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穿越之落逃王妃》>《穿越之落逃王妃》第一百五十一章 疑团

《穿越之落逃王妃》第一百五十一章 疑团

作者:唐留白

    宜王殿下闻言以为是杜若若讨厌这个郎中,所以便把那郎中打发走了。

    “怎么?要不本王把萧白找来?”

    杜若若摇了摇头,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为何我突然可以看出别人的发生的事情?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秘密?

    记得上一次太子殿下说过,那河神说过她命运特殊,难道是真的?

    杜若若突然想起来上一次那个神机大师说过,她属于纯阴之人,必须与纯阳之人结合,难道这其中真的有什么秘密?

    “王爷,如果我告诉你我会占卜之术,你信吗?”

    宜王殿下笑了笑:“若若,本王似乎没有听你说过你会占卜之术。”

    杜若若想了想还是决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宜王殿下,毕竟她们现在已经是一家人了。

    杜若若一脸认真的看着宜王殿下。

    “王爷,你过来,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宜王殿下有些好奇,因为很少见杜若若如此严肃的对待一件事,他还是乖乖的走到杜若若的身边,坐了下来。

    “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

    杜若若一副很认真的模样看着宜王殿下:“王爷,若若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希望你听完不要太惊讶。”

    宜王殿下淡淡一笑:“好,你说吧。”

    “其实,我不叫杜若若,我本名叫苏棉。”

    宜王殿下闻言心中一惊,但是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他知道杜若若虽然平日里叽里呱啦,可是一旦她认真起来的事情就一定是真的。

    “我不是你们这个时代的人,我是从另一个时代穿越过来的人。”

    宜王殿下闻言眼神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但是他并没有就此打断杜若若,而是视线不移的等待杜若若说下文。

    “我们苏家是占卜世家,不过到我这一代就特殊了,从小父亲就不让我学习占卜之术,反而把我看得很紧,只让我学习琴棋书画,我一直不懂父亲为何不让我学习占卜之术,可是如今我想我有些明白了。”

    宜王殿下闻言虽然觉得这种事情很不可思议,但是看杜若若的样子并不是在说谎。

    “刚刚那郎中一碰我,我便能看出关于他的一切,起初我以为是幻觉,可是直到听郎中亲口承认,我便知道我这一切不是幻觉。”

    宜王殿下沉默片刻才缓缓开口:“你说你是穿越而来,那么你会离开吗?”

    杜若若闻言陷入一片沉默,从前她总是想着如何逃跑穿越回去,而如今她却不知道了,毕竟有一个她回避不了的问题那就是她爱上了宜王殿下。

    宜王殿下最害怕的就是杜若若此刻的沉默,他不想要这个模糊的答案,他想要的是一个坚定的承诺。

    宜王殿下立即将杜若若紧紧的搂在怀里,他知道自己的软肋就是杜若若,他不能承受是去她的痛苦。

    “若若,答应我,不要离开我好吗?”

    杜若若愣愣的被宜王殿下紧紧的抱着,她以为宜王殿下会和她讨论事情的真假,可是没想到他竟然不问真假,而是直接问他会不会离开,看来宜王殿下更在乎的是她的去留。

    “我如今还没有办法让自己穿越回去。”

    “本王不在乎你是谁,本王只想与你在一起。”

    杜若若闻言心里一阵暖阳阳的,原来在宜王殿下的心里这么喜欢我。

    “嗯,若若知道,不过还有好多事情需要我去查证。”

    “嗯,本王陪你。”

    杜若若突然盯着宜王殿下看了看,她的脑袋里又闪过一些画面,好似一些想法就会不由自主的冒出来。

    “王爷,黎王殿下很快就要当太子了,而且他将来会试图拆散我们。”

    宜王殿下虽然这些事情他都有想过,但是真的从杜若若的嘴里说出来总觉得有些不愿意接受。

    杜若若话音刚落,整个人就瘫在了宜王殿下的怀里。

    杜若若心中一阵疑团,似乎每次她占卜出来一些事情,都会身体虚弱,这是为什么?而且自从与宜王殿下同床后她的占卜能力才渐渐出现。

    宜王殿下担心的扶住杜若若,为何她的气息越来越弱?

    “来人。”

    阿洛闻言立即走了进来,躬身拱手。

    “王爷,有何吩咐?”

    “快去把萧白找来,快。”

    阿洛闻言有些犹豫:“王爷,萧公子他刚刚成亲……”

    宜王殿下闻言发怒:“他若是不来,绑也得给我绑来。”

    阿洛闻言立即应诺:“是,王爷。”

    萧府,萧白与慕容韵新婚之夜便开始分房睡,许是因为他们二人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再加上是误打误撞而成婚,所以她们两个到现在也不是很愿意接受。

    阿洛来时慕容韵与萧白正在吵嘴架,慕容韵是个骄傲的公主,平日里只有她给别人气受,从来不会受别人的气,可是自从她嫁进萧府,萧白就直接把她当空气,完全不理会她,这会二人就吵了起来。

    慕容韵双手掐腰,一副不服输的样子。

    “萧白,你凭什么无视本公主?”

    萧白平日里一向怜香惜玉,可是面对慕容韵他却怎么也做不到,也许是因为他的婚姻不由得自己把握而恼火,毕竟他一向自诩潇洒自由。

    “慕容韵,拜托你,这里是萧府,不是皇宫,不会每个人都要围着你转。”

    慕容韵一听便更加生气了。

    “萧白,你别忘了,我可是你明媒正娶取回来了的。”

    “明媒正娶?若不是你多管闲事搞得人尽皆知,都误以为我们两个怎么样了,我也不必娶你,说白了还不是你的责任。”

    慕容韵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她堂堂南平国公主,嫁给萧白这样的普通人家,想不到还会被嫌弃。

    “萧白,你混蛋!娶了本公主难不成还委屈你了不成?”

    萧白白了一眼慕容韵:“我不想多说,我们之间也无话可说,反正目前就是这样,你愿意就乖乖做你的萧夫人,不愿意你就可以合离。”

    慕容韵气愤的拿起萧白的手狠狠咬了一口。

    “啊……”

    慕容韵解气后,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