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101章 夜半泛舟

《宋锦》第101章 夜半泛舟

作者:连小君

    宋锦自然明白赵氏同她说了这许多,是为着她好。

    可她心里一来对那张小公子毫无感觉,更没什么感情,如何能就这样嫁过去?

    再说了,她如今还有诸多事情等待着她去做,哪里有时间去嫁人?

    若真的嫁入了英国公府,被拘在府里,她哪里还能抽出功夫来做自己想做之事?

    宋锦抬眸看着面前的赵氏,见她同样望着自己,等着自己的答复。

    她在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疾不徐地就开了口。

    “娘亲,女儿的婚事,想要自己拿主意。女儿不想嫁去什么英国公府,还请娘亲为着女儿着想,莫要逼迫女儿。”

    对于宋锦的答复,赵氏并没有分毫的意外。

    这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不过还是叹了一口气,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了宋锦的手,温声回道。

    “锦儿,既然你不愿嫁去英国公府,娘亲也不逼着你,我的锦儿,娘亲只盼着你日后能找到真心待你,对你好的如意郎君。”说着,赵氏朝着身边的李婆子使了眼色。

    李婆子点了点头,走到了宋锦面前,欲要送着她出去。

    “姑娘,夫人累了,就让老奴送着你回去吧!”

    宋锦回过头看了赵氏一眼,就由李婆子伺候着,出了安心斋。

    李婆子打了灯笼,走在了宋锦身前,给身后的宋锦照亮着前行的路。

    “姑娘,其实夫人之所以说这么多,和英国公夫人交好,也是为着姑娘的终身大事着想。夫人的心里,终究是装着姑娘,为姑娘好的。”

    “英国公府是高门大户,若姑娘嫁过去,便是高嫁,日后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等着姑娘的。”

    李婆子絮叨了几句,宋锦却一句也听不下去。

    送着宋锦回了翠微居,李婆子嘱咐了白荷几句,瞧着宋锦睡下,李婆子这才安心回了安心斋去交差了。

    夜色渐渐浓稠下来,廊下行走的丫鬟婆子,手中皆打了灯笼。

    府里负责巡夜的婆子巡视了几圈后,见没什么异常后,就熄了廊下挂着的烛火。

    宋锦在榻上躺了半晌,迟迟无法入睡。

    侧过来,翻过去,就是睡不着。

    听着外头越来越大的蝉鸣声,宋锦还是醒了,坐在榻上,打算喊了白荷进来。

    朝着隔壁的耳房喊了几声,迟迟不见有人回应,很明显白荷这个小丫头已经睡死了。

    把天青色的青纱帐挂到了一旁的金勾上,宋锦就下了榻,走到屋里的茶几旁,亲自倒了一盏茶水出来,咕噜咕噜喝下了几盅。

    推开靠近莲池的窗户,湖面上吹来的水汽,打在了宋锦面上,又夹杂着一阵阵湖风,宋锦一下子冷得打了一个冷战。

    正打算回屋去找衣裳来披着的时候,却瞧见了有人在湖面上泛起了小舟,手中拿了罐鱼食,正在喂着莲池里的鱼。

    宋锦仔细看了一眼,没想到此时此刻在那湖面上泛舟的,竟然是护送她回府的张小公子!

    这怎么可能?

    他此刻不是应该在前院的客房休息吗?

    怎么跑到了后院的莲池来?

    大半夜不睡觉,出来泛舟喂鱼?还真是好雅兴!

    正打算关了窗,只见那张小公子朝宋锦这边看了过来,看见了宋锦站在窗口,忙朝着她喊了几句。

    “宋二姑娘!宋二姑娘!大半夜不睡觉,你站在窗口做什么?夜里风大,仔细着了凉!”

    啧啧,她正想开口问他,没成想他先开口问了自己!

    大晚上在湖上泛舟,不觉得很诡异吗?

