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和珅是个妻管严>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五章 拦路

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五章 拦路

作者:时镜

    许氏的丧事一过,整个春天,也就真的到了。

    二月底已经是草长莺飞,冯霜止身上的伤也终于快要见好。她一好,喜桃也跟着高兴,连带着下面的四个负责扫洒的二等丫鬟也高兴起来。

    整个吹雨轩,终于又恢复了平静——尽管只是表面上的。

    护军统领府二小姐霜止,可算是在府里头出了名了。

    不但打了刚刚怀孕的四姨娘的贴身丫鬟,还跟四姨娘闹了起来,最后被禁足的竟然是四姨娘和她阿玛鄂章,也算是出人意料了。

    只有在这个时候,所有人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太太的死到底给这个年幼的嫡女带来了什么。

    春雨下来,吹雨轩中燃着香,一片温宁的沉静。

    冯霜止新换了浅绿的春衫,倚在榻上,靠着秋香色的绸面引枕,听着外面细微的声音。

    新抽的绿芽被雨水打湿了,反倒觉得透亮,让她的心也跟着透亮。

    后面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却是喜桃上来,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冯霜止听了,唇角的弧度浅浅的,只道:“让她闹去吧,我权当是没听见。还有别的事情么?”

    “巧杏有事跟您说。”说到“巧杏”的名字的时候,喜桃明显顿了一下,语气里显出几分犹豫来。

    巧杏?

    冯霜止将这名字在自己的舌头尖上滚了一转,一脸平静:“又是大小姐叫她去做什么事情吗?如果是的话,让她不必来问我了。想必大小姐那边事情忙,每次都问我,指不定会耽搁时间的。”

    喜桃脸上顿时染上怒气,可是她看自家小姐那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模样,就知道自己是说不动的,只好蹲了个福,退出去了。

    外面站着的,便是巧杏——冯霜止身边另一名一等贴身丫鬟。

    在之前许氏出丧期间,她全无了影踪,等事情完了再冒出来,哪里还是个什么正经的丫鬟?原本巧杏与喜桃是一起到冯霜止身边来的,可是对比这两丫鬟,却是差距甚大。

    喜桃走出来,看着自己眼前那穿着浅粉色小花袄的巧杏,没好气道:“小姐说让你以后去大小姐那里不必问她了,说是怕耽误时间。你也是,明明是我们小姐的丫鬟,怎么偏生整日往大小姐那边跑?”

    巧杏生得一张瓜子脸,水灵灵地,很是漂亮。她翘了一下自己的兰花指,看向喜桃:“这不是大小姐找我有事吗?我一个做丫鬟的,怎么敢违背,大小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去了,也省得给咱家小姐添麻烦。”

    这话里藏着的意思,无非是大小姐冯雪莹骄纵蛮横,并且得宠,不像是冯霜止一样,现在已经是个孤女,以后没娘疼、没爹爱,若是冯雪莹与冯霜止之间闹僵,吃亏的定然是冯霜止。这话说得虽然不错,但听在喜桃耳中却是刺得厉害。

    当下喜桃便冷笑了一声:“你若是真记得自己还是‘咱家’小姐的丫鬟,那才是好了,你尽拣着那高枝儿攀吧!”

    喜桃说话不客气了,巧杏也就哼了一声。都是小姐身边的一等丫鬟,她没什么低过喜桃去的地方,竟然直接就从鼻子里哼出气来,转身扭着腰便走了。

    喜桃照着她的背影,便“呸”了一声,很是不屑。

    里面冯霜止将这动静听得清楚,却沉声喊道:“喜桃进来。”

    喜桃这才反应过来,她与巧杏的这一番口角,定然是被小姐听去了的。如今许氏去了,冯霜止虽然得了玛法英廉的庇佑,但毕竟英廉事务繁忙,并没有机会照顾到内宅这边的事情,也只是偶尔与霜止说些话。这内宅之中的事情,也不是光有英廉的庇佑可以解决的。

    珠帘被掀起来的时候有清脆悦耳的响声,冯霜止一听就知道喜桃是进来了,她语气很是随意,只说道:”你既然知道她已经没有留在这里的心思,何苦与她继续纠缠?且让她去就好。“

    “可是……之前小姐您遇到困难的时候,巧杏躲到一边去,几天不见人影。大家都忙得脚不沾地,没时间管她,可是事情一完,太太的葬礼一过,她就出来了,还说是大小姐找她去,她这根本就是——”喜桃愤愤,嘴里连珠炮似的说出了许多的话,可是冯霜止却抬手一扬,阻止了她。“小姐?”

    她知道喜桃是看不过自己受委屈,微微坐直了身子,冯霜止道:“傻喜桃,你觉得我还是以前的我吗?”

