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93章 赴宴(一)

《宋锦》第93章 赴宴(一)

作者:连小君

    石熊仍旧跪在地上,不急不慢地回话道。

    “上次宋家姑娘入宫,给太子妃娘娘请安的时候,正巧遇到了英国公夫人,徐国公夫人,还有咱们家夫人二夫人。”

    “或许是英国公夫人对宋家姑娘一见如故,瞧着宋家姑娘生的不错,心中有了几分好感,这才单独邀了宋家姑娘去赴宴。”

    连墨轻轻咳嗽了几声,看了眼身后的石熊,就道。

    “听说这两日英国公夫人断断续续来叨扰了宋家几回,每回过来,都和宋夫人在屋里说半晌话,似是在讨论宋家姑娘的终身大事。”

    “我还听说了那英国公家的小公子张武,不仅骁勇善战,生的又是十分的英俊潇洒,是个万里挑一的儿郎。英国公夫人有意让自己儿子娶了宋家姑娘,可有这些事呀?”

    说到最后,连墨的语气,暗暗加重了几分。

    石熊心中生了胆怯,忙解释道。

    “这些事小的原先打算过两日再告诉公子的,没成想公子竟事先知道了。既然公子知道,小的也不再瞒公子。”

    “英国公夫人这两日之所以频频上门,叨扰宋家,的确是为了张武公子的婚事。张武公子和宋姑娘年纪相仿,英国公夫人对对宋姑娘格外看重,这才起了与宋家结亲之心。”

    那张武如何配得上她?

    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她只能也只会属于她。

    上辈子是他自己不珍惜,当这桩美好的姻缘摆在他面前时,他视若无睹,辜负了她,更害了她。

    如今重活这一遭,他一定要好好珍惜她,保护她,爱她。

    “英国公府上的帖子,弄到了没?既是英国公夫人的生辰宴,想必去的人家也多吧?”连墨说着,眸中泛起了几分冰冷。

    连墨眼神直愣愣地盯着地上的石熊,吓得他身子不由自主地颤了几颤。

    “公子,帖子已经弄到手了。咱们明日一早就可去了。”

    石熊说着,把怀中揣着的帖子,递给了身前的连墨。

    连墨把帖子握在手里,并没有翻看,回过头又望了身后的宋府一眼。

    一大早,赵氏就差了李婆子过来,督促着宋锦洗漱,穿衣,待打扮一番过后,由李婆子亲自送着宋锦上了马车。

    今日陪着她去英国公府上赴宴的,不单单有白荷,还有李婆子。

    赵氏对宋锦实在是放心不下,又怕白荷那个小丫头,受了宋锦的唆摆,跟着宋锦胡作非为,特地差了李婆子特意跟着宋锦过去,时时提醒着宋锦。

    若在英国公府上惹出什么个祸事,也有人帮衬着她处理。

    “我的儿,今日去英国公府上赴宴,切记莫要忘了规矩。虽说英国公夫人很是中意你,但毕竟去到别人家,该有的规矩,咱们还是要有!不要在宴上同旁人起了争执,丢了咱们家的脸面。”

    赵氏站在马车旁,朝着马车里头坐着的宋锦,絮絮叨叨又提醒了一道。

    从出门到上马车,赵氏已经提醒了她四五道,如今这是第六道。

    一道道重复的都是一模一样的话,去到别人家要有规矩,别瞎跑,别丢了宋家的脸面。

    纵然宋锦左耳进右耳出,赵氏重复了这五六遍,这些话也进了她的脑中。

    “娘亲,锦儿知道了!外头风大,仔细着身体!您快些回去吧!”宋锦撩开车帘,朝着车外站着的赵氏回道。

    赵氏点了点头,不再言语,亲眼瞧着宋锦坐上马车渐渐走远了。

    英国公府上在离梧桐巷不远的金水巷,那是座极大的宅子,是当今皇帝御赐下来的宅子。

    这座宅子原先是主人是前朝的大将军,后来前朝覆灭,这一间大宅子,也就被御赐给了战功赫赫的英国公。

    下了马车,只见府门前就站着几个伺候的丫鬟,给来赴宴的宾客们带路。

    白荷递上了帖子给府外查验宾客身份的管事。管事在宾客名册上找到了宋锦的名字,在名字下面画上一笔,表示今日宋锦过来赴宴了。

    “宋二姑娘,让春雪姑娘带着你去后院吧!我家夫人已在后院等着宋姑娘了。”

    蓄了两撇八字胡的管事捋了捋胡须,指了身后站着的一个丫头,让她给宋锦带路,带她去后院见英国公夫人。

    “宋姑娘请跟着奴婢过来!”

    春雪朝着宋锦福了一礼,面上带了分浅浅的笑意,就给宋锦引着路,带她进了英国公家的后院。

    英国公府上,的确很大。

    过了前院招待男宾的前院,穿过了弯弯曲曲的回廊,又绕过了抄手游走廊,过了垂花门,就到了招待女宾的后院。

    后院用太湖石垒起了一座不小的假山,假山上头还有一个供宾客喝茶取乐的凉亭,从假山中间开了洞,引了水源进来,从假山倒灌进了一旁的莲池中,潺潺的流水声,很是动听悦耳。

    现如今是盛夏,自从进了这后院,只感觉一阵阵的凉意,随着微风拂来,吹在了人的脸上,身上,只感觉浑身上下都凉爽无比。

    英国公夫人李氏身后跟着几个丫鬟,瞧见春雪引着宋锦入了后院,赶忙迎了过来。

    因着李氏今日是寿星,又是这场生辰宴的中心人物,所以李氏今日的穿戴,与往日比起来,华贵大方了许多。

    淡蓝色绣了忍冬纹的湘绣褙子,外头还罩了一件用光泽圆润的珍珠串成的珍珠衫,简单挽了一个圆髻,发上簪了几支象征着多子多福的碧玉葡萄簪,还有一对极其华美的蝴蝶烧蓝簪,一支点翠凤凰羽簪。

    那支点翠凤凰羽簪,宋锦还有几分印象,不正是那日在太子妃发间的发簪吗?

    怎么就到了英国公夫人发上?

    难不成是太子妃御赐下来的?

    宋锦没有多问,依着规矩给英国公夫人见了礼。

    又笑着和英国公夫人客套了一番,英国公夫人则是笑着挽起了她的手,表示亲昵。

    “宋二姑娘一番精心打扮过后,倒更是叫我刮目相看了!方才我老远就瞧见宋二姑娘走过来了,原先我还以为是天仙下凡,给我贺寿呢。没成想竟然是宋二姑娘!”

    “夫人缪赞了,今日来的这些个女眷中,哪个不比锦儿生的好看?也只有英国公夫人喜欢锦儿,夸锦儿几句罢了。”

    英国公夫人这么夸她,她可不敢妄自托大,毕竟今日在人家这里,她只是客,不是主人。

    “你这个孩,倒是谦虚起来了。不像以往的你了!”

    英国公夫人说着,挽着宋锦的手,就带着她往屋里走去。

    刚进屋,只见有丫鬟迎了上来,还两个穿戴与丫鬟不一样的姑娘,看她们的模样,该是英国公家的姑娘才是。

    瞧着英国公夫人进了屋,她们二人赶忙走了过来,正准备给英国公夫人行礼,瞧见英国公夫人身边挽着宋锦,其中一个长得瘦高瘦高,面容白皙的姑娘就开口问道。

    “母亲,这是哪家的姑娘?怎这样没规矩,闯到咱们家的内院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