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107章 赵氏问话

《宋锦》第107章 赵氏问话

作者:连小君

    听着自家公子越发加重的语气,石熊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向自家公子说明今日此事。

    今日宋姑娘在四平街的时候,的确是遇见了徐慧姑娘。

    不知怎么了,二人竟起了争执,徐慧姑娘叫身边的丫鬟出手,用藤条打了宋姑娘身边的丫头。

    若自家公子知道是徐慧姑娘叫小丫头动了手,打了宋姑娘伺候的丫鬟,差点殃及到宋姑娘的身上,会不会大发雷霆?

    见石熊半晌不语,连墨就知道他必是有事瞒着自己,不肯与自己明说。

    连墨扯了扯嗓子,又加重了几分语气,开口又问道。

    “石熊,今日宋姑娘去了四平街,遇见了那徐慧,二人到底发生了什么?若是你执意不肯说,就让本公子开口,来给你详说!”

    “公子!我……”石熊喊了连墨一声,面上满是为难,独自叹了几息后,还是决定把此事告知了公子再说。

    “公子,今日宋姑娘去了四平街,正要回去的时候却遇见了徐慧姑娘,徐慧姑娘同宋姑娘说了几句,事后似是徐慧姑娘不快,指使了身边的丫头,用带了刺的藤条朝宋姑娘身上挥去。”

    “要不是宋姑娘身边伺候的姑娘及时挡在了宋姑娘的身前,此时受伤的,便是宋姑娘了。”

    “照你这么说,这一切都是那徐慧的不是了?上次给她的教训显然不够深刻,不然她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寻宋姑娘的不快。”

    “喊几个道上的兄弟,再好好教训她一顿!把她绑了,扔进粪坑里去!”连墨说着,朝着身边的石熊吩咐道。

    “公子,这恐怕不大妥当吧?如今徐慧姑娘和三公子已有了婚约在身,若咱们喊了道上的人,对徐慧姑娘做了这样的事情。事后三公子追查起来,只怕是要查到公子这里的?”

    石熊面上带了几分犹豫,提醒了连墨几句。

    他只希望公子别为了一个宋姑娘,就做出如此冲动的事情出来。

    上次公子喊了几个人,去了徐国公府,把徐慧姑娘绑走了几日,这才让徐国公府把定婚仪式取消了。

    虽说事后徐国公府没有过多的追究,但徐慧姑娘的身边,已多了几个负责护卫的小厮。

    想要再次把徐慧姑娘从徐国公府擒走,只怕也没有往日那样容易了。

    连墨在心里思虑了一番,石熊说的,的确有几分道理。

    如今那徐慧已和檀郎有了婚约,又是宫里御赐下来的婚事,若他再喊了擒走了那徐慧,只怕檀郎派人追查起了,是要查到他这里的。

    决不能让檀郎查出上一次徐慧失踪的事情,便是自己所为。

    那他这次就先放过那徐慧,若那徐慧再去找宋二姑娘的麻烦,他绝不会轻易再放了她的。

    想罢,连墨就对着身后的石熊低声吩咐道。

    “这些日子你找几个江湖上的好手,紧紧地跟在宋姑娘身边,暗中护着她,别让旁人再欺负了她。”

    石熊不语,点了点头。从地上站了起来,推门就出了屋子。

    看着宋锦从翠微居里头走了出来,连墨又拿起方才随手放在高几上的千里镜,对准了不远处的院子。

    赵氏回来后,听李婆子说起了宋锦今日在四平街遇到之事,又重点说了白荷背上受伤之事,马上就吩咐李婆子请把宋锦请了过来。

    李婆子手中提着盏八角宫灯,走在宋锦身前,替宋锦照亮着前路。

    看着廊下挂着的油灯一盏盏燃起,整个廊下瞬间就明亮起来。

    今夜屋外下起了小雨,廊下伺候的丫鬟担心廊上挂着的油灯遭雨水打灭了,忙放下了廊下垂着的竹帘,挡住飞溅进来的雨水。

    “姑娘待会到了夫人面前,还请姑娘实话实说。姑娘今日在四平街遇上的,是徐国公府的徐慧姑娘,听说是那徐慧姑娘和姑娘起了冲突,才会叫了身边伺候的丫鬟,用藤条打了姑娘的。”

    “要不是白荷及时护在了姑娘身前,恐怕此时皮开肉绽的,便不是白荷,该是姑娘了。”

    “既然是徐慧姑娘先动的手,那便是徐国公府理亏在先,夫人一定会为着姑娘讨回个公道的。”

    宋锦紧紧地跟着李婆子的步伐,片刻后就来到了安心斋。

    李婆子亲自带着宋锦进了安心斋,推开赵氏所在的里屋门,李婆子就在屋外守着,只放了宋锦进去。

    屋里,赵氏盘腿坐在屋里的罗汉榻上,手中正拨动着那串一百零八子的金丝楠木佛珠,口中如蚊蝇一般,不知道在念着什么经文。

    听丫鬟禀道说宋锦来了,她这才舍得睁开眼,朝着宋锦这边看了过来。

    “怎么这个时候才过来?莫不是在来的路上,出了什么事?”赵氏放下手中的佛珠,捧起了身边一盏半温不热的茶盏,缓缓喝了半口。

    “方才过来的时候,下了点小雨,李妈妈怕我弄湿了鞋袜,就带着我从回廊那边过来了。”

    宋锦面上笑了笑,坐在了丫鬟搬来的凳椅上,正准备开口解释今日所发生的事时,赵氏就先她一步开了口,就道。

    “今日你与那徐国公家的徐慧姑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为何要伤了白荷?”

    在还没过来之前,宋锦原想着是不打算告诉赵氏这些事的,一来是怕她担心,二来则是怕她说自己无故去招惹了那徐慧。

    不过赵氏既然问起,她还是把此事来龙去脉,统统告诉她吧!

    知道此事的来龙去脉之后,赵氏面上,惧是忧虑和担心。

    她没想到,今日此事皆是那徐慧一心痴恋那连家纨绔所起。

    只是如今那徐慧已和连家的三公子有了婚事,既和连家的三公子有了婚事,怎么还能痴慕于那连家二公子呢?

    若这样的事传了出去,只怕徐国公府的百年声誉,就要被这一徐慧姑娘给毁于一旦了。

    不过既是徐国公府自己的家事,她一个外人,实在是不便插手进去。

    如今她担心的,正是那徐慧会不会下次遇见了锦儿,对锦儿伺机报复呢?

    毕竟这回那陈家二公子帮着锦儿,教训了那徐慧。

    若是那徐慧未必怀恨在心,那可怎么办?

    赵氏在脑中想了半晌,始终没想出什么好法子来,这些日子,只能让锦儿少出门,少于那徐慧接触,也就能减轻风险,只是不知锦儿愿不愿意了。

    “锦儿,这些日子你就老老实实地待在屋里,好好绣那副准备献给太孙妃的送子观音绣像吧!”

    “你今日既惹了那徐慧,只怕她早已怀恨在心,正准备对你使以报复呢。”赵氏话落,轻轻拍了拍宋锦的手,叫她安心下来。

    她是宋家的姑娘,凡事自有她和宋老爹护在她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