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和珅是个妻管严和珅是个妻管严>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三十三章 南巡再遇

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三十三章 南巡再遇

作者:时镜

    九月初三,英廉正式动身赴任。

    南京,古称江宁,乃是江南富庶之地。

    布政使,从二品,一般一省只设置一个布政使,但江苏是个很特殊的地方,此省设两名布政使,一在江宁,辖江、淮、扬、徐、通、海六府州;一在苏州,辖苏、松、常、镇、太五府州。

    英廉便是江宁布政使,同时兼任了江宁织造。

    织造一职,说来相当有趣。

    别人兴许觉得没什么,可是当冯霜止在船上摇了几天,终于停下来,来到了这一座居住过后世名人的织造府的时候,却有一种很难言的感觉。

    一般这个职位,不过管着上贡皇帝的各种织品,只不过到后来,就成为一个相当特殊的职位。

    但凡是江宁织造,都是内务府外派出来的八旗大臣出任,一般都是皇帝的心腹,可以雍正爷时就可以密折奏事,织造一职,根本就是皇帝的耳目,将当地官员的情况一一通报上去。

    而冯霜止,对这个官位的认识,其实不过是停留在江南曹家的身上。

    只不过,现在织造曹家已经败落。

    “小姐,您怎么不走了?”喜桃看冯霜止就停在了这江宁织造府的大门前面,有些惊讶。

    冯霜止只是站住,无法与她解释什么曹雪芹,也没法说,现在即便曹雪芹还活着,只怕也落魄至极。

    这江宁织造府已经是被抄过的了,只不过毕竟底蕴深厚,远远看上去就有一种大气与婉约并存的感觉。

    前面接待英廉的官员已经排列成了一排,在下面恭恭敬敬地等着,只不过冯霜止并没有出席。

    听说江南官场最黑,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才要开始了解,英廉少不了应酬,将那些人引走了,便留下冯霜止自己了。

    她站在这匾额前面,沉思了许久,“进去吧。”

    江宁织造府曾是康熙爷的行宫,乾隆两次南巡,也都有修缮,这织造府占地面积极大,后世说便是红楼梦里大观园的原型。

    事实到底如何,冯霜止不清楚,只不过刚刚进门就有许多丫鬟福身下来请安:“奴婢们给冯二小姐请安。”

    “起身吧,难为你们这么早便等着了。”

    初来这里,冯霜止不了解情况,表现得很大度,这些人怕也不知道她在京城是什么名声。

    冯霜止手里拿着扇子,让丫鬟们引路。

    “二小姐,这织造府乃是圣上南巡时候的行宫,不过大人跟您是住在南蘅院的,这边走。”丫鬟像是已经在这里打理了不短的时间,很是熟悉情况。

    毕竟因为这江宁织造府的特殊性,能在这里锁上话的丫鬟肯定都是相当熟悉情况的。

    下面的官员什么都安排好了,就等着英廉下来了,上赶着巴结呢。

    冯霜止微微一笑:“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诗诗。”这丫鬟很矜持地答了一句,引着冯霜止走过了穿山游廊,过了好几道门,这才看到了“南蘅院”的牌子,“这便是了,是个前后院,按照之前的惯例,女眷们都是在后园的。”

    冯霜止清楚这些,也便不多问,带来的东西都不多,也就几个丫鬟提着而已,冯霜止跟着那丫鬟进去,却压了疑惑没有问。

    一个丫鬟的名字,竟然起得这么……

    兴许是江南地方,有些不一样吧?

    冯霜止暂时不多想,到了后园,才发现江南这地方灵秀,即便是早已经深秋,这花草树木也并没有枯萎,水气很足,院子里堆着一盆又一盆的龙爪菊,院墙边秋海棠几乎连成片,远远看到那边假山后面还有一片枫林,树叶都黄了,落了一地,格外漂亮。

    皇帝的行宫,这待遇真是不一般的。

    “小姐,这屋子里,您看着有什么摆设不合适,便告诉院子外面的丫鬟,我们给您调整。”

    诗诗引着别的丫鬟收拾了一下东西,整理好了又过来报,她偷眼看着冯霜止,似乎是在暗自揣测这位主儿好不好伺候。

    冯霜止坐在堂中主位上,在这里,一抬眼就能够看到外面的假山与流水,说不出地舒心。

    她长途舟车劳顿也累了,有什么事儿也得到明天才谈,便先让这些丫鬟们下去了,之后才道:“今日早些歇了,明日再说旁的事。”

    “是。”

    喜桃应声,伺候冯霜止洗漱了,又出去换了个绿纱帐来,却看到冯霜止在灯下看什么东西。

    她手边是那登徒子送的扇子,压了一些信纸,便坐在灯下,见喜桃来了,她镇定自若地将东西收拾了一下,而后站起来,叫她道:“我们刚来,你压着一些,别让下面的丫鬟婆子们以为我们好欺负。”

    毕竟是新来的,老丫鬟新主子,谁知道以后是个什么情况?

