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109章 府中商议

《宋锦》第109章 府中商议

作者:连小君

    宋芸的声音虽轻,却不偏不倚地落入了赵氏和宋谦行的耳中。

    赵氏和宋谦行面上惧是一沉,久久没有言语。

    陛下怎么会突然重病?

    前些日子不是才得到消息,说陛下只是龙体欠安,好生修养一阵,便好了吗?

    怎么如今又重病了?

    瞧着屋里的丫鬟都退了出去,赵氏心里还是不大放心,拉着宋谦行和宋芸的手,就进了隔壁的次间,就让李婆子带着几个丫鬟,守在了屋外。

    瞧着四下里没了伺候的小丫鬟,赵氏这才敢开了口。

    “芸儿,陛下怎么会突然重病,可得了准信?”赵氏看着面前的宋芸,就问道。

    宋芸瞧了赵氏一眼,又转过眼,瞧了眼赵氏身旁的宋谦行,见他们二人皆目光炯炯地瞧着自己,似是要听自己来解释此事,这才回道。

    “娘亲,此事千真万确,芸儿万不敢欺瞒娘亲。陛下身边的锦衣卫,把太医的话递了回来,递给太子妃和安贵妃。”

    “太子妃知道后,把我叫去商量了半日,说让宫里尽快筹备着太子爷的登基大典,但两位王爷毕竟安插了自己的人在宫里,太子妃也不好得当着那些人的面做事。”

    “不可,如今只是递了消息出来,说陛下重病,并未说陛下的病情,就无法治愈。”

    “这样提早筹备太子爷的登基仪式,只怕落到汉王赵王那些个有心人的眼里,会给他们寻了由头,说太子爷趁着陛下还活着,欲要谋朝篡位的。”

    “这样的事情,一旦遭锦衣卫把话带去了陛下身边,只怕会起了废太子之心呀!”

    赵氏在心底里深思熟虑一番,觉得此事不大妥当。

    太子妃千不该万不该在此刻筹备太子爷的登基大典。

    宫里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此事,若是一不小心走漏了风声,只怕会引来滔天的大祸呀!

    “大姐,母亲说的在理!这件事,的确不能操之过急!”

    “还是要得到确切的消息,说陛下的重病,药石无灵,回天乏术了,咱们才能让太子妃,尽快筹备着太子爷的登基仪式。”

    “太子妃那边,大姐还得劝着些,莫要叫那些个小人钻了空子,在太子妃身边撺掇一番。”

    宋谦行低语说了几句,似是想到了什么,又紧接着道。

    “大姐,关于陛下重病这件事,宫中朝中,有多少人知晓此事?”

    听宋谦行这么问,宋芸细细想了想,适才回道。

    “宫中除却了安贵妃,太子妃和我,再者就是几位内阁首辅大人们知晓。陛下的病情,每日都抄在了军报里,夹在了军报的最后一页,几位首辅大人该是知晓此事的。”

    天子重病,那些个眼睛死死盯着帝位的人,只怕早已经行动起来了。

    听着赵氏和宋谦行一前一后说了这许多,宋芸心中也有了自己打算。

    只是自己的打算,还需让太子妃知晓才是。

    宋芸还想再说几句,屋外却响起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是方才跟着宋芸来宋家的随性宫女,瞧着时候不早了,特来通知宋芸回宫。

    “尚仪大人,时候不早了,咱们还是早些回去得好!待会太子妃就该传召您过去,和您商量事情了。”

    听着宫女这样说,赵氏心里不大放心宋芸。

    她今日毕竟是私自出宫,没得了太子妃的旨意,又和他们说了边关的这些事。

    到时候只怕宋芸回去,太子妃还得盘问她一阵。

    赵氏走近宋芸,拉起她的手,轻轻拍了几下,示意她放下心来。

    既然时候不早了,她还是让宋芸早些回宫得好,免得惹出些不必要的麻烦出来。

    看出了赵氏眸中的不舍和担忧,为了不让赵氏再继续担忧下去,宋芸只好强扯出几分淡笑出来,掩盖住了心中的不舍和忧虑。

    “娘亲说的那些话,女儿都记住,女儿在宫里,一定会好好保全自身,不拖累宋家的。还请娘亲不要以女儿为念。”

    “且女儿在太子妃安贵妃身边伺候多年,她们二人总不会亏待了女儿的。”

    赵氏和宋谦行亲自送着宋芸出府,因着宋芸是从侧门过来的,赵氏让人在侧门备了马车,准备送宋芸回宫。

    “芸儿,你在宫里行走当差,每一步都需要小心谨慎,切不可行差踏错。过些日子,我会差了李婆子,把锦儿送入宫里。”

    “锦儿毕竟大了,有了自己的主意,就是年轻气盛,冲动了些,为娘想要把她送入宫里,历练一番。”

    宋芸点了点头,当即就道。

    “娘亲所交代下来的,女儿都记住了。只是让锦儿入宫这件事,如今还急不得。”

    宋芸话罢,由宫女搀着上了马车。赵氏不大放心宋芸,让李婆子送着宋芸出了梧桐巷。

    事后又吩咐李婆子请了宋锦过来,她有些话,还是要亲自交代锦儿得好。

    宋锦得了消息,洗漱过后,又换了身衣裳,跟着李婆子去了赵氏和宋谦行如今所在的前厅。

    此刻宋谦行仍在厅中,陪着赵氏说着话。

    “娘亲,锦儿在府里住的好好地,你为何要让大姐带她入宫呢?”

