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穿越之落逃王妃》>《穿越之落逃王妃》第一百零九章 是我给你换的衣服

《穿越之落逃王妃》第一百零九章 是我给你换的衣服

作者:唐留白

    宜王殿下为杜若若换上寝衣,刚才是情急之下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换衣服时却觉得有些难为情了,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尽量做到不该看的不看,尽管他已经看过了。

    宜王为杜若若换好衣服后,便走出了房门,阿洛还在门口伺候着。

    “太子终于还是出手了,近几日盯紧他。”

    宜王本不想与太子殿下为敌,可是如今他竟然对自己的手足动手,宜王殿下便再也不会任他妄为了。

    多年来宜王一直隐藏实力,就是为了躲避夺嫡之争,他一直认为自古君王多愁苦,虽然帝王权倾天下,但是背后的孤独与愁苦也是常人所体会不到的,所以他宁愿做个纯臣,也不愿争权夺位。

    “是,王爷。”

    “你明天一早去一趟王尚德宰相府,让他做好准备吧。”

    宜王殿下虽然表面上整日吃喝玩乐,风流成性,但是暗地里却对朝廷之事了如指掌。

    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毕竟太子殿下生性多疑,心狠手辣,他为了稳固他的储君之位,定会排除异己,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宰相王尚德是当今皇后的亲弟弟,也就是宜王殿下的亲舅舅,与宜王殿下关系甚好。

    宜王殿下早早便暗自收集了太子殿下奢靡淫乱的证据,只是一直没有弹劾他,可如今他竟然对慕容修下手,更何况还伤害了杜若若,这比账他要好好算一算。

    ……

    宜王殿下一晚上都守在杜若若的床边,生怕出什么意外。

    清晨,明媚的阳光洒遍府邸的每一个角落,房间里的光线逐渐变得明亮起来,宜王殿下一整晚未合眼,晨起才靠在椅子上打了个盹。

    杜若若昏睡了一夜,这才缓缓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里,周围的陈设整整齐齐,十分整洁,不过这床上的装饰看上去倒像个男人居住的地方。

    她刚刚打算翻个身,结果一阵阵疼痛袭来,她这才想起来昨夜自己被刺了一剑。

    “嘶……”

    叫痛的声音虽然微弱,但还是吵醒了椅子上打盹儿的男人,他紧张的迅速睁开双眼来到杜若若的身旁,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杜若若呆呆地看着眼前放大的俊容,虽然看上去略显憔悴,但是依旧英俊不凡,上一秒杜若若还在感叹宜王英俊,下一秒就反应过来了,这是哪里?自己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

    “屌丝?怎么是你?”

    宜王殿下见杜若若还有力气说话,悬着的心这才放下,又继续冷着脸。

    “你希望是谁?”

    “黎王殿下呢?他没有受伤吧?”

    杜若若话音刚落,宜王殿下顿时黑脸,黎王殿下,黎王殿下,难道你的眼里就只有黎王殿下吗?

    “你还是先关心一下自己吧!”

    杜若若不悦的嘟着嘴吧,她垂眸之际却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换了,她一脸愕然,天啊!发生了什么?

    “我……我的衣服谁换的?不会是你……”

    宜王殿下一脸理所当然的回答:“就是我!而且你穿的还是我的寝衣。”

    杜若若顿时炸窝,她一脸嫌弃的闻了闻寝衣的味道,不但没有讨厌汗臭味,反而有一种特殊的香味,闻起来很舒服,但她并没有沉迷在这种香味里,屌丝的衣服她不稀罕:“你……你个登徒子,竟然趁机占我便宜。”

    宜王殿下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更加厚脸皮,他缓缓靠近杜若若,带着几分邪恶。

    “你身上我哪里没有看过,再说了你是我的女人,我不给你换衣服,难不成让阿洛给你换?”

    “谁……谁是你的女人?不要脸!”

    宜王殿下脸一沉,带着几分威严:“丫头,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要试图挑战我!”

    杜若若顿时被宜王殿下的警戒所震慑,她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瞪着一双大水眸定定的看着宜王殿下,像是受了惊吓的小绵羊一般,顿时没了往日和他斗嘴的乖张气焰。

    宜王殿下(慕容宸)还是第一次见杜若若这般乖顺,看样子他刚才是吓到这丫头了,他的心不禁柔软起来,伸手摸了摸杜若若的脑门。

    “还好,不烫了。”

    杜若若被宜王殿下突如其来的关心所惊讶,他上一秒还在威胁她,下一秒却又好似很关心她,这是什么物种?变脸比翻书还快。

    杜若若不自在的又缩了缩脖子,躲开宜王殿下温热的手。

    宜王殿下见杜若若躲避自己,他不悦的用手指戳了一下杜若若的脑门。

    “别再缩了,再缩就钻被窝里了,饿了吧,准备吃饭。”

    “我……”

    杜若若刚要起身,背部的疼痛再次袭来。

    “嘶……”

    宜王殿下见杜若若痛的呻吟,他的心也莫名的跟着紧张起来,他上前扶着杜若若。

    “慢点。”

    虽然语气清冷,但是依旧掩盖不住内心的担忧,宜王殿下越是如此,杜若若便越是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该回去了,我一晚上没回家估计家里一定着急了。”

    宜王殿下闻言,双眼顿时变得严厉,不知为何,他天生的高贵气质威严起来总是让人心生畏惧。

    其实一早,宜王殿下便派阿洛便去宰相府给杜若若报平安,理由就是皇上刚刚指婚,宜王殿下想和杜若若商量一下婚事细节。

    其实虽然她们二人虽然被赐婚,但是毕竟还尚未成亲,不宜见面,可是全天下都知道宜王殿下向来不拘小节,风流成性,连皇上皇后都奈何不了他,所以即便杜成千不高兴也不敢表现出来。

    杜若若心想没办法啊,她现在身受重伤,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杜若若只好新生机智以柔克刚。

    “吃……吃饭。”

    杜若若还是示弱了,声音微弱的,像个犯了错误害怕惩罚的孩子般让人心疼。

    宜王倒有些不适应的转过身去,立刻收起了刚才的威严,嘴角形成一抹弧度离开了房间。

    整个府邸没有丫鬟,没有小厮,只有秦伯一个人平日里看家护院。

    秦伯膝下无儿无女,承蒙宜王殿下心善照顾,给了他这个差事才得以糊口,所以秦伯对宜王殿下忠心耿耿。

    秦伯煮好了清粥,正准备给杜若若端去,宜王殿下便走了进来。

    秦伯立刻行礼:“王爷,老奴已经煮好了清粥。”

    “嗯,给我吧!”

    “这可使不得,还是老奴去吧。”

    宜王殿下直接从秦伯手里接过木盘,没有多余的表情,直接转身离开了厨房。

    ……

    杜若若还是体虚,只坐了那么一会就满头大汗,豆大的汗珠布满了她的额头。

    “咯吱……”

    听见推门声,杜若若扭头向门口看去,宜王殿下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缓缓走到杜若若的床旁。

    “吃饭吧!”

    杜若若忍着疼痛缓缓抬起双手准备接过粥碗,宜王殿下却绕开杜若若悬在半空中的小手,坐了下来。

    他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粥,粥是刚煮出来的,还冒着热气,他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吹,确定不烫了才移到杜若若的嘴边。

    “嗯?”

    杜若若难以置信的看着宜王殿下,他这是要喂她吗?他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