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97章 赴宴(五)

《宋锦》第97章 赴宴(五)

作者:连小君

    陈锦然也跟着出了柳林,紧紧跟在宋锦身后。

    “宋二姑娘,你和那英国公府的三姑娘,可大不相同。她这点小心机,不过是用来自保罢了。而宋二姑娘耍的,该不叫心机,该叫聪明才智。”

    “不然宋二姑娘又怎么会看出此事皆系那英国公府的三姑娘一人所为?你说我说得可对?”

    陈锦然这是在溜须拍马吗?

    变着法地夸自己聪明?

    的确,从她听见有丫鬟说,那英国公府的三姑娘是失足落水的,她就有些不大相信。

    而后在听旁人说,是承恩伯夫人推她落水的,她心中便生起了疑惑。

    承恩伯夫人无缘无故,为何会推她入水?

    且那个时候莲池旁那么多人瞧着,若承恩伯夫人真的想推她入水,也不该选在这个时候才是。

    这不是给别人落下把柄吗?

    这样愚蠢的事情,想来别说是承恩伯夫人做不出来了,便是把此事的道理说给一三岁孩童听,那孩子都觉得这么做太过愚蠢。

    “当时那英国公府三姑娘落水的时候,怎么不见陈二公子出来英雄救美?陈二公子不是对英雄救美这种事,游刃有余吗?”宋锦突然开了口,回过头瞧了一眼身后的陈锦然。

    陈锦然笑了笑,随后不冷不淡地回道。

    “宋二姑娘又怎么知道,我对这英雄救美的事情游刃有余呢?”

    “且不说那英国公府的三姑娘算不得美,便是她算得上一个美人,我也不会冒险下去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我和那英国公府的三姑娘素无交情,何必犯险下水去救她?”

    陈锦然说着,不知从拿翻出一把折扇出来,打开折扇,扇了几扇,又笑着说道。

    “若是宋二姑娘落水,我倒是可以为宋二姑娘,去一下这个冒险!”

    “可惜我会水,就这么浅的池子,只怕还淹不死我!就不劳烦陈二公子了。”宋锦说罢,不再理身后的陈锦然,正好英国公夫人又差了雪雁过来请她,她带着白荷,李婆子二人,又去了方才那待客厅。

    厅中,英国公夫人坐在屋里的罗汉榻上,承恩伯夫人则是坐在英国公夫人的身旁,似是在和英国公夫人说着什么。

    瞧着雪雁带着宋锦走了进来,英国公夫人赶忙叫人搬了绣凳过来,让宋锦坐在了绣凳上。

    “不知国公夫人请我过来做什么?瞧着天色渐晚,锦儿急着回去,就不便留下来继续叨扰国公夫人了。”

    宋锦先开了口,问了英国公夫人请她过来的由头。

    在来赴宴之前,赵氏对她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不要干涉英国公府内的家事。

    高门大户里头的这些个阴私事,远没有她瞧上去得那样简单。

    宋锦不想继续在英国公府上待下去,打算先走一步,正好回去的时候,还可以去四平街转一圈。

    “宋二姑娘,你才来,怎么就想着走了?晚饭还没有开席,宋二姑娘还是吃了晚饭再走吧!”

    “待会宋二姑娘回去的时候,我再让人送着宋二姑娘回去!”英国公夫人说着,朝着身边伺候的雪雁使了个眼色。

    雪雁马上明白了英国公夫人的意思,带着几个丫鬟就退了下去。

    听英国公夫人话里头的意思,是不想她回去得那样早。

    宋锦正要说话,只听见屋外侍候的丫鬟急匆匆进来禀报,说是钱姨娘带着英国公府的三姑娘,四姑娘过来了。

    只见英国公夫人微微点了点头,传话的丫鬟马上退了出去,把人带来进来。

    “夫人,妾身是过来给承恩伯夫人赔礼道歉的!都是芳菲的不是,明明是芳菲自己失足跌入水中,非说是承恩伯夫人推的。承恩伯夫人和芳菲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向来姐妹情深,想来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钱姨娘看上去比英国公夫人要年轻几岁,容貌生的也比英国公夫人要好些,说话温声细语地,带着江南女子的口音。

    体态轻盈,没见半点富态。

    言谈举止也很是得体,恭恭敬敬地,叫人挑不出一点错处来。

    不过英国公夫人瞧了一眼那钱姨娘,眸中就生起了一股子厌恶来,捧起身旁的茶盏,久久不语。

    英国公夫人没叫钱姨娘起来,钱姨娘只能一直跪在地上。

    半晌过后,钱姨娘白皙的面容上,终于渗出了一丝细汗来,英国公夫人才叫丫鬟搬来凳椅,伺候着她坐在凳椅上头。

    “这就是你管教出来的好姑娘!原先老爷还夸过芳菲是个识大体,懂礼数的姑娘,我如今瞧着,倒是个心机深沉的姑娘。”

    钱姨娘没说话,而是一直低着头,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跟在她身后进来的英国公府的三姑娘,四姑娘,则是跪倒在地,准备请求英国公夫人的原谅。

    “夫人,都是芳菲一个人的错!不关姨娘的事!是芳菲自己十足落了水,意图栽赃陷害在大姐姐身上的!您要打要罚,芳菲都认下,只求您不要责罚姨娘!”

    说着,芳菲就开始给英国公夫人磕起头来。

    直到碰得额上破了皮,出了血,染红了地上铺就的波斯地摊,英国公夫人才叫雪雁喊了丫鬟制止住了芳菲的动作。

    “你说这些事不关你娘的事?怎么我瞧着,这件事倒是你娘唆摆出来的?”

    “你方才说是自己失足落水,可在失足落水之前,为何要找了你大姐姐,要她随身带着的珍珠手链,这不是故意栽赃陷害你大姐姐,毁了她的清白,还能是什么?”

    “还有便是,我已经给你许了桐城方家的二公子,不日就要举行定婚,如今怀家的三公子救你上来,你和他有了肌肤之亲,你和方家的这门婚事,该怎么处置?”

    英国公夫人的言语冷淡,但却重重砸在了面前的钱姨娘母女三人身上。

    的确,这件事就像英国公夫人所说的一样。应该是那芳菲姑娘一早就计划好的了!

    是个一箭双雕的计划,既能把推人入水这样歹毒之事栽赃陷害到承恩伯夫人身上,又能让怀三公子下水救人,二人有了肌肤之亲。

    纵然芳菲原先和桐城方家定了婚,但出了这样的事,只怕方家也不会娶了这样的女人回去。就只能把芳菲嫁去怀家!

    “夫人既说了这么多,妾身敢问夫人一句,夫人可有证据?证明这些事便是芳菲所为?”

    “若夫人没有证据,切莫空口白牙地胡乱诬陷人!”钱姨娘的面上逐渐平静下来,抬眸瞧了眼前的英国公夫人一眼。

    看着钱姨娘如此平静的面色,宋锦倒是有些小看了她,瞧她的模样,是一早就知此事。

    她明知道英国公夫人拿不出证据来,证明这一切都是芳菲所为,所以才敢如此堂而皇之地找英国公夫人要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