    冯霜止路上就已经交代过一些事情了,她一边说着,一边讲那些纸笺放进盒子里。

    回头喜桃伺候她睡下了,临睡之前喝了点温补安神的汤,这才躺下来。

    只不过,那扇子就放在她枕边,喜桃眼看着便要走了,可依旧是没忍住。

    “小姐,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

    “喜桃……日后你会明白的。”

    她累了,不想再说。

    兴许换了一个人,会觉得她冯霜止是疯子,可是她没有。

    那盒子,便放在她的新妆奁里,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在。

    她并不是疯了,也不是什么不知廉耻,只不过是在一个过早的时间,提出了这些而已。

    冯霜止毕竟有个老师叫做郑士芳,同时郑士芳还跟和珅有联系。

    有时候,郑士芳会将咸安学宫里面那些学子们写的东西带过来,偶尔还会问问冯霜止的意见——郑士芳习惯用这些东西来试探她。

    一开始冯霜止还会藏,可是久了她觉得自己那种尖锐的思想迟早都是会被发现的,索性也不藏了,背地里也敢对那些八旗子弟们写的东西做点评。

    郑士芳有时候跟冯霜止想的一样,不过两个人做点评出发的角度不一样,偶尔会是冯霜止的言论比较精辟,郑士芳也就相当无耻地直接拿去用了。

    时间短不觉得,在咸安学宫那边,偶尔就会有一些人收到很奇怪的评价,这些人当中,便有和珅。

    所以渐渐地,冯霜止也从那么多人的诗文策论之中,看到了不一样的。

    那一次,是她偶然翻开,看到那一篇策略,讲的是幕僚与官员之间的关系。幕僚一般是官员们的智囊,为官员们提供意见,最后和珅在末尾写“为官者,官乎,客乎?”就让她觉得不一般了。

    总觉得这像是在影射郑士芳背后有冯霜止也在看他的策论,毕竟有些时候她跟郑士芳的见解差别还是很大的。

    和珅可能指的是,看策论的人,除了作为“官”的老师郑士芳,还有作为“客卿”的背后人——也就是冯霜止。

    她这回借郑士芳的口,给了评语。

    ——做官的还是做官的,做客卿的永远是客卿。官有官能,客有客职。

    于是一来二去,下一次冯霜止又会发现别的意有所指的文章……

    在郑士芳要走的那一天,冯霜止看到的是整个咸安学宫收上来的诗文功课。

    别人都写豪放派,偏生他那一回挑了花间派的来点评,最后竟然扯到了赌字上,于是引用一句——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下一句话却是“君知赌之为赌也,何不弃赌?对曰:胜负不知,博弈或可胜,弃之必败。”

    冯霜止终究还是读出来了的,只不过不敢确定。

    然而福康安的事情,便像是一道紧箍咒,时时刻刻再她脑海里面。

    和珅字字句句都是在说策论,却也将自己的心思写进了里面,冯霜止有心,便能看个明白。

    只不过那一次,她没有对别人的策论发表任何的意见见解,因为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原本是想着,等到她从江宁回来之后,再说什么婚姻嫁娶的事情,可是——

    她没有想到,最后一趟去拜访袁枚,竟然会遇到他。

    自古才子佳人便是别人口中的绝配,只不过她是高门大户,和珅是败落之家,门第似乎不怎么对等。

    和珅郑士芳走之后,并没有得到别的一字一句的消息,他只是表露了自己的心意,却还没得到她的回复。

    但他截了她的马车,为她画了扇。

    那一把,乃是和珅亲口提醒她,最后又由冯霜止自己亲手烧掉了的,便是不想跟钱沣扯上什么关系。然而,和珅竟然知道那一张扇子的扇面,并且重新画了一把。

    在他隔着车帘子,将扇子递给她的时候,她捏在手心里,便想起那一句来。

    他知道她对他有意,她也知道他对她有意,只是从来没这么直接地出现过。

    甚至他们一直是在以那种隐晦的方式交流,没有用直接的话来确认过对方的心意。

    更甚者,兴许什么交流之类的,都是他们的臆测……

    不过在和珅站到她车前的时候,她就知道,并没有多想,一切都是这样的。

    所以她直接说了那样的话,不是没怕过,怕他以为她轻贱,但当时其实已经并不是那么清醒了——冯霜止觉得自己其实是一个很胆小的人,尤其是在经历过上辈子那种事情之后,她对自己的婚事一直有一种恐惧的感觉。

