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和珅是个妻管严>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三十七章 提亲

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三十七章 提亲

作者:时镜

    英廉被这次冯霜止进宫的事情气得不轻,知道冯霜止今日要回来,早早地就在神武门外等着了,待骡车出来了,这才接上了自家的车,将那跟着的宫女太监们轰了回去,这才带着一干人等回了冯府。

    祖孙二人在书房里说了许久,冯霜止路上就哭过了,她不爱哭,不过是因为看了和珅送的灯,忽然就有些委屈了。

    任是谁遇到那样的事情不委屈?冯霜止重活两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

    “玛法不必担心,霜止好好的。”她笑了一下,已经是一脸的镇定。

    英廉这两天也在乾隆那里闹,他只有这一个孙女,还能看着她受苦不成?更何况冯霜止与他是真的亲厚,这么个听话的孙女,却要进宫受那囫囵罪,英廉如何能忍?尤其是在这样的受苦根本没带着正常目的的情况下。

    好歹为官二三十载,官场上的事情,英廉已经看了个透彻,他也不算是有多大的欲求了,人活了大半辈子,很多之前纠结的事情,到了现在反而放下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这个孙女,太聪明,有时候也太能忍。

    这一次的事情,也亏得她能忍,才没出什么大事。

    “回来了就好了……在这府里,谁敢让你受委屈?这一次,是我没有算计好,不知道会出这样的事情,若是早知今日,便要在内务府遴选的时候给你找个借口推下来。”英廉叹气,“我本以为皇上是清楚的,没有想到也是糊涂。”

    这话肯定是只敢在私底下说,冯霜止进宫一趟也不是没有收获,听到的事情多了去了。

    听到英廉这话,冯霜止道:“玛法从不参与皇宫里面议储之类的事情吧?怕只是有人利用我,逼您选人站。”

    英廉早就想到了,现在皇帝年事已高,也是时候说议储的事情,只不过之前乾隆中意的那些皇子,大多夭折,现在留下来的皇子也就这几个,根本没有多大的选择余地。英廉感觉乾隆还不想将手中的权力放下,现在过早地选边站了,谁知道是不是以后被拿出来立靶子?

    多方面的顾虑都有,到底应该怎么做,英廉以前是很清楚的,可是经过冯霜止这件事之后,他又觉得自己不是很清楚了。

    这一次留下冯霜止的乃是宫里现在正得宠的令贵妃娘娘,膝下有两子,其中十五阿哥永琰还算是聪慧,只不过性情顽劣,并不怎么爱学,常日在咸安学宫里混着,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令贵妃到底是不是带有警告英廉的目的,他也实在不清楚,可是这区区一个后宫嫔妃,也要来警示英廉,有些说不过去,这样的行为也有些犯蠢。

    里面肯定有英廉不知道的算计,但是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对令贵妃是真的没有什么好印象。

    “你累了,早些去歇着,睡一觉起来,什么都好了。”

    最后,英廉这样劝说冯霜止。

    冯霜止点了点头,由喜桃扶着走了。

    睡了一觉起来,其实真的什么都好了,除了偶尔看看那最后由永琰递出来的宫灯,永琰从哪里来的这个灯,冯霜止很清楚,她想到自己跪在那里的时候看到了和珅,之后他消失了,接着就是十五阿哥的出现。

    想必他在咸安学宫跟十五阿哥有联系吧?

    一个是未来的贪官奸臣,一个是未来处置他的皇帝,这相处到底是怎样的,还真是有些说不定呢。

    养伤两个月,外面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

    傅恒府小姐毓舒,赐婚给了十一阿哥为福晋,而熙珠也要嫁给军机大臣阿桂的儿子阿必达,这两个在京城跟冯霜止最要好的人已经陆续确定了日后的归属,秀女进宫,一部分被留在了宫里,一部分赐婚了,所以最近京城里面真是热闹得很。

