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和珅是个妻管严>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三十八章 成婚

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三十八章 成婚

作者:时镜

    `p`wxc`p``p`wxc`p`  冯二小姐要嫁给钮祜禄家的和珅,论旗籍,是和珅更高,可是论出身,却是英廉府尊贵。

    众人都对这一桩婚事津津乐道,最大的问题,应当是在傅恒府那里。

    可是,福康安始终没有说要去英廉府上提亲的事情。

    说起来,也是冯家的人胆子大,不管怎么说,当初是万岁爷答应过福康安的婚事的,如果现在福康安忽然改变了主意,去英廉府提亲,怕是英廉只能食言,推掉这一门亲事了。

    然而让人啧啧称奇的是,傅恒府并没有这样的动作。

    书房里,英廉问她:“你可是想好了?此子才华虽高,可并非每一个有才的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我更看好的是钱沣。”

    “钱公子已经向着三妹提亲,难道玛法您要告诉他,求着他来娶我吗?”冯霜止都觉得这不靠谱,本来就已经是尘埃落定了的事情,她不可能这一世还嫁给钱沣。上辈子人家主动来求亲,她嫁过去也都是受罪,现在人家是提的三小姐,她二小姐嫁过去,不是自己把脸贴上去让人打吗?

    她心知英廉不过是提这么一句,不会真的这样做。

    英廉叹了口气,“你也是个大姑娘了,有自己的主意,只是我依旧有一件事特别奇怪……和珅,他为什么会来府上提亲?你们之前,似乎并没有什么交集。”

    尤其是那几年,冯霜止在江宁,基本没有回京城,也不可能有什么消息传回来,之后的名声是冯霜止的很差,连英廉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如今的这一步。

    其实一开始挑选孙女婿的时候,英廉是有考虑过和珅的,可是后来就将这人剔出去了,因为他跟伊阿江走得太近,现在却是他上门来提亲,难得的是,自家孙女竟然同意了。

    英廉颇有些百思不得其解起来。

    于是冯霜止没有隐瞒想,将一些事情说了说:“玛法,我与他,都有一个老师,便是如今名满天下的袁枚老师,所以相互知道一些也是极为正常的。旁人不知我性子,不代表我的先生不知道。”

    英廉瞬间明白了过来,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惊讶,不过最后又笑了起来。

    他想了想,道:“你们小辈的事情我不问,不过我一开始对他并不算是满意,才学什么的我也算是了解了,只不过有一点……这个人的人品和能力……霁丫头,你要想清楚了,他现在一贫如洗,空有一腔抱负,能不能成事,还很难说。”

    所以呢?

    冯霜止看向英廉,有些疑惑:“玛法是想……”

    “提亲我答应,可前提是他能够达到我的要求。”英廉走过去,提笔写下几个字,在宣纸上,之后说道,“这也不算是为难他,如果连这些都做不到……凭什么娶我英廉的孙女?”

    在这边跟冯霜止说了之后,英廉走过去摸了风霜额前的刘海一下,然后笑了笑:“放心吧,霁丫头,玛法不会害你的,有的事情,我们这些活久了的人看得更清楚一些,你既然看中了这个人,我也想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本事让你看中。”

    冯霜止无言,最后却笑了一声:“玛法你去吧。我觉得,他会让你满意的。”

    只因为,他是和珅。

    这丫头,还没成亲呢,就开始护短了。

    英廉笑了笑,背着手走出去,到了客厅里,坐下来,端着架子,先喝了一口茶,看和珅一直站在那里,还算是有礼貌,心里稍稍有些满意。

    别的不说,礼数是相当周到的,不像是伊阿江家的那个小子,老实之中还有几分奸猾。

    “前些日,你已经让人来提亲了,今日却登门造访,不知道这是不符合礼仪的吗?”

    其实这一趟,乃是英廉让他来的,现在这样说,不过想看看和珅的反应。

    和珅今日穿着一身藏蓝的袍子,这些年来,已经脱去了年少时候的瘦弱,丰神俊朗起来,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几分难言的书卷气,可是事实上,和珅骑射的功夫也是很不错的,只是看上去他这样的身材是很有迷惑性的。

    长眉狭眼,笔直的鼻梁和两片薄唇,垂着眼,露出几分谦逊的模样,可是从他微微弯着的唇角却又能够感觉出他是一个很有自信,并且很镇定的人。

    听了英廉这颠倒是非黑白的话,和珅病不惊乱,前些日子托媒人,又央求了继母来提亲,今日接到了英廉府的邀请,来之前他就知道肯定是有一个难关要过了,不过他一点也不惊讶,反而早就知道一般。

    如果事情太容易,那才是有假了吧?

