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10章 好狗不挡道

《宋锦》第10章 好狗不挡道

作者:连小君

    不过能得了间宅子和几间铺子,也不算太差。

    若是到最后真的因为她身上这股子异味祛除不了了,她嫁不出去了,靠着那间宅子和那些个铺子,也是足够她养老了。

    但如今距离她嫁娶的年纪,怎么着也还有个两三年。

    宋家夫妇这么着急为她打算做什么?

    难不成是担心原主那样一个涉世未深的小白菜,若出了宋府,只怕会遭了旁人的欺负,所以为她早做准备,已经替原主把她的下半辈子过的日子都给规划好了。

    见宋锦不说话,凝神瞧着铜镜里头的自己出神,白荷轻轻拍了拍宋锦的肩头,把宋锦从方才的脑海中,一下子拉了回来。

    “姑娘,老爷和夫人这么做,也是为着姑娘好。如今咱们府上没有男丁,仅有的男丁大公子已经入赘了别家,大姑娘又久居宫中,长年累月地见不着人。”

    “老爷和夫人原本想指着姑娘过活余生,但姑娘连自己都照顾不了,如何去照顾老爷夫人?”

    “老爷把四平街的宅子铺子给了姑娘,也是在为姑娘的将来做打算呀!”

    宋锦看着铜镜里,白荷就像是个积年的老嬷嬷一样,在絮絮叨叨地告诉着她宋老爹这么做的目的。

    若是换作原主,或许会不解宋老爹这么做的目的,但她如今并非原主,而是从现代社会穿越来的宋锦,又怎么会不明白父母之爱子,必为着计深远这个道理呢?

    宋锦明白这个道理,所以白荷说话的时候,宋锦并未与她多做分辩。

    在宋锦睡下之前,宋老爹和着赵氏提着一对灯笼,站在宋锦的屋外,并未进来,就站在宋锦半开的窗户前,朝着屋里的宋锦远远地看了一眼。

    宋锦卧在榻上,瞧见窗边有两团明亮的火光,就知道宋家夫妇此刻就站在屋外,瞧着她。

    片刻后,两团明亮的火光渐渐消失,廊下又恢复了先前的漆黑。

    因着宋锦身上那股子异味,所以宋锦屋里,没有留下来守夜的丫鬟仆妇。

    就连白荷,都是住在宋锦小院隔壁的耳房里,只有听到宋锦屋里传来响动,才会起身过来。

    宋锦睡在榻上,睡到半夜的时候,院外莲池的蛙鸣不断,叫声响彻夜空。古代的院子又不隔音,宋锦爬起来喝了几口水后,伴着那蛙鸣声就渐渐睡下了。

    难得睡了一个好觉,宋锦起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姑娘,老爷说了。若是姑娘醒来,用过午饭后,若是闲着无事,就去看看四平街上的那几间铺子。马车已经备好了,夫人身边伺候的孙妈妈一会就带姑娘过去。”