    只有冯霜止的吹雨轩,要多冷清有多冷清,养伤期间她谁的脸色也不用看,再说到了这家里,现在她也用不着看谁的脸色。

    来探望她的人,高兴了她就见上一见,不高兴了只说不舒服不见人。

    管外面的人怎么风言风语地传,冯霜止稳稳当当地过着她的日子。

    这段时间里,她给毓舒、熙珠二人准备了礼物,也将自己压在箱子底下的很多东西处理了,比如说——冯云静拿走的那些诗稿。

    今日她将那些诗稿全部翻出来,只觉得伤养得差不多了,外面的事情也差不多平静下来了,便找了喜桃问了问最近的情况,说请冯云静过来一趟。

    在这京城里,毓舒是出了名的才貌双全,有本事和手腕不说,还有高贵的出身,一等一的名门贵女,熙珠这边虽然已经明瑞的去世而不如以往,却也能算是显赫了。

    只是冯云静大概是其中的一个异类,出身不高,也不见得长得多么倾国倾城,偏生写得一手好字,也作得一首好诗,竟然渐渐成为了整个京城里仅次于毓舒的才女。

    毓舒曾跟冯霜止提起过对冯云静的印象,却并不怎么喜欢冯云静。

    一个庶女,要想方设法地将自己的名声传扬到整个京城,怕是不知道英廉府情况的人都要以为她才是冯府嫡出呢。冯霜止回来之后,冯云静倒是收敛了一些的,尤其是选秀之后,不知是不是被冯霜止受罚那档子事儿吓到,也老实了一段时间,不过在冯霜止养伤期间,她又开始活跃起来了。

    兴许,冯云静以为冯霜止这次进宫受罚,气焰消下去很多,无法再与她这个才女相比了吧?

    所以,在接到冯霜止这边的丫鬟们递过去的消息,说冯霜止请冯云静在新修的东花园里说说话、喝喝茶的时候,冯云静有些惊讶。

    她不知道冯霜止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能老老实实地去了。

    冯霜止还真的是摆了一壶茶等着她,见她来了,便请她在亭子下面的石凳上坐下了,她摸了摸茶壶的肚子,感觉茶水还烫着,便道:“梅香,给三小姐倒杯茶。”

    冯云静望着冯霜止,端庄微笑着:“二姐难得出来一趟,今日天气倒是好,想必二姐心情也好,所以请妹妹喝茶了。”

    “是啊,从江宁那边带回来的明前龙井,这个可是正宗的,没多少呢。”冯霜止说了句玩笑话,自己端了茶杯在手中看着,“这茶,听说是杭州大雁塔下面出来的,三妹你尝尝。”

    总觉得今天冯霜止说话玄乎得很,冯云静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有些不安,更没觉得冯霜止这话有什么问题,于是道:“姐姐带回来的东西都是好的,只是云静鲁钝,怕尝不出什么好坏来。”

    “喝茶也不过就是为了解渴,哪里需要喝出什么好坏来?”冯霜止笑,“给三妹喝茶无非就是听说三妹写过一首传扬一时的好诗,吟咏杭州大雁塔,那诗怎么说来着……忽然有些记不清了呢……”

    冯云静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她盗用冯霜止的诗稿,一开始只是无心,后来偶然之间听说钱沣的事情之后,乃是真的心仪于钱沣,所以脑子一热……

    不过这些年来,她既然敢盗用冯霜止的诗稿,也证明她早就有了应对的方法。

    当下,冯云静竟然一笑,完整地将那诗背了出来:“练就金身皈佛祖,清音十里醒乡人。何时在数难逃劫,遣弃危楼蒙厚尘。没有想到姐姐竟然对妹妹的诗这么感兴趣,不如我回头抄录一本诗稿给姐姐,姐姐以为怎样?”

    “那感情好。”冯霜止简直是要笑出声来了,冯云静这故作镇定,又有几分盲目自信,以为自己胸有成竹的样子,真是……冯霜止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快笑疯了好么?!

    杭州大雁塔!

    冯霜止这辈子都没听说过杭州有过大雁塔,想必是她这真是太孤陋寡闻,所以根本没有去过这么有文化底蕴的地方吧?

    冯霜止其实只是在坑冯云静,想看看这姑娘到底是有多大的真才实学而已,不曾想,她故意说大雁塔在杭州,冯云静竟然一点都没有听出来。

    她简直快要笑到桌子底下去了,若不是冯云静现在还一脸端庄地坐在自己面前,冯霜止是真么也不可能忍得住自己内心之中那种难以言说的微妙爽感的。

    有些古怪地咳嗽了一声,冯霜止道:“四五年不见,三妹才学惊人,真是令姐姐佩服,回头我要有什么诗文不通的地方,来请教三妹,三妹可莫要嫌弃。”