    “英大人玩笑,您是长辈,和珅是晚辈,您若有吩咐,和珅不敢不从。礼数一事,和珅自问已然周到,我见的并非是冯二小姐,仅英大人罢了。”

    英廉抚掌而笑,这的确是很镇定的一个青年才俊,也难怪霜止看得上眼,甚至直接就说“嫁”字了,怎么说,英廉这心中都有几分不舒服的感觉,有些拈酸起来。

    “后生可畏,口气竟然都这么大了。”英廉笑了一声,“今日是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了,我知道你中意我孙女,我也问过她愿不愿意嫁,她的答案,我总觉得你应当是猜到的。只不过,她同意,我却有要求,你若是做到了,我才敢将她许配于你。”

    和珅心下明镜似的,只道:“英大人请说。”

    没有任何的保证,说什么“竭尽所能”,他只有如此淡然的一句“英大人请说”,光是这纹丝不动的气度和沉稳,便足够让人刮目相看了。

    不管和珅在咸安学宫之中到底过的是什么样生活,见的是什么样的人,左右英廉还是个有实权的二品大员了,现在甚至是直隶总督,面对这样的重臣,少有几个人能像是和珅这样波澜不惊的。

    英廉看着和珅,忽然就觉得自己是老了。

    他想起霜止那丫头,竟然觉得平日里那丫头端着不说话的时候,像极了现在的和珅。

    忽然就明白,为什么霜止会心甘情愿地直接说嫁给和珅了,因为这两个人有不少相似的地方,只是不知道,这两个人这样隐忍沉默又善于伪装的性子,真的在一起了,是不是能够和和乐乐,顺遂一生呢?

    “我——有两个条件。”

    英廉终于说了出来,这两个条件,其实他考虑了不短的时间,“其一,你要继承你高祖父尼雅哈纳留下的世袭爵位,也就是三等轻车都尉。我英廉的孙女,怎么也该有个三品夫人的衔……其次,有一座新的宅院。”

    总不能让冯霜止跟着住在驴肉胡同那样的地方吧?

    有的话,英廉不好多说,可很多事情只能这样说。

    他英廉怎么说也是朝廷重臣,将孙女嫁给这个穷小子,若是连个“三品夫人”的名头都没有,说出去怕是要让人笑掉大牙的。

    外面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他们的笑话呢,可英廉不想让他们看笑话。

    和珅祖上有军功,所以也有世袭的爵位。

    这三等轻车都尉,是个虚衔,根本没什么实权,只是名头上好看。

    清朝爵位有两个系统,一个是皇族爵级,亲王、郡王、贝勒、贝子、镇国公、辅国公、镇国将军、奉国将军、奉恩将军,共十级;皇族之外的爵级,则是公、侯、伯、子、男、轻车都尉、骑都尉、云骑尉、恩骑尉九级。

    轻车都尉乃是第六等,一到三等轻车都尉,正三品。

    如果和珅承袭了爵位,之后就能够按照三品朝官的规格来办喜事,英廉的面子自然也有了,便是冯霜止的面子也有了,说出去也好听。虚衔也有虚衔的好处,对这一点,英廉想得很清楚。

    世袭的爵位,总是要和珅或者是和琳继承的,这两个人当中的任何一个都成。

    只不过,和珅毕竟是兄长,个和琳又敬重他,两个人之间定然是不会出现什么争夺承袭爵位的资格这样的事情的。

    至于宅院……

    和珅只是微笑:“英大人不考虑再添两条吗?”

    英廉忽然有些愕然了,他这一刻看出来了,自己这准女婿,怎么似乎早已经胸有成竹,就等着自己提条件一样了呢?这感觉有些不舒服,似乎是自己被算计了一般。

    英廉眯了眼,有些不冷不热地笑道:“你当这件事很轻松吗?”