    历史上的冯霁雯是病死的,上辈子的她是被小妾推下去淹死的,似乎都不是什么好结局,说的时候不怕,可是真正事情来了,还是会担心的。

    那一刻,如果不说,冯霜止觉得,自这辈子都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了。

    尽管出格,可她觉得那是自己的真心话。

    谁也不知道,在她说出那句话跟和珅回答之间的一段沉默,在她感觉起来,几乎是分分秒秒度日如年,在他低低说出那一个“好”字的时候,冯霜止才终于安定了下来。

    她强忍了一切的情绪,让喜桃闭嘴,然后才离开。

    此刻,躺在新的床铺上,冯霜止脑子里想的却都是旧日的事情,迷迷糊糊很久才睡过去。

    于是新的日子,就这样开始了。

    她将这一段事情,暂时地完全埋在记忆里,整理了自己所有的感情,去面对新的环境和新的人。

    江宁布政使兼织造英廉上任的事情,还是引起了很大的轰动的,至少对于官场上的人来说,需要笼络住这么新来的一个人,需要花费一定的心思。

    对于刚刚丧子的英廉来说,最重要的大概是他的孙女,所以最忙的人其实是冯霜止。

    英廉以前曾在江宁治过河工之事,现在重新回到江宁,也算是很熟悉,至于冯霜止,却是完全到了一个新的环境里。

    有许多官家太太今日邀她喝酒,明日邀她赏花,过两日又有什么塞诗会,不过冯霜止一律推掉了,只说是孝期之中,不愿意多出门,渐渐地别人就觉得冯霜止可能不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也觉得是英廉这边管束着,这个时候不出来,是不想被他们笼络,也就暂时地歇了心思。

    江南的冬天很湿冷,不过比之北方还算是暖和,过了这一冬,冯霜止才开始出门。

    烟花三月的扬州,横贯南北的大运河,运河上的漕船,南来北往的掮客,江南的茶,水,人,便这样一一领略了。

    江宁布政使兼织造,是个肥缺,官家太太们也投着冯霜止的喜好,有的东西不收不好,渐渐地也就堆得多了,像这种收东西,上面的人是不怪罪的,毕竟水至清则无鱼,只要不过了度便成。

    只不过这个度,一直拿捏在皇帝的手里,到底什么时候会变,谁也说不清。

    闲暇时候冯霜止便是在吟诗作画,跟江南的官家小姐们一道,扬州的盐商,九省漕运漕帮掌事们的女眷,多少人都在冯霜止的身边,她也算是有了自己的圈子。

    在京城,冯霜止这二品大员的孙女,兴许是算不上什么的,只不过外派出来之后,这从二品的位置,反而高了起来,更兼冯霜止为人圆滑,不轻易得罪人,容易相处,很快就得了一大堆官家太太小姐们的青眼。

    江南为官者,多汉臣,江南士子亦多风流,才名传扬的冯霜止不是没收到过胆大的才子们送的东西,只不过从来置之不理。

    久而久之,就有人说,冯霜止是个心气儿高的,不知道哪一日有何人能得了她的垂青。

    ——其实他们都忘了,冯霜止是还要参加选秀的。

    转眼便是三年多过去,乾隆二十九年的秋天,冯霜止正在江宁织造府内,主持着赏花的集会,却听苏州知府家的小姐说:“前些天有消息下来,说万岁爷要南巡,便在明年正月里,可是个好时机呢!”

    冯霜止正在倒酒,手中的酒杯一顿,不过转而却没有任何的异样,将酒杯塞到了杨三小姐的手中:“若是对不出下一句来,这一杯杏子红,便归了你了。”

    “小姐你这心真毒,人人都知道我不过草包一个,绣花的枕头,你还要我作个对子,姐妹们听好了,一会儿我对出来了,你们都得喝上一杯的!”

