京郊的那块草场,周边并没有什么河流小溪,河流小溪水质清澈,没有她所需的河泥,只有几条地下暗河,或许有她所需的河泥。

    不过那几条暗河,她也没亲自去见过,到底这河泥最后能不能用上,还需考察过后。

    到了京郊,宋锦并未提前让人告知了曾绣娘,说自己今日会过来。

    还没等她走进那为了染整香云纱,临时搭建的棚子,就从棚子中,传出了曾绣娘训斥绣娘织工们的声音。

    “你看的这是什么火?火都媳了半天,你才过来!一早干什么去了?”

    “是不是姑娘不在,你们这些人,就想着偷奸耍滑,不把姑娘的事当回事?”

    “我可告诉你们!若是这批香云纱染整不出来,到时候英国公府上订的那几件夏装做不出来,姑娘夫人怪罪下来,别怨我没有护着你们?”

    曾绣娘趾高气扬对着跪在地上的一个年纪尚浅,面上带着几分稚气的绣娘怒斥了几句。

    那小绣娘敢怒不敢言,眼睛死死地瞪着眼前的曾绣娘,就是一句话也不敢说出。

    看她的模样,是打算为自己辩解几句,可碍于曾绣娘的威严,才一句话也没说。

    宋锦走近看了一眼,只见那小绣娘衣裳已然脏乱不堪,上头还沾着一团一团黄色的污渍,此时已然粘在上头,发黄发硬起来。

    看这个模样,眼前这小绣娘,怕是许久都不曾换洗过衣裳了。

    这衣裳湿了干,干了湿,久而久之,这衣裳不就发黄发硬了?

    曾绣娘趾高气扬的呵斥声,把周围几个手里正忙着自己活计的老绣娘吸引了过来,她们都是绣坊积年的老绣娘了,伴了宋家几十年的绣娘。

    便是她们做错了事,曾绣娘也不敢这样怒斥她们。

    一个老绣娘实在是看不惯,放下手中的活计,就把方才跪在地上那小绣娘搀了起来,用随身带着的汗巾,擦去了她脸上额上冒出来的汗珠,并轻声安慰了句。

    “别怕,有婆婆帮你!”

    小绣娘点了点头,那老绣娘就把这小绣娘,护在了自己身后。

    只见那老绣娘走近了曾绣娘几步,面带讽刺地瞧了她一眼,遂冷冷说道。

    “曾管事,你好大的威风呀!那丫头才干了几天活,哪里会懂得烧什么火?”

    “一时贪玩忘记了加柴也是情有可原,说几句就得了,你何必把话说的这样难听?”

    曾绣娘不想与她争辩,毕竟是绣坊积年的绣娘,便是夫人在场,也要给几分薄面之人。

    不过她既然是绣坊的管事绣娘,底下人做错事,难不成她连说几句的资格都没了?

    这样下去,她还如何管教绣坊的织工绣娘?

    “李绣娘,这丫头同你什么关系?你至于这样护着她吗?”

    “这个丫头,原来是去浸染纱绸的,可力气小,那样的活计她也做不了,我就让她来看着熬煮薯莨水。没成想,这熬着熬着,人就不见了,这火了也熄灭了。我不说她几句,难不成叫她这样继续消极怠工下去?”

    曾绣娘说话的时候,眸光似要穿过面前的老绣娘,恶狠狠地瞪着身后那小绣娘一样。

    听着曾绣娘这么说,生怕连那个老绣娘也认为自己消极怠工了,那小绣娘忙结结巴巴地解释了几句。

    “曾管事,这件事不是管事说的这样的!奴婢不是消极怠工,是这天儿实在是太热了,这棚里又没个遮阴的地方,奴婢热得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去了后面的工棚里喝了几口凉水。”

    “就这片刻的功夫,奴婢实在是没想到,这火就这么熄灭了。若是曾管事要责罚奴婢,奴婢绝无怨言!”

    “李绣娘,你听听!连她自己都说自己有错在先了,难不成你还要继续包庇这个丫头吗?”

    曾绣娘望着面前,仍把那小绣娘护在自己身后的李绣娘一眼,语气一下子变得狠厉起来。

    李绣娘不语,低着头,没敢再看眼前的曾绣娘。

    “这丫头虽说有错,却也是你照顾不周造成的!曾管事,你仔细瞧瞧那丫头身上的衣裳,一团团污渍粘在上头,发黄发硬,一看就知几日没换洗衣裳了。”

    “这样炎热的日头,你叫她待在火堆旁边,换作是你,你也是要受不了的。”

    宋锦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朝着那曾绣娘看了一眼,又走到了那李绣娘身边。

    宋锦这一眼神,把那曾绣娘吓得打了一个哆嗦,姑娘什么时候过来的?

    她竟没得到半点消息?

    姑娘今日过来是做什么的?

    还没等曾绣娘接着想下去,宋锦又开了口。

    “这样热的天,你叫绣娘们待在火堆旁,竟也不让人打个遮阳棚出来?”

    “还叫她们穿着那么多的衣裳,这样一热一闷,再一出汗,万一憋出病来可怎么办?”

    这个曾绣娘,越发地会做事了。

    她原先以为,这个曾绣娘是个能干堪用之人,日后可以搭档着何忠,一起打理绣坊。

    现在看来,完全没这个必要了。

    她自己身上穿着的衣裳倒是干净整洁,毫无干活之样,底下绣娘们穿的衣裳,哪个不是又脏又黑的?

    还有绣娘们的脸上,哪个不是被日头晒得黝黑黝黑的?

    她自己的面上,倒还是白白净净,丝毫没有被风吹日晒过的痕迹。

    曾绣娘看了宋锦一眼,正要开口解释,还没等她开口,宋锦就先道。

    “曾绣娘此次是来京郊度假的吧?我瞧着别人面上都黑了一层,倒是曾绣娘面上,越发白净起来?”

    “我让曾绣娘来京郊带着底下的绣娘一起来染整香云纱的,不是放你出来外头享乐的!若曾绣娘再这样下去,我就把此事禀到娘亲面前,交由娘亲处置!”

    “至于绣坊的管事一职,我就先让白绢坊的何管事帮你顶了。旁的事情,待香云纱染整成功后,再说吧!”

    知道曾绣娘可能不会畏惧自己方才那番话,所以宋锦特地搬出了赵氏,来压住曾绣娘。

    当听到宋锦要把这件事禀到赵氏面前的时候,曾绣娘马上放下一直端着的架子来,面上也流露出了几分胆怯。

    “不过是件小事罢了,姑娘何必小题大做,把这件事,闹到夫人面前呢?”

    “且小人做了绣坊这么些年的管事,对绣坊的一干活计,很是熟悉。若是让何管事顶了小人的职,先不说小人会没事做,便是何管事,也要一些时间来熟悉绣坊里的活计。”

    “与其这样麻烦,不如就让小人继续担任绣坊的管事?姑娘您看如何?”

    若是让曾绣娘继续担着绣坊的管事,不是继续叫她在绣坊为非作歹吗?

    不过曾绣娘毕竟是赵氏指派来接管绣坊的人,管着绣坊这么多年,若是她想要直接把她换了,只怕也不是件易事。

    既然一时半会换不了她,那她先让曾绣娘再担着绣坊的管事几日,等她和赵氏商量过后,得了赵氏的允准,再把何忠从白绢坊调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