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小说> 我变成了男生>我变成了男生第113章 女怨

我变成了男生第113章 女怨

作者:障叶青

    “不要......求求你们.....”

    “我不要!我真的没有勾引他!”

    “我错了!我下次一定会生儿子的!求求你们!”

    “求求你们!不要杀我!求求你们......”

    “救......”

    长着一副慈祥面孔的老人看着被土淹没的儿媳妇,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说道:“多谢大伙帮忙,要不然我家儿可就被这个贱女人给......”

    她没有说出接下来的话,却让旁边的村民安抚道:“祥子婶,这谁知道,大城市里来的姑娘也会去勾搭人啊,不过您看......您那未满月的孙女......”

    听到他说起自家未满月的孙女,祥子婶才笑出声来,说:“就一千块,送你啦。”

    那村民却眉头一皱,说道:“祥子婶,你这不厚道啊,谁知道你那孙女是不是你儿子的种呢,一千块,也太贵了吧,便宜点。”

    祥子婶听他居然讲价,也皱起了眉头说道:“我买那个儿媳妇的时候可花了一万块,这些年养她那懒货也花了不少钱,不就一千块,你还跟我讲价。”

    那村民却不服了,说道:“这几年,谁不知道你那个儿媳妇接连生了七八个女儿,你全都卖出去了,怎么着也赚回来了,再说了你那个孙女才一个月大,谁知道会不会死......”

    说着,突然有个人打断了他们的话,说道:“你们觉不觉得,有点奇怪?”

    于是众人的视线都向他看去,他托了托眼镜,说道:“咱们村,已经有一年,没人生过男孩儿了吧?”

    一阵风吹过,吹得在座的人,都有些冷。

    他裹了裹衣服,说道:“咱们村最近总是有人家怀孕,一年就怀了十几个,可生下来,没一个是男孩儿啊。”

    祥子婶皱了皱眉,说道:“庆哥,你可别以为自己读了几年书,就怀疑这怀疑那的,不就是生几个女孩儿吗?”

    庆哥却笑了,笑得很阴森,说道:“对啊,不就是生几个女孩儿吗?那你们为什么不放过我!为什么要杀了我!我要杀了你们!你们都是畜生!”

    说着,庆哥像是发了疯一样向大伙冲过来,力气大得让人害怕,只见他直接把几个百多斤重的村民掀开,死死地掐住了祥子婶的脖子,狰狞到连脸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

    他瞪着祥子婶,瞳孔渐渐扩大,不一会儿竟然两只眼珠子都变成了全黑,看着异常恐怖,他吼道:“就是你!我不就生了几个女孩吗!你为什么要杀了我!”

    祥子婶看着庆哥的眼珠子,吓得直接翻了白眼,众人怎么拉都不能把庆哥拉开。

    直到几分钟后,庆哥才自己放了手,被大伙推开,而祥子婶也掉在了地上。

    一人上前探了探祥子婶的鼻息,吓了一跳,惊惧地说道:“祥子婶......祥子婶没气儿啦......”

    众人便惊恐地将视线移向了庆哥,只见庆哥站在那,压抑地笑出了声,他抬眼,看到大伙惊恐地眼神,笑声才逐渐变大。

    他笑的时候,所有人都能听见周围空空荡荡的地方响起了许多女人大笑的声音。

    有个人突然叫道:“有梅姐!梅姐的声音!”

    另一人瑟缩地说道:“梅姐不是几个月前就死了吗......”

    又有人叫道:“五芳的声音!”

    “还有幺妹的声音!”

    这时有个人,压抑着害怕到颤抖的声音,小声说道:“她们不都死了吗......”

    大伙不约而同向庆哥看去,才看清庆哥的那双眼睛,竟然变成了全黑!

    庆哥往前走了一步,便把大伙吓得直接瘫坐在地上。他开口道:“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过了十年。

    那夜在场的人都已经从村子里搬走了,可是他们发现无论逃到什么地方,每年的今天都会死一个,没有例外,去年死的是五伟,不知道今年是谁。

    五祥有些烦躁地喝了口酒,脸已经醉得通红,他看着坐在书桌边安静写着作业的女儿,内心更加烦躁。

    自从他从村里搬出来以后,他才知道原来外面的人是不能买卖的。

    他是村里出来的,也没读过书,被那些女人说是乡巴佬,还带着个女儿,谁都不愿意嫁给他,害得他这十年,竟然就只有这一个女儿。

    五祥把酒杯狠狠地砸在桌上,把书桌旁的女儿吓得浑身一颤。更加害怕地埋下了头,不敢去招惹这个喝醉了的父亲。

    “五月!五月!”

    五祥听到是隔壁的小子又在喊他女儿,便把手中的酒杯砸向女儿的背,大着舌头说道:“快......快给老子滚出去......一天到晚的,烦死了......”

    五月听了,连忙抱起作业和笔,跑出了家里,一直都不敢抬头看五祥一眼,好像那个酒杯砸在她的背上,一点都不痛似的。

    五祥出了村子以后,还特地花了大价钱去做了亲子鉴定,发现这个女儿,虽然长得不像他也不像那个贱女人,但确实是他的种没错。

    没法子,没人愿意嫁他,给他生儿子,他就只能养着这个败家子,指望到时候把她嫁出去,好好坑那家一笔。

    五月抱着作业跑出了家门,看到了站在她家门外的男孩,眼泪直接就流下来了,哭着说:“哥,我好痛。”

    男孩听五月这么说,连忙上前,着急的问道:“怎么样?他又打你了?”

    五月含着泪,委屈地点了点头,男孩见状便气得从旁边抄起一根棍子,却被五月拦了下来,说道:“哥,别去了,我......我作业还没写完呢......”

    男孩看五月这个样子,只得叹了口气,把棍子扔了下来,说道:“走吧,去我家写,我妈给你做了好吃的。”

    五月有些害羞地抱紧了怀里的作业,微低着头说道:“太麻烦阿姨了。”

    男孩直接把五月的作业抱到自己怀里,牵起五月的手,说道:“快走吧,再不去,我妈做的藕夹都凉了。”

    “嗯......”

    夜晚,五月有些害怕地开了门,她今天回家晚了,希望爸爸今天喝醉睡着了。

    屋内是黑的,没开灯,五月有些庆幸地舒了口气。

    她踏进家门,却发现脚下好像踩到了水,粘粘的。

    她小声叫了声“爸爸”。

    没人答应。

    她想了想,开了灯。

    “啊!”

    陈瑜敷着面膜,正准备好好躺着看会电视,谁知道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大晚上干嘛呢?”

    “陈队!你要加班啦!”

    <!-- chuanshi:21997847:113:2018-12-27 10:39: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