    张小公子又喊了几句,大力挥动着船桨,就朝着宋锦这边驶了过来。

    没过多久,张小公子就把小舟驶到了宋锦窗下。

    宋锦所在的翠微居,有一半的建筑,是在水里打了桩,建立在水面之上的。

    如今她所在的屋子,便是有一半建在水面上的。

    张小公子看了宋锦一眼,当即就转过身,去了身后的船舱,不知在翻找着什么东西。

    见他久久没有出来,宋锦又开了口,问了句。

    “张小公子,这么晚了,你不在屋里就寝,跑出来做什么?”

    听见了宋锦的声音,张小公子赶忙从船舱里头钻了出来,怀中抱着个锦盒,把小舟停靠在宋锦窗下后,张小公子把怀中抱着的锦盒,递给了面前的宋锦。

    “宋二姑娘,这里头装着我方才在莲池上摘的菱角,可甜了。宋二姑娘快些尝尝吧!”

    张小公子说着,像个半大的孩童一般,静静地望着宋锦,似是想要宋锦尝尝。

    宋锦看着他这副模样,不由得笑了笑,先接过了他递来的锦盒。

    打开锦盒一看,里头装了满满当当的菱角,新鲜的菱角还夹杂着一股刺鼻的鱼腥味,看着这么多的菱角,宋锦抬眸又看了张小公子一眼,只见他低着头,不敢抬起头来,可见是害羞了。

    他到底是什么时辰出来的?

    不然也不会摘得这么多的菱角?

    “东西我收下了!时候不早了,张小公子还是快些回去就寝吧!府里巡夜的婆子该都睡下了,二门想必也落了钥,张小公子走了回廊,从侧门那边回去吧!”

    宋锦话罢,放下锦盒,去了屋里一趟。

    把侧门的备用钥匙,递给了站在小舟之上的张小公子。

    “这是侧门的钥匙,你拿着,明日再拿过来还我!”

    接过钥匙,张小公子想要和宋锦再说几句,只见她已经关了窗,进屋去了。

    次日一早,宋锦洗漱过后,又换了衣裳,要去安心斋那边陪着赵氏用早饭了。

    还没进安心斋,只见李婆子已经守在了屋外,似是在等着宋锦过来。

    “姑娘,张小公子今日一大早就回来国公府,让我把这钥匙,交给姑娘。”

    趁着周遭伺候的丫鬟仆妇没注意,李婆子就把钥匙,塞到了宋锦手里。

    “姑娘,若我所猜不错的话,这钥匙,该是侧门的备用钥匙才是。怎么会到了张小公子手里?”

    说到这里,李婆子顿了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李妈妈,这钥匙的确是侧门的备用钥匙。或许是我昨日一时没注意,不小心掉了,被张小公子给捡到罢了。李妈妈既知道这钥匙是我的,还请李妈妈莫要宣扬出去才是。”

    李婆子心里自然明白,二姑娘是主,她是仆。

    既是主子间的事,她还是少问为妙。

    用过早饭后,赵家老夫人差人来请了赵氏过去,宋锦就呆在自己的小院里,绣着宋芸喊了人递话出来,叫她绣的送子观音绣像。

    太孙妃和太孙嫔嫁与太孙多年,一直无所出。

    前些日子太孙妃陪着太子妃去宫外的法华寺进香,看了法师,法师说太孙妃的女儿情缘极薄,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所处。

    若是日日供奉观音,乞求观音赐子,或许还能得个一男半女。

    自见过她送与英国公夫人那幅渔篮观音的绣像后,太孙妃特地托了宋芸,来向她求一副送子观音的绣像。

    挂在了寝殿之中,日日进香祈福,只盼得送子观音,真的能诞下一男半女给她。

    若是宋锦没记错的话,这位太孙妃胡氏,这辈子都不会有所出。

    否则也不会因无后,被后来登基的太孙亲自废掉。

    这可是大明朝第一次废后。

    虽说后来皇帝每每忆起,都说自己年少气盛,后悔不已,但却无法挽回了。

    仿真绣的观音绣像,可比绣普普通通的猫儿狗儿,要难得多。

    需得细心和耗时,一旦绣错一针一线,若是拆开来,整幅绣像就这样毁了。

    更何况是送子观音这样的法像,更是一针一线不能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