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111章 伤人(上)

《宋锦》第111章 伤人(上)

作者:连小君

    听着陈锦然这么说,宋锦面上笑了笑,并未流露出什么反感的情绪。

    陈锦然说想要娶自己?

    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他们二人前些日子才退了婚,今日陈锦然便要说娶自己,这事能成吗?铁定是不能成的呀!

    即便是能成,她也不愿嫁给陈锦然!

    她与陈锦然虽见过数面,但毫无感情可言,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这不是活受罪吗?

    她自己的婚事,她自己做主!

    赵氏和宋老爹都不能给她做主,区区一个陈锦然,又怎么能给她做主?

    且陈锦然今日这些话,若落到了旁人耳里,还以为是她宋家二姑娘,一心一意巴着陈锦然,想要陈锦然再次娶了自己。

    可事实却是,陈锦然一而再再而三地纠缠自己,纠缠自己也就罢了,如今竟搬到了自家隔壁,日夜窥视着自己。

    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如今她宋锦,便是遭陈锦然惦记的那一位。

    也不知陈锦然到底看上她哪一点了?

    为何就是不肯放手?

    且她真的嫁去了陈家,只怕那陈夫人和陈雪元,也不会轻易放过她。

    毕竟得罪了婆母和小姑子,在婆家只怕也讨不了什么好果子吃。

    看了对面的陈锦然一眼,只见陈锦然同样望着她,见陈锦然面上并无不妥,也没带着不悦之色,她这才敢开了口。

    “陈二公子,你我二人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了。原先你我二人是有婚约在身,咱们二人或许有可能在一起。但如今你我二人既退了婚,便什么可能也没有了。”

    “为了不遭人闲话,还请陈二公子日后与我少来往,不该见面的时候,便一次面也不该见。”

    宋锦说着,欲要站起身来,朝着屋里走去。

    不过她还有几句话没有提醒陈锦然,待说过这些话,她再走也是一样。

    “陈二公子,既然陈夫人已经给陈二公子相中了英国公家的小孙女,陈二公子心里该想的,该装的人,便不是我,是那英国公府的姑娘才是。”

    “多谢陈二公子此次带来的金疮药,下次若有机会,我请陈二公子吃上一顿饭,我欠陈二公子那些个人情,就算是还清了。”

    还清了?

    一顿饭就能还清吗?

    宋二姑娘,你想的未免太简单了?

    陈锦然望着进了里屋的宋锦,坐在院里的石凳上,暗自思付一阵。

    片刻之后,芙蕖得了宋锦的吩咐,准备带着陈锦然和文山从侧门出去。

    芙蕖手中提着盏八角宫灯,开了侧门,就放了陈锦然文山二人出去。

    “陈二公子,我家姑娘已经吩咐下来,为了不让旁人发现陈二公子今夜私闯民宅,叫奴婢亲自带着陈二公子出府。”

    临出宋府之前,陈锦然回过头瞧了里屋一眼,只见宋锦正坐在屋里。

    又过了半个月,京郊染整的香云纱进度,已进行了大半了。

    宋锦想要坐了马车去京郊看看,视察视察香云纱的染整进度,英国公府就递了帖子过来。

    帖子由门房直接送过来宋锦屋里,芙蕖接过帖子后,就把帖子拿回了屋里,亲自交给了宋锦。

    帖子是英国公夫人亲自给宋锦下的,只请了宋锦一人,过府相聚。

    信中并未提及什么重要之事,宋锦差芙蕖去赵氏屋里问过之后,请示了赵氏的意思。

    赵氏就让门房备了马车,准备送着宋锦去英国公府了。

    因着今日是英国公夫人自己的私宴,只宴请了几家同英国公府关系好的人家,所以宴席就没有摆在英国公府里,而是摆在了英国公夫人自己的私宅里。

    那座宅子在京郊,虽说算不得远,但一路的马车颠簸,也是把宋锦颠得七荤八素。

    因着白荷伤势未愈,宋锦今日带了芙蕖来赴宴。

    因着是在京郊,宅子的周边,有几块水田。

    英国公夫人今日宴请她们过来,是打算留她们在宅子里过夜的,待明日一大早,再差人驾了马车,送着她们一起回去。

    给宋锦引路的是英国公夫人贴身伺候的雪雁姑娘。

    走进宅子,便有一股甜蜜的香气,扑面而来。香气闻起来像是桃花蜜?