    冯云静似乎轻哼了一声,她自己也会吟些诗做些对,可是真实的水平如何只有她自己知道。

    “二姐说的是哪里话?但凡有用得着妹妹的地方尽管说,虽然不是每个人都会吟诗作对,但女儿家认识几个字,也是不错的。”

    脸皮真厚。

    冯霜止都想用直尺给她量一量这姑娘脸皮的厚度了,只可惜手里没工具。

    不说这诗稿不是冯霜止自己的,她不过是默写,就是冯霜止的,也不能这样无耻啊。

    “今日难得在这里喝茶,这诗我喜欢,不过因为两月之前的事情,现在也懒怠着不想动,回头三妹写给我吧。”

    冯霜止这句本来是敷衍,只是没有想到,冯云静的算计就在这里。

    冯云静站起来,竟然吩咐自己的丫鬟去取来了笔墨纸砚,对冯霜止道:“姐姐想要,现在妹妹就写给姐姐。”

    冯霜止知道她葫芦里肯定装着什么东西。

    今日在这亭子里面,冯霜止提起了诗稿的事情,那就是在暗示冯云静她知道了,可是冯云静没有任何反应不说,甚至还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说这之中没有什么猫腻,那是假的。

    冯霜止也没有制止,她知道下面肯定要露出什么东西来的。

    果然,冯云静一下笔,冯霜止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字迹!

    冯云静的字迹竟然跟四五年前的自己一样!

    她一下抬眸看向冯云静,没有收敛住眼底的冷光。

    冯云静只写了一个字,便搁下了笔,笑道:“姐姐真是聪明人,一看就知道了。不过您怎么不继续装下去了?我还以为,姐姐要和善着那一张脸,跟我说到最后呢。”

    看样子她是真的有恃无恐了,冯霜止真是想大笑三声,她何等聪明的人?几乎是一瞬间就已经猜到事情到底是怎么样了。几年之前在春和园宴会上,钱沣捡到了冯霜止的画扇,后来着人还了回来,那个时候来送回扇子的人,并没有说清楚是哪一位小姐,那个时候冯霜止自然说是自己,可是后来和珅提醒她,她回来便烧了那扇子。

    原本这事儿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应该就这样打住了,只是现在冯云静偷了她的诗稿也就罢了,竟然还要煞费苦心地模仿几年之前的自己,说没有目的是不可能的,从这几年冯云静的名声来看,竟然多半还是因为钱沣。

    前后一联想,冯霜止就觉无比讽刺。

    她自然不可能一张和善脸说到最后的,冯霜止脸上那笑容既然已经收起来了,也就懒得重新摆到脸上去,只说道:“你是很厉害,连字迹也模仿了。”

    “不仅是这样,我还对别人说,我与姐姐一起习字,姐姐很习惯我写的字,所以曾有一段时间临摹我的字迹呢。”冯云静掩唇轻笑起来,一副觉得眼前这事儿很好笑的模样。

    冯霜止也觉得很好笑,抿了一口茶:“的确是很好笑。”

    “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吗?”冯云静不知道为什么不笑了,她看着冯霜止,“你是嫡女,受尽了宠爱,我的一切却都要自己挣来,所以我要将你的一切都抢过来,不管是别人对你的喜欢,还是你的才名,现在你拥有的一切,将来都要属于我。”

    冯霜止原本以为冯云静是个聪明人,只是她没有想到她竟然说出这样疯狂的话来,简直像是得了偏执症一样。她很想问她“至于这样吗”,事实上,她也真的问了出来。

    冯云静“哈”地冷笑了一声。“你觉得不需要吗?你拥有一切,当然会觉得我很傻,甚至觉得我不该夺走属于你的一切,对吧?“

    ——该怎么说呢?冯霜止只觉得冯云静可能是太缺乏别人的关注。

    想想这姑娘,花费了多长的心思,将自己的诗稿从已经无人居住的吹雨轩偷出来,又怎样一日一日苦心学习自己,要将她自己变成另外一个有才华的冯霜止。她苦心策划了一个阴谋,那就是让自己成为几年之前的冯霜止,而后让现在的冯霜止在别人的印象之中,成为她冯云静的跟随者和陪衬。

    多好的心思,多美的想法?

