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小说> 总有NPC想害我>总有NPC想害我第45章 丰都鬼域(一)

总有NPC想害我第45章 丰都鬼域(一)

作者:恶魔小丑

    丰都鬼域(一)

    叶迟作死自带天赋,拿捏的十分游刃有余,他漫不经心用手指绕着殷玄弋的衣带,就是不解开,上半身下倾,若即若离的贴着殷玄弋的身体,一手撑在他脸侧,脑袋靠着手臂,毫无束缚的黑发顺着下滑,有几缕落在了殷玄弋脖子里。叶迟笑吟吟的垂眼看他:“玄弋哥哥,你为什么老跟着我啊?”

    手指停在他腰带正中,一寸一寸轻点着往下,最后点在了他气海穴画圈:“看上我想绑我回去做压山夫人?”

    殷玄弋唇线绷成一线,眉心微蹙,总是清波一片的眼中像被什么蒙蔽,暗暗似有凶潮。

    叶迟见他不答,手指打了个璇儿,接着往下。殷玄弋浑身僵硬,所有的触感都汇集到了叶迟作乱的指尖,那一点轻巧的力度像蝶儿栖息,却又抓心挠肝,沿着小腹一路往下跳跃,催生出灼人的温度。

    殷玄弋气息一滞,低喝道:“别动。”

    叶迟手指停在离他下身寸许之地,像个狡猾鸷伏的猎人,他暧昧的凑近他:“你们无界山那么无聊,想你也不通□□,随便碰两下就硬成这样。”

    殷玄弋咬牙道:“叶迟。”

    叶迟干脆趴到他胸口,手指又闲不住的勾出他一缕头发绕啊绕,拿发梢挠殷玄弋的下巴:“就算你跟着我也阻止不了我去那里,你放弃吧,回无界山好好养伤。要不然的话……”他伸直右腿挤到殷玄弋双腿间,“我今天就教教你何为风雅之事。”

    殷玄弋脸色绷得死紧,额角经脉隐隐浮动,声音因为隐忍而轻颤:“荒唐。”且毫无说服力。

    叶迟曲腿顶上他胯间,殷玄弋额角一跳,脱口道:“你!”

    叶迟嘻嘻笑:“小爷我撩汉也是头一回,不过一回生二回熟,就都贡献给你了。”说完,停在小腹的手掌直接往下覆了上去。

    殷玄弋眼睛蓦得睁大,他低低哼了一声,却又立刻咬住嘴唇,狼狈的别过眼去,不肯看叶迟。

    叶迟戏谑道:“不好意思啊?这有什么,大家都是男人,想开点。”他又屈指轻轻一弹,殷玄弋身体微微弓起,转过头眼眶发红的盯着他,厉声喝道:“叶迟!”

    叶迟被他吼的愣了一愣,接着在他下|体不轻不重的一拧:“吼什么吼——啊!”

    殷玄弋不知怎么挣开的束缚,他反手扭过叶迟的手,翻身就把他压到了身下。叶迟本能的挣扎,殷玄弋“唰唰”划出几道光,贴着叶迟的手脚把他四肢大敞的定在地上。

    叶迟懵了:“你怎么挣脱的?这不可能。”

    殷玄弋居高临下看着他,眼眶依然发红,黑眼珠像沉在水底,有一种悄寂的危险。他声音发涩,却是回道:“你灵力尚浅,并不难破。”

    叶迟恍然:“难怪。”然后他像个没事人一样道,“好吧好吧打不过你你想跟就跟吧,不过我可说好,你不许插手——嘶,你干嘛?”

    殷玄弋垂头就在他颈侧咬了一口,浅尝辄止的磨了磨牙。

    叶迟本存着云淡风轻糊弄过去的心,被他一咬咬出一身鸡皮疙瘩,他头皮一炸,殷玄弋又在咬出的伤口上轻轻舔舐起来。

    “殷、殷……殷初,”叶迟舌头打架,“我刚才开玩笑的。”

    殷玄弋头也不抬,贴着他的脖子慢慢亲吻,闷声道:“我认真的。”

    叶迟:“……”

    殷玄弋一把撕开了他基本遮不住春光的里衣,叶迟跟个活虾一样被他剥了一层,衣服堆在手肘,他立刻吓哭了:“大侠我错了!”

    殷玄弋抽了他那根骚包的腰带,丝衣顺着光洁的皮肤滑落,露出漂亮的腰线。他眸色一转,似乎进了光,嘴角倏忽翘出一个旖旎的弧度,沉声道:“想开点。”

    叶迟:“……等——哈哈……别舔……哈哈……痒……哈哈……玄弋哥哥我错了……救命啊……”

    岑息原本听话的抱着鬼娃娃在一边站着,听到叶迟喊救命,立刻飘下树端,但还未靠近,一把剑就贴着他面门插到了他脚下。

    是降世。

    殷玄弋侧头淡淡瞥了他一眼,岑息立刻住了脚步,又见叶迟并不像危险,看了看怀里的鬼娃娃,乖乖站着不动了,只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们,十分好奇。

    叶迟手脚乱挣,笑得浑身发颤,肌肤像沁了桃色,微微泛出一层浅粉,看着十分可口。

    “玄弋哥哥,我再也不敢了,你放过我吧。”他口中不断可怜巴巴的告饶,下着从不会履行的保证,手腕被锁的地方挣动间勒出了一道红痕,于是他故技重施,“殷初,我手疼。”

