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95章 赴宴(三)

《宋锦》第95章 赴宴(三)

作者:连小君

    听着白荷那些个闲话,宋锦并未多想。

    她的本意也不是为了帮那英国公府的两位姑娘脱困,只是看她们朝着自己这边瞧了过来,是想要她开口,帮她们说几句。

    既然她已帮她们二人说了几句,这些事她还是不涉足进去了。

    毕竟这些个高门大户里头的阴私事,可比她想象中还要多。

    宋锦倚在窗边,细细打量着窗外的那一池开得极好的荷花。

    突然间,听见了‘扑通’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落了水一样,随后便是一阵刺耳的惊呼声。

    “快来人呀!快来人呀!有人落水了!有人落水了!”

    宋锦叹了一口气,瞧了一眼莲池的岸边,人们此刻已被惊呼声吸引过去,黑压压一群人围在了岸边。

    宋锦想要推门出去瞧瞧,却被李婆子和白荷二人挡在了身前,李婆子先开了口。

    “姑娘,来之前夫人已经三番四次叮嘱过姑娘,说不许姑娘在国公府到处走动,多管闲事,避免节外生枝。”

    “姑娘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屋里,老奴让白荷去瞧瞧,回来再说给姑娘听吧!”

    白荷点了点头,赶忙附和了句。

    “姑娘,就让奴婢去瞧瞧吧!您就老老实实待在屋里,哪里也不许去!”

    宋锦正要说话,只听见从莲池旁的人群中,传来了一阵阵议论。

    “你可听说了吗?这次跌落水里的,是英国公府的三姑娘,听旁人说,是叫人推下去的!”

    一青衣女子从团扇掩了面,拉着身旁的粉衣女子,开始分享起自己知道的信息。

    “啊!不会吧?芳菲姑娘真的是叫人推下去的?”

    “可方才在芳菲姑娘身边,可是承恩伯夫人。那可是英国公府的大姑娘,今日带着儿子回来娘家探亲的。”

    粉衣女子面上满满地不相信,青衣女子听她这么说,也表现得不大相信。

    她们二人又凑上前去,去听听别人分享出来的信息。

    宋锦所在的厢房,周边都叫莲池环绕起来。

    离那跌落入水的地方,不过五六丈远,隔得不算太远。

    但被吃瓜好事的群众挤了过去,她一时也看不清到底是发生了何事。

    不过听方才吃瓜群众里头的那青衣女子说,那跌落入水的,是英国公府的三姑娘,芳菲?

    方才在英国公府的待客厅的时候,她不是才瞧见那个芳菲吗?

    这么快就跌落入水了?

    还是在自家后院的莲池中入水?

    她既是英国公府的姑娘,对这后院的一应陈设,都该清清楚楚才是,不至于失足落水。

    若换了今日入府来给英国公夫人贺寿的宾客入水,她心中不会起疑。毕竟人家是客人,第一次过来,一时好奇不小心跌落入水,也在情理之中。

    但英国公府自家人跌落入水,就不大让人想得通了?

    有两种可能,其一便是自己故意落水,其二便是那粉衣女子所说,被人推下水。

    但方才那粉衣女子说,推她入水的,是英国公府的大姑娘,刚回府探亲的承恩伯夫人,这其中就藏着些猫腻了。

    还没等宋锦出去,英国公夫人就差了丫鬟过来请她。

    请宋锦过去的丫鬟是英国公夫人贴身伺候的丫鬟,名字叫做雪雁。

    方才听给她引路的丫鬟如雪说,这个雪雁,在英国公府上,可是个称得上二主子的人。

    什么是二主子呢?

    英国公夫人是当家主母,是大主子,雪雁在英国公夫人身边伺候,向府里众人传达英国公夫人的意思,耀武扬威,自然也就成了二主子。

    雪雁姓秦,国公府的人又叫她秦姑姑。

    “姑娘,夫人差我来请姑娘过去!”

    “说是莲池这边出了些事情,有贼人不小心闯入府里,推了三姑娘,把三姑娘推入水中,如今贼人正往着这边逃窜呢。”

    因知道宋锦是英国公夫人的贵客,雪雁的语气,很是客气。

    是贼人推了三姑娘入水?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贼人没有帖子,是如何混进宾客之中,来对三姑娘行凶的?还有就是,既然说是贼人推的,为何那贼人,找准的是三姑娘?

    如此细想下来,雪雁口中的那个贼人,或许不存在吧?

    该是英国公府上为了堵住府里宾客的悠悠众口,特地编出来的吧?

    叫雪雁带着丫鬟婆子过来搜查,也不过是欲盖弥彰。

    宋锦虽猜出了英国公夫人的意思,却也没敢戳破,雪雁在前头带路,她就来了落水的莲池这边。

    莲池这边果真围了好多人,看她们一个个把头往人堆里伸过去的模样,就知道她们是来吃瓜的。

    那湖边,只见一楚楚动人的妙龄姑娘,发髻散乱,衣裳鞋子皆被打湿,靠在岸边的一颗柳树之下,有一阵没一阵地呜咽着。

    见她面色苍白,紧紧地靠在丫鬟怀里,就知道她方才落水的时候,一定呛了许多水进去。也不知道清出来了没有?