    所以策划了这一切的冯云静需要有一个人,知道她做的这一切,知道她有多聪明,多么努力地达成了这个阴谋。

    只是,这个人不会是冯霜止。

    冯霜止的字迹,不可能四五年没有变化,更何况到了江南之后,她反倒喜欢上了米芾的字,便换了一种笔法临摹,现在她的字看上去已经跟几年之前有了很大的区别。

    至于那些诗稿,冯云静恐怕以为那些都是她的,其实那些没拿出来的诗稿,没一句是冯霜止自己写的,不过是冯霜止将自己知道的诗写了一些上去而已。冯霜止拿出去的诗,不是自己写的,便是引用化用前人的。

    冯云静以为自己策划了一场阴谋,夺走了原本属于冯霜止的东西,所以她现在很开心,甚至不分场合地笑了起来:“二姐,你腿还好吗?宫里来为你诊断的太医可是说,如果养不好,很容易以后落下病根呢。二姐进宫一趟,竟然遇到这样的事情,丢尽了我们府上的脸面,这么多天了,连大姐那样的姑娘都已经有人上门提亲了,不知道二姐你这样的名声,日后怎么嫁出去呢?”

    这姑娘得活得多累啊?

    冯霜止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每天需要操心冯霜止怎么活,冯霜止累不累,冯霜止的腿好没好,冯霜止嫁不嫁得出去……

    冯霜止发现,她自己都没操心那么多呢。

    也许是因为,她早知道自己已经为自己选好归宿的原因吧?

    “啊,是妹妹忘记了,二姐有福康安呢,只是姐姐你现在这样的名声,谁敢来娶你呢?”冯云静在听说冯霜止被罚跪在咸安宫外面的时候,几乎就已经笑了出来,之前冯霜止被撂了牌子留下来,就已经让人嫉妒了,可是忽然之间传出倒霉的消息,真是大快人心!

    见冯霜止不说话,冯云静像是忽然之间意识到自己把有些事情说得太明显了。

    冯雪莹那边已经有人提亲,只不过暂时没人处理,英廉那边也没发话,左右不过是个庶女的事情。可是冯霜止这边就有些尴尬了,怎么说也是嫡出的小姐,现在连个上门提亲的人都没有,还不知道外面的人怎么嘴碎呢。

    这些事情,冯霜止自己清楚极了,没人上门提亲真是正中了冯霜止的下怀。

    她跟和珅之间的约定是七年,现在才过去五年不到的时间,再过两年和珅从咸安学宫毕业了刚好,如果一直没有人上门提亲,冯霜止也就不担心嫁不嫁的问题了。

    没人提亲,她还嫁什么嫁?顺水推舟就不嫁了呗。

    如果有人上门提亲,那才是真的麻烦了,即便是英廉一个个地推掉了,别人要怎么说冯霜止?外面的话不会好听,还平白得罪人。

    所以,没人提亲对冯霜止来说真的是天大的好事。

    只可惜,旁人不知道冯霜止心里的想法,总是要以自己的标准来判别他人。

    对冯云静来说,她以为夺得了那些原本属于冯霜止的东西,可其实,冯霜止想告诉她——那些不是她夺走的,那都是冯霜止自己不要了的。

    钱沣是个麻烦人物,现在冯云静自己上去顶了冯霜止的锅,她真是感激冯云静还来不及呢。

    只希望日后冯云静想起这一遭来,不要后悔就是了。

    眼下她对自己冷嘲热讽,也不过就是心里苦。

    想到这姑娘苦心筹划,竟然只是为了这些,冯霜止反倒是可怜起她来了。

    当下,她叹了一口气,站起来,“看样子这话是没办法谈下去了……”

    “不好了,不好了,方才大小姐浑身湿透回来了,说是出去的时候落了水,方才回来了!”远远地,就有丫鬟过来喊。

    冯霜止本来已经站起来,正要往台阶下面走,听到这话反而停住了。

    眼看着那丫鬟很快地跑到眼前来,冯霜止皱眉,这个事儿不寻常,“怎么回事儿?慢慢说!”

