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89章 宋谦行的隐疾(下)

《宋锦》第89章 宋谦行的隐疾(下)

作者:连小君

    “孙夫人和宫中的太孙嫔是出自一族,且那孙夫人和太孙嫔,还是姑侄关系。要不是孙夫人年长了几岁,也不会嫁个一普普通通的武将做继室。”

    “前些日子英国公夫人设了宴,请了各家的夫人姑娘去,宴会名单中,就有孙夫人还有那陈家姑娘。陈家姑娘过去后,当着几位贵夫人的面,哭哭啼啼地,还指着身边的孙夫人说了几句。”

    “哦,原来她还是这样一个人,倒还有几分小聪明。”

    宋锦听到这里,面上笑了笑,又细细思量起先前陈碧莲对她说的那些话了。

    这个陈碧莲,倒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愚笨。

    知道当着许多人的面,哭哭啼啼,会让孙氏下不了台。

    “姑娘,那位陈家姑娘,到底还是个可怜的姑娘。”

    “事后就有人谣传孙夫人苛待先夫人所出的姑娘,又害了先夫人所出的儿郎。再之后就是听到别人说,孙夫人斥责了几句陈姑娘,陈姑娘一气之下就离府出走了。”

    白荷话罢,不再言语,而是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宋锦面上的反应。

    见宋锦面上的反应淡淡地,就知道姑娘心中必定有了打算。

    “那位陈姑娘的事,暂时先放到一旁去。不过你再去找几个人,再好好打听打听关于那个陈姑娘的事。”

    “我总觉得这件事,绝没有我表面看上去的如此简单,那孙夫人,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但那陈家姑娘,却也不是什么善茬。”

    宋锦说着,回想起之前在街上遇见那陈家姑娘的情景。当时她似乎没有注意到一点,那陈家姑娘,是有意朝她这边撞过来的,并非无意。

    既然她是有意为之,那么她到底是想要借自己,帮她摆脱了那些人?

    还是想要借自己,帮她到济南伯府去认亲?

    济南伯夫人和赵氏是故交,她同那济南伯夫人,多多少少是见过几面,也算相识。

    难不成就是为了这点?

    不是她不愿意相信那陈碧莲所言,只是单听陈碧莲一人所言,会导致自己偏向于她这边,而失了辨别是非的心。

    宋锦没继续想下去,而是让白荷伺候着她洗漱一番,换过衣裳,准备去安心斋陪宋谦行和赵氏用晚饭了。

    宋谦行难得过来一趟,为了让宋谦行留在府里多陪陪赵氏,赵氏特地留了他下来用晚饭。

    方才赵氏已经差了李婆子过来请她过去了,此刻李婆子带着几个安心斋伺候的丫鬟,就侯在屋外。

    刚进了安心斋,只见一个头发胡子一片花白的老者,身上挎了个药箱,身后带着一个药童,急匆匆从安心斋里头走了出来。

    瞧他的模样,应该是赵氏让人专程请回来给宋谦行瞧病的大夫。

    大夫没有言语,朝着宋锦行了一礼,就由引路的婆子,带了出去。

    安心斋里,赵氏屏退了屋里伺候的丫头婆子,只留下几个布菜的丫鬟,其他人都侯在了屋外,等着赵氏的吩咐。

    今日小厨房的晚饭,是三荤四素,还有一道火腿竹笋汤,一共八道菜。

    三道荤菜分别是一碟酱鸭,一碟凉拌猪耳,一碟葱爆羊肉。

    酱鸭是宋谦行爱吃的,凉拌猪耳朵是宋锦爱吃的,葱爆羊肉则是赵氏吃惯了的。

    知道儿子和闺女都喜欢吃,赵氏就让小厨房的厨娘照做了。

    尝过一口酱鸭,宋谦行把筷子当即就摆在了桌上。

    “儿子说自己根本就没有病,娘亲偏不相信,非得请了大夫,看过之后才肯相信。方才大夫对儿子说,说儿子身强体壮,气息均匀,不像有病之人。”

    “儿子那地方也没有问题。只是儿子和阿笙毕竟这么多年,也没有个一男半女,说不准就是阿笙的问题。”

    宋谦行话音刚落,赵氏面上马上就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儿,娘亲自然知道你没有病,只是防患于未然嘛!你和阿笙这么多年没有孩子,娘亲心里着急,既然不是你的问题,就是阿笙的。你过些日子把阿笙带过来,我再请了大夫过来。”

    “别了,娘又不是不知道阿笙那个脾气!阿笙宁愿去庙里求神拜佛,也不会吃什么药的。”

    “让我把她带过来,只怕难比登天!”宋谦行说着,一连叹了几息。

    众人皆知,宋谦行是个妻管严!

    一般在张家,都是张笙说了算,宋谦行要不就是附和张笙,要不就是去执行张笙吩咐下来的事情。

    从来没有怨言,只有回到了宋家,当着赵氏的面,他才敢抱怨几句。

    “屋里可真热闹!我隔着老远,就听见大兄与娘亲在屋里说个不停!不知又是在说什么趣事了?”

    宋锦进屋后,伺候的丫鬟搬了凳椅过来,让宋锦和赵氏宋谦行二人坐到了一起。

    “没,没说什么!”面对突然进屋的宋锦,宋谦行表现得有些结结巴巴地。

    小妹还不知道今日娘亲请了大夫进府,就是给他瞧那地方的病的,他还是不告诉她的好。

    宋谦行有些结结巴巴,让宋锦心中生起了一丝疑惑。

    大兄平时都好端端地,怎么今日一见到她,就结结巴巴了呢?

    难不成今日大兄魔障了?

    还是她今日生的有些慎人?

    宋锦呵呵笑了笑,有意试探试探宋谦行

    “大兄,你今日是怎么了?怎么一见到小妹就结结巴巴了?”

    “还有就是,娘亲给大兄请了大夫回来,是来做什么的?”

    “没,没做什么!大兄一向身强体壮,不像有病模样?不过是今日偶感不适,叫娘亲请了大夫回来瞧瞧罢了!”

    “大兄不是不孕不育,还请小妹放心!”宋谦行说话仍旧是结结巴巴地,没注意还是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宋锦。

    “啊!”宋锦大叫了一声,没抓稳手中的茶盏,茶盏从手心一下跌落下去,茶水泼洒了一地,瓷片飞得到处都是。

    方才宋谦行是在说什么?

    不孕不育?

    她大兄竟然不孕不育?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宋锦正要开口,只见赵氏朝着她抛了一个眼神过来,示意她不要再继续问下去。

    屏退了屋里伺候的丫头后,赵氏才开了口,帮着宋谦行解释了一番。

    “锦儿,别听你大兄胡说,什么不孕不育?你大兄身体可是好着呢?怎么可能不孕不育?是娘亲觉得你大兄和你大嫂,这么些年都无所出,想着是不是那地方出了问题,就叫大夫进府给检查了一番。”

    “你一个小姑娘,半点也不知道忌讳,明知道你大哥是个害羞内敛之人,还抓着他问下去,现在他连不孕不育都出来了。”

    听着赵氏的解释,宋谦行在一旁点了点头,表示附和。

    看着宋谦行和赵氏这一唱一和的表演,宋锦也只好将信将疑地相信她们所言,看着大兄壮得和头牛一样,应该不会不孕不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