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103章 孙氏登门(二)

《宋锦》第103章 孙氏登门(二)

作者:连小君

    她今日过来,就是想要向宋家问个清楚明白,到底把陈碧莲那丫头拐哪里去了?

    如今宋家的人竟反过来问她,明明是她们家的姑娘拐走了自家姑娘,这样反过来问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孙氏冷冷看了宋锦一眼,缓缓开了口,厉声问道。

    “宋二姑娘,明明那日是你在飘香楼的婆子手中,给我家碧莲赎了身,之后带着她离开了。”

    “事后她并没有回来,我差了人出去寻她,也寻不到。”

    “宋二姑娘,你还是好好给我解释清楚,你到底把我家碧莲拐到哪里去了?”

    “孙夫人,我并未拐走你家姑娘,至于你家姑娘去了哪里?为何要离府出走?为何至今不归?孙夫人不该问问自己吗?”宋锦问了孙氏一通,当即把她堵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宋二姑娘,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认为我家碧莲之所以离府出走,至今未归,皆是因为我?”

    孙夫人说着,眼睛瞪得和铜铃一般,死死地瞪着宋锦。

    宋锦淡淡笑了笑,反问了她一句。

    “难不成不是吗?碧莲姑娘是怎么被卖到飘香楼的,孙夫人肯定比我更清楚些。”

    孙夫人愣了一愣,没敢再言,而是抬起头瞧了宋锦一眼,心里暗道。

    难不成眼前这宋二姑娘,已经知晓陈碧莲那丫头,便是自己卖去飘香楼的了?这怎么可能?

    她又细细想了一番,既是宋二姑娘帮陈碧莲那丫头赎的身,或许那飘香楼的婆子已经告诉她,此事便是她所为。

    孙夫人讪讪地笑了笑,又开了口。

    “宋二姑娘,碧莲之所以会被卖到飘香楼,我也不知。那日我不过说了她几句,谁知她就擅自跑出府,或许是路上遇见了歹人,才会被人卖到飘香楼那样的烟花之地的。”

    听孙氏这番话,看来陈碧莲同她说的那些,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只是陈碧莲到底是怎么从飘香楼里面逃出来的,这件事,她还是不太相信那陈碧莲所言。

    “孙夫人,既然你知道碧莲姑娘被歹人卖到飘香楼里,你为何不差人去救?”

    “直到发现人被我救走了,这才上门来找我要人。孙夫人,您这些日子里到底在做些什么?”

    宋锦一字一句地说着,那孙氏已被她说的哑口无言。

    顿了几顿,孙夫人这才开了口。

    “宋二姑娘,你只管告诉我,你把我家碧莲拐到什么地方去了?你问这么多做什么?这些事情同你有什么干系?”

    宋锦正要开口回她,只见门房那边伺候的婆子急匆匆进了屋子,对着宋锦福了一礼后,才禀报道。

    “姑娘,济南伯府的夫人过来了,说是有要事想要见姑娘。济南伯府和咱们家素无交情,门房的管事不敢放人进来,特命老奴过来请姑娘的意思。”

    婆子禀报完毕后,就退到了一旁,等着宋家的答复。

    李婆子走到宋锦身旁,低声问了句。

    “姑娘,济南伯府同咱们家,素无交情,唯有那济南伯夫人同夫人见过几面。如今济南伯夫人贸然上门叨扰,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无需担心,先把眼前这位孙夫人请出去再说!”宋锦朝着李婆子吩咐道。

    李婆子得了宋锦的吩咐,带着几个小丫鬟,行至了孙氏身旁,语气客气地说了句。

    “孙夫人,我家姑娘让老奴请夫人出去,还请孙夫人配合,莫要叫奴婢们为难!”

    瞧着李婆子带着几个小丫鬟朝她这边凑了过来,孙夫人不好地再说旁的,看向了宋锦一眼,就由着李婆子引着路,就出了宋府。

    待孙氏离开之后,宋锦让李婆子把济南伯夫人请了进来。

    因着济南伯夫人冯氏和赵氏是旧相识,从前有过些交情,宋锦就让李婆子把济南伯夫人带去了宋家待客的小厅里。

    济南伯夫人一身华服,满面笑容,带着几个伯府来的丫头,坐在了屋里的竹椅上,和她那日在济南伯府瞧见的模样,分毫未变。

    “没递了拜贴过来,就贸然前来打扰,还请宋二姑娘见谅。我今日过来,确实是有事想要同宋二姑娘商量的。”

    济南伯夫人话落,抬眼看了眼坐在软榻上的宋锦,只见她正往自己这边看过来,像是在暗中思量着什么。

    就算她不说,宋锦也知道,她今日必定是为了陈碧莲认亲的事来的。

    宋锦面上笑了几笑,直截了当地回了她。

    “夫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言。若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一定竭尽全力帮助夫人。”

    济南伯夫人面上仍旧带着几分犹豫,不过片刻后,还是说道。

    “宋二姑娘,还不是为了那碧莲姑娘认亲之事。我家老太爷和老夫人知道此事后,就从城外的妙善仙观赶了回来,宋二姑娘说的滴血认亲,我们也都做了。”

    “那碧莲姑娘的血,确实能和我家老爷,老太爷的血融合。那碧莲姑娘,的确是我家小姑的女儿,只是……”

    济南伯夫人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

    宋锦听她只说了上半截,还有下半截没有说出来,就知道她还有些话没有说出来,就道。“夫人还有什么话,不妨直言。”

    济南伯夫人没说话,而是静静地瞧着面前的宋锦,心里正在思量,该不该把这样的事情,告诉面前的宋二姑娘?

    犹豫再三之后,济南伯夫人很明显做了决定,还是把这些事告知了宋锦。

    “宋二姑娘有所不知,虽说那碧莲姑娘是我家小姑的女儿,只是这伯府,终究是容不下她来的。”

    “今日我们请了大夫进府,才知道她已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她一个尚未出阁的黄花闺女,怎么能有孩子呢?我家老夫人为着此事,已经气晕了过去。”

    什么?陈碧莲竟然有了三个月的身孕?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之前她看陈碧莲的小腹有些许隆起,还以为她是吃的多了,发胖的,没成想竟然是有了身孕。

    “那夫人和伯爷的意思是什么?不愿收留下她吗?”宋锦直接开口问道,让济南伯夫人一时不知道该回什么才是。

    济南伯夫人叹了一口气,轻声回了她。

    “宋二姑娘,不是我们不愿收留下她。只是她如今有了身孕,实在是不宜在住在伯府里。”

    “若是把她继续留在伯府里,只怕整个伯府都会惹人非议的。伯爷让我和宋二姑娘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把她送回陈家去?”

    把陈碧莲送回陈家?

    济南伯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还没等宋锦回话,济南伯夫人又解释了一阵。

    “宋二姑娘,虽说这么做的确有些不厚道,但她一个尚未出阁的姑娘有了身孕,传了出去,对伯府的名声不利。我此番过来,也是想请了宋二姑娘,帮着我们劝劝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