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94章 赴宴(二)

《宋锦》第94章 赴宴(二)

作者:连小君

    听说英国公夫人只生了一个姑娘,是英国公府的大姑娘张芳月,嫁去了金陵。

    那么屋里这两个姑娘,该不是英国公夫人所出,应该是英国公的小妾或是侧室所出。

    她猜得果真不错,她们二人,的确不是英国公夫人亲生的。

    瞧着她们二人迎过来,英国公夫人的面上,带上了几分冰冷,眸光中透着一股厌恶,不过一般人很难看。

    这股厌恶,英国公夫人隐藏得实在是太深了。

    “她是梧桐巷宋家的二姑娘,今日入府为我贺寿的宾客,我与她投缘,带着她进来坐一坐,有何不可吗?”说着,英国公夫人抬眼瞧了她们二人一眼。

    “没有,母亲!都是女儿的错,是女儿多嘴了。”那面容白皙的姑娘赶忙认错道。

    英国公夫人却像是没看见一眼,环视了屋里一圈,似乎没有找到她所要找到那个人,又开口问道。

    “钱姨娘没过来吗?叫你们两个小丫头过来做什么?今日是我的生辰宴,我一个人忙里忙外地,她倒是好,躲在自己院里享福。她这姨娘做的倒是比我这当家主母还要省心些”

    此话一出,那两个姑娘,同时跪了下来,正准备为英国公夫人口中的那位钱姨娘求情。

    “母亲,不是这样的!姨娘病了,阿爹叫姨娘在屋里歇息,不是故意闭门不出,不来给母亲帮衬的。”

    先前那瘦高瘦高,面容白皙的姑娘开了口,眼中已含了几分泪水,渐渐溢了出来。

    “母亲,芳菲姐姐说的是,姨娘病了,起不来床来帮母亲张罗这场生辰宴,还望母亲谅解!”

    方才不做声的那位面上带了几分蜡黄的姑娘,赶忙附和了几句。

    见英国公夫人不出声,她们二人只好齐齐望向了宋锦,似是想要宋锦帮她们求求情!

    来之前,为了避免出错,她可是做足了功课。

    英国公张辅,不仅娶了英国公夫人李氏一人,还纳了两房娇妾。

    一房娇妾叫孙姨娘,一房娇妾叫钱姨娘。

    原先这位孙姨娘,是在英国公夫人屋里伺候的丫鬟,后来英国公夫人有孕的时候,就让英国公纳了自己的丫鬟为妾。

    不过这位孙姨娘,不知是出了什么原因,抬做姨娘之后,没几年就病死了。

    病死前生下了一姑娘,被接到了英国公夫人身边。

    还有一房娇妾钱姨娘,入门不过两年,就给英国公先后生了两个姑娘,也就是英国公家的三姑娘芳菲,四姑娘芳雪。

    不过这位钱姨娘,承宠的时间,也不过几年。

    后来英国公随着陛下几次出征,回来之后,也就把她抛到了一边。

    方才听那面色带了几分蜡黄的姑娘叫了那面容白皙的姑娘做芳菲,她大致就猜出来了,眼前这两位姑娘,都是那位钱姨娘所出的。

    这些个高门大户里头,阴私事可是少不了的。

    听她们二人说那钱姨娘病了,也不知是真病还是假病,不过见她二人面上带着些紧张,应该是病得有些严重了。

    宋锦望了她们二人一眼,还是为了她们开了口,求了情。“夫人,您还是让两位姑娘快快起来吧!今日是你的生辰,别为了这样的小事,耽误了你的心情!”

    为了不得罪英国公夫人,她只能帮着那两个姑娘,说这样几句话了。

    至于有没有用,她就不得而知了。

    听着宋锦为了她们二人说了几句,英国公夫人原先是要发作出来,顺势惩处了她们二人,就改了主意,松了口。

    “既然是宋二姑娘开口为你们二人求情,我也就不惩处你们二人了。”

    “既然你们二人都说钱姨娘病了,待会我让婆子请了大夫过府,给钱姨娘好好瞧瞧!到底钱姨娘是病的有多严重了,竟连床榻也起不来了。”

    英国公夫人叮嘱完,随手招来个丫鬟,让丫鬟给宋锦带着路,带着她下去休息了。

    “姑娘,请随奴婢过来!”

    宋锦愣了愣神,跟在那丫鬟身后,出了屋子,来到了后院的厢房之中。

    看方才英国公夫人对那两个姑娘的模样,英国公夫人似乎是不喜她们二人。

    毕竟不是自己亲生,不喜欢也是常理,若喜欢就是反常了。

    英国公家的这些个私事,她还是不掺和进去得好。

    引路的丫鬟走在前面,宋锦忍不住心里的好奇,还是开口问了句。

    “国公夫人好像不大喜欢方才那二位姑娘?”

    丫鬟见英国公夫人对宋锦似乎很看重的模样,又让她带着宋锦去客房休息,以为宋锦是英国公夫人的贵客,也不隐瞒,就回道。

    “宋姑娘大概不知道吧?方才那二位姑娘,是我家三姑娘,四姑娘,那二位姑娘不是我家夫人所出,是妾室钱姨娘所出。”

    “我家夫人瞧着二位姑娘年纪越发大了,想要做主了她们二人的婚事,结果钱姨娘不肯,闹到了我家老爷那里。我家老爷怒斥了夫人几句,夫人就把这些火气,全部宣泄到了二位姑娘身上。”

    竟是这样?

    按理来说,英国公夫人做为当家主母,庶子女的婚事,本该是她做主才是。

    如今她不过想要做主,竟闹到了当家老爷面前,还遭训斥了几句。

    看来那位素未谋面的钱姨娘,在这背后,一定使了大力气。

    否则一个妾室姨娘,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和当家夫人叫板?

    宋锦并没有深究下去,毕竟这些个高门大户的阴私事,她还是少打听为妙。

    丫鬟见宋锦不语,也就没有接着说下去,只是道。

    “这背后的事情,可不是我们看起来得那样简单。姑娘还是少问几句是好。”

    小丫鬟善意地提醒了宋锦几句,宋锦自然晓得。

    把宋锦带到后院的厢房休息后,小丫鬟就回去给英国公夫人复命了。

    白荷细细地打量了一番,见屋外没了巡视的丫头婆子,才敢对着宋锦说道。

    “方才姑娘胆子真是大,竟帮着那两位姑娘求情。要不是英国公夫人看重姑娘,对姑娘青睐有加,只怕英国公夫人早就发作出来了。”

    宋锦所在的厢房,旁边便是那莲池。

    推开窗,只见湖面上波光粼粼,落日余晖映照在波浪不断的湖面上,折射到了厢房的墙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