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和珅是个妻管严>和珅是个妻管严第四十二章 双喜临门

和珅是个妻管严第四十二章 双喜临门

作者:时镜

    和珅的落榜,无疑成为了最近北京城里让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伴随着旁人的成功,和珅的失败是如此地滑稽。

    消息传到冯霜止耳中的时候,整个府里的人几乎都在忙碌,开春了之后整理出了府中很多东西,在院子里晾出来,刘全儿进来,俯身就打了个千儿。

    冯霜止看他来了,以为是有好消息,有些惊喜地站起来:“可是放榜了?”

    刘全低声应了声“是”,却还是埋着头没有说话。

    冯霜止忽然有些奇怪:“爷在几甲?”

    刘全听了自家夫人这话,更加难受了,将额头磕到了地上,道:“爷……落榜了……”

    整个院子,一下忽然之间就安静了下来,冯霜止疑心自己听错了,她笑了一声,道:“刘全儿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爷落榜了。”重复第二遍的时候,刘全儿的声音终于不抖了,他似乎也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却还是深深地埋着自己的头,不敢抬起来。

    冯霜止只觉得眼前黑了一下,差点没站住,扇子从手中落下去,她一撑桌面,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只觉得有些迷糊。

    对上辈子的事情,她记得不是很清楚,可是和珅才名算是满了京城,更是袁枚的弟子,怎么可能落榜?

    “夫人,您没事儿吧?”

    “无妨。”

    冯霜止深吸了一口气,嘴唇一抿,眼底便恢复了清明,道:“回屋吧,把之前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还有我要的那些菜色,也都做好,等爷回来吧。”

    “是,夫人。”

    刘全应了一声,下去吩咐了,这边喜桃、梅香等人都有些担心地看着冯霜止。

    冯霜止是不愿意让自己露出半分的情绪来的,她只做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转身回院子里,便在屋里等着。

    西厢那边已经住了人,便是和琳,见到冯霜止从花园回来,和琳在屋前练剑,立时便收起来,诚心诚意地行了个礼:“和琳给嫂嫂问安。”

    冯霜止挤出一丝笑来,“你才下了武学堂不久,不多时就有差事了,倒也勤快。”

    “和琳是因着哥哥的照顾才能到今天的,若不勤勉,怕辜负了哥哥一番苦意。”和琳跟和珅长得有七分像,只不过比起和珅那种内敛,和琳显然更具有属于他这个年纪的那种清朗,看上去不像是有多深的城府,不过是少年才俊,意气风发。

    这和琳倒也是一表人才,只不过现在还有些青涩,和珅已经帮他将一切能算计的算计完了,所以和琳知道的东西虽然多,却还是一颗本心不变。

    冯霜止只跟他说了两句,眼看着就要撑不住,早早地回去了,“我回屋等你哥,你也注意着,不要太劳累。”

    “谢嫂嫂关心,和琳省得。”和琳笑了一下,看冯霜止点头走了。

    他倒是觉得有些奇怪,怎么总是觉得嫂子的表情有些奇怪?

    和琳没有多想,也不知道自己的哥哥现在已经落榜,他调整了一会儿,又继续在院子里练剑了。

    冯霜止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几乎是无力地坐下来,将自己的脸埋进了臂弯里,喜桃与梅香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过了很久,冯霜止才抬起头来,脸上一片平静,道:“爷可能很快就会来,你们去外面帮着忙吧。”

    原本是准备了庆功宴的,可是现在似乎不需要了。

    只不过,冯霜止还是让人去准备,落榜了就不吃了吗?开玩笑,不过是一次而已。

    冯霜止暗暗地咬了牙,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又坐到书房里面去写字了,这个时候似乎只有练字能够平静自己的心绪了。

