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110章 某人又上树了

《宋锦》第110章 某人又上树了

作者:连小君

    这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赵氏突然想要把她送入宫里?

    难不成是宋老爹和赵氏已经厌烦了她待在府里,打算送她入宫当差吗?

    “娘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娘亲今日会想着送锦儿去宫里当差?”宋锦没瞒着赵氏,直截了当开口问了她,想要知道她的意思。

    赵氏朝着李婆子使了个眼色,李婆子带着屋里伺候的人退下后,赵氏才道。

    “锦儿,这件事情我和你爹爹反复商量了几次了,你爹爹一致认同我,把你送进宫里,去历练些日子。”

    宋锦心底里是不想去的,但听赵氏这么说,是她和宋老爹反复商量了数次,才得出来的,她也只能遵着赵氏的吩咐。

    “既然这事是娘亲和爹爹已经商量过数次的,锦儿就答应爹爹和娘亲,去东宫当差。”

    见宋锦同意后,赵氏朝着李婆子挥了挥手,就让李婆子带着宋锦回去了。

    在回去的路上,李婆子走在了宋锦身前,打着灯笼,宋锦由芙蕖搀着,紧紧地跟着芙蕖的步伐。

    给了芙蕖一个眼刀,芙蕖当即就明白,自家姑娘这是有话想要单独和李婆子说。

    芙蕖带着身后几个伺候的丫鬟就放慢了速递,让宋锦和李婆子走在前头。

    “李妈妈,今夜有什么人来了?方才我进小厅里的时候,见小厅里的两把椅子旁皆摆上了两盏茶,若非有人今夜来摆放娘亲,娘亲也不会叫人摆出来这两盏茶。”

    宋锦说着话,快步走上前一步,拦住了正准备往前走的李婆子。

    李婆子面上一惊,显然没想到宋锦会拦着她问话。

    这件事情夫人已经嘱咐过她了,叫她不要同姑娘说起。

    若是姑娘问起,便回答说什么也不知道。若姑娘缠着她,继续追问的话,则告诉姑娘,叫姑娘去亲自问夫人自己。

    “姑娘,老奴今夜不在屋里当差,至于今夜厅里来了什么人,老奴一概不知。夫人事先就嘱咐过老奴,若姑娘问起,就让老奴回姑娘说,叫姑娘亲自去问夫人。”

    李婆子低着头,毕恭毕敬地回了面前的宋锦。

    李婆子在赵氏身边一向得势,赵氏对她也很是器重,她没理由不知道今夜厅里来了什么人。

    她之所以要瞒着自己不说,只怕赵氏早已叮嘱过她们,若自己问起,便说什么也不知道。

    既然李婆子不肯说,她也就没有继续问下去的必要。不过她还是想要从李婆子的话中,知道一些她肯告诉自己的。

    “李妈妈,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今夜是什么人过府来看望娘亲。是大哥和大姐,你只需回答我,是与不是?”

    宋锦这么说,便是李婆子什么也不肯说,她也能验证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李婆子没想到,二姑娘倒真是个聪明的。

    知道自己不肯与她明说,就用这种方式,来验证她心中的答案。

    “是,二姑娘。今夜的确是大公子和大姑娘回府,来看望夫人,和夫人说了些事情。”

    “只是具体说了些什么事,夫人没告诉老奴,老奴也不好得去问。若二姑娘执意想要知道,不如去问问夫人。”

    李婆子话落,绕过了挡在自己身前的宋锦,打起手中的八角宫灯,继续给宋锦照亮前路。

    宋老爹回来的时候,已然是深夜。

    府里大半的院子,已经熄了灯,除却赵氏所在的安心斋还在灯火通明。

    宋老爹回来得晚,没赶得上吃晚饭,赵氏就让灶上伺候的厨娘,给宋老爹做了些宵夜来。

    宋老爹一边吃着婆子端来的宵夜,一边听着赵氏把今日宋芸入府,和宋谦行的主意,都告诉了宋老爹。

    宋老爹吧嗒吧嗒地咀嚼了半晌,喝了口水,勉强算饱,伸了伸懒腰,这才准备回了赵氏方才所言。

    “陛下身体抱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朝野上下都传遍了,陛下曾经说过,太子爷不像他,汉王爷倒是最像他的。可太子爷勤政爱民,汉王爷暴戾成性,到底谁才是下一任的天子,想必在陛下心中,已有定论。”