    那杨三小姐扫了周围一圈,最后苦思冥想了许久,还是什么都没想出来,老老实实地喝了:“也就你们这群人文雅,我这样的俗人哪里知道什么风啊花啊雪啊月啊的……”

    冯霜止跟众人玩笑着,眼看着天色晚了,才一个个地送人出去了,等到院子里的宴席撤完了,冯霜止才去给英廉问安,于是提到了乾隆南巡一事。

    此前英廉调任,一是因为皇族之中的站位问题,二则是因为想要避开伤心事,毕竟京城里,他去了儿媳,又死了儿子,现在三年多过去,再大的风雨也没了。

    “玛法已经离开京城许久了,该是时候回去了。”冯霜止说得很直接。

    现在她大了,也敢说出一些当年不敢说出来的话,毕竟现在她也算是个有主见的人了,请的老师也都是远近闻名的才子,便是袁枚游历天下的时候,经过江苏,也要特意来看一眼,可没少为冯霜止挣风光。

    冯霜止逐渐地将自己身上的光彩展露出来,以至于现在说什么,英廉都不会惊讶了。

    事实上,冯霜止所说,正是英廉所想。

    他放下手中的事情,只一笑:“你听说了?”

    “万岁爷南巡,是玛法的好机会。”历年南巡,都要奖赏一大批的官员,“玛法已经远离京城太久了,虽然说不在天子脚下好办事,只不过……”

    只不过他们都知道,真正的权力就是在天子脚下。

    外面做官的,谁知道会不会转脸就被别人算计了呢?

    江苏这边的官场太乱,尤其是因为有大运河的存在,官场上油水很足。漕帮盐帮,九省漕运之地,又事涉治河,年年江南科考舞弊都是最严重的,待久了总是要出事,还不如回到天子的眼皮子下面去,既有露面的机会,又比较熟悉,对年纪已经渐老的英廉来说,最合适不过了。

    英廉心里有一把算盘计算着这些事情,他也觉得三年是差不多了,如果能够借着乾隆南巡的机会,将功劳挣下来了,调回京城几乎是转眼之间的事情。

    乾隆二十七年有过一次南巡,不过那个时候英廉觉得时机不成熟,便压住了。

    可冯霜止到时候还是要选秀的,总归还是要到原来的那个圈子里面去。

    只不过,乾隆的到来,也为冯霜止的心中添了几分忧虑。

    不久之后,这忧虑,果然就应验了。

    “六阿哥的事情,你之前应该听说了吧?”英廉问了她一句。

    冯霜止想了想,还是点头道:“郑先生是六阿哥的幕僚,六爷的事情,只提过两句。”

    原本郑士芳是六阿哥永瑢的幕僚,永瑢也算是乾隆比较喜欢的阿哥,便想要在立储的事情上争一争,只是没有想到,乾隆二十四年冬天就已经被过继给了慎靖郡王允禧为嗣,并且封为贝勒。郑士芳大概也是这个时间来英廉府上教书的,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他们都在筹谋这件事,只不过过继的事情出来,之后根本没什么转圜的余地,最后还是不了了之,郑士芳领了个苏州的差事便放手走了。

    乾隆的儿子们不少,不过大都短命。

    大阿哥、二阿哥、三阿哥,都已经不在世上;四阿哥过继给了允裪为嗣;现在最受宠的乃是五阿哥永琪;六阿哥永瑢已经过继出去,也相当于与皇位无缘;作为嫡子七阿哥则是两岁就已经去世;八阿哥永璇现在倒是生龙活虎,只不过听说品行不端,一向不怎么得乾隆喜爱;九阿哥、十阿哥早早去了;十一阿哥跟八阿哥差不多,因为平行原因不得乾隆喜爱;十二阿哥则是现在皇后的嫡子,听说圣眷正浓;十三、十四阿哥早夭——

