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99那个赵老板

《宋锦》第99那个赵老板

作者:连小君

    “你便是国公夫人口中的张小公子吧!听说张小公子自幼随着国公征战沙场,自小就是在军营长大的,不仅骁勇善战,且还智力过人,几次大破瓦剌和鞑靼的围攻,是个万里挑一的少年才俊。”

    宋锦说着,仔细地打量了一番此刻正骑于马上的张武。

    只见他望着自己,面上有几分泛红,像是害羞了。

    张武头也不敢抬,他第一次见生的如此貌美的姑娘,就像天上的仙女一样。

    生怕自己多看几眼,那仙女就要飞走了。

    看着张武骑在马上,低着头经久不语,宋锦又开了口。

    “张小公子可有什么事?若没有旁的事,我就让车夫启程了!我还要去一趟四平街,就不和张小公子在这里闲话了!”

    “别!宋姑娘别赶我走!阿娘特地嘱咐了我,让我送着宋姑娘回府!”

    “既是我应下阿娘的事,就请宋姑娘让我送着你回府吧!”张武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宋锦,断断续续地说道。

    英国公夫人让张武来送自己回府,无非是想让他和自己多多接触接触,多说几句话,以此来增进他与自己之间的关系。

    如此看来英国公夫人是铁了心,想要她嫁到她们英国公府去了。

    只是她不喜欢,无论什么人逼着她,都是不成的。

    “既然是张小公子答应国公夫人之事,那我也不推辞了,就请张小公子陪着我去一趟四平街,我请张小公子吃顿便饭吧!”宋锦说着,在心里算了一下,她出英国公府的时候,府里的丫鬟婆子正在准备晚饭。

    如今张小公子得了英国公夫人的吩咐,前来护送她回去,显然还没有用过晚饭。

    既然她要去四平街的绸缎庄看一眼,就顺便在四平街的饭堂酒楼里头把晚饭解决了吧!

    到了四平街,宋锦先去了绸缎庄。

    来之前,宋锦已经差人提前过来报了信,李管事也知道宋锦要过来,一早就在店铺外头侯着了。

    瞧着宋锦下了马车,身后跟着一个有些面生的小公子,李管事迎了过去,开口问了句。

    “姑娘,敢问这位公子是何人呀?”

    张武像个第一次出门的孩子一样,这边看看,那边看看的,瞧见街边有卖糖人的小摊,一口气买了四五个糖人,把一个蝴蝶造型模样的糖人,递给了宋锦。

    “给,宋姑娘好好尝尝!这是我出门必吃的东西之一!我自幼便是在战场上长大的,大了之后,阿爹叫人把我送回京。”

    “回京之后,阿娘整日把我拘在屋里读书,我读得累了,就翻墙头出来,第一眼就看见了这个糖人,就喜欢吃这个玩样了。”

    张武说罢,把口中含着的糖人几下嚼碎,快速吞了下去,又准备吃第二个糖人了。

    宋锦看着他一副孩子模样,吃的入了迷,面上笑了笑,就给李管事介绍道。

    “李管事,这位公子是英国公府的小公子,我刚从英国公府出来,英国公夫人就托了他护送我回府的。”

    李管事听着宋锦这么说,不由得多看了那张武几眼。

    不过看着他像个孩子一样地吃着糖,也就没有多言。

    带着宋锦去了后院织工绣娘缝制礼服的小院,李管事拿来了一件已经快要完工的礼服,

    “姑娘,这些日子小人已经吩咐这些个绣娘加快进度了,不过加快了进度,这针脚缝得就不密,若是穿久了,只怕会有脱线的风险。”

    “不过好在这几件礼服是太孙嫔和太孙妃册封礼上穿的,只穿半日,倒也无妨。”

    接过了李管事递来的礼服,宋锦仔仔细细查看了一番,除却针脚不算太密,其余的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看样子,这几件礼服,不日就可以完工。到时候就可以让人送去宫里的尚衣局,交给尚衣局的那些女官查验了。

    “姑娘,有一位从漠北来的客商,说是要见见姑娘,他有一批上好的皮货,想要和姑娘交易。”

    李管事说着,就吩咐屋外侯着的小厮,把那个皮货商人请了进来。

    听李管事这样说,宋锦在心底里暗自思付了一阵。

    哪里来的皮货商人,竟绕过了李管事,想要和她单独交易?

    是不信任李管事,还是想瞧瞧,绸缎庄这位新上任的少东家,到底有什么本事?

    “既然来了,索性就见见吧!”宋锦面上笑了笑,又唤了白荷进来,叫白荷带着张武去绸缎庄里到处逛逛,她要见一个皮货商人。

    “赵老板!这边请!我家少东家已在屋里等着你了!”

    绸缎庄的小厮给身后一个满面胡须,皮肤有些暗黑的男子引着路,带着他进了绸缎庄后院待客的一间大房里。

    男子不说话,也没有四处张望,紧紧地跟着前头小厮的步伐。

    锦儿,我终于能够再见到你了……

    宋锦坐在屋里的软榻上,李管事侍立在宋锦身旁,李婆子则是在屏风后头仔细瞧着。

    小厮上了茶水,那男子捧起茶水,只喝了一口,就夸赞道。

    “宋掌柜,好茶!真是好茶!我在漠北这么多年,从没喝过如此甘甜的好茶!”

