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87章 寻亲(下)

《宋锦》第87章 寻亲(下)

作者:连小君

    听冯氏这么说,便是同意她用滴血认亲来辨别眼前这陈碧莲,到底是不是济南伯老伯爷的外孙女了。

    还没等宋锦开口,一旁的冯氏又仔仔细细打量了宋锦身后的陈碧莲一番。

    “宋姑娘所说的这个法子,的确可行。只是我家老太爷和老夫人去了城外的妙善仙观小住,我家大老爷和二老爷也跟着过去陪着了,府里主事的,便只有我一人。”

    “不如先让这位陈姑娘在府中住下,待我家老太爷老夫人回来之后,再请了宋姑娘过来,用了滴血认亲,来辨别这陈姑娘到底是不是我家老太爷的外孙女。”

    冯氏的语气极其客气,没带着半分的轻蔑。

    虽说还无法断定眼前这陈碧莲,便是济南伯府老伯爷的外孙女。

    但若能给陈碧莲先住下,给了她栖身之所,不再流落街头,风餐露宿,也是极好的了。

    陈碧莲点了点头,表示答应。

    冯氏让下人带着宋锦和陈碧莲入了府,一个丫鬟在前头引着路,给陈碧莲暂时安排下了一个住所。

    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在伯府后院的花园旁,靠近巷道旁的集市。

    虽说临近集市,晨起城里的百姓会过来赶早集,那时会有些吵闹,但毕竟给了陈碧莲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至少不用再流离失所,风餐露宿了。

    “陈姑娘,你就暂时在这里先住下吧!那冯大夫人,我瞧着模样,不像是个有坏心眼的。”

    “你既是老伯爷的外孙女,那冯大夫人,按理来说,也是你的舅母才是。她自会让人好好照顾你的。”

    宋锦交代了陈碧莲几句,就要离开济南伯府,回府去了。

    瞧着宋锦似是要走,陈碧莲紧紧地抓住了宋锦的衣袖,打算给她道谢。

    “宋姑娘,多谢你!要不是你的帮忙,说不定我现在已经被带到飘香院去了!”

    “宋姑娘的大恩大德,碧莲此生无以为报,请宋姑娘受我一拜!”

    还没等宋锦反应过来,陈碧莲就跪倒在地,给宋锦行了大礼。

    要不是瞧她是个父兄皆亡,又受继母苛待,差点被卖到秦楼楚馆的可怜姑娘,宋锦也不会平白无故帮她。

    不过既然帮她,索性一次性帮到底。

    “陈姑娘,你且先在伯府住下,待济南伯老伯爷老夫人回来后,我再过来,帮陈姑娘滴血认亲。”

    宋锦又交代了几句,让伯府的丫鬟引了路,就送着她回去了。

    回府之后,宋锦先回了翠微居,洗漱一番,又换了衣裳,赵氏那边就差了李婆子过来请她过去。

    “姑娘,今日英国公夫人又上了门,不过不是为了别的事,而是上门来取走前些日子托夫人绣的缂丝牡丹绣屏的。”

    “英国公夫人在安心斋里和夫人说了好一会话,在话中夸赞了姑娘几句,说入宫给太子妃请安的时候,在太子妃身边见过姑娘一眼,说姑娘是个聪慧机灵的姑娘。她对姑娘一见如故,很是喜欢。”

    李婆子走在宋锦前头,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吧嗒吧嗒给宋锦说了一通。

    宋锦“哦”了一声,表示回应。

    心底里却暗道,太孙嫔孙氏说,那英国公夫人是个可以交往之人,这话果然不错。

    想必那英国公夫人,是刚出了宫,就奔着她们宋家来了。

    只可惜宋锦有事去了一趟京郊,又带着陈碧莲去了胜玉巷,耽误了一些时辰,没有及时回府,才没有见到那位英国公夫人。

    安心斋里,赵氏坐在屋里的软榻上,剥着丫鬟端上来的荔枝,宋谦行坐在一旁的凳椅上,也是在剥着荔枝。

    这些荔枝,还是宋芸叫人送出宫来的。

    是岭南来的贡品,太子妃赏了几筐下来,宋芸都叫人送回了府中。

    宋谦行今日过来,也是冲着这几筐荔枝过来的。

    狼吞虎咽吃下几颗拨好壳的荔枝,趁着宋锦还没过来,宋谦行就开了口。

    “听张家的人说,小妹这回入宫给太子妃请安,得到了太子妃的赏识,太子妃当着几位贵人的面,夸了小妹几句。”

    待会小妹过来,娘亲可得提醒她几句,别以为太子妃夸她几句,尾巴就要翘上天了。”

    赵氏点了点头,看了屋外一眼,又把目光移了回来,回道。

    “这些话,便是我不提醒你小妹,你小妹也是知道的。你小妹大病一场后,就像是开了窍一样,做事有自己的主意了,无需我过多的担心了。”

    “你也别老牵挂着她,过好你自己的日子才是。”

    赵氏说到这里,宋谦行突然叹了几息。“不用娘亲提醒,儿子也是知道的。只是阿笙告诉我,说她想要一个孩子,我入赘张家都这么多年了,阿笙一直迟迟未曾有孕。甚至于她一度怀疑,是我那里出了问题。可怎么会?我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儿郎,那里怎么会出问题?”