    赵氏手中拨动着佛珠,身边的丫鬟沏了新茶上来,搁在了赵氏身旁的高几上。

    端起茶水来,赵氏勉强喝了半口,就放下了茶盏,抬起头看了眼此刻正望着她的宋谦行。

    “儿子,若是我不让锦儿入宫,往后锦儿在街上再遇见了那徐国公府的姑娘,二人再闹起来,咱们该怎么办?”

    “这一次是陈家二郎在场,出手救了你小妹,可换作下次呢?”

    “若下次你小妹身边没有那陈家二郎,此事该如何办?”

    “这个……”宋谦行支支吾吾了半晌,才道。

    “娘亲所说这些,儿子还没考虑到。虽说徐国公府位高权重,咱们家得罪不起,可也不能因为一个徐慧,就把锦儿送入宫吧!”

    “宫里的日子难挨,做事又需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锦儿这样一个涉世未深的姑娘,又如何在宫里活得下去?”宋谦行说着,面上惧是忧虑。

    对于宋锦这个小妹,他倒是比宋芸,还要偏疼得很。

    宋老爹和赵氏,统共就一个儿子,两个闺女,一个儿子偏偏又入赘了别家,两个姑娘其中一个又在宫里当差,如今再把这剩下的一个姑娘送入宫里当差,那宋老爹和赵氏的日常起居,该由谁来侍奉?

    宋谦行一来是为着宋锦着想,二来则是为着宋老爹和赵氏着想。

    宋谦行说的这些,赵氏自己又何尝不明白?只是若把锦儿继续保护在宋府的内宅里,日后他们百年归去,宋锦还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姑娘,这该怎么办?

    虽说她们让宋锦接管了四平街的几个铺子,可那几个铺子,不过是让宋锦的下半辈子有个着落的。

    难不成还真能让她出来抛头露面,打理铺中的生意吗?

    为着锦儿着想,也为着锦儿日后能找到一个如意郎君,赵氏还是打算让宋锦入宫历练些日子,不说几年,几个月也是可行。

    有宋芸在宫里帮衬着,也没人敢明目张胆地欺负锦儿。“儿子,这件事情你就不必担忧了。我同你爹已经反复商量了几次了,你爹也允许我这么做。把锦儿送入宫里,在宫里的贵人身边伺候,也能叫锦儿学些宫里的规矩。”

    “如此历练一番之后,待日后你小妹在宫里待惯了,我就让你大姐,调了你小妹出宫。”

    听着赵氏这么说,宋谦行心中又起了其他主意,与其送宋锦去宫里伺候,还不如让宋锦去东宫伺候。

    想定主意后,宋谦行把自己的主意,说给了面前的赵氏。

    “娘亲,与其送小妹去公里当差,还不如送小妹去东宫当差。大姐在太子妃身边伺候,若小妹在东宫出了些什么,大姐也好得帮衬小妹些。”

    “听岳母说,前些日子小妹入宫的时候,太子妃还当着几位夫人的面,夸了小妹几句,显然太子妃心里也是很中意小妹的。”

    “若小妹去了东宫,我也能时常去东宫看她,照料着些小妹。”听着宋谦行这么说,赵氏开始犹豫起来了。

    是该把锦儿送去宫里当差,还是去东宫当差。

    太子爷是本朝的储君,日后登上大宝帝位之人,若是把锦儿送去东宫当差,说不定他日还能沾光。

    赵氏点了点头,显然答应了宋谦行这个主意。宋谦行走后不久,李婆子就带着宋锦过来了。

    瞧着厅里两把椅子旁的高几上,皆摆着盏半温不热的茶盏,宋锦就知道,方才这厅里,必定有两人在和赵氏商量事情。

    若她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宋芸和宋谦行。

    只是宋芸今日在宫里当值,怎么就出宫了?

    既然赵氏不愿同她说,她还是待会去问李婆子得好,毕竟李婆子在赵氏身边伺候,这些事情,她该知晓才是。

    “锦儿,过些日子我打算送你入宫,去东宫历练一番。既避开了那想要寻你麻烦的徐家姑娘,也能避开了那陈二,你意下如何?”还没等宋锦反应过来,赵氏就先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