    这个时候,重头戏就来了。

    十五阿哥永琰,二十五年出生,为现今令贵妃魏佳氏之子,现在也不过才四岁。

    冯霜止若是连这个人都不记得,也就枉为穿越人士了。

    好歹看过还珠吧?令妃可是个顶顶有名的人,这女人生前没能成为皇后,死后却因为儿子当了皇帝,被追封了皇后。

    十五阿哥永琰,便是未来的嘉庆皇帝。

    至于后面还有什么皇十六子,也是令贵妃的儿子,不过现在太小,还没起名呢。

    冯霜止这些年也不是完全吃喝玩乐去了,认识的人多了,八卦也多了,多多少少听说那么一点,又积少成多,很快就能够拼凑出庞大的信息量来。

    英廉回京,必定是在整个朝廷大背景调动的情况下,每次南巡,都有一定的人事调动。

    现在乾隆年事已高,皇子们暗中较劲也不少。

    废了的皇子很多,现在还能参与这种事情的也就五阿哥永琪、八阿哥永璇、十一阿哥永瑆、十二阿哥永璂……至于永琰,现在年纪太小,估计还没人注意到他。

    “玛法以前从来不问这些事情,这一次是……”冯霜止有些不知道英廉打的是什么主意。

    英廉却道:“你孝期将过,明年四月选秀,恰好在圣上南巡之后,我也该为你筹划些了。”

    他这一提,冯霜止便想起来了,选秀就意味着,她要回京城了。

    三选不中才可婚配,也不是没有第一次选秀被撂牌子就直接扔出去婚配了的,但冯霜止上辈子的运气不是很好,一直被逼着选了三次,也不知道是不是掌事太监跟她过不去,活生生给逼成了老秀女。

    “嬷嬷已经入府教了一段时间,霜止学得用心着,玛法也不必太过担心,即便是……”即便是运气不好进宫了,也不会全无应对之法。

    冯霜止是在让英廉放宽心,英廉也听出来了。

    他叹了口气:“最近我接到你先生的信,说又有阿哥想要招他为幕僚了,我估摸着,这朝廷里头,风云又是要起来了,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回去是福是祸,只盼不要牵连到你才好。”

    机会是不能够错过的,乾隆南巡,几年才一次,不抓住这个机会,日后回京述职,并没有多大的出头机会。只有这一次,南巡,明年正月到四月的南巡。

    “玛法放心去吧,孙女知道事情的轻重。天色已晚,不搅扰玛法休息,霜止告退。”

    “去吧,冯忠给小姐掌好了灯。”

    从英廉那里出来,冯霜止便回了自己的屋,喜桃看她脚步匆匆,脸上神情不豫,又着了急:“小姐您方才不还好好的吗?出来一趟怎么就……”

    冯霜止道:“圣上明年正月南巡,这织造府作为行宫会整修不少,今日多有工匠进出,你莫要随意走动,免得撞见了旁人。”

    “是。不过……杨三小姐前日约了小姐去游湖,画舫都准备好了,小姐您还去吗?”

    “去定是要去的,你怎么突然问这事儿?”冯霜止坐了下来,接过了梅香端上来的茶,三年前那诗诗是懂事的,不过冯霜止不怎么喜欢她,后来才知道她想伺候的是英廉,索性直接扔了她去,不过没两年便被发卖走了,兴许是在英廉那里伺候的时候出了差错。

    “前些日子不是说湖上盐帮闹事掀翻了许多船吗?张大人家的姑娘掉进水里,被个男人捞了起来,结果……听说回去就打死了,对外却说是病死的……”喜桃小心翼翼地说着,到了江宁之后才知道世界并不安定,江南一带,尤其是扬州地界,盐商众多,依托着九省漕运的便利,大运河的位置,早已经是腰缠万贯,扬州盐商哪里不出名?

