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11章 凉茶摊上英雄救美

《宋锦》第11章 凉茶摊上英雄救美

作者:连小君

    宋锦朝着他‘嘻嘻嘻’笑了几笑,在心底里已经把陈锦然咒骂了几顿,随后面色恢复如初,就道。

    “敢问陈家二公子,可是要与我一同前去四平街?”

    陈锦然骑在马上,低下头看了马下的宋锦一眼,连眼皮也没眨一下,回道。

    “若是宋家二姑娘也要去四平街,那我就委屈一下自己,陪着宋家二姑娘一同前去四平街吧!这一路之上,就由我护着二姑娘,这街上的宵小,定不会对二姑娘出手的。”

    陈锦然说得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弄得宋锦差点就信了。

    如今这是在天子脚下,又是在百官家眷居住的城北,哪里会存在什么宵小?

    莫不是眼前这陈家二公子,以为她还是原主那样涉世未深的小白菜,三句两句话就可以哄骗的吗?

    她如今可不是什么小白菜,她可是棵伪白菜,既然你陈家二公子要与我同行,那便同行吧!

    反正有个移动的人形钱袋在自己身边,她出来玩这一趟,可算是值了。到时候她想要买什么东西,自会有人上来为她掏钱。

    想到这里,宋锦抬起头朝着骑在马上的陈锦然又是一阵狂笑。

    听着宋锦这阵笑声,要不是陈锦然死死地拉住了马鞍,只怕现在早就被宋锦的笑声,吓得跌下马来了。

    后怕之余,陈锦然用余光扫了一眼马下的宋锦,听着她方才那阵诡异的笑声,想必眼前这宋家二姑娘,心中又打了什么主意,用来对付他了。

    越看宋锦,他越觉得,眼前这传说中的宋家二姑娘,和那些个人口中的描述不一样。

    他们说宋家二姑娘是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丑八怪,一心想要勾搭着连家二公子,最后想要带着连家二公子私奔的无耻女人。

    可他如今细细看来,自己眼前这宋家二姑娘,虽说身上总是散发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异味,但容貌长得还是不错的,说话也风趣,没有传闻中那样沉默少语。

    若是身上没带着那股子异味,说不定她倒还真的是个良人。

    只可惜这样的女人,他是得不到了……

    到了四平街上的时候,宋锦没顾得上身后紧紧跟着的白荷,坐在街口的凉茶摊上,一口气就喝下了两杯凉茶。

    她实在是是太热了,这里三层外三层裹着的衣服,再加上从宋府走过来这四平街,已经把她的身上都憋出了一圈臭汗出来了。

    要不是昨日夜里白荷把她今日要穿的衣物放在香炉处熏了一夜,只怕这里三层外三层的衣物,早就挡不住那呼之欲出的异味了。

    谁说古代女子流出来的汗一定是香的?

    如果宋锦知道这个人是谁说的这句话,她一定把那个人拎出来,暴揍三天三夜。

    香汗淋漓不存在地好吗?

    看着带了面纱的宋锦,不顾形象,拿起长长的袖子,就开始擦起额头上的汗珠,凉茶摊的老板,早就看呆了。

    谁家的姑娘,敢这样当街用自己的袖子擦汗的?

    还有那动作,他实在是不好说,不好说,实在是太彪悍了,简直就不像个姑娘!

    “姑娘,姑娘。”凉茶摊的老板穿着件蓝灰色的粗布衣裳,离着宋锦远远地,低低唤他几句。

    他想要上前询问,可是那姑娘身上有股子异味,熏的慌。

    但老板想着那是位姑娘,也不好得直说,只能隔着距离,低低唤了宋锦几句。

    可这边的宋锦,哪里能听得见老板喊她的声音,喝着面前加了碎冰的凉茶,整个人已经陶醉在了那碗凉茶所带来的舒服感之中了。

    老板一连唤了宋锦几声,见她没应自己,以为宋锦是个聋子,过来骗吃骗喝的。当即就没顾得上宋锦身上那股异味熏人,板着脸就走到了宋锦的身旁,敲了敲宋锦面前的桌子,就道。

    “姑娘,一碗凉茶两文钱,再加上姑娘的凉茶里头是加了冰的,一共是六文钱!还请姑娘给钱,小店概不赊账!”