    中午的时候,东西已经准备好了,丰富的菜肴,准备好了的状元红,甚至还有桌椅,只可惜,刘全儿来报,说和珅正在醉仙楼。

    “醉仙楼设宴,几乎所有中举了的都去了,也请了主子。主子现在正在跟人一起喝酒。”刘全咬着牙,还是将这些话说了出来。

    冯霜止坐在桌边,原本轻轻敲击着桌面的手指停顿了一下,道:“下去吧,这些饭菜也撤下去,怕是爷中午不会回来了,有的菜还是重做一遍吧,等着爷晚上回来。”

    “是。”

    丫鬟们知道冯霜止今天的心情绝对不好,尽管她没有表现出来,可是整个府里还是比较压抑的。

    喜桃给冯霜止端了些点心来,让她好歹吃一些,可是冯霜止左右还是吃不下,她让喜桃将东西放到了一边,自己枯坐了半个下午,之后就听前门那边喧闹了起来。

    她站起来,以为是和珅回来了,忙叫喜桃出去看看,哪里想到喜桃回来竟然说:“外面来了个女人,说是爷的……”

    “什么?”冯霜止听到不是和珅,心里就有些烦躁,皱眉冷声问了一句。

    喜桃道:“似乎是继母。”

    真是倒霉的时候什么事儿都来了。

    她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想到拜高堂的时候似乎都没有什么继母的身影,和珅更说不用她去给继母敬公婆茶,冯霜止即便是知道了是和珅的继母来了,也没有什么慌张的感觉。

    她让喜桃给自己看了看身上新裁的旗袍有没有不服帖的地方,这才走了出去。

    刘全儿方还在外间忙碌,一听到和珅继母马佳氏来了,顿时一惊,忙出来看,不想就撞见冯霜止出来。

    刘全儿赶忙上前道:“夫人,爷说过不用搭理她。”

    冯霜止只道:“不管怎么说还是继母,她来了不请她进来坐坐,左右传出去对爷不好,先让她进来,我应付两句。”

    看冯霜止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刘全迟疑了一下,想到自家夫人也有很厉害的手腕,这才下了决定,出去将马佳氏迎了进来。

    今天的马佳氏穿得很艳,她方嫁给了和珅的阿玛常保,常保就已经去世了,所以留得她一个人独守空房。她对和珅跟和琳两兄弟,一向是有些看不起的,处处苛待他们。

    若不是因为这马佳氏,多年之前,和珅也不会在大雪的日子里因为被赶出家门,撞到冯霜止额娘许氏出丧之时那开路的马,这才遇到了冯霜止。

    这马佳氏,冯霜止以前也见过,便是在给许氏清明祭扫的时候,路上遇到的。

    马佳氏没有想到,冯霜止成了自己的媳妇儿,冯霜止也没有想到会有今天的。

    当下马佳氏不等冯霜止出声相迎就走进来,甩着手中的帕子,左右打量了一下这堂屋,哼声道:“这屋子住着倒是挺舒服呢。”

    冯霜止客气得很,只淡笑道:“继母难得来一次,先坐下喝口茶吧。”

    喜桃端上来一杯茶,给马佳氏放下了,马佳氏端起来,一掀茶杯,却道:“你这什么茶这么烫?给我换掉!”

    冯霜止看出来了,这人是来找茬儿的。

    她看喜桃有些愤愤,忙出声压道:“喜桃,去换杯凉些的来。”

    喜桃强压了气,她也看出来了,这女人是专门来这里给自家小姐找难堪的。今天爷的事情本来就让小姐不舒服了,这人却是来落井下石的吧?