    白荷帮着宋锦梳着发髻,就把宋老爹吩咐她的事情,一齐交代了宋锦。

    昨日夜里,白荷就和宋锦说了,宋老爹准备把四平街的那间宅子和几间铺子留给宋锦养老。

    没成想一大早宋老爹又交代了白荷,带着宋锦过去四品街,去熟悉熟悉那几间铺子的人事。

    宋老爹还真是雷厉风行,一点都不拖泥带水,这样的宋老爹,宋锦在心中,不由得又对他生了几分好感。

    宋锦的午饭摆在了宋锦的房里,午饭很简单。

    金华火腿配着竹笋,熬了一盅汤,再者就是一道酱香鸭,一道香酥鸡,一道清炒油麦,一道清炒韭芽。

    宋锦喝了几口汤,只觉得那道金华火腿熬出来的笋汤,实在是太咸了,她没想到,这古人的口味也如此之重。

    一顿饭吃下来,咸得宋锦不顾形象,一口气喝了三盅茶水,最后靠在身后的太师椅上,重重地打了三个饱嗝,这顿饭才算彻底解决。

    待宋锦饭毕,白荷递了一块丝绢给宋锦擦嘴,她招呼了灶上伺候的几个婆子,把桌上宋锦未用完的饭菜给撤了下去。

    “可喊人备好马车了?咱们这就去四平街的铺子看看吧?”宋锦说着,眼神之中已经充满了期待。

    自从她穿越到了大明,这一个月来,不是待在自己这座小院里,就是躺在自己榻上,她最远的距离还是那日随着那个婆子,到了大门口。

    她心中早已经烦闷异常了,虽说原主的名声不大好,但是只要她出门的时候,稍稍打扮,用帷帽遮住了脸,旁人也是瞧不出她来的。

    不过她身上的那股子异味,的确要用香粉好好遮掩一下,否则叫旁人嗅了出来,就知道她是三个月前和连家二公子私奔的宋家二姑娘了。

    “姑娘,马车已经备好了,姑娘此刻就要出发吗?”白荷说话的时候,细细打量了一番宋锦的打扮。

    自家姑娘的面上系上了烟水罗的面纱,外头带了一个遮住了脸的帷帽,身上的那股异味虽被香粉暂时压了下去,但只要细细一闻,还是可以嗅出来的。

    不过既然是老爷交到下来的事情,要她带着姑娘去四平街的铺子看看,她也只能照办。

    在出门前,白荷特地把自己房里摆着的那瓶薄荷香油带了下来,在自己鼻下抹了几抹。

    坐在马车上,宋锦向白荷打听了四平街那几间铺子是做什么的。

    赵氏陪嫁过来的铺子,大大小小有七八间,四平街那几间铺子,便是赵氏陪嫁过来的铺子中最大的几间。一间是绸缎庄,一间是成衣店,再一间就是绣坊,专门为世家大族缝制衣物的铺子,最后一间则是纺织白绢的铺子。

    经白荷口中得知,这几间铺子中,最赚钱的就是那间绣坊,听说那间绣坊里头,赵氏特地聘请了从宫里退下来的老绣娘,专门教绣娘绣双面绣。

    本朝的太子妃张氏,就是一个极其热爱仿真绣绣品的人。

    听说那些个仿真绣绣出来的猫儿狗儿,在太子妃家就装了几个大箱子。

    夜里无人的时候,太子妃就会把那些个绣品拿出来,抚摸欣赏半天。

    不仅如此,民间还有人传闻,太子妃家中佛堂供奉的那幅观世音菩萨的绣像,就是喊了几个积年绣仿真绣的老绣娘绣出来的,菩萨法相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瞧见的人无不顶礼参拜。

    听着白荷天花乱坠地吹了一通,宋锦也想见识见识,那个太子妃家中的那幅观世音菩萨的绣像,到底长什么模样?

    竟然能让看见的人,无不顶礼参拜?

    突然间,宋锦所坐的马车像是轧到了石子一样,‘咯噔’颤动了一下,随后马车也停止了行驶。

    车夫下了马车,说是前面有人挡在了路中间,不许她们家的马车经过。

    宋锦下了马车,掀开了帷帽,宋锦看到了一位……故人!

    还真的是故人,昨个才见面,今个儿又遇到的陈家二公子,陈锦然。

    只见陈锦然骑着一匹齐人高的小白马,挡在了路中间,不许他们家的马车经过。

    陈锦然面上带着笑容,没低头看宋锦,而是把手中的折扇打开,遮住了自己的半面脸,似乎是在学着马下的宋锦,用面纱遮住了半面脸。

    宋锦在心底里一句暗骂了几声mmp,但面上还是保持着这那从容的微笑,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她就是一颗涉世未深的小白菜。

    不过既然是陈锦然挡住了她家的马车,她自然也不会对他好声好气,直接就道。

    “陈家二公子,俗话说的好,好狗不挡道!陈家公子拦住了我家的马车,意欲何为呀?”

    陈锦然的目光冰冷,听宋锦这样说,不由得低下头细细瞧了她一眼。

    “我还以为是谁家的狗呢?没成想竟然是宋家二姑娘,失敬失敬!倒是本公子眼拙了,请宋家二姑娘见怪不怪!”

    呵呵→_→

    宋锦在心底里送了他两个字。

    眼前这位可是陈太师家的贵公子,是她惹不起的人物。她还要急着去她的铺子看看呢,哪里有闲工夫陪着他在这里折腾?

    “陈公子若是闲着无事,可去城外的普济寺走走,今日晨起的时候,就听见外头议论纷纷,说是普济寺几十年不开花的荷花,终于在今年的夏日盛放了。

    已经有很多人赶出城去凑热闹了,陈家二公子不去看看吗?”

    宋锦下了马车,坐在马车里的白荷也下了马车,在宋锦身后紧紧地跟着。

    车夫则是下了车,牵着马慢慢悠悠地跟着前头的宋锦走了起来。

    “不去!去普济寺凑热闹的,都是些平头老百姓,我一个翩翩贵公子,去和人家凑什么热闹!不去!”

    陈锦然在话里一共说了两遍“不去”,像是有意说给宋锦听的一样。

    宋锦在心里又送了陈锦然两个字,呵呵!

    你不去就不去,来她这里说什么?

    难不成是专程来说给她听的?

    貌似她宋锦和你陈家二公子,也不是很相熟?

    宋锦的面上仍带着淡淡的微笑。

    “陈家二公子,你不去普济寺凑热闹,来挡我的路做什么?”

    陈锦然白了她一眼,口不择言就说道。

    “你哪只眼睛瞧见本公子挡你的路了?本公子也是要往着四平街去的,我爹在四平街替我买了几间铺子,我闲来无事,过去瞅瞅,敢问是碍着宋家二姑娘了?”

    陈锦然话落,瞧着宋锦面上有变,赶紧又来了一句。

    “若是锦然有哪里碍着宋家二姑娘的地方,还请宋二姑娘给锦然指明,锦然就当给宋家二姑娘赔礼道歉了。”

    陈锦然既唱白脸,又唱了红脸,宋锦心中虽然有气,但他自己都赔礼道歉了,若是自己再咬着不放,到最后,就该成了自己的不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