    这些个盐商,手里有钱,家里也阔绰,吃穿用度都比官家好得多,整个官场也充斥着金钱的味道,他们直接用钱买通官员,便令整个官场沆瀣一气了。

    冯霜止不敢问英廉这之中的厉害,她怕自己如果真的问出什么来,那才是麻烦大了。

    喜桃说的那件事,在之前闹得满城风雨,冯霜止不是不清楚,只不过,嘴上不说一句话,心里却觉得张家小姐冤枉。

    她倒想起自己与和珅的事情来,一时之间勾起心中万般情绪,便让喜桃先去,自己回屋了。

    这两年,没怎么听说和珅的事情,除了袁枚游历天下,走在京城和各个地方之间,会在来看冯霜止的时候偶然知悉一二,便是在与熙珠的通信之中了。

    现在熙珠也已经到了适嫁之龄,明年会和冯霜止一起选秀。

    她知道冯霜止是要回来的,所以常常写信告诉她京城又多了多少青年才俊,哪家的公子、哪家的少爷,什么都能说。

    作为咸安学宫里的翘楚,和珅自然也在此列,只不过冯霜止看熙珠的信就感觉的出来,熙珠看不起和珅,提到也不过只是说两句而已。

    熙珠写信说京城里的事情,也不过是为了冯霜止再回来的时候不至于完全两眼一抹黑。

    冯霜止心中感念她一片好意,早已经将熙珠当做了知己,只不过在和珅这件事上,她从不往外说一句。毕竟这样的事情,牵涉太大了……

    所以到现在,熙珠还觉得冯霜止跟福康安是一对儿,每次写信来,也总是在说福康安。

    若不是冯霜止时不时地拿出那扇子看一两眼,只怕真的被熙珠给洗脑了。

    福康安这里好,那里好,进了咸安学宫,倒是很快跟和珅成为了朋友,福康安写诗作论被师父夸奖了,福康安随着乾隆爷去秋猎又得了好彩头……

    满纸都是福康安,洗脑的力量是很强大的,尤其是这样三年如一日地洗。

    ——冯霜止都奇怪,自己现在还没变心。

    只是,她开始担心,和珅是不是变心了。

    乾隆三十年的正月,终于来了。

    奉皇太后,并皇后乌拉那拉氏随行,带有几位阿哥,其中令妃所出的小阿哥永琰赫然在列,同时也带了福康安,在听到这名字的时候,冯霜止就觉得眼皮一跳,老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正月十六从京师出发,闰二月初一便已经到了苏州,二月底观了钱塘潮,三月便携了皇太后驻在江宁府了。

    于是格外加恩,由江宁织造英廉,接了皇帝的驾,迎了乾隆在行宫住下。

    只不过,这原本是天大的恩宠,但如果冯霜止不遇到福康安,或者说,没听说闰月十八发生的那件事倒好。

    皇后乌拉那拉氏乃是继皇后,先皇后富察氏崩逝,乌拉那拉氏才逐渐掌权,并且被封为皇后,可是上月十八,乌拉那拉氏不知因何事触怒了乾隆,竟然直接削了发,后来被乾隆提前送回了京城,大约就此失宠。

    十二阿哥永璂在圣驾之前跪了许久求情,被一通训斥,用茶碗砸了出去,在圣驾落于行宫的时候,便已然失宠。

    朝中局势,顿时有些暗潮汹涌起来。

    这些事情,冯霜止都大概地了解一些,不过毕竟不算是很清楚。

    人常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是不知道事情发展方向的旁观者,根本连看都看不明白。

    这一日傍晚,她从抱厦后面的回廊经过,这里不算是行宫的范围,所以也没有外人进来,冯霜止比较随意,她剪了花要用来插瓶,却没有料到,里面的屋子里竟然有人说话,是两个男子的声音,木窗半掩着,冯霜止便从前面经过。

    “你去调查清楚了,十二阿哥必不会说,去查查皇后之前接触了什么人……不管如何,我要知道……”

    “三爷,皇后现在已经失宠,这……”

    “要你查你便查,若不想干这差事了,把你人头交下来再走!”

    “三爷饶命,奴才一时糊涂,三爷饶命!”

    接着里面像是谁起脚一揣,便有人摔在地上。

    那人又道:“这事儿不许告诉我阿玛,若是他知道半个字,你这舌头,便保不住了。还不快滚!”

    冯霜止只是经过,完全没有想到竟然将这样的一段对话听到了耳中,这似乎与闰月十八皇后失宠一事有关,冯霜止在听到的时候便已经下意识要躲,只不过那窗户是虚掩着的,她藏在窗户旁边,背贴着墙,听到里面没动静了,才敢悄悄地从墙里的阴影走出来。

    岂料,便是她才走出一步的这一瞬间,便有一只手掌掐住了冯霜止的脖子,狠狠地将她压在了墙上,那手掌是男子的手掌,手指修长有力,不过掌心似乎有些粗糙,大约是因为常年习武,所以留下了痕迹。

    这人手劲太大,冯霜止一瞬间便觉得自己喉咙像是被什么卡住了。

    她挣扎不动,只抬了眼,看向自己面前这人。

    带着普通的帽子,高高地身材,只不过看不清长什么模样,对方是逆着光的,只能隐约看出些轮廓来,冯霜止心说这简直是飞来横祸,又要死得不明不白了吗?

    就在她心生绝望的时候,那人的手竟然松了一下劲儿,冯霜止立刻想要逃,却不想即便如此,还是没办法逃脱那人的手掌。

    而后,才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你是……冯二小姐?”