    尤其是承袭爵位的事情,勋位处的官员们可不是吃素的,个个吃人不吐骨头,和珅要真的能办好承袭爵位这件事——不管使用什么手段,英廉才敢将冯霜止嫁出去。

    “那么,英大人不准备加一个期限吗?”和珅只是要将事情问清楚,如果自己办到了,回头英廉又矢口否认的话,那才是真的……有些让人郁结呢。

    英廉宦海沉浮多年,并不说期限,只道:“你何日办好这些事情,便何日开始正式议婚。”

    成婚不是简单提个婚就能成了的。

    满礼,婚姻缔结分为三个步骤,第一步包括提亲、打听、相看、合婚,共四件事,这是婚事进行的最初四项。婚姻的第二步包括放小定、放大定、过礼、通信、过嫁妆,共五件事,这是婚事进行的当中五项。婚姻的第三步包括迎娶、响房发轿、娶亲送亲、扶轿杆儿、见面分大小、吃酒开箱、拜客、回门共八件事,这是婚事进行的后部八项。其中的“过礼”,类似于汉族的“纳采”或者“下彩礼”,“过礼”之后便是“过嫁妆”。

    和珅现在不过是才提亲,冯霜止的八字都还没给出去呢,打听看相合婚,都没定下来。

    其实后面的程序在他们看来并没有多大的意义,真要想成亲,便不会有什么八字不合的情况出现。哪个算命的不长眼,人家都已经来提亲了,男女双方眼看着要嫁娶了,跟人说八字不合的话,那是拆一门亲事。

    有道是,宁拆十座桥,不毁一门亲。

    换句话说,后面的程序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只要现在,和珅能够过了英廉的考验,后面的事情便是水到渠成了。

    现在既然得了英廉的要求,回头和珅就去办事了。

    消息传到冯霜止那里,却是让她笑了半天。

    喜桃最近是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事情是一桩接一桩,根本看不过来,现在自家小姐听到老太爷刁难自己未来的夫婿,竟然还笑得出来。

    “小姐你是不是吓住了?这事儿怎么还能笑?如果……如果和公子办不成这事儿,那你们这桩事儿不是……”

    “他若连这点事儿都办不好,我凭什么嫁给他?”

    说到底,她对他还是有信心的。

    最后的事实证明,英廉差点走了眼,和珅办事的速度很快,简直像是这件事根本不存在任何的阻碍。

    英廉得知和珅再次来拜访的时候,差点惊掉了手中的茶杯,和珅就把事情办好了?

    当房契和承袭爵位的手续证明放到了英廉的面前的时候,英廉终于算是承认了,冯霜止的眼光的确不错,只不过……

    和珅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据我所知,勋位处的官员不会这么好说话,要承袭爵位至少得要你拿出三百两银子来,我不觉得你有这样的能力。”英廉这一次说话很直白。

    和珅点头道:“英大人所料非虚,钱和珅是没有的,有的只有在咸安学宫积累了这么多年的人脉,想必在决定要将二小姐嫁给和珅之前,您已经调查过我在学宫之中的事情了,所以……晚辈不便再多说了。”

    毕竟帮皇子们代笔,不算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歪门邪道。

    十二阿哥倒了之后,又有五阿哥暴卒,日后储位之争到底是什么情况,和珅也说不明白,只是现在能够利用的手上的人脉,就应该用好了。

    这一座宅子,算是这么多年自己的积蓄,皇子们有时候也要塞点好处送点人情,至于爵位,其实根本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不说伊阿江还是自己的好友,更有杨瓒那边的关系能够动用上,帮助诸位皇子代笔,现在出这么一桩事情,只要和珅开口,整个勋位处有谁敢拦着?

    所以这件事,真是办得出乎意料地快。

    英廉是完全被这样的神速吓到了,只是回头一想,果真是他低估了和珅的,这年轻人定非什么池中之物,在咸安学宫那么多年,不说里里外外的关系,这结下来的人脉又能够为他日后的官路做出多大的贡献,便是从这一次他提出要求,而和珅胸有成竹就可以看出来——其实和珅一直对自己的人脉和关系相当有自信。

    这样的一个善于经营的人,娶了霜止去,只要他们相互之间有意,又哪里发愁没有好日子过呢?

    英廉看着和珅,忽然叹了口气:“既然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只是心中,到底有些不舍起来,毕竟是跟自己亲厚了这么多年的孙女,这一说嫁竟然就已经快了。

    和珅归拢在袖中的手指,因为事情的尘埃落定,终于缓缓地放开了,整个人也从之前的那种略微紧张的状态上,缓缓地回到了最平常的模样。

    “英大人也不必担心,日后二小姐……”

    “你不必多言,我自然懂得,回头叫你的媒人来,定了生辰八字,慢慢地将后面的日子都定下来,我家霜止今年也是十八的年纪了,差不多了……便在年底将事情办得差不多吧……免得,夜长梦多……”

    这夜长梦多,说的是福康安。

    和珅也明白,他长眉微蹙,最后却缓缓地舒展开,即便是福康安又怎样呢?

