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和珅是个妻管严>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三章 算计

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三章 算计

作者:时镜

    许氏头七未过,富贵人家都是第五日或者是第七日出殡,冯家这边定下的日子是五日。阖府上下一片缟素,这丫鬟从东北跨院那边来,一边脸肿起来,带着五指印,嘴角还挂着血,身上脏兮兮的,怕是受了什么委屈。

    三姨娘兆佳氏心里头寻思了一阵,便拦住了喜桃。

    她乃是这府中唯一的贵妾,生了三小姐冯云静。如今冯云静不过是个八岁的小姑娘,牵着自己亲娘的衣角,有些怯怯地看着喜桃。

    “你是怎么回事?”兆佳氏握了自己女儿的手一下,示意她别怕。

    喜桃知道这府里鄂章有三名妾室,并几个通房丫鬟,这三姨娘是素日里最低调的,不像是二姨娘那样蠢笨,也不像是四姨娘那样妖巧蛮横,似乎是个很明理的人。

    “四姨奶奶跟我家二小姐闹起来了,现在正打着,奴婢想去找老太爷……”

    喜桃这话说出来之后,三姨娘眼底暗光一闪,却用手中的帕子掩了嘴唇,扫了她手中提着的食盒一眼,道:“二小姐也是可怜的,太太才刚去……唉,老太爷尚在书房里,你且去找找看,这事儿我不好插手……”

    “谢过三姨奶奶,奴婢告退。”

    “赶紧去吧。”

    喜桃松了一口气,却抹着泪一阵小跑,顺着走廊去了。

    后面三姨娘看着她的背影,却缓缓地将手上的帕子放了下来,一脸的思索。

    这个时候三小姐冯云静松开了捏着兆佳氏衣角的手,再也没有了人前那羞怯的模样,问道:“娘怎么放她去了?若是请了老爷子去,岂不……”

    “我的姑娘啊,你还小,算计不到这里去。”三姨娘笑了一声,又开始往前走,“我若是拦了她,冯霜止会不知道?日后计较起来没个完,不管怎么说她还是个嫡女,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你日后也不要与她冲突。今日我算是帮了她,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冯云静一脸的好奇。

    三姨娘道:“四姨娘是有孕的人,二小姐又是嫡女,你说老爷子来了怎么处理?她们斗起来,我就……”

    这一下冯云静明白了:“还是娘高明,您教过我,这叫做——坐收渔人之利。”

    “是我的小云静聪明!”

    兆佳氏牵着她的手,下了游廊,本是想去看看热闹,不想看见前面鄂章站在东院前面,她脚步一转,便向着鄂章走去。

    却说这边的喜桃,好不容易到了书房,管家冯忠拦下了她:“哪里来的丫头敢擅闯老太爷书房?”

    喜桃哭道:“奴婢是二小姐身边的喜桃,二小姐被四姨奶奶拦在东北跨院外面了……”

    冯忠一下就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忙进去通报。

    里面正在写折子的英廉立刻将笔搁下了,“叫人进来。”

    “奴婢给老太爷请安,请您快去救救二小姐,太太办丧事的这几日,她几乎不吃不睡,那身子骨若是再被四姨奶奶掌掴欺负,怕是……求求老太爷了……”

    喜桃直接放下了食盒,给冯忠磕起头来,额头出了血,看上去更加狼狈了。

    只这一听,英廉便站起来了,一边说一边往外面走,“你好生说。”

    喜桃将事情的始末交代了一遍,英廉皱眉不语,摸了一下自己下巴上的胡须。

    倒是冯忠跟在自家主子后面,问喜桃道:“你提食盒是?”

    喜桃抽抽搭搭道:“小姐说熬了红豆汤给老太爷的,不过路上被我洒了……”

    因为跑来的时候太急,里面放着的汤早就没剩多少了。

    英廉停下脚步,看了冯忠一眼,冯忠会意,上去打开盖子,之间里面那青花碗汤盅里还剩下一些汤水。冯忠在喜桃没注意到的时候,悄悄向着英廉点头,英廉无声地叹了口气,转身快步向着东北跨院那边去。

    冯忠却笑了一下,慈眉善目对喜桃道:“喜桃姑娘你把这食盒给我吧,这已经都洒了,回头我叫人给你送过来。”

    喜桃虽不明白为什么,但还是将食盒给了冯忠,冯忠叫下人端下去了,于是几个人这才跟上英廉的脚步。

    还没到东北角的跨院,就听到了喧闹的声音。

    “好你个逆女!就知道惹你庶母生气,看我不打死你!”