    “回、回禀二小姐,大小姐今日跟了婆子出去,已经决定裁两身儿衣服,只是哪里想到那马车不知道为什么跑进水里了,不过还好被人救起来了……只是……现在大小姐在寻死呢……”

    “救都被人救了,还有什么寻死觅活的?”冯霜止真有些受够了这府里的穷折腾,她皱着眉,便要打断丫鬟的话,去冯雪莹那边看看。

    只是没有想到,丫鬟下一句话是:“听说是被男子救起来的……”

    这亭子里众人都愣住了,落了水,被男子救起来,说不得这就是一桩丑事了。

    冯霜止直接抬步出了花园,向着冯雪莹那边走去,后面冯云静听见这事儿也坐不住了,起身就跟上去。

    如果冯雪莹身上出现了什么丑闻,也会影响到家中别的姐妹们的婚事,冯云静生怕耽搁到自己,所以格外地积极。

    还没踏进冯雪莹的院子呢,就听到里面一阵哭喊的声音,之后瓶子什么的碎裂声音和丫鬟们的哭喊声就连成了一片。

    “滚,你们都滚,不要拦着我!”

    “大小姐,您冷静一些,这事儿还没个解决的办法呢,总是会有——”

    “你算个什么东西?我让你进来了吗?不过是个连姨娘都不是的通房抬上来的东西,也敢在我的屋里说话了吗?”

    冯雪莹哭着,发泄着,将屋子里的东西全都推倒了,也不肯换上干净的衣服,一副歇斯底里的模样。

    府里现在管着事儿的惜语上去劝她,没有想到被冯雪莹一把抓住,还一通臭骂。

    她将自己的手掌高高地扬起来,便要向着惜语的脸上打过去,却没有想到半路上被人握住了,而后一个巴掌落到了她的脸上。

    冯雪莹蒙了,站在那里,脸偏过去,半天没有能转过来。

    众人这边之间冯霜止进来就冷着脸,上前两步就制住了冯雪莹,并且做出了这样的惊人之举。

    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得过来的时候,冯霜止给了冯雪莹一巴掌,成功地让这女人安静了下来,之后厉声吩咐道:“还不扶大小姐下去换衣服?再闹就直接给关到柴房里。”

    只这一句话,却极具威慑力。

    冯霜止才回到京城里宅院不久,这里的丫鬟婆子也换过一些了,有的不是当年服侍过的人,不知道冯霜止是个怎样的人,这两个月,有关于冯霜止在宫里丢脸的事情被说得不少,冯霜止又因为腿上的伤,不怎么出门,今日一出来就遇到这样的事情,还发了脾气,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样的冯二小姐,显然跟他们想象之中的不一样,所以一时都有些发怔。

    后面冯云静跟着,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惊胆战。

    冯霜止最让人羡慕的便是她在聪慧之外,还有这样冷厉的一身气势,一旦脾气上来,便能够很快地震慑住一府的人。尽管不愿意承认,可是冯云静不得不说,在这些年里,她一直想要模仿当日在雨里带人搜了四姨娘院子时候的冯霜止,只是一直有些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味道。

    今日见了,内心之中的忌惮和嫉妒一起起来,站在屋外,竟然差点红了双眼。

    下面的丫鬟婆子们,这个时候倒是醒悟了,赶忙三两下将大小姐推搡着走了,好歹将这件事报给了英廉,之后冯霜止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根本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戏剧化。

    害冯雪莹落水的人正是那跟冯霜止有仇的伊阿江,他远远在醉仙楼上看到英廉府的马车过来,便跟众人玩笑,说肯定是冯家那倒霉二小姐来了,当时楼上还有一群纨绔子弟,便挑唆伊阿江去招惹招惹冯二小姐。

    伊阿江是个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两个月没被打,也不知道被打是什么滋味了,竟然胆子一壮,就让人拿了弓箭来。

    到底还是满洲贵族子弟,伊阿江虽然不学无术,说来像是大字不识几个,马上的功夫其实还是不错的,尤其是满洲重游猎,他射箭的技术相当不错,竟然直接一箭射出去钉到了马蹄前面,之后连发两箭,穿了马鞍和缰绳,可以说是箭无虚发,整个醉仙楼上于是掌声雷动——

    可是接下来,祸事就来了,那马受惊失控,直奔出去,脱缰了,之后马车就直接落下了水。

    伊阿江前一刻还在得意于自己进步的箭术,下一刻就吓了个魂飞魄散,河里水深,算是护城河的一段,姑娘家掉进去,多半不会水,指不定会闹出人命来。

    听说当时整个楼上都安静了,伊阿江只是愣了一瞬间,就已经直接踩着屋檐从二楼跳下去救人了,千辛万苦将人救了起来,把人从水里划拉出来,根本来不及看是谁就喊着快去叫大夫什么的。