    总算是有人认出她来了,不——还好这人是认识她的。

    冯霜止忙点了头,心说自己简直是倒霉透了,差点就在自己的府上被害死了。

    这里根本不算是行宫的范畴,这感觉就像是她住在土匪的隔壁,没偷没抢,有一天土匪到了她家里吃饭,反倒以为她是土匪,直接一刀砍了她脑袋一样。

    那人冰冷的手掌,似乎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从她脖子上拿开了。

    冯霜止痛得掉眼泪,摸着自己的脖子,背靠着墙喘着气,那人还站在她面前,并没有离开。

    冯霜止只觉得这人奇怪,但是对方站在自己面前,有有一种说不出的危险的感觉,她暂时没有说话,也没敢直接说离开。

    眼前这人,即便看不清轮廓,也有一身寒气,带着几分阴郁。

    “原来你不认得我了。”那人低低笑了一声。

    冯霜止只觉得他有病,你是谁,凭什么便要认得你?

    只不过这念头才一闪过,冯霜止便看到这人从黑暗里转过了半个身子,那面庞露出来,轮廓眉眼,隐约有几分熟悉的感觉。

    脑海之中闪电一般划过方才听到的那两人的对话,三爷——福康安!

    京城里头,默认的三公子和三爷的称呼,都是属于福康安的,三阿哥早已经亡故,所以没人会不长眼地提起来。

    她方才……真是一点也没有将那冷厉的声音,跟福康安联系在一起。

    现在福康安看上去似乎高了不少,至少也比冯霜止高了,一点也看不出是当年的那个小屁孩,也不过就是四年多不见而已,变化似乎很大。

    样貌倒是其次,这身上的气质,却像是翻了个转一样。

    见冯霜止愣住了,福康安竟然自嘲地一笑:“我记了你冯二小姐这许多年,你却不记得我了,枉费我送了熙珠姐姐那么多东西,托她在给你的信中多提提我,只不过……我有意,你无心。”

    当年那孩子怎么变成这样了?

    冯霜止只觉得一阵真无力, “三爷变化太大,一时没反应过来,还请三爷恕罪。”

    当年福康安看着也就是个单纯的孩子,即便是内里有什么心机,也不会像是今日自己所遇见的这个一样,让人觉得冷,觉得害怕。

    “连你也说这样的话了。”

    福康安忽然笑了一声,转身站到亮堂的地方,“你怎么在这里?”

    冯霜止顺了口气,总算是缓过来了,“正好园子里开了些花,便过来插瓶,没想到——”

    “听到了多少?”福康安回头问他,声音平静,听不出什么来。

    冯霜止坦然道:“我说我什么都没听见,或者说什么都没听懂,三爷信吗?”

    “……”福康安沉默。

    冯霜止站直了,恢复了平日里那个端庄静雅的模样,敛衽一礼道:“天色已晚,三爷也早些歇息吧,霜止告退。”

    她方转过身,却被福康安一把抓住了,“我信。”

    冯霜止又惊又怒,却又不敢大声喊叫,只压低了声音,冷然道:“你放手!”

    福康安眼神顿时变得冷厉起来,他想起了自己这些天听到的许多话,便想要松手,只是松手了终究不甘,他抿着唇,看着她,忽然低声说:“今年你便要进宫选秀,出来了……我娶你吧……”

    “我答应了别人了。”

    冯霜止沉默了片刻,却很快地回答他,之后一把甩开了福康安的手。

    这少年已经完全陌生了,她觉得自己不认识这个人,可偏偏眉眼相貌便是几年之前的那个,更重要的是——她心底有一个声音,在疯狂地叫嚣,这就是福康安,真正的福康安。

    她曾躲在屏风后面听过福康安姐弟的对话,那个时候的福康安便是现在这样。

    这才是真正的福康安。

    她说她答应了别人了?

    福康安只内心一震,却狠声道:“谁?!”

    冯霜止忍无可忍,挥开了他,福康安也不敢真的伤了她,一松手她就退远了。

    “夜深了,三爷该去休息了,不在万岁爷跟前儿伺候,怕会惹人怀疑的。”

    说完,冯霜止再无一句多的话,转身就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白天有事耽搁了,五一三天白天停电,只能晚上码字,我会努力放在存稿箱的……

    1号的更新大概在晚上十点之前能搞定_:3∠_如果来不及更新,会在文案挂通知,请大家注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