    “呜呜……爷,都是妾身不好,不该嘴碎说二小姐不孝的,想来二小姐是个嫡出的,怕是万万不想我这肚里的孩儿出生的,都是妾身不好啊……冲撞了二小姐,二小姐恕罪!”

    “你听见了吗?你听听你庶母是怎么说的?!还敢狡辩!按住她,这马鞭子就是用来打你的!你那贱人娘死了,倒留下你这拖油瓶,在我面前惹人烦!”

    “阿玛,我额娘生前可有对不起你之处?她做了一辈子的贤妻良母,把自己的丈夫往别人怀里推,对你的小妾们仁至义尽,可是换来的,却是这些妾室对她女儿的污蔑——阿玛,你冤枉了霜止啊!”

    装白莲花?谁不会!

    冯霜止脸上带着伤,左右脸颊上都有手指印,背上已经被鞭子抽了几下,初春的袄子已经开始减薄,她背上见了血,看上去惨惨戚戚,哪里还有个冯府最尊贵的嫡女模样?

    “阿玛,你口口声声说女儿对庶母无礼,可你不曾听女儿一句解释,都是听信旁人之言!女儿不过是当日打了四姨娘的丫鬟,四姨娘便要亲手打我出气,我年纪小小如何能够反抗?四姨娘身边这么多丫鬟仆妇,还能真的如她所说是我欺负她不成?”

    这声声控诉,如泣血一般,只让人听着心惊,便是连一旁四姨娘的丫鬟们都有些看不下去,别过了脸。

    鄂章最厌恶的就是别人反驳自己,他一来就看到自己最宠爱的四姨娘喊着“不活了”,哪里还能冷静下来思考?脑子太久没用,也就废掉了。

    听了冯霜止的反驳,他更觉得心中有一股火在烧,举了鞭子就往冯霜止身上抽。

    她不过一不到十岁的姑娘,当下便没站稳倒在了地上,脚下绊住,再也躲不开,她哭出声来,却是暗暗估算着时间。

    她本没有想到,鄂章也会出现,等英廉等来了鄂章,真是倒霉透了。不过这个时候,英廉也该来了……

    上辈子她嫁人之后遇到过很多算计,也十分看不起别人算计的行为,可是这一世她知道了——人在被逼入绝境的时候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如今冯霜止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谁知道下一刻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她必须尽快地、牢牢地,抓住英廉这一根救命稻草。

    许氏的话,不断地在她耳边响起,藏起来,藏起来,藏起你的善心,也把你的坏心肠藏起来。藏起你的笑容,藏起你的苦痛,在任何人都无法发现你的伪装的时候,便再也没有人能够伤害你了。

    她埋着脸,没有人看得到她唇角挂起来的那一抹笑,浅淡又充满嘲讽的。

    鄂章又是一鞭子抽出去,正打得起劲,却不想再往回抽的时候忽然抽不动了。

    他愣了一下,又发现整个跨院外面都安静了下来,只有冯霜止的哭声,断断续续……

    抬起头,那鞭子已经握在了一只常年拿兵刃的手上,不是英廉又是谁?

    鄂章一下吓软了腿,打着摆子,颤抖道:“老、老太爷,你怎么来——”

    “啪!”

    英廉抬手就是一耳光扇在鄂章的脸上,直将鄂章扇得倒在地上,摔了个头破血流,脑袋后面挂着的鞭子也挂得七零八落,整个人一瞬间就狼狈了。

    四姨娘院儿里的那些丫鬟婆子全部吓得瑟瑟发抖,便是四姨娘也站在一边,脸发白、唇发青,骇然看着英廉。

    以往鄂章不听话,英廉从不下这样的重手。

    冯英廉是什么人?外放出去做了那么多年的官,身上积威之重,岂是他人可以想象?

    只见他随手扔了鞭子,扫视了在场所有人,没人敢吭声。

    他走过去,将冯霜止从地上扶了起来,看着自己这嫡亲的孙女竟然这般狼狈,当真如那丫鬟所说的一样,瘦极了,双唇发青,更不要谈身上其他伤处。冯霜止的孝心他是看在眼里的,这府里上上下下,还有谁想着他这个老头子?

    冯霜止红了眼眶,眼泪簌簌落下来,“玛法……”

    英廉将她搂进怀里,“我嫡亲的孙女,谁敢欺负你?”

    鄂章被人扶了起来,有些跌跌撞撞,心里却惶恐得很。

    只听英廉道:“冯忠,带二小姐下去治伤,回头立刻着人将白氏院里刁奴发卖出去!鄂章劣子,宠妾灭妻乃是大罪,着令思过半月,不得出去鬼混!至于你那些个小妾,若是要惹是生非,统统给我撵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