    结果等完事儿了一看,好啊,哪里是什么冯二小姐,冯二小姐好歹也算是半个天仙一样的美貌,整整标致极了的一个好姑娘,眼前这小姐看上去也就是相貌清秀,根本不是冯霜止,伊阿江当时就吓傻了。

    冯霜止听到这里的时候,差点没拍桌笑起来。

    伊阿江跟冯霜止还真的是死对头之中的死对头,这样的事情也能让伊阿江给撞上了,冯霜止真是要忍不住给自己的这一位克星点这么一盏蜡,接下来的事情发展简直就是风一样地迅速。

    不管冯雪莹是个怎样的人,好歹也是英廉府的大小姐,这件事的错处还全部在伊阿江的身上,没出人命已经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伊阿江算是坏了人家姑娘的名节。

    永贵是朝中重臣,英廉的分量也不差,两个人也不好怎么较劲儿,只能一个憋着劲气,回家将自己那不孝子训斥了好一顿,勒令上门提亲,另一个也是憋着气,忍了怒,允了这一门亲事。

    于是事情竟然就这样敲定了——冯雪莹阴差阳错因为这件事与伊阿江订了亲。

    冯霜止有些唏嘘,不过是这么一件小事,便将人的一辈子定下来了,真是……

    从提亲那一天开始,中间一大串的繁琐程序,再到婚礼一日,也不过只是三个月,吉日选好,便有大红的骄子出了冯府大门,冯雪莹哭着哭着就出去了,上了骄子。

    冯霜止远远看着伊阿江,也不知道这纨绔是垂头丧气还是踌躇满志,她寻思觉得,伊阿江还是蛮倒霉的。

    冯雪莹就这样嫁出去了,一切都像是一出戏,戏开演了,冯霜止坐在台下看着台上,一点也没有身为演员的感觉。

    有关于她的事情,其实现在才算是开始。

    比如说,一直没有人上门提亲。

    连行三的冯云静都有许多家的人上门提亲了,唯有她冯霜止,没人敢来,大约也没人想来。

    不说别的,单是当年乾隆的一句戏语,便没人敢来。

    众人都还观望着傅恒府那边的情况——冯霜止的名声也不至于很差,甚至从某一个方面来说很不错,是个很适合主持深宅大院之中的事情的人,有手腕还有不俗的出身,即便名声差,为着她的出身,应该有人上门提亲。

    可是事实就是,没有。

    一个也没有,包括福康安。

    福康安小时候说,一定要娶冯霜止为妻,后来又在皇帝的面前这样说,众人都怕先去提亲,得罪了傅恒府,得罪了福康安,也犯了皇帝的忌讳。

    毕竟皇帝是金口玉言,说出来的话哪里能够更改?

    假使旁人去提亲了,被拒绝了还好说,若是答应了,日后福康安追究起来怎么说?日后皇帝追究起来怎么说?

    为了一门亲事,得罪偌大一个傅恒府,不值得。

    所以这两年里,冯霜止的日子真是清净得不能再清净了。

    她倒是清净了,只不过把冯云静逼得够呛,不说长幼有序,尊卑有别,冯霜止不嫁人,她暂时也别想嫁人,都快将自己憋成个老姑娘了,就说是冯霜止时不时地来提点她这首诗哪里的典故不对,那首诗又有哪个典故是哪里的,简直快要把冯云静给逼疯了。

    自从很久之前在花园亭子里喝过茶说过话后,冯霜止便在一日找了个空,提醒了冯云静,大雁塔在西安,不在杭州,咏钟的典故也是因为那口钟落满尘埃。

    现在冯霜止想起冯云静那脸色来还觉得好笑,忽青忽白,说不出地好笑。

    她的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毓舒嫁了十一阿哥,十二阿哥失宠,皇后被废,不久就已经去世,最后只加了皇贵妃的礼下葬出殡,真是令人唏嘘。