    喜桃有些不解,望向冯霜止。

    冯霜止淡淡一笑,从榻上站起来。她这一站,便有几分弱柳扶风的味道,纤腰束素,只不过脊背挺得很直,因而并不给人一种瘦弱的感觉,反而出了几分翠竹的风骨来。

    “从额娘走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以后只能是自己一个人去算计了。喜桃,从四姨娘的巴掌落到我脸上的时候开始,我便不是以前的那个冯霜止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她这样说,喜桃有些害怕,她伸出手去握住冯霜止的手,“小姐,小姐,你不是一个人,喜桃永远陪着你,你还是以前的小姐啊……”

    “傻喜桃,”冯霜止握住了她的手,叹了一声,“这府里上上下下,现在还因为额娘出殡时候的事情怕着我,可是又能够怕几日呢?四姨娘有孕在身,禁足也不能太久。便是我阿玛,也是有官职在身的人,思过也不会太久。额娘走了,还不知道阿玛会娶个什么样子的填房进来呢。”

    冯霜止这简简单单的一番话,总算是给喜桃点明了她们如今的处境,喜桃平白给吓出了一身冷汗。

    冯霜止又道:“额娘留给我许多嫁妆,账册是在额娘身边的刘嬷嬷拿着的,现在阿玛还没续弦,若是等续弦了……”

    这嫁妆最后落入谁的手里,可就难说了。更何况——“若是来了个继母,我也要尊她为母,这日子不好过,若是选秀不成,回头婚嫁还得听继母的。谁知道我嫁给谁呢?”

    上一世那种悲剧的结果,冯霜止想想都觉得好笑。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多亏了四姨娘乃是扬州瘦马出身,懂的规矩少,才敢落下这一巴掌来。被宠坏了的女人,总是没几分脑子的。

    “小姐您别想了,这些事情总会有办法的,奴婢看您今日气色不错,不如出去走走吧。”

    喜桃沉默了一阵,忽然笑起来,想办法逗着冯霜止的开心,想诓她出去走走,外面的景致可漂亮了,如果能出去散散心,不闷在吹雨轩之中,倒也好很多。

    冯霜止自然看出喜桃是什么心思,只是已经是二月底,这春日的景色正是漂亮,园子里的牡丹大约也开了,她索性应允了喜桃,搭了件杏粉的锦缎披风便出了吹雨轩。

    喜桃临走之前布置道:“梅香把屋里打扫一下,兰馨记得收拾好小姐的书桌,老太爷说再过得几便要小姐上学去了,务必别碎了什么东西。还有竹韵,窗台上的那盆兰花记得撤下来换上白的。菊颜挑拣一下小姐的衣衫,冬日里头的衣服都收进去吗,把春杉晾出来,回头我来查。”

    “是,喜桃姐姐。”下面四个二等丫鬟应了一声,喜桃这才放心离开。

    冯霜止笑她:“你这是越来越有大丫鬟的样子了。”

    喜桃扶着冯霜止走,顺着小径出去,那圆圆的脸上露出几分小得意来,“那是,喜桃也是很能干的呢,会使唤人了。以前都是巧杏儿在使唤,现在她满门子心思地要攀高枝儿呢!”

    “喜桃,给你讲个笑话儿吧。”

    小径周围已经都是春色了,园子地面上的草已经长了很深,枝头的桃花、樱花已经开了许多,主仆二人走在路上,闻得见清香。风里的暖意融融的,让人一下就放松起来。

    喜桃以为冯霜止是真的心情舒畅了,想要讲个笑话,还很高兴:“小姐您这大半个月来都没怎么笑过,现在您要给奴婢讲笑话,真是稀罕事儿!”

    冯霜止也不介意这丫头的胆大,上辈子出嫁之后,真心护着她的便只有喜桃一个,还能说什么呢?她唯一能信的,似乎只有喜桃了,除此之外,便只一个英廉。

    “以前有一只画眉鸟儿,在一棵小树上筑巢,小树的旁边有一棵大树。每天那只画眉便在想,如果飞到大树上去多好?一天一天,画眉鸟从春天考虑到了冬天,然后她终于有了勇气,从自己的小树上,飞到了大树的高枝儿上——”冯霜止说到这里,便顿了一下,唇边一抹冷笑,“然后那树枝儿就断了。”

    这根本不是什么笑话,是个冷笑话吧?

    喜桃怔然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冯霜止这所谓的“笑话”说的是谁。攀高枝儿,除了巧杏还有谁?

    大树是大小姐,小树便是二小姐了。

    冯霜止自己笑了一声,又说道:“冬天了,枯枝跟别的树枝都长得一样。”

    那笑话的意思,到这里才算是完。

    说话间,他们已经绕过了后罩房,从东北角转出去,便是后花园了。

    这后花园不算是很大,不过许氏生前爱花,也就栽种了不少,有时候英廉也在花园这边设宴请客。前些天又有消息说英廉要迁任直隶总督,陛下允许扩建个花园,也就是说,府邸东边那一块空地很快又能用上了,到时候整个冯府便是有后花园和东花园。

    刚刚进花园,便是有一条溪流,上面搭了座小石桥,冯霜止搭着喜桃的手往上走,却不想一枝白梅忽然之间横过来挡住她的去路,冯霜止虽惊不乱,在石桥上站定。

    握着那一支白梅的手比那梅花瓣还白皙,指甲上涂着蔻丹,又多了几分俗艳,往上一看,还是一张不错的姣好脸蛋,不是大小姐冯雪莹又是谁?

    “哟,我金贵的妹妹,终于舍得出来走走了啊。”嘲讽的声音,一点也不客气的话语,冯雪莹抬高了下巴,看着瘦得可怜的冯霜止,眼底充满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