    因宋谦行接下来的话,涉及到了个人隐私,赵氏朝着屋里伺候的丫鬟使了眼色。

    丫鬟们懂了赵氏的意思,纷纷退了下去。

    待瞧见屋里的丫鬟走了七七八八,赵氏这才敢放低了声音,问了儿子几句。

    “儿子,这到底是你的问题?还是那张笙的问题?”

    “我倒是听别人说了,这些日子彭城伯夫人听说城外的观音庙求子极其灵验,已经带着张笙私下里去过几趟,还买了几道求子符。”

    虽说赵氏和宋谦行是母子关系,但赵氏问出这样的话,宋谦行的脸,还是红了大半。

    他有些难以启齿,他想着,应该不是自己的问题。

    “娘,儿子是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又怎么会是儿子的问题?必是笙儿的问题?”

    “彭城伯夫人和儿子说了,若是笙儿实在生不出孩子,就让笙儿去京中的慈济院,抱了孩子回来,添添喜气。说不准一抱了孩子回来,笙儿就有孕了。”

    宋谦行的声音极低,除却了在他身旁的赵氏,旁人介绍听不见的。

    “那怎么行?慈济院的孩子,又不是你和张笙亲生的?这样抱了回去,日后张笙有了孩子,那这个抱回去的孩子,该如何自处?”

    “我还是让人给你们找几个大夫吧!毕竟你爹当年,也是那地方出了问题,吃了多少副中药,才渐渐好转。说不准你就遗传了你爹的毛病!”

    赵氏话落,就要唤外头侍候的丫鬟进来,去请大夫回来。

    宋谦行的面上,一会青一会白,明显还没有从方才的震惊中走出来。

    娘亲竟然要请了大夫回来,给他看那里的病,这算怎么一回事?

    他一个男子汉大丈夫,难不成真是哪里出了问题?

    “今日你就留在府里,用过晚饭再回吧!我让丫头去请的那个大夫,就是当年治你爹的那个大夫!”

    “那大夫是这方面的行家,原先有多少新婚夫妇,成亲十多年,没有孩子的,吃了他开的几副药,竟奇迹地好了。”

    赵氏朝着宋谦行解释了一番,唤了丫鬟进来,嘱咐了几句,就让丫鬟去请大夫了。

    而宋谦行的面上,仍旧处于震惊之中。

    宋锦进了安心斋,瞧见了屋里正坐着的宋谦行,有些意外。娘亲今日竟然把大兄请了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商量的?

    方才她还没进屋,就听见屋里宋谦行和赵氏嘀嘀咕咕说了好一阵话,不过她没有听清,隐隐约约听了几个字,要请大夫什么的。

    莫不是大兄病了?

    要请了大夫回家里治疗?

    宋锦抬眸瞧了隔着赵氏不远,坐在凳椅上的宋谦行,看他面色红润,精气神惧是上佳的模样,不像有病的样子。

    不过难保这病在里,而不在外。

    “大兄,方才听见你和娘亲在屋里嘀嘀咕咕说了大半天,你们二人在商量什么呀?娘亲要给大兄请大夫,只是我瞧着大兄的模样,不像是有病的模样呀?”

    禁不住心中的好奇心,宋锦还是开了口。

    听着宋锦这样问,宋谦行面上皮笑肉不笑地笑了几笑。

    小妹这么问,要他怎么回答才好?

    难不成和小妹明说,娘亲之所以要请了大夫回来,是给他看那里的毛病的?

    不行不行,这些话他难以启齿。

    想了半晌,宋谦行还是结结巴巴地开了口。

    “小妹,大兄这几日着了凉,方才同娘亲说起,娘亲非要找个大夫来给我瞧瞧!大兄一时拗不过娘亲,就同意了。”

    话罢,宋谦行刻意地干咳了几声,试图让宋锦相信,他真的是因为风寒要请大夫入府的,而不是因为旁的。

    宋谦行的演技有些刻板,宋锦一眼就识破了。

    宋谦行根本没有得什么风寒,看他面色如此红润,呼吸如此均匀,哪里像是有病的模样?

    但娘亲执意要请了大夫回来给大兄瞧病,这又是为了什么?

    “锦儿,你也莫问你大兄了!你大兄就是生了病,我才让丫鬟请了大夫回来的!你大兄这病不在外表,而这里头,需得好好调理一番。”

    赵氏为了不再让宋锦继续追问下去,帮着宋谦行,掩饰了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