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和珅是个妻管严>和珅是个妻管严第十八章 书房谈话

和珅是个妻管严第十八章 书房谈话

作者:时镜

    一路跟着冯忠,冯霜止原本想过从冯忠嘴里套话,但冯忠跟了英廉这么多年,岂是那么容易就吐露出不该说的信息的?

    所以冯霜止打消了这个念头,只是跟着走。

    掌灯十分的冯府,忽然就安静下来了,再也没有了白日的喧闹和人气,远处的园子里面有零星的灯光,近了那些大灯笼却晃得冯霜止眼花。

    过了二门,到了内院,往右一转,从正房两边的耳房里穿过去,便到了英廉的书房前面。

    里面亮着灯,窗上投下了影子,英廉像是还在写什么东西。

    冯忠停下来,走上前去轻轻叩门,压低了声音道:“大人,二小姐来了。”

    “进来吧。”英廉在里面的声音有些模糊。

    于是冯忠上前推开了门,弯下腰,请冯霜止进去,冯霜止略微颔首:“劳烦管家先生了。”

    冯忠垂头,“二小姐客气。”

    之后,冯霜止终于踏进了这一间书房,当朝二品大员英廉的书房。

    刚进去,转过前面的画屏,冯霜止就福了个身:“霜止给玛法请安,玛法吉祥。”

    “免礼,坐。”英廉一如既往地言简意赅,指了书房靠墙那一面的座椅。

    冯霜止走过去,却没有坐在第一个位子,而是挑了第二个,在家里,冯霜止乃是行二,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冯雪莹,这种位置,一般还是按照长幼有序的来比较好。

    英廉见了她这样的举动,微微一笑:“今日我找人通知你了,明早便要入学,你可有准备好?”

    冯霜止总觉得英廉应该不是问这件事的,不过这个时候她不可能对英廉说“你到底想问什么”,只能规规矩矩地答道:“已经准备好了,霜止想笔墨纸砚这些都是学塾里有的,孙女书房里的应该就不必拿出去了。听说学书都是从了。”

    其实冯霜止早就能将这玩意儿倒背如流了,毕竟是活第三世的人,若是不识字还不如直接去撞墙了。

    所以她这一番话说得很有底气。

    英廉瞧见她那有神的双目 ,忍不住捻须一笑,这丫头片子倒是个鬼灵精的模样。

    “今日你二姨娘的事情,你可听说了?”

    冯霜止心道一声“果然如此”,如果说英廉是来找自己说入学事情的,冯霜止才不相信呢。本来入学这种事情,明早自然就知道了,也没什么好注意的,因为都是请来的先生坐馆。

    “听说了。”多说多错,冯霜止干脆只是这么简单的三个字。

    果然是个鬼灵精。

    英廉忽然想起郑士芳说的话,其实郑士芳在他的解释之后对冯霜止的印象有改观,可是英廉本身对冯霜止却有自己的看法。他对郑士芳解释霜止有异样是因为她母亲的丧事,但事实上,他看得出——霜止这丫头,的确是有几分心机的,不过有心机才能算是他们家的嫡出。

    “可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我大张旗鼓地将二姨娘发落出去,你怕是很不理解吧?”英廉干脆单刀直入了。

    他这样的问题可吓到了冯霜止,一开口就问得这么直接,根本出乎冯霜止的意料。

    她怔然了一下,实在摸不透英廉在想什么,只能硬着头皮上,在英廉这样的人精面前不能说得太假,有时候说假话反而会适得其反。看英廉这模样,倒像是在试探自己。她老老实实道:“是很不理解的,这事情如果传出去……对我们府上的名声不好……”

    “哈哈……”英廉笑起来,“小丫头,果然是个伶俐的,一般人想不到这个关节上面去,不过你定然不清楚——这其中还有一个关节你不知道。”

    英廉一脸的笑容,不像是要追究的模样,冯霜止也就慢慢地放下了心来。她疑惑:“霜止不知道的?”

    英廉很喜欢这孩子,难得地一脸和善,笑眯眯道:“你二姨娘用私扣下来的茶,招待了她请来教你大姐的嬷嬷。”

    原来如此。

    冯霜止一瞬间就明白了,难怪咦英廉会高调处理二姨娘。

    那个嬷嬷,多半是宫里来的,在护军统领府一个小小的姨娘这里,竟然喝到了乾隆才能喝的好茶,只要出去一个大嘴巴——后果不堪设想。

    更何况,前面有着鄂章那样一闹,这事情也算是闹开了,就算是低调处理,也有泄露消息的可能。

    所以……

    “玛法的意思是……”