    凉茶摊老板的声音,一下子就把宋锦从美好的幻想中拉了回来,抬眸看了眼面前黑着脸的凉茶摊老板,像是她欠他几千万,没有还一样。

    不就是区区六文钱嘛,可把那个老板给得瑟坏了,又不是她宋锦没有钱付。

    在自己身上掏了掏,宋锦才想起来,方才白荷说担心自己把钱袋搞丢了,就把钱袋拿了过去,此刻钱袋就在白荷的身上。

    虽说自己现在身上没带着钱,但总不能真的告诉自己面前这凉茶摊老板,自己没带钱吧。

    若真的这样告诉他,眼前那个黑着脸的老板,可能会为了六文钱,同她拼命的。

    想着自己小命要紧,宋锦面上‘呵呵’笑了几笑,打算找准时机就溜。

    老板似乎早就洞穿了宋锦的小心机,只见他拍了拍手,从凉茶摊的操作间里头,就涌出了三四个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大汉。

    几个大汉一出来,就用目光死死地瞪住了宋锦,似乎是想要把宋锦钉死在原地一样。

    “姑娘,瞧你穿戴得那样不凡,原以为你是个什么富贵人家的姑娘,没成想,竟是来骗吃骗喝的!”

    “小店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来骗吃骗喝可以,只是要留下姑娘的一根手指!若是姑娘实在是拿不出那六文钱,还请姑娘把您的一根手指留下!”

    凉茶摊的老板这样说着,那几个盯着宋锦的大汉,已经从腰间掏出了一把雪亮无比的菜刀!

    没搞错,就是菜刀!

    用菜刀来切她的手指,也亏得那个凉茶摊的老板想的出来。

    若是一刀下去没有把手指砍断,手指还有皮肉沾在手上,不是要把她活活疼死吗?

    还有就是,她往后还要靠这双手吃饭的,原主那高超的绣技和天下无双的纺织技术,还需要靠自己发扬光大的,没了一根手指,她还怎么去刺绣?怎么去纺织?

    砍她哪里都行,唯独就是手指不行?

    宋锦正要把她心中这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只听到身边有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不过是六文钱罢了,老板你至于吓唬一个姑娘吗?我替她给了,还请老板高抬贵手,饶了这个姑娘!”

    宋锦转过头,只见一个身着飞鱼服的一个年轻男子,递了一锭银子到那个凉茶摊老板的手中。

    那个凉茶摊老板换了脸色,没敢收下银子,反而还从自己兜里掏出了一锭银子,将两锭银子一齐递到了那男子手中。

    “张大人,小人哪里敢收您老的钱,这点银子,就当是小人孝敬大人您的,还请大人笑纳,保小人一家老小平平安安!”

    见那个凉茶摊老板不敢收下银子,那个穿着飞鱼卫的男子,也不好得把银子强行塞到他手里。

    “既然你不肯收下,那我也不能逼你,这两锭银子,我就交到这位姑娘手中了。”

    “你往后再见到这位姑娘,或是这位姑娘再到你店里喝茶,你好吃好喝地待着,不可以有一丝的懈怠。否则锦衣卫的花名册上头,可是要记上你秦大老板的名字了。”

    男子话落,就把手中的那两锭银子,递到了宋锦身上,并正眼瞧了宋锦一眼。

    正是这一眼,宋锦也看出了那个男子的模样,容貌生的很是俊朗,但眉眼处暗藏了几分若隐若现的杀意,眼神之中也带了几分狠厉,这样的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为何还要帮她呢?

    那个男子被宋锦瞧了一眼,当即转过头去,面上泛起了几分微红。

    “姑娘,我瞧着你是京城人士,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这些日子锦衣卫到处在抓人,这街上闹哄哄地,若是姑娘没什么事,还请姑娘莫要出门。”

    宋锦有些受宠若惊,没想到喝了几盏凉茶,连锦衣卫都喝出来了,这锦衣卫还要带她回家!

    这可了不得了不得,她哪里能跟一个锦衣卫回去?

    先不说她被一个锦衣卫送回去,不仅会吓到府中的宋家夫妇。还会让她原本就不怎么好的名声,更加臭名昭着。

    为了保住原主仅剩下的这点名声,宋锦只能忍痛,拒绝了锦衣卫小哥哥送自己回家的这个宝贵机会。

    “公子的好意,小女子心领了。只是小女子此次出门,本就是为了办事的,如今事情还没有办完,小女子暂且还不回去。若是公子还有什么需要忙的事,但请公子去吧!”

    为了不让面前这个锦衣卫心疑,宋锦只好用着原主的口气,对着面前的那个锦衣卫解释了一通。

    说完之后,她只觉得好累!学古人说话好累,学原主说话更累。

    什么小女子,她可是个大姑娘!

    锦衣卫似乎也没想到宋锦竟然如此温和地向他道谢,在原地愣了一愣,就笑着回了句。

    “既如此,那我改日再送姑娘回府吧!”

    说着,那个锦衣卫又骑上了凉茶摊旁拴着的马,朝着街上飞奔而去。

    锦衣卫前脚刚走,身后的那个凉茶摊老板如释重负一般,一下子坐在了地上,给还坐在条凳上的宋锦,解释了一番。

    “姑娘,你能遇见张大人为你付钱,可是你三世修来的福分了!这张大人,可是出自彭城伯张家的公子,和宫里的太子妃娘娘是一个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