    他不会容许旁人觊觎属于自己的那些东西的。

    本质上,他和珅不是什么圣人,他只是一个近乎看透了世态炎凉的小人。

    所以在遇到一些很珍贵的东西的时候,那种特别敏感的内心,便会立刻有一种要将这些珍贵的东西全部抓住的想法。

    和珅觉得,他可能病了,相思病。

    亲事彻底定下来的消息传遍了京城,所有人都惊讶了。

    一开始和珅提亲的时候就有人传消息,说福康安要搅局,可是直到现在,也没什么消息。

    眼看着时间临近了腊月,风里飘着红梅的香气,日子已经定下来了,便在腊月初九,一个很好的黄道吉日,宜嫁娶。

    算命的人总是很能够说吉祥话的,冯霜止只觉得肯定是和珅给了那算命先生递过了贿赂,才能有这么多这么好听的吉祥话出来。

    可是喜桃看了,只说是她现在人在局中,整个人都甜甜蜜蜜的,所以觉得听到什么话都好。

    冯霜止细一思量也是,其实看着帖子上写着的那些都是普通的吉祥话,可是自己看着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感觉自己是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里有和珅,还有自己。

    说约好了七年后,你娶我,我嫁你——她一日日地等着,等着,终于到了七年之后了,她看到了红色的嫁衣,看到了红色的盖头,漂亮的花轿,高高烧起的红烛……

    新郎的喜秤从盖头外面伸进来,她坐在洒了红枣花生桂圆瓜子的床上,有些紧张地抠着自己的手指,而后那盖头掀开了,周围一片掌声雷动。

    冯霜止听到了那新郎的声音,却不知道为什么吓出了一声冷汗。

    “不要——”

    “小姐,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喜桃就睡在里间,冯霜止的床榻边,乍一听见这声喊,立刻翻身起来,冲到窗边去看冯霜止。

    只见到冯霜止忽然之间坐了起来,抱着厚厚的锦被,脸上还带着几分残留的恐惧与惊骇,那额头上覆盖着密密的汗珠。

    “小姐,您是不是做噩梦了?”

    “是啊……做噩梦了……”

    冯霜止又直挺挺地躺了回去,自己盖好了被子,却睁着眼,不肯闭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害怕一闭上眼,就重复方才的那场景。

    “明日便是嫁期了,还有一个多时辰,喜娘们才来呢,小姐您再歇一会儿吧。”

    喜桃是冯霜止的贴身丫鬟,即便是冯霜止出嫁也是要跟着走的,她一点也不担心。

    冯霜止听了她的话,眼神有些空茫起来,道:“我是要嫁给谁来着?”

    “不是三等轻车都尉钮祜禄·善保,也就是和珅公子啊。”喜桃真是忍不住要伸出手来摸摸冯霜止的额头,看看她是不是有些烧了。

    可是这一刻,冯霜止的眼底,又恢复了清明。

    上一世忘记的一些场景,忽然就这样回想起来了。

    她想起上一世嫁给钱沣时候的场景,新郎挑开了红盖头,冯霜止也就看到了钱沣,只不过那人脸上的表情很奇怪,只是很难复杂地看着她,那个时候的冯霜止——真的还不知道那样的眼神意味着什么。周围的人都在给钱沣道喜,之后他们就出去了,钱沣也跟着出去送客,那天晚上却再也没有回来过。

    只是……这一刻的冯霜止,想起了一个几乎没自己完全遗忘的细节。

    上一世与钱沣大婚当日,除了钱沣的那些朋友,还有谁来着?

    为什么……忽然之间就觉得当时站在房间角落里看着自己的人,是那样熟悉呢?