    宋锦看了那姑娘一眼,的确是方才在待客厅中见过一面的英国公家三姑娘,芳菲。

    “是什么人下去救人的?”宋锦不由自主地开了口,问了身边方才的那青衣女子。

    女子细细打量了宋锦一番,虽说有些面生,但别人既然主动开口向她问起,她很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的信息。

    “姑娘不知道吧?下水救人的是吏部尚书家的三公子怀平。怀三公子生的一表人才,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又是陛下新点的这一科的探花郎,就这样被英国公府上上这个庶女给霸占了。”

    “霸占了,姑娘这是何意?”宋锦又开口问了她。

    随后目光越过前面围观的人群,又看了拿靠在柳树之下的英国公家三姑娘芳菲,见她身边,的确有一个面容不错的公子,蹲在她身边,目光温和地看着她。

    这样的目光,分明充满了爱意。

    “姑娘不知道吧?怀三公子一表人才,可是京中很多待字闺中姑娘梦里的如意郎君。”

    “怀三公子不仅生的好,更写的一手极好的话本子,京里有许多世家大族的姑娘,都是怀三公子的书迷呢。包括我和身边这位太常寺卿家的章姑娘。”

    青衣女子说着,拉过身边粉衣女子的说,给宋锦介绍了一番。

    还真是有意思!

    不过她瞧着那怀三公子对那英国公府三姑娘的关切之情,可是真的。

    这一场落水,说不定是一早就安排好的。

    宋锦抬起头,只见英国公夫人身边拉着一位年纪尚浅,容貌生的不错的贵妇人的手,朝着她走了过来。

    “宋二姑娘怎么过来了?我不是叫雪雁送着你去厢房休息吗?”

    英国公夫人面上带了满满的笑意,话罢就开始给宋锦介绍起身边的年轻贵妇人。

    “宋二姑娘不知道吧?这位便是我家长女,如今嫁到了金陵的承恩伯夫人!”

    “承恩伯夫人好!”宋锦照着规矩,还是给她行了礼。只见她点了点头,表示接受,就道。

    “你就是宋尚仪家的二姑娘吧?早就听说宋尚仪家的二姑娘,是个不可多得的才女,又会刺绣,又会织布的。”

    “我倒是个笨手笨脚地,母亲叫我多学些,好给孩子们做衣裳,如今我回京待上有些日子,正准备上门向宋二姑娘讨教讨教呢。”

    宋锦知道这些是客套话,所以也就没有多加理会。

    “承恩伯夫人过谦了!早就听夫人在书房上颇有造诣,有二王的风范,我该向你多学学才是。”

    别人夸了自己几句,她也应该夸回去。

    这样才算不失礼数?

    好在她过来之前,听赵氏说起过这位英国公府的大姑娘,书法上颇有二王的风范,她拍马屁的时候,也不至于拍在了马屁股上。

    这时,靠在柳树之下的英国公府的三姑娘,不知何时醒了过来,咳嗽了一阵,咳出许多水,指着英国公夫人身边的承恩伯夫人,就道。

    “大姐姐,好端端的,你方才为何要推我入水?”

    她此话一出,身边围观看热闹的吃瓜群众,纷纷把目光投在了此刻正站在英国公夫人身边的承恩伯夫人身上。承恩伯夫人面上一红,马上辩解道。

    “芳菲,你清楚你自己这是在说什么吗?我什么时候推你入水了?你可有什么证据?”

    “证据?”英国公的三姑娘突然冷笑了一声,紧接着又道。

    “早知道大姐姐会狡辩,方才大姐姐推我入水的时候,我扯掉了大姐姐手上戴着的那串珍珠手链。依稀记得,这串珍珠手链还是母亲给大姐姐的陪嫁,想来大姐姐该是识得的。”

    说着话,她就从怀里掏出了那一串沾了水草的珍珠手链。

    看那珍珠的成色,圆润饱满,是上品之中的上品。

    看见了那串珍珠手链,承恩伯夫人在自己身上翻找了一番,果然不见自己随身带着的那串珍珠手链,正要出声再言的时候,只见英国公夫人面上一沉,阴着脸替她回道。

    “芳菲,这串珍珠手链,不是你大姐姐所有。你大姐姐的那串珍珠手链,此刻正在我手里。”

    英国公夫人话罢,打开了身后丫鬟捧着的匣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串和英国公三姑娘手上那串珍珠手链一模一样的珍珠手链。

    “这怎么会?这串手链,分明就是我从大姐姐身上扯下来的!”

    芳菲面色大变,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同模同样的珍珠手链。

    看了眼身旁正蹲着的怀三公子,抓着他的手就道。

    “若是诸位不相信,怀三公子可以帮我作证!”

    宋锦看了眼那怀三公子,见他从始至终都用着极其温和的目光瞧着芳菲,眼神之中,充满了爱意。

    她就知道,这英国公府的三姑娘和那怀三公子,之间必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