    这话就跟什么术法的咒语一般,殷玄弋果真停下,从他胸腹间抬起头来。叶迟肌肤是从小养尊处优出来的白皙细腻,更是像个豌豆公主一般十分敏感,哪怕一点点触碰都能留下痕迹,这时候已经一丝不苟的记录下了殷玄弋亲吻舔咬过的痕迹。

    殷玄弋极为克制的错眼看向叶迟手腕,见其上红痕遍布,是挣动的狠了勒出的印记。

    他眼神几变,终于恢复过一些清明,挥手解开了叶迟的束缚。

    叶迟束缚一除,立刻弹起身要扑过去:“你竟然真的想上我!虽然小爷我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魅力非凡,看上我的人十有*,但你居然想玩捆绑!”

    叶迟准备来个贴身肉搏,却被殷玄弋双臂一展一把圈在怀里,一道坐了起来。叶迟瞠目结舌的蹬了瞪腿,突然觉得这姿势似曾相识,眼熟的很。

    他上身几乎□□,衣服都松松垮垮堆在肘间,就这样还能不合时宜的发了个漫长的呆,脑中灵光一闪,终于找到答案。

    这不就是庙前村中圣姑姑与慧法大师交|合的姿势,观音坐|莲吗。

    殷玄弋不疾不徐的拢了拢他散的乱七八糟的黑发,侧头吻了吻他耳后肌肤,叶迟浑身一抖,殷玄弋已经转过脸,额头相抵,眼睛幽幽看进他眼中,轻声道:“圣姑姑同我说了,你要去丰都鬼域。”

    叶迟僵了一僵,不自在的嘀咕道:“她还跟你打小报告?一把年纪了,一点信誉都没有!”

    殷玄弋缓缓摇头,却说:“你去那里想做什么?”

    “我……”他总不能说,鬼王重阴之体,他去碰碰运气,给鬼娃娃讨点粮食吧。每当正经话说不下去的时候,不正经的话总会源源不断的冒在他随时讨嫌的脑内,于是叶迟道,“你下面硌得我屁股疼。”

    殷玄弋:“……”

    他好不容易忍下的一股邪火反扑了他一脸,怒火攻心,他一只手捏着叶迟的腰把他往上提,另一只手就去扒他的亵裤,吓得叶迟赶紧拉裤子,拉一拉就开始假哭:“玄弋哥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做的错事花样百出,哭的内容一成不变,以不变应万变应到底了。

    两人拉拉扯扯间,叶迟瞅准一个空档就扑了出去,手脚并用往外爬,殷玄弋抓住他的脚踝毫不费力的又把他拉了回来,就着叶迟四肢着地的姿势翻身压了上去。

    叶迟被他压趴在地上,哭唧唧的想说理:“我们这样是不是太快了,虽然我有点喜欢你,但我是个有节操的人,绝不能跟人不明不白发生*关系……”

    殷玄弋一呆,叶迟后面说了什么他一概没听见,全身僵直愣愣的问道:“你说什么?”

    叶迟道:“桃林的主人好像来了。”

    殷玄弋:“……”

    他们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布衣老者,须眉皆白,慈眉善目的看着眼前交叠在一起的肉|体,脸色如常的咳了两声,假装自己身体不好:“两位公子。”

    殷玄弋顿了顿,不慌不忙的把叶迟整个一裹,这才站起身,面无表情的看向老人,眼里隐约是冷漠。

    叶迟慢吞吞滚了半圈,侧躺在地上,笑眯眯道:“老人家有何事,你可知道刚才扰了一桩美事,实在有点可恶。你要说不出个道理来,我就摘了你满园的桃子。”

    老人却不慌张,依然慈眉善目样:“你爱吃便都摘了去,无妨。”

    叶迟拢了拢大开的衣襟,心想:“这老头什么来头,走路不带声,刚才竟一点没察觉。”

    这时候,杵在一边当背景的岑息抱着鬼娃娃上前来,还有跟鬼娃娃混在一起的满怀罪证。叶迟毫无愧色,鬼娃娃却“依依呀呀”的要他抱,他只好从桃子堆里把它拎过来。

    殷玄弋掏出一锭碎银递给老人:“多有得罪,这些桃子算我们买下的。”

    老人推回给他:“不碍事,实不相瞒,我瞧着二位应是修仙之人,小老儿却有一事相求。”

    叶迟刚摘了人家半树桃子,拿人手短,殷玄弋道:“请说。”

    老人叹了口气,开始道来:“我有个侄儿年轻时犯了浑,打死了一个书生……”

    叶迟抱着“咿呀”乱叫的鬼娃娃,自己不痛快,也要找别人不痛快,凉凉道:“哎哟,杀人偿命,你侄儿尸骨都寒了吧。”

    老人却一点不以为杵,温温和和的看他一眼,继续道:“我侄儿见自己打死了人,连夜就逃走了,辗转去了丰都,总算在那里落了脚。这些年一直也没往家里来信,他老父母就他一个儿子,思念的紧,只是寻访无门,普通人哪里去的了那种地方。不知二位能否帮忙送封书信,小老儿谢谢两位仙人了。”

    【接受任务:鬼城寻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