    “与其让别人去说,不如让我去说,还能在圣上那边挣个好印象。”英廉倒是没什么隐瞒的心思,直接跟冯霜止摊开了说。

    他这话,本是不该跟内宅之中一个小丫头说的,奈何看这丫头实在是顺眼,这些天他虽然没怎么关注内宅,可是风言风语也听说不少。最近发生的事情虽然看似都与冯霜止无关,可是事实上,桩桩件件都有冯霜止插手的身影。

    这明前茶一事尤其明显,英廉还记得自己早上才说,冯霜止那时的表情就有些异样。仅仅是这一点还不足以让英廉确定是冯霜止在背后运作,还有一点是——英廉在早上也告诉冯霜止,鄂章不久就会放出来,结果三姨娘下午就巧遇了鄂章出来的时候。

    之后就发生了这一连串的事情。

    别人想着可能是三姨娘在这中间起作用,可是老狐狸英廉,却是第一个就想到了自己这孙女。

    郑士芳的话,怕是没完全说错的,至少对了个七八成。

    冯霜止这边也大约猜到英廉是已经知道事情有自己插手了,不过他没有半分责怪的意思,那就是默许了自己的行为了。嫡女嫡女,自然有自己特定的权限和心机。也许这样的自己,才符合英廉内心之中的那一条标准。

    朝廷二品大员的孙女,若是不会算计,说出去也丢人。

    “还是玛法好算计,孙女是拍马不及的。”

    这个时候,适时地拍个马匹,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英廉简直是老怀大慰,瞧见冯霜止脸上那轻松的俏皮笑容,笑骂了一声:“你这丫头片子,算计得当时很精的,不过阴谋毕竟是阴谋,若是有一日你能用阳谋,或者干脆不用谋划,这才是真正的境界。”

    “阳谋?”冯霜止念了一声,自己使用的计策,其实还算不上是阴谋,不过就是来得比较隐蔽而已。这阳谋相对于阴谋来说,大约是一种光明正大,但是又让人无处躲避的手段吧?她不大懂这些理论上的东西,黑猫白猫,能抓到耗子的就是好猫,冯霜止在这些事情上一向没什么计较。“孙女还小,只能慢慢来了。”

    “瞧你说话跟小大人一样,还小,真是——”

    英廉叹了一声,然后从自己的书桌上拿起了一只檀木盒子,“阿霁,你过来。”

    冯霜止一愣,这是要给自己东西?

    英廉想必已经对内宅之中的这些争斗洞若观火了,也肯定看出了自己使用的伎俩,不追也就罢了,冯霜止可不敢奢求太多。

    不过英廉让她过去,她也就不推辞,直接走过去了。

    英廉将那檀木盒子递给她,“下面的人孝敬的一串鹡鸰香珠,我带在身边许多年,现在便给你了。你额娘愿你平安喜乐,玛法也是一样的。”

    在结果檀木盒子的那一瞬,冯霜止眨了眨眼,使劲逼回了自己眼底的泪意,哽咽一声,却勉强平静地谢礼:“玛法的心意,霜止定然铭记在心。”

    英廉隔着桌子,摸了摸她的头,叹气道:“小小年纪,有这么重的心机,也是我们的错。内宅之中的事情,你也不必烦心,总是有我护着你,倘若京城里不合心,我又是个时常调任的,也许不多时就外派出去做官,你跟着我走遍大江南北,也是不错的。我素来不喜欢深锁闺中的姑娘,我英廉的孙女,也不必只读女戒女则。你有主见,若是男儿,不知比你阿玛出色多少……”

    说到这里,英廉语气之中难免多了几分惋惜。

    冯霜止只是点着头,也说不出话来,她怕自己一开口就哭,只能抱紧了怀中的盒子。

    “你的先生,还是尽早你见到的那个郑先生,以前我与他在江南相识,他是个颇有血性的人,也心机深沉,不过有些倨傲。他的话,听一半就好。若是他教书的时候与你说道咸安学宫、皇子之类的事情,你都当做没听见。”英廉终于还是转移了话题,兴许也是觉得之前的话题太过让人无奈的原因吧?

    咸安学宫,冯霜止还是知道这个的,只不过一听到,就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她可是记得,上一世,英廉就是在咸安学宫的学子里头给自己挑选夫婿。

    那个时候,英廉中意的是和珅,偏偏自己作死,不想嫁给历史上着名的贪官,结果选了钱沣——然后没两年她就死了,而后重生。

    只要一提到咸安学宫这敏感的名字,冯霜止就有些发憷,她道:“孙女谨记。”

    之后英廉说她可以下去休息了,冯霜止这才叩拜跪安离开。

    走出去,顺着原路返回,冯霜止捧着那檀木盒子,忽然就有些恍惚起来,这一世的路,已经选过一次了——上一世选择旁观,这一世已然入世。那么嫁人呢?还要像上辈子一样选择钱沣吗?

    历史上,自己这躯壳冯霜止,也就是冯霁雯,可是和珅的正妻,改变历史的下场,也许就是上辈子自己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