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小说> 九门诡案>九门诡案第23章 第一次指认

九门诡案第23章 第一次指认

作者:战术猴子

    正式开局。

    十五名兽人围成一圈,逐祥站在正中间,记录官站在场边随时更新兽人身份变化。

    按照名次兽人首先进行发言。

    第一人就是宫淑燕。

    随着逐祥有请,宫淑燕缓缓上前说:“我觉得对面的大哥长的好凶,他应该是黑手吧?”

    宫淑燕所说的人,是怀柔人魏乡。

    “放你娘的屁!老子不是!我觉得你才是黑手!”魏乡性格豪迈,还没等让他发言时,他就开始发言了。

    逐祥给了魏乡一个警告的眼神,要是再提前开口违反竞斗规则,首先将他淘汰。

    宫淑燕倒是没有因为魏乡的暴躁而生气,反而是站在她身边的三名壮汉,一致认为宫淑燕指认魏乡是黑手,他就肯定是黑手。

    首先就得把这些说话冲的,脾气暴躁的弄死再说。

    后面的接连发言,除了几个指认魏乡是黑手之外的,都呈现保守派,既不说指认也不言他。

    反正就先看谁按奈不住,率先翻牌。

    魏乡的身份牌是常客,正是黑手追杀的对象,而他只要指认出一名正确的白身,就能顺利出局。

    这时轮到寺景发言,寺景颤抖着声音说:“我抽到的身份牌是黑手啊!可我谁也打不过,等到时辰一到,我就会被淘汰了……我……”

    整场兽人中,只有寺景一个是小孩子,此言一出,众人皆对寺景是嗤之以鼻。

    都认为寺景是吓傻了,黑手是三种身份牌中,最具有攻击性的角色,率先公开自己的身份不会有危险,但如果没有杀死一名常客,或者是时辰一到要是场上还有幸存白身的话,那就是顺延下一局。

    但黑手要是主动出击的话,要是杀错了人,是要当场被开颅的……

    所以如果是像寺景这样的小娃娃,抽到黑手的话,提前公布自己的身份,反而是最安全的。

    这样众人的注意力就不会停留在他身上,即便是他知道了谁是常客的话,以寺景这样的小身板,他打得过谁?

    竞斗规则中,没有说明常客能不能还手,没有说明就是可以,也就是说黑手要是打不过常客的话被反杀了,那么常客胜利出局。

    铛铛!逐祥敲响指认钟。

    没有指认或者是没有发言说自己身份的人,此刻全部站出来。

    一共有六个人。

    魏乡气不过刚才宫淑燕还有她周围的男人说他是黑手,便率先上前说:“我指认那个女人旁边的那个人是白身!”

    宫淑燕眯起了眼睛,像是发现了什么……

    唔,第一就指认白身,这不是摆明了说明自己是常客吗?!要是指认错误的话,自己的身份牌会被公开的……寺景在心里想。

    虽然逐祥已经将这些兽人的身份牌烂熟于心了,但是还是转身向记录官询问。

    记录官在公布榜上看了魏乡指认的人的身份牌后摇摇头。

    “指认错误!公开他的身份牌!”

    魏乡顿时面如死灰,他就是气不过,站在宫淑燕身边的三个男人中,肯定有白身,魏乡是这么想的。

    因为除了这几个围着宫淑燕的男人趾高气昂之外,其余人都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魏乡,身份牌是常客!”记录官打开魏乡在公布榜上的身份牌。

    满场哗然,想不到这么快就会暴露出第一个人的身份。

    那么紧接着就会出现黑手,因为这个时候黑手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这个中间就会存在一个问题,十五个兽人中,不是只有一个黑手。

    几个黑手同时出手,还是沉默着等待下一次的机会,这是一个问题。

    寺景在思考的问题是,这十五张身份牌中,黑手、常客、白身的身份是不是按照一定比例分配的,肯定是这样的,就是不知道黑手有几个。

    宫淑燕的目光流转在魏乡身上,如果别的黑手同时出手的话,那么她面对的不仅是一个魏乡,还有别的黑手。

    现在公布自己黑手的身份的话,实在是太冒险,她决定再等等。

    何况……她还有底牌,站刚才被魏乡指认的这个男人,他的身份牌是常客。

    别问她是怎么知道的,这个男人满心想着相约幽暗中……

    呵呵……宫淑燕冷艳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残忍。

    后面的兽人笼中,陆甲紧紧注视着场中的每一个人的表情,宫淑燕这样的表情同样没有逃出他的眼睛。

    现在他基本可以断定,刚才魏乡指认的那个男人肯定是常客。

    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那个男人盯着宫淑燕都快流口水了……

    何况刚才魏乡指认那个男人是白身,至今确定指认错误了,那么说明这个男人的身份牌只剩下黑手或者是常客了。

    通过对宫淑燕的观察,还有这个男人的注意力完全不在其他人身上,陆甲可以断定这个人的身份牌一定就是常客!

    目前为止寺景还算是安全的,所以陆甲暂时先没有什么动作,先看看再说。

    公布了魏乡的身份牌之后,立马就有两名黑手站出来了,分别是之前没有发言的,和已经发言说认为别人是常客的人。

    两名壮汉一看就是来自于草原,健硕的肌肉在阳光下呈现古铜色,他们抽出靴子里的匕首,围绕着魏乡。

    魏乡是怀柔人,怀柔人在体型上面绝对不如草原人,但这个时候没有回头路,只能硬着头皮上。

    草原人达成的共识是,一起上谁先得手是谁的。

    很快在两个的进攻下,魏乡身上已经皮开肉绽,逐祥包括场上的所有人都冷冷的注视这一切,这就是一头猪的价格而已。

    寺景艰难的把头转移到别处,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残忍,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无法接受。

    不知道这个世道是怎么了,竟会出现这种竞斗活动……

    最终的结局几乎是像大家所预料的那样,魏乡横尸场中,头颅被其中一个草原人提在手中。

    而另外一名草原人,在这场恶斗中,显然是受伤不轻。

    没有顺利的杀死常客,导致了他黑手的身份暴露,在接下来的竞斗中对于他来说十分的不利。

    即便是最终顺延到下一局的话,不一定还会抽到黑手的身份牌,只剩下半条命离死不远了……

    再看看场上,只剩下十三人了,而这个时候半个时辰已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