    难不成这里有人养了蜜蜂,专门用来酿制桃花蜜?

    果不其然,绕过了院子里用太湖石堆砌的假山,只见有数十个蜂箱,就堆放在种了桃花的花圃里。

    凑近细细闻了闻,果真是上好的桃花蜜。

    经雪雁通传之后,英国公夫人带着承恩伯夫人,亲自出来迎接宋锦。

    见宋锦站在花圃旁,欲要进去花圃里头,英国公夫人忙叫院里伺候的丫鬟,及时拦住了宋锦。

    “宋二姑娘,不可呀!这花圃里头的蜜蜂,都是前些日子才移进去的。如今还没适应了新环境,若你一旦进去,那些蜜蜂闻见了你身上那股不熟悉的味道,只怕会全部朝你扑来。”

    既如此,她还是不进去的好。

    免得被蜜蜂蛰成了猪头,到时候她还怎么见人?

    宋锦回过头,只见承恩伯夫人陪着英国公夫人,朝着她走了过来。

    虽说是在英国公夫人自己的私宅,但规矩礼仪,却是一样也不能少。

    宋锦依着规矩,给英国公夫人福了一礼,才道。

    “原先是要来早一些的,只是在家中耽搁了片刻,还请国公夫人见谅。不知夫人今日递了帖子给我,到底是做什么?”

    听宋锦这么问,英国公夫人和承恩伯夫人面面相觑半晌,交换了眼神。

    承恩伯夫人走上前一步,拉着宋锦的手,正朝着不远处的花厅走去。

    “宋二姑娘,我娘对你甚是喜欢,一心一意盼着你能够嫁来我家。今日我娘原先是不打算办这个私宴的,但为着请宋二姑娘过来,我娘也就办了这个私宴。”

    宋锦面上笑了笑,没有言语,由承恩伯夫人搀着,就进了不远处的小花厅。

    英国公夫人也紧随其后,跟着进了小花厅。

    因着英国公夫人和承恩伯夫人是主人家,所以她们二人都坐在了软榻上,而宋锦则是坐在了丫鬟搬来的绣凳上。

    “今日我之所以大清早就请你过来,确实有几分私心。宋二姑娘有所不知,那日武儿自见了宋二姑娘后,就对宋二姑娘痴慕得很。”

    “他想要再见见你,却不好得亲自去宋家见你,为了让武儿和你说上几句话,我特地叫人办了这个私宴。”

    不过是为了让张武能够见她几面,英国公夫人就大费周章,筹办了这样一个私宴?

    第一流的世家就是不一样,不过一件小事罢了,竟大费周章搞出来这样一个宴会。

    英国公夫人说着,递了个眼色给屋里伺候的一个婆子,并嘱咐着说道。

    “马婆子,小公子已经在后院了,你带着宋二姑娘,去见见小公子去。”英国公夫人吩咐罢,又转过头来瞧着宋锦,面上带了几分浅笑,就道。

    “这宅子的路弯弯绕绕地,我担心宋二姑娘在这里绕晕了,就让那婆子带着你去吧!”

    宋锦心中原是想着拒绝了此事的,但瞧着英国公夫人面上,一副欢欢喜喜的模样,若她这样贸然拒绝,不是触了英国公夫人的霉头吗?

    人家大清早就把自己请过来这里,又为着自己置办了这样一个宴会,若这样拒绝,实在说不过去。

    她还是去瞧瞧吧!

    听听那张家小公子,到底有什么话想要对自己说的。

    宋锦点了点头,就回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去瞧瞧吧!半个月未见张小公子了,锦儿心底里,对他也是有几分思念的。”

    这些话,她不过是说给英国公夫人和承恩伯夫人听的。

    她怎么可能对那张小公子,思念已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