    这两年,英廉的职位也有所变动,不过总归还是在二品衔上晃着,没有多大的波动,现在是已经是直隶总督。

    冯霜止什么都不操心,什么都不担心,她不过偶尔听听外面的事情,没让自己断了消息来源。

    乾隆三十二年,袁枚回京,参与了咸安学宫肄业时的考校,亲自写了一首诗送给和珅兄弟。

    于是,这一年,贫寒兄弟二人,忽然就才名满京城了。

    少小闻诗礼,通侯及冠军。弯弓朱雁落,健笔李摩云。擎天兼捧日,兄弟哥平分。

    同时肄业的,还有已经是风流倜傥一表人才的福康安,众人猜测着,这些年福康安没有去提亲,多半还因为是在学宫之中,想要一心向学,这一回肄业了,想必也就快了。

    冬天的北京城,铅灰色的天空里,彤云密布,大雪纷纷扬扬下了天,推开门,便瞧见外面一片银装素裹、粉妆玉砌,天空终于放晴了,漂亮的天蓝色像是水洗过的琉璃,一丝云也没有,只有刮面的风依然寒冷。

    八旗贵族子弟不少成群结队地出去冰嬉,街上扫过了雪,也逐渐地热闹起来。

    便是在这样难得的一个好天气的时间里,冯霜止平心静气地在家里绣花,跟喜桃说话。

    “小姐您还不知道呢,少爷现在会写好多字了,奴婢看着很聪明呢,也很听话。”

    “听话便好,日后扶一把,惜语也好有个依仗。”这些年,在府里,冯霜止总觉得惜语过得苦,不过只要有冯霖在,她的日子就还是有盼头的,对这样的可怜人,冯霜止也不会狠下心去为难,反倒是处处帮衬着。

    因为之前被冯霜止点破大雁塔那一点的巨大漏洞,冯云静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还有很多东西不明白,倒是真的恶补了很多山川地理的知识,有时候竟然也在冯霜止这边不耻下问几回。

    只是冯霜止看出她那终究还是带着目的的试探,却也不戳穿她,反而一一地为她解答。

    ——冯霜止巴不得冯云静越学越像,最好是个十成十的真。

    前世的教训太大,她才不愿意跟钱沣扯上关系。

    不是她要推冯云静到火坑里,是天堂有路她不走,地狱无门她偏闯。

    从头到尾没冯霜止什么事儿,左右说个两个也就完了。

    按照以前英廉的说法,阴谋之外还有阳谋。

    冯霜止对冯云静的这一手,那就是切切实实的阳谋了。冯霜止什么也不怕,甚至无所畏惧。

    “二小姐,外面送来了您要的芝麻糕,您尝尝?”梅香端着东西进来。

    冯霜止忙叫她放下,“瞧你,一手冻得通红,也不知道出去带个手笼。”

    梅香笑道:“奴婢们习惯了的,这哪里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有些红了而已,之前您那披风已经烘暖和了,回头您要去园子里赏雪,可有一身漂亮的貂皮了。”

    “什么一身漂亮的貂皮,不过是件披风,你说得跟我变了那貂儿一样!”冯霜止放下了手中绣着的东西,拈了盘子里一块芝麻糕来吃,入口香甜软糯,乃是不可多得的上品。

    她叫丫鬟也吃了两块,便出去抖了披风,出去赏雪了。

    对冯霜止来说,这还是很平静的一天,只不过今冬已经来了,约定的期限也快过去了。

    她内心之中等待着的那个期限,也日益地接近着。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第一个去冯府请提冯二小姐亲的,竟然不是福康安,而是咸安学宫里那有才无钱、家道中落的和珅!

    这一下,几乎全京城的人都等着看笑话,等着看傅恒府的人上去打脸,或者是看着直隶总督府英廉的人丢脸,在他们看来,这一桩提亲必定是会失败的,哪里想到,英廉竟然一口应了下来,只不过对和珅提了三个条件。

    这可是一件惊破了天的大事,整个京城满汉贵族,全都炸开了锅,只觉得荒谬,或者以为英廉已经老眼昏花,那和珅是有才名,可那又怎样?没钱途,也没前途——英廉疯了!

    奇怪的是,傅恒府始终没动静,甚至连那个一直说喜欢冯二小姐,非卿不娶的福康安,也保持了沉默。更见鬼的是,乾隆只问过这事儿两句,也就放下了。

    他们以为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他们以为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全都发生了。

    乾隆三十二年的年底,当真是热闹非凡的。

    和珅的提亲一过,钱沣后脚跟着就为着冯三小姐提亲了。

    彼时,冯霜止剪下一枝梅来,拿在手中看了看,微微一笑。

    作者有话要说:_:3∠_我还是一个不想写虐的好作者的……婚后生活蜜里调油夫妻联手共奔小康什么的……不知道写不写得出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