    马佳氏一笑:“好歹你也是我儿媳妇,我我老宅子里等着你上门给我敬公婆茶,你却不来,真是个不懂尊敬长辈,也不识相的。”

    这话说是在骂冯霜止,暗地里其实是在骂和珅。

    冯霜止知道这女人对和珅没有任何的养育之恩,甚至只处处给和珅难堪,心下厌恶她至极,嘴上道:“成亲已经几月,这事儿我倒是给忙忘记了,继母倒是记得清楚。只不过这么重大的事情,您又这么看重,怎么不早些派人来知会一声?早不来,晚不来,偏生今天来。”

    不管怎么说,马佳氏来的时间太巧,总让冯霜止心里在怀疑什么。

    这么个惹人厌恶的人的到来,总给冯霜止一种雪上加霜的感觉。

    她今日已经在极度的隐忍之中,所有的情绪都压在心里,不想跟这女人废话,却不想对方像是看穿了她心里所想,端过喜桃刚刚端来的一杯茶,不阴不阳说道:“善保是落榜了吧?我早说过去咸安学宫是浪费钱,他还抵押了田产,如今换来个什么?不过是个落榜,谁能瞧得上他呢?”

    听了这话,冯霜止只觉得胸中涌动着怒气。

    和珅十年苦读,如今这结果固然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可何时轮到这么个人来说风凉话了?

    当即冯霜止就冷笑了一声:“继母厉害,竟然早早地就看到了结果。您瞧不上和珅,还来这府里干什么?”

    一句话:瞧不上你就滚!

    冯霜止只恨不能将这马佳氏轰了出去,一开始她还觉得和珅不让她去敬公婆茶未免有些失礼,面子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今日才知道——以和珅的隐忍,在成亲的时候却不愿意搭理这继母,并非因为和珅心眼小,而是因为实在不能忍。

    和珅是疼她,不愿意她刚嫁给自己就受继母的气,便是连府邸都是自己建出来的。

    只是没有想到,他不去找继母,今日继母却自己找上门来了。

    冯霜止这话几乎是一瞬间就激怒了马佳氏。马佳氏平日里嘲讽人嘲讽惯了,含针带刺这种事做得多了,也就练就了一副好耳朵,什么东西都能听出来。

    更何况冯霜止这话没多少遮掩,马佳氏顿时站起来,“呵,我来这府里是看得上你,可怜你们小夫妻两个,当真以为自己多有本事?”

    这话说着就有些撕破脸的感觉了,冯霜止心说她跟和珅现在还真的是很可怜,马佳氏现在来可怜他们,冯霜止都要感动了呢。

    只可惜,是个落井下石的。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冯霜止可能敷衍过这一会儿,就将马佳氏送出去了,可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马佳氏竟然从自己的袖中取出一叠银票来,走到了冯霜止的身边,将这一叠银票放到了冯霜止身边的桌上,笑得娇俏:“你数数吧。”

    冯霜止端着茶,看向她。

    其实马佳氏很年轻,也没比自己大了多少,毕竟只是常保的继室,娶过去的时候还很年轻,现在也不到三十岁,只要一打扮起来,还是很养眼的。

    她瞥了那桌上的银票一眼,约莫有十张,只是这东西……马佳氏是哪里来的?冯霜止不会不知道老宅子那边的情况,马佳氏绝对不可能拿出这么多的钱来。

    “这是何意?”

    马佳氏挥着帕子笑了一声,“这是我可怜你们的,他落榜了也是好事,不然哪里来的这么多好处?”

    “落榜,跟这银票有关系吗?”冯霜止的声音很平静,甚至不动声色地埋下头去喝了一口茶,才抬头起来轻声问道。

    见冯霜止似乎没生气,马佳氏就更肆无忌惮了,她“哈”地笑了一声,“你怕是还不知道吧?春闱之前,有个财主到我宅里来找,说是给的补偿。他们有办法将和珅的答卷改成别人的名字,只要我能够答应,他们就给我五千两,我想着这左右是一桩划算的买卖,便答应了。不过善保也很可怜的,要养你这么一门贵妻,自己还要考试,啧,这一千两便算是我分给你的,拿着吧,回头别让他做这样的事情了。”

    “……”