    一开口就开始溜须拍马!

    这个人倒还是个会事的!

    她叫小厮上的茶是前几日府里送出来的雪顶含翠,是宫里御赐下来的好茶,宋锦知道李管事一惯爱喝茶,就叫人送了半斤过来绸缎庄。

    宋锦没说话,李管事先开了口。

    这是她们先前就约定好了的。

    先让李管事来应付他,瞧瞧这位皮货商人,到底有什么上好的皮货?

    “听说赵老板是从漠北过来的,我们也有客商是从漠北来的,怎么我从未在他们口中,听过赵老板的名号?”

    “还有就是,赵老板说自己有许多上好的皮货,何不拿出一张两张出来,叫我们好开开眼!”

    李管事一番话,先是质疑了这位赵老板身份的真假,又质疑了他手中到底有没有他所说那上好的皮货?

    “李管事这是不相信我?若李管事不相信我,何故让小厮带我进来?”

    “既然李管事不相信我,咱们这桩生意,也就不做了!京师这么大,我的这些个上好的皮货,只怕其他绣坊绸缎庄瞧见了,还要找我抢着买呢!”

    只见那赵老板扔下茶盏,就要出了屋子。

    李管事赶忙叫小厮拦住,自己也走了过去,搀着他的手就走了过来。

    “赵老板莫要如此急躁!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这京师这么多,保不齐就有人就打着别人的名号,出来行骗的。”

    “骗了别人的定金,事后拿不出货来的,比比皆是。我这也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嘛!烦请赵老板不要介怀才是!”

    李管事连哄带骗,又把那位满面胡须的赵老板,请了回来,重新坐在方才的凳椅上。

    宋锦细细打量了那赵老板一番,见那赵老板的身形和眼睛,颇有些熟悉。

    可是她就是想不起,眼前这赵老板,到底像她记忆里的谁?

    既然想不起,那就先不想。她就先看看那位赵老板,到底有没有那些个上好的皮货再说。

    “赵老板口口声声说自己有上好的皮货,可就是拿不出来,这叫旁人如何相信?”

    “只要赵老板手中的皮货,称得上上好二字,这些皮货我们可以高价向赵老板购进。若赵老板的皮货,担不起上好二字,那咱们这桩生意,就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

    “好!既然宋掌柜开门见山想要查验查验我手下的这些个皮货,称不称得上上好,那我就叫人拿出来,给你瞧瞧!”

    只见那赵老板话落,让身后跟着的两个随从,打开了随身带着的包袱,摊开了两张皮货出来。

    一张皮货是雪狐皮的,宋锦伸手上去感受了一下,雪狐的皮毛很是柔滑,摸上去有一种触手生温的感觉。

    且这张雪狐皮,剪裁得很是整齐,并没有断断续续的纹路,的确称得上是上好的皮货。

    这样的雪狐皮,镶嵌了紫水晶,用来做兔儿卧,是最好的。

    只是如今还是盛夏,还要过几个月,才能到用上它的时候,现在购进,会不会太早了些?

    宋锦又看了另外一张皮货,这张是墨狐皮,毛发很是柔滑,和那张雪狐皮一样,都称得上是上好的皮货。

    “赵老板的这些皮货,的确称得上是上好的皮货。只是不知赵老板那里,还有几件像这样的皮货。”

    “若是赵老板开出的价格适中,我可以考虑把赵老板手里的所有皮货,都买下来。”

    宋锦话落,抬眸瞧了面前的赵老板一眼,只见他正望着自己,眸中带了几点星光,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难不成她与眼前这赵老板曾经认识?

    再次搜寻了一番脑中的技艺,宋锦对眼前这赵老板,并没有过多的印象。

    “像方才宋掌柜看的这样的皮货,我那里还有几百件。若宋掌柜价格给的合适,我自可以全部抛给你。”

    赵老板说着,手不自觉地朝宋锦伸了过去,碰到了宋锦的手,马上又缩了回来。

    “宋掌柜,都是我的不好!方才见宋掌柜手上有个脏东西,想要帮宋掌柜擦掉,没成想竟碰到了宋掌柜的手。还请宋掌柜不要见怪才是。”

    赵老板赔礼道歉一番,紧接着宋锦就让李管事亲自送着他出去,跟着他去看看他在城南的那个仓库堆着的那些个皮货了。

    宋锦没有多想,看了那赵老板离开的背影,唤了李婆子出来,上了马车,准备回府去了。

    到了宋府的时候,只见赵氏已开了大门,在门前等着宋锦了。

    宋锦下了马车,看着门前的赵氏,愣了一愣,她还没差人回来禀报赵氏,赵氏就知道她回来了?

    很明显,她在这里等着的是张家的小公子!

    还没等宋锦走过去,赵氏就迎了过来,亲自搀着张家小公子的手,往着府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