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穿越之落逃王妃》>《穿越之落逃王妃》第一百五十二章 和解

《穿越之落逃王妃》第一百五十二章 和解

作者:唐留白

    慕容韵刚要走,阿洛就来了。

    “萧公子……”

    萧白没好气的大生嚷道:“什么事啊?”

    阿洛闻言沉默片刻,萧白扭头一看是阿洛,阿洛就代表宜王殿下,他一来一定是受了宜王殿下的指示,所以萧白的脾气顿时就没了。

    萧白语气缓和些许:“什么事?”

    阿洛开口:“是王妃她晕倒了……”

    “我去,你怎么不早说!”

    还没待阿洛说完,萧白便一溜烟的朝门口跑去。

    萧白知道杜若若对于宜王殿下有多重要,所以他一听说杜若若晕倒了,便立刻跑了出去快马加鞭去了宜王府。

    慕容韵听闻杜若若晕倒,她双手握着阿洛的胳膊。

    “你是说杜若若晕倒了?”

    阿洛点点头,慕容韵拉着阿洛的手。

    “快点,带我去宜王府。”

    阿洛顿时懵了,慕容韵可是身份尊贵的公主,她竟然握着他的手?天啊!这……这未免太过荒唐了。

    阿洛收回自己的手:“公主殿下,属下骑的是马,并没有马车,不方便带着公主。”

    慕容韵闻言立即不愿意了:“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死板?都什么时候了,本公主命令你带我去宜王府。”

    阿洛由于片刻,最后还是妥协了,他还是带着慕容韵一起骑马,二人靠的很近,阿洛的心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还好从萧府到宜王府的路不是很长,不然阿洛的心脏就要跳出来了。

    宜王府里,杜若若躺在床上,脸色惨白,有些憔悴。

    宜王殿下正焦急的守在床边,他不知道为何杜若若会如此虚弱,一切都有些没有道理。

    萧白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冰块,怎么回事?宜王妃为何会晕倒?”

    宜王殿下扭头见萧白来了,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

    “你可算来了,若若她最近很奇怪。”

    萧白走到床边看了看床上的杜若若,面容憔悴,唇色发白,一看样子像是经历了什么事情消耗了打量的体力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她为何会晕倒?”

    宜王殿下一脸懵:“我也不知道,她突然间可以感受到过去,预知未来,而且每次她一预知未来后就会头晕,乏力或者晕倒。”

    萧白听了一脸懵,他从未见过这种症状,或者说在他的世界观里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萧白俯身为杜若若把了把脉,片刻,萧白不解的摇了摇头。

    “冰块,这一次我恐怕帮不了你,因为我从未见过此种现象,太不可思议了,宜王妃的脉象并没有任何特殊,只是有些虚弱而已。”

    宜王殿下有些失落,若是萧白都无能为力,那么他真的不知道还可以求助谁。

    “萧白,你一定要想想办法,本王没有求过你,可是这一次,本王求你了。”

    萧白从未见过慕容宸这样卑微,看来杜若若在他的心里已经不可取带。

    “这样,我先试着给她开一副调理身体的补药,先看看效果。”

    “好。”

    萧白走出门后看到慕容韵从阿洛的马背上跳下来,更可恨的是,她竟然牵着阿洛的手。

    萧白一脸慕容韵与阿洛走的那么近,他便很是窝火。

    “喂,慕容韵,你来干嘛?”

    慕容韵理也不理萧白,直接奔杜若若的房间走去。

    萧白更受不了这种被无视的感觉,他上前抓住慕容韵的手。

    “慕容韵,你这是什么意思?没听到我在和你说话吗?”

    慕容韵白了一眼萧白:“怎么?被无视受不了了吧?可是你之前也是这样无视本公主的,怎么样?舒服吗?”

    萧白被气的鼓鼓的:“慕容韵,你……”

    慕容韵朝萧白做了个鬼脸:“你什么你?没话说了吧!”

    “好,很好,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管谁。”

    说着慕容韵朝杜若若的房间走去,宜王殿下正守着杜若若,他紧紧的握着杜若若的手。

    “二哥哥,二嫂嫂她怎么样了?”

    “韵儿?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嫂子晕倒了,所以就过来看看。”

    “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陪着若若。”

    慕容韵从未见过宜王殿下如此在乎一个人,看到宜王殿下那失落的的样子,慕容韵反倒很羡慕杜若若,能被宜王殿下如此疼爱。

    慕容韵出来后并没离开,她决定来帮萧白的忙,毕竟她也闲来无事。

    萧白正在熬药,慕容韵走了进来。

    “你在干嘛?”

    萧白白了一眼慕容韵,似乎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

    “离远点,这里比较脏,不是你这种高贵的公主该来的地方。”

    慕容韵闻言觉得萧白实在挑衅自己。

    “萧白。你这是在讽刺我吗?”

    萧白冷笑:“呵呵,我可不敢,惹你这个骄傲的公主。”

    慕容韵不服气的将将萧白推开。

    “你走开,本公主亲自来,你看看本公主到底会不会干活。”

    萧白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慕容韵。

    “喂,你确定你可以吗?”

    慕容韵点点头:“当然了,不要小看我哦!”

    萧白拱手相让:“好,你来,这个机会让给你。”

    萧白坐在一旁看着,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慕容韵看着煎药,她突然有个疑问。

    “咦?萧白,煎药这种事你大可以让下人做嘛,干嘛一定要亲自做?”

    “你没看到你哥那副无助的样子,我和他这么多年都没见过他这副模样,可见他对杜若若有多么上心,杜若若这个人第一次见就觉得与众不同,也难怪你哥哥会这么喜欢她,她的病很奇怪,我一时也摸不到头绪,看在你哥哥的份上煎药算不得什么,我不希望有任何闪失。”

    慕容韵想不到萧白竟然是一个如此够意思的人。

    “嗯,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二嫂嫂,她能被这么多人爱,尤其是我二哥哥,真幸运。”

    萧白看了看慕容韵:“如果你期待找一个多么爱你的男人,那我只能对你说抱歉了,因为我不喜欢你。”

    慕容韵撅着嘴巴:“切,我知道,我也不喜欢你,不过你也不该当我是空气啊,我们最起码可以做朋友啊。”

    萧白听了慕容韵的话有些自惭形秽。

    “好了,我承认我对你有偏见,因为我不喜欢与皇家人接触,规矩多,麻烦,还有我要娶的人必须是我自己喜欢的,像这样被逼成婚,心情糟透了,我对你自然也没什么好印象。”

    慕容韵扁了扁嘴:“不怨你,是我不分青红皂白就强出头,闹得这个结局是我的错,不过你放心,若是你哪天遇到自己喜欢的人,我可以主动与你和离。”

    萧白闻言对慕容韵的为人有所改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