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90章 新邻居

《宋锦》第90章 新邻居

作者:连小君

    闹出了这场笑话后,赵氏没敢继续留着宋谦行,待宋谦行用过晚饭,就喊二门上的婆子备了马车,送着宋谦行回彭城伯府去了。

    入夜之后,看着外头巡夜的婆子熄了廊下悬着的烛火,赵氏翻了个身,对着身旁的宋老爹,说起了今日府中发生的事。

    “什么!”宋老爹大喊了一声,当即就滚下了床。

    赵氏赶忙把宋老爹从地上搀了起来,轻声细语地提醒着他道。

    “府里大半的人都睡下了,你是想把府里的人都吵醒吗?”

    把宋老爹扶到榻上坐起,赵氏摸黑倒了一盏茶出来,递给了宋老爹,准备给他喝了压压惊。

    “老爷,儿子应该是没病的,该是笙儿那里出了问题!要不过些日子是随便想个借口,把笙儿请过来,再请几个精通妇科的大夫,给笙儿好好瞧瞧!”

    赵氏话罢,宋老爹刚喝进去的茶水,一下子都喷了出来。

    “你疯啦!彭城伯家是太子妃的母家,笙儿又是太子妃的侄女,你这样请了笙儿过来,又请了几个妇科大夫过来,不就是说明笙儿不能生育吗?”

    “就算笙儿能够生育,也会被别人认为不能生育,要偷偷请了大夫来治。”

    “若这件事一个不小心传了出去,笙儿和张家的脸面,只怕得被你丢得干干净净。”

    “那怎么办?既不是咱们儿子的问题,也不是笙儿的问题,该是谁的问题?”

    赵氏索性绕过了方才宋老爹的那个问题,准备无理取闹一番。

    “我可是着急抱孙子了,这两日徐国公夫人上门,同我说起了她有五个孙子,三个孙女,我可是羡慕得不行。”

    “两个闺女我就不指望了,如今我能指望的,就只有儿子了!偏偏儿子入赘了别家,就算有了孙子,也只能是外孙!”

    “你要是有本事,就给我找一个孙子回来,让我含饴弄孙,省得让我眼红别人儿孙成群,承欢膝下的。”

    看着宋老爹半晌不出气,赵氏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看都不看宋老爹一眼,就上榻睡觉去了。

    他哪里有本事去给找她孙子的?

    难不成叫他去偷去抢别人家的?

    来给她含饴弄孙,这能成吗?

    肯定是不成的呀!偷孩子抢孩子是要触犯王法的,且他还是朝廷命官,哪里有那个胆子?

    宋老爹在心里自问自答一番,凑近了赵氏,准备开始哄老婆战术。

    “既然你这么想抱孙子,要不我去慈济院领养个孩子回来?”

    “你带着那个孩子,也能打发打发时间?”

    “慈济院的孩子,有咱们宋家的血脉吗?”赵氏就问了这一句,当即就把宋老爹堵了回去。

    “既不是我宋家的血脉,这孩子,算是我孙子吗?”赵氏心中有气,眼不见为净,索性背对着宋老爹,装睡起来。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叫他上哪里去找孙子去?

    难不成叫他自己生?他倒是想,可也没有这个本事。

    在心中思虑了片刻,宋老爹搂紧了身旁的赵氏,凑近她的耳畔,耳语了阵。

    “要不咱们给锦儿找个上门姑爷吧?锦儿年纪也不小了,历练几年也要嫁人了!”

    “但这京师中的世家公子,谁人不知我家锦儿跟着别人私奔过?既然这些世家公子不肯娶锦儿,只要锦儿喜欢,找个普通人入赘就行。”

    赵氏“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给锦儿找个上门姑爷这件事,还需锦儿同意才行!”

    次日一早,宋锦刚一醒来,就闻见了满屋的葱油饼味。白荷伺候着宋锦洗漱了一番,换了新衣,芙蕖就把早饭端了进来。

    早饭里头,果真有几个炸得金黄酥脆的葱油饼。

    葱油的味道很是浓烈,外表看起来很是油腻,实际吃起来,却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油腻。

    “姑娘,这些个葱油饼,是隔壁新搬来的邻居叫人送过来的。奴婢听说,有人买下了咱们隔壁的宅子,昨日刚刚搬了进去,今日一早就喊人送了葱油饼过来,说是做得多了,请街坊邻居都尝尝!”

    芙蕖一边说着,一边给宋锦又盛了碗豆浆。

    竟然有人愿意搬来这极偏僻又破烂的梧桐巷?

    那人是有多想不开?

    梧桐巷比起其他巷子,是京师的老巷子了。

    外头的路,都是还没有铺就砖石的泥土路,一到下雨的时候,泥泞不堪,没人愿意在下雨的时候出门。

    不仅如此,出了梧桐巷,往前几条巷子,都是人烟稀少,去集市还得坐马车过去。

    “买下隔壁宅子的是什么人?你可曾见过了?”

    宋锦问了芙蕖一句,芙蕖摇了摇头,很明显不知道。

    这时,李婆子赫然出现在了屋外,很明显又是赵氏差她过来的。

    “姑娘,夫人说咱们新搬来的邻居上门来了,夫人叫姑娘去前厅一聚!”

    这么快就上门来拜访了?

    倒还是个识礼数的家伙!

    “李妈妈,到底是什么人买下了我们隔壁的宅子?”宋锦看着屋外的李婆子,又问了句。

    “回姑娘的话,是积英巷陈家的二公子!陈公子说很喜欢我们梧桐巷的风水,就叫人在隔壁买了宅子,昨日夜里已搬了进去。今日那些个葱油饼,就是陈二公子叫人送过来的!”

    “夫人在前厅里夸了几句陈二公子,说陈二公子小小年纪,如此能干!”

    宋锦面上有些呆滞,她做梦也想不到,买了她家隔壁的宅子,做她家邻居的人,竟然会是陈锦然那厮?

    还知道送几个葱油饼过来,讨好赵氏和宋老爹!

    陈二这厮,未免太机灵了些!

    陈二和她前些日子才退了婚事,这几日就搬到了她家隔壁来住,旁人会怎么看?怎么想?

    这不是给她制造麻烦,说她与那陈二,还藕断丝连着?

    去到前厅,宋锦果然见到了那张极其厌恶的脸,陈锦然正在屋里,和赵氏有说有笑地闲聊着。

    “宋伯母,其实侄儿该早些过来拜会才是!但侄儿毕竟刚才搬过来,新宅那边,还有许多事等着侄儿去处理。这才来晚了。还请宋伯母不要见怪才好!”

    不要见怪?

    她已经不舒服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