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穿越之落逃王妃》>《穿越之落逃王妃》第一百三十五章 暖床

《穿越之落逃王妃》第一百三十五章 暖床

作者:唐留白

    杜若若闻言瞪大了眼睛:“什么?要我来为她暖床?”

    萧白理所当然的点点头:“你是他的王妃,这种事情不是你还会是谁?难不成要我吗?”

    杜若若低声喃呢着:“你若是愿意,我不介意的。”

    萧白见杜若若低声嘀咕着,但是声音太小不足以听清,好奇的问道:“你说什么?”

    杜若若笑了笑:“没,没什么!”

    萧白也没有追问,他转身便离开房间,不过没有走几步,有转过身来叮嘱。

    “记得一定要为王爷暖床,切记最好是丝毫不挂!否则王爷若是高热惊厥就麻烦了。”

    杜若若见萧白说的严肃认真,信以为真的点点头。

    “好的,知道了,不过今夜你就不要走了,住在府里吧!我怕万一王爷有什么突发情况。”

    萧白点点头:“可以!”

    萧白说完便转身坏坏一笑,离开了房间。

    春桃按照萧白的方子熬好药端了进来,杜若若给宜王殿下吃完药后,为其盖好被子。

    杜若若再次摸了摸宜王殿下的额头,还是很热,她想起萧白走时叮嘱的,一定要为宜王殿下暖床,重点是要丝毫不挂!

    杜若若光是想一想就觉得脸红,这可怎么办嘛?她又扭头看了看宜王殿下的,算了!豁出去了,这是人命,不可以坐视不理。

    说着杜若若就真的脱了衣服仅剩一个肚兜,以最快的速度砖进了宜王殿下的被窝。

    杜若若紧张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感觉要跳到嗓子眼了。

    “臭屌丝,为了你我可是做出很大牺牲的,以后不准再欺负我听到没?”

    宜王殿下翻了个身边顺势将杜若若搂进怀里,杜若若整个人一惊,木讷的一动不动屏住呼吸。

    宜王殿下迷迷糊糊间触碰到光滑如玉的身体,出于男人的本能他的身体发生了变化,杜若若脸色微变。

    丫的,你个色鬼,不要趁机占便宜啊!看在你生病的份上我忍,你若是没有生病我一定打爆你的头。

    宜王殿下的手不自觉的探索着,杜若若无奈只好双手紧紧握着宜王殿下的手,好不让他造次。

    翌日清晨,杜若若在宜王殿下的怀里熟睡着,其实杜若若晚上几乎没有睡觉,后来实在撑不住了才睡着了。

    宜王殿下缓缓睁开眼,却发现杜若若躺在自己的怀里,重点是她竟然未着寸缕,他心里腹诽着,昨晚他们发生了什么吗?

    宜王殿下看着杜若若睡的很是香甜,他摸了摸杜若若可爱的脸蛋,然后紧紧的将杜若若搂在怀里,身体再次发生了变化,他呼吸加深加粗,情不自禁的吻上杜若若的唇。

    杜若若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看着宜王殿下放大的面孔,顿时大惊失色的推开宜王殿下。

    “你……你干嘛?”

    宜王殿下嘴角上扬,带有一丝蛊惑:“害羞了?”

    宜王殿下误以为杜若若是害羞,他便再次覆盖杜若若的朱唇,只是还没有碰到杜若若就被狠狠的打了一个巴掌。

    “混蛋,看来你是退烧了,精神了,就开始欺负我了是吧?”

    宜王殿下觉得这一巴掌挨的莫名其妙,毕竟他们已经这么亲密了……

    “本王哪有欺负你!”

    杜若若立即坐起来随便拉过一件衣服披在身上遮挡着,她刚刚起身脚底踩到了衣服,结果整件衣服脱落下来,她便真的一丝不挂的站在了宜王殿下的面前。

    宜王殿下顿时傻眼,这场面也太诱惑了,他情不自禁的滚动了几下喉结。

    杜若若一下子又砖进了被窝,尽量遮挡自己的身体。

    “看什么看?”

    宜王殿下邪恶一笑:“是你自己出现在本王的视线,怎么能怪本王呢?”

    杜若若羞红着脸,紧张的语无伦次。

    “你也可以绅士的闭上眼睛不看的啊!”

    宜王殿下无奈的笑了笑:“拜托,本王是个正常的男人好吗?”

    杜若若拉过被子将自己遮住,她突然有些后悔,她就不该救那个臭屌丝。

    “听过农夫与蛇的故事吗?你就是那忘恩负义的蛇!”

    宜王殿下听了一脸懵:“明明是你自己寸缕未着的出现在本王的被窝里,怎么成了本王的不是?”

    杜若若白了一眼宜王殿下,好心没好报!

    “昨晚你发烧了,是我救了你!如果不是我替你暖床,你可能早就寒战而死了。”

    什么?暖床?发烧和暖床有什么关系吗?

    “谁告诉你的?”

    杜若若一脸委屈的看着宜王殿下。

    “萧白啊!你昨晚高烧不退,我就派阿洛去请萧白来了。”

    宜王殿下听完算是明白了,整件事一定都是萧白搞的鬼,他那个人唯恐天下不乱,这傻丫头还真信以为真,还能再蠢一点吗?

    宜王殿下下床拿来杜若若的衣服放到了杜若若的身边,伸手摸了摸杜若若的头。

    “穿好衣服吧,本王先走了。”

    杜若若一直看着宜王殿下离开,她才穿好衣服走出门外,刚好春桃碰到春桃。

    “春桃,去叫萧公子用膳吧!”

    “萧公子昨晚就走了啊。”

    杜若若闻言有些不解,他昨晚明明说要住府上的怎么就……以萧白和宜王妃交情,若是宜王殿下有危险他怎么可能走呢!

    杜若若说着说着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被耍了,这个萧白怎么和那个臭屌丝一样坏?

    上一次他明明知道自己要嫁的人就是宜王殿下,可是他却装作做不知道,害的她逃婚逃到了臭屌丝的马车上,这一次他竟然又骗她为宜王暖床。

    “混蛋,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竟然耍我,气死我啦!”

    春桃见杜若若怒气冲冲的,不解的问道:“小姐,你怎么啦?”

    杜若若转身便离开,只丢下一句:“没事,我要算账。”

    杜若若转身就去找了宜王殿下,宜王殿下换好衣服准备进宫。

    见杜若若气冲冲的走了进来,好奇的问道:“有事?”

    杜若若气喘吁吁的:“有事,我想知道萧白住在哪里?”

    “找他干嘛?”

    “算账!”

    宜王殿下猜想杜若若一定是知道自己被耍了,所以很生气。

    “为何?”

    杜若若气鼓鼓的质问道:“为何?你应该比我清楚吧?昨晚他骗我为你暖床,这笔账我还没找他算呢。”

    宜王殿下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我本就是夫妻,同榻而眠也很正常。”

    宜王殿下说的的确是事实,可是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就算是这样他也不该骗我说重你的病情啊,害得我担心了一晚上。”

    杜若若的话音刚落,宜王殿下便神情微变得看了看杜若若,他走到杜若若的面前,缓缓的逼近,杜若若不知所措的后退了两步。

    “你……担心本王?”

    杜若若被说中心事慌乱躲避着宜王殿下的眼神。

    “我……我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