    赵氏不听宋老爹这些个大道理,只是道。

    “孩子他爹,如今汉王爷可是手握重病,朝中又有那么多的人,是汉王爷一手提拔起来的。汉王党在朝中的人数可不少,若陛下真的如芸儿所说,重病无医,命不久矣,那太子爷想要登基,只怕没那么简单。”

    赵氏此话一出,宋老爹就开始嚷嚷起来。

    “男人间的事,你们妇人懂什么?陛下的心思,哪里是你我等能猜中的。既然要送锦儿去东宫当差历练,就好好嘱咐锦儿几句,别以为太子妃夸她几句,便是喜欢她了。”

    “天家的心思,咱们又怎么猜的准呢?在宫里当差行走,少说话多做事,便是最重要的。”

    “打住打住?你这么说,像是你在宫里当过差一样!别告诉我说你前世是个祸国殃民的大太监。”赵氏冷冷瞅了宋老爹一眼,又接下去道。

    “锦儿去东宫当差,自有芸儿帮衬着,就无需你我等来操心了。咱们如今该操心的,是陈家欲同汉王府结亲,听说陈夫人这些日子喊了不少人去汉王府递信,上赶着去巴结汉王妃。”

    放下了手中的针线活,赵氏让屋外侯着的丫鬟仆妇进了门,把桌上宋老爹吃剩下来的东西,都端了出去。

    陈太师想要用自家姑娘的婚事,搭上汉王府这艘大船。

    前些日子在汉王府小世子的选秀名单中,走了宋芸的路子,已经加上了陈雪元的名字。

    且陈雪元已经是内定了的世子妃。

    这件事陈家不知晓,她倒是听宋芸说了。

    太子妃也表态了,内定了陈雪元为汉王世子妃,既然陈家一门心思想要和汉王府结成儿女亲家,太子妃就乐见其成,愿意成全他们。

    只是陈家不仅想要搭上汉王府,还想搭上英国公府这艘大船。想要脚踩两条船,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简单之事?

    回到翠微居,宋锦正要回屋歇息,只见有两道黑影,又站在院墙外的柳树上。

    树影飘动,瞧着宋锦进来,那两道黑影也随着跃了下来。

    瞧见那两道黑影走近了自己,宋锦并不觉得什么意外,因为她早已知道那两道黑影是什么人。

    除了陈锦然和他的长随小厮有这么无聊,什么人还能有这么无聊?

    大晚上不睡觉,跑来别家的树上吹风纳凉的人?

    就是这满京师,也找不出几个像他们这样无聊的人了。

    “宋二姑娘,白荷姑娘的伤势可好些了?我今夜过来,给你带了两瓶上好的金疮药,是从云南上贡来的,前些日子我母亲去了汉王府,汉王妃亲自赏的。听说是用三七粉研磨出来的,对治疗外伤有奇效。”陈锦然解释了一通,把一个青花瓷的小瓶,递给了面前的宋锦。

    既然他今日是好心好意来送药的,她也就不为难他了。

    叫芙蕖接过药瓶,进了隔壁的耳房给白荷上药,宋锦让陈锦然坐在院里的石凳上,亲自倒了茶水出来,递给了他。

    “陈二公子的好意,我心领了。今日多谢你了,若是下次有机会,我定会还你这个人情。”

    方才宋锦在心底里细细数了一番,好像她欠陈锦然的人情,不少了?

    “怎么,今日转了性?不是要做牛做马来报答我了?”陈锦然说着说着,面上就笑了起来。

    虽用黑巾遮住了大半的脸,可宋锦瞧见他眼睛眯成一条缝,也知道它此刻必是笑了,且还是开怀大笑那种。

    “其实我不求宋二姑娘做牛做马来报答我,只求你能答应我,让我娶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