    她竟然忘记了……

    上一世,她嫁给钱沣的时候,和珅也在啊。

    和珅与钱沣同时提亲,自己偏偏选了钱沣——她约略地知道钱沣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可是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和珅也会向着自己提亲,她几乎想也不想地就拒绝了和珅的,转而选择了钱沣。

    只是下场……

    这辈子的自己也已经很清楚了,就是这样的感觉。

    她将自己放到当时的和珅的处境上,竟然猜不出那个时候的和珅会是什么表情。

    冯霜止喃喃道:“你去准备吧,我就躺这一会儿 。”

    她也的确只是躺了那么一会儿,根本睡不着不说,之后便有丫鬟婆子们进来伺候了。

    聘礼和嫁妆是在吉日之前的一日就已经送到了的,也算是相当热闹至少办出了个三品朝官的架势来。

    现在冯霜止就坐在妆镜前面,心不在焉地听着自己后面的人说话,什么一梳梳到头一梳梳到尾,长长久久恩恩爱爱白头偕老。

    冯霜止觉得自己都没有听清楚,只记得喜娘的声音有些南方口音,也不知道是哪里的人,之后盖着盖头就出门了。

    迎亲队伍到了府门前,冯霜止也不知道有多少,只觉得不少,手里被塞了个苹果,寓意着平平安安,便这样上了花轿,她看不清自己周围的世界,只觉得上辈子嫁人迷迷糊糊,这辈子嫁人还是迷迷糊糊。

    盖头一盖,就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沿路一片吹吹打打的声音,周围人声嘈杂,冯霜止却是在盖头底下看着自己手中那红红圆圆的大苹果,忽然觉得有些饿,于是翻出之前喜桃她们给自己包好的点心,吃了两块垫着,毕竟婚礼过程之中不能吃别的东西,从天不亮的凌晨就开始梳妆,冯霜止都不记得那些婆子嬷嬷们给自己的头上压了多少东西,现在只觉得自己脖子也是很累的,每次嫁人都这么麻烦。

    别人一辈子就这一次,偏偏她这重活一世,还要来一次。

    上次嫁给钱沣,走的是汉礼,这一次是和珅,却要按照满礼来,原本对这事儿就糊涂的冯霜止,现在更是拎不清了,怎么看都是一个样。

    半路上有叫花子上来说吉祥话,前面似乎有人给了赏钱,于是越发地热闹起来。

    丫鬟婆子们就在轿子旁边搭着手跟着走,说不出地喜庆。

    冯霜止就在轿子里,摸了摸自己悄悄藏在袖子里的那一把已经有一些年月的扇子,只有这样才能提醒自己,她这一世,嫁的不是钱沣那等的负心人。

    她喜欢的是和珅,也不会嫁给了别人。

    等到骄子停下来的时候,冯霜止就知道这是到了柳荫街了,依稀记得,日后和珅的府邸也是在什刹海附近的,现在这不过是很简单的一座宅院。

    只是还没等冯霜止反应过来,便听见外面忽然掌声雷动。

    婆子在轿门旁边笑说道:“新郎射三箭呢,射天射地,射轿门,方才新郎那一箭射得远呢!哎呀,射地了!二小姐,这马上就要射轿门了——”

    婆子话音刚落,冯霜止便听见轿门前面“笃”地又一声响,让周围安静了一刹那,紧接着又是更连天的欢呼和掌声,便听外面有人道:“正中,正中,新郎真是好箭法,好准头!哈哈……”

    冯霜止是差点吓得连手中的苹果都没有拿住,差点掉下了地,待到那轿门打开,才觉得自己手心都已经微微汗湿。

    别人牵她出去的时候,她还有些呆滞地拿着手中的苹果不想放开,知道那人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轻轻地笑了一声,她才如梦初醒,慌忙地将手中的苹果放开了,接过了旁人递过来的玉如意和红花结,被新郎带着跨过了马鞍,跨过了火盆,又进了喜堂。

    因为又盖头遮住,冯霜止什么也看不清,只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被这样的气氛给震慑住了。

    不管什么时代,结婚总是一件很喜庆的事情。

    别的没感觉,冯霜止唯一知道的是,来的人很多,听着声音连八舅公阿桂这样的大人物都来了,之后还有别的朝廷重臣,也能够听出些一二来。

    进了喜堂,便是三拜,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

    也不知道为什么,拜天地的时候还好,拜高堂的时候,整个喜堂便骤然之间安静了下来,冯霜止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只能通过自己眼前那狭窄的视野来窥探——然而终究还是看不到。

    在前面人喊出“夫妻对拜”的时候,整个喜堂又忽然之间恢复了那种热闹。

    可是冯霜止在拜下去的时候,分明看到了和珅的手指,那牵着如意同心结的手指,根根紧握,连骨节都发着白。

    在周围最热闹的时候,冯霜止听见了军机大臣兼大学士傅恒的声音,“叉出去。”

    只是这么很淡甚至很轻的一句话,可是冯霜止就从这一句话里,知道这喜堂上肯定是发生什么了。

    不过,似乎已经不要紧了。

    她的头与他的头几乎碰到了一起,她袖子里还藏着东西,也看不到他的表情,在这一拜起来之后,她瞧见他手指已经恢复了原样,之后便是送入洞房了。

    只是在过去的时候,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瞧见身边丫鬟端着的她自己拿过的那个苹果,竟然一伸手自己用两手握住了,便拢在袖子里,带进了新房。

    满人嫁娶,新房里的东西都是女方带去的,讲究的是嫁妆比聘礼多,冯霜止的这新房就漂亮得很,是花了大心思布置的。

    有关于新房的布置,倒是极为熟悉。

    挂着如意同心结的床帐,两边黄铜的勾子,垂下来的红色流苏,还有那大红色的锦被,被子下面藏着的寓意着“早生贵子”的那些东西。

    冯霜止再一次地坐下了,心底便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她现在总算是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拿走那一只苹果了,怕是如果不这样悄悄抱着,她会觉得自己手足无措。

    新郎被亲友们拥着进来,想必是他在咸安学宫之中的一些朋友。

    有人道:“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你和珅最终抱得美人归了……”

    “伊阿江啊伊阿江,我怎么觉得你这话这么酸呢?”

    “你别胡说八道啊,和兄还在这里呢?”

    “是,是,是我多嘴,和兄莫要介意。”

    “唉,我们这还等着看新娘子呢……”

    新房里的丫鬟婆子们一齐拥上去给和珅道喜,说了一连串的吉祥话,那嘴皮子利索,便是冯霜止听了也只能汗颜。

    和珅笑了一声,给了红包赏钱,谢了他们的吉祥话,这才走过来,便有婆子喜气洋洋地递上了秤杆,“喜秤挑盖头,称心如意!”

    冯霜止屏住了呼吸,手指冰凉,手心的汗却几乎让她感觉握不住手中的那个苹果了。

    那喜秤很稳地来到了冯霜止的面前,将那大红的盖头缓缓地挑起来,后面之前还在说笑的人,一下就安静了。

    和珅今天很高兴,他也说不上是为什么可是这种事情难道不值得高兴吗?

    那秤杆缓缓地上挑,他的手很稳,可是心却开始狂跳,之后便见到了那女子如羊脂玉一样白皙的肌肤,精致的下颌,微微抿着,显得有些紧张的菱唇,点了胭脂,有无边的艳色。

    而后,整个盖头掀开了,他看到了她清亮的眼神,那一双眼里带着几分很奇怪的惊喜和放心,最终却变成了几分羞涩。

    冯霜止是触到了和珅的目光,才知道自己方才的眼神有些过于直接,这么多闹腾的人在当场,即便是已经有一张厚厚的脸皮,这个时候也禁不住剐,便微微地侧过头去,两颊浮出红晕来。

    和珅的这些朋友也就是个闹腾,闹腾完了,和珅那喜秤缓缓地放下,却回头人他们统统给赶出去了,只不过说是走,他自己也出去被拉着喝了好几轮才能回来。

    婚礼都是这样的,原本有完整的礼仪,只不过因为男人们要喝酒,所以各种各样的仪式都只能慢慢地来。

    更何况和珅认识的人太多,今天来的人也太多,很多都是朝中的官员,送来了大礼,大多都是看着英廉的面子,当然也有人是看着傅恒都来了,所以也跟风。

    所以这一场亲事,真是办得空前隆重,半个北京城都惊动了。

    这是和珅的荣幸,只不过毕竟是一件苦差,尽管有人在一旁挡酒,也喝了个醉醺醺,众人是体谅着他还要回去喝交杯酒,跟新娘圆房,这才饶了他。

    敬酒敬到傅恒的时候,傅恒说了一句“前途不可限量”,阿桂却在旁边补道“怕你那儿子日后后悔”,和珅没接话,当面笑呵呵的,一转过身就直接冷脸变了神情,只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知道了。

    新房里面静悄悄的,冯霜止早已经将那大红盖头拿在手中,之后又将那苹果捧在自己的手上,也不知道为什么没忍住,张口就将那大红的苹果啃了一口,这个时候便瞧见新房的门开了,她捧着苹果,嘴唇还贴着,一下不知所措。

    和珅身上带着浓重的酒气,不待回身,丫鬟们便已经全部退了出去,将房门合上了。

    和珅走到了她的面前,看着她呆愣愣的看着自己,之前还没涌上来的醉意,却忽然之间连天地来了。

    他不是被酒灌醉的,是被她给迷的。

    他走过来,从她的手中,将那啃了一小口的苹果拿过来,看了看,说:“平平安安,你倒是将它吃进肚子里了。”

    这一刻,她忽然涨红了脸,却憋着说了一句:“拿在手里不如吃进去实在。”

    冯霜止真觉得自己是被烧糊涂了,才有这愚蠢模样。

    怕是她以后回想起现在这场面,都要将自己埋进地里去。

    和珅笑了,他将她咬过的地方放到了唇边,自己张口也咬了一小块,“吃进去的是实在……如果我的新娘,不是饿了的话。”

    “……”忽然之间有些无言,她抬眼,看着和珅,眼底带着几分被戳穿之后的窘迫,他却将那咬了一口的苹果放到了桌上,牵住了她的手,拉她从床上起来。

    冯霜止知道,后面还要喝交杯酒,她跟着起身来了,却被他重重地一把搂进了怀里,他掐紧了她的腰,将她牢牢地握住。

    “霜止……”

    他直呼了她的名,也安定了她不安定的心。

    这一刻,冯霜止的眼泪掉到了他大红的吉服上,连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在这么喜庆的日子里哭。

    和珅察觉到了她的异样,抬了她的脸,将她脸庞之上的泪珠吻去了,动作温柔。

    冯霜止却感觉到了他那两片薄唇的滚烫,兴许是他喝的酒太烈,也兴许是他此刻胸中压抑着的感情太烈。她就这样看着他,摇曳的红烛上的火光,让他整个人都像是一块暖玉,浑身上下都有一种温润的感觉,不像是他以前伪装给别人看的那样,带着一种故作老成的疏离。

    “和珅……”

    她叫了他的名字,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才惊觉两个人几乎已经贴到了一起。

    和珅知道她略微有些不自在,也并不介意,只是牵着她来到了桌边,将桌上摆着的酒倒在两只酒杯里,端了一盏给她,又自己端了一盏。

    冯霜止的手,从他的臂弯里穿过去,两个人喝了交杯酒,之后他接过她手中的酒杯,又伸手圈住了她的腰:“七年之约,你嫁给我,我娶了你。”

    这时候了,他倒还记挂着那事儿。

    只是和珅记得的事情,冯霜止也是没有忘记的,她从袖中取出那一把已经被自己握了很久的扇子,低头看着,便微笑起来:“我们这算是私相授受,现在却还光明正大地成亲了……”

    她不敢告诉他,那一刻的她有多紧张;他也不敢告诉她,那一刻的他有多痛苦。

    只是如今还是走到一起了,和珅接过那扇子,缓缓地打开,还是七年之前的墨迹,不曾有过分毫的折损。

    他爱她待自己的一片心,也知道那些还没有相互表白心迹的日子里,那些模模糊糊的感情。

    隐藏在他的策论和冯霜止的点评之中的,那一字一句隐藏着的感情……

    哪里还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呢?喜欢,就是喜欢而已。

    他拥了冯霜止倒在床上,拆了她头上繁重的饰物,又剥了她的衣服,冯霜止将自己裹了起来,却让他去吹蜡烛,和珅只笑她:“吃了苹果,你有平安吃到心里更实在的说法,吹了红烛,又是什么说法呢?”

    新婚之夜的蜡烛,是要燃到天明也不要熄灭最好的。

    不过冯霜止这一句,倒是提醒了和珅,他起身,拿了剪子将红烛的芯子剪短,看着光暗了不少,才褪去自己外面的一身吉服,进了床帐,摸进被子里,将裸着身的她抱紧了。

    红烛高照,转眼便已经日头起来,冬日里雪满京城,太阳一照,却都慵懒了起来。`p`wxc`p``p`wxc`p`

    作者有话要说:改了一下错字,ojl

    求大家用电脑订阅啊_:3∠_为了多出来的一成的收入,远目【土鳖你够了!

    夫妻生活就要开启了,哎嗨,来个留言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