    冯霜止的眼神,忽然就变得柔和起来,她唇角一弯,“哦”了一声,后面站着的喜桃和梅香忽然就发了一个抖。

    这模样,她们这些近身伺候的人是最清楚的了,这分明不是因为得到了一千两银票高兴,而是那种愤怒到极点,反而笑出来的可怕。

    只可惜,现在的马佳氏还一如所知。说实话,她自己其实是有些心虚的,所以才想将这钱分给冯霜止一些,毕竟这件事没有给和珅说过。那来找她的人以为她是和珅的继母,左右能够做主,只要她答应了一切都好说,可是马佳氏跟和珅之间的关系,她自己是很清楚的,若是这之后出了什么事情……

    马佳氏是得知和珅落榜了,才忽然意识到事情可能有些严重的。

    和珅苦读了多少年?又为了留在咸安学宫花费了多少的心力,马佳氏也不是不清楚的,可是……现在结果却……

    总之在看到冯霜止的笑容的时候,马佳氏是有些开心的,以为事情就这么解决了,只不过冯霜止的下一个举动,让马佳氏完全地愣住了,也随后出离了愤怒。

    因为冯霜止坐在那里,忽然之间将她手中那茶杯里微烫的茶水泼到了马佳氏的脸上,直将马佳氏整个人给泼愣了。

    现在真正出离愤怒的人,应该是冯霜止才对,她那一张脸冷得可怕,中午都没有吃东西,现在只有些虚弱,头昏眼花起来,这一个泼茶的东西十分用力,像是要宣泄自己的愤怒一般。

    在堂屋里伺候的丫鬟们都愣住了,根本没想到冯霜止会忽然之间这样做。

    不管怎么说,马佳氏还是和珅的继母,冯霜止这样……

    若是激怒了马佳氏,她出去嘴碎两句,怕是夫人的麻烦就大了。

    丫鬟们都在下面为冯霜止担心,可是现在冯霜止自己倒是不担心了,任随旁人怎么说吧,反正她是忍不住了。

    直到现在,马佳氏才反应过来,几乎是浑身发抖地看着冯霜止,“你,你——你!”

    “我?”冯霜止抖着肩膀笑了一声,转过脸却朝屋外喊道,“刘全儿,把这人给给我轰出去,日后都不许进府门来!”

    刘全儿早害怕会出事,就在外面不远的地方听候着吩咐,这个时候冯霜止一喊,他就进来,让人将马佳氏拉走,一直拖到了屋外。

    冯霜止眼角余光扫到那还放在桌上的银票,拿起来就跟着走出屋。

    马佳氏似乎很不想走,一直挣扎着,一边被拖着走,一边骂道:“好你个小泼妇,有你这样做儿媳的吗?你这样的人,娶进门来就是丧门星!放开我,狗奴才,放开我!”

    “啪”地一把将那一叠银票摔在马佳氏的脸上,那银票在她沾着茶水的脸上黏住了,有些说不出的滑稽跟可笑。

    冯霜止道:“你怎么骂都好,我是丧门星,总比你这昧心的继母好。刘全儿,还愣着干什么?撵了她,老宅子那边以后若有来人,一律不见!”

    “是。”

    刘全儿之前在老宅那边没少受这马佳氏的冷眼和虐待,如今忽然风水轮流转,倒是也能出一口恶气的。结果如何刘全儿不想管,那是主子们操心的事儿。

    他一挥手,两边的奴才便将马佳氏叉了出去往大门外面一扔。

    刘全儿跟过去,站在大门前面,拍了拍手,朝着马佳氏便呸了一声:“你一来就克死了老太爷,还敢虐待老太爷的嫡子,真不知道谁是丧门星,没长眼的连我家夫人也敢骂!我夫人是当朝二品大员英廉大人的孙女,你且出去多说两句试试,看看倒霉的是我家夫人还是你——不知好歹!关门——”

    不得不说,刘全儿跟在和珅身边这么多年,人是很机灵的,什么话都能说上两句。这一番话,又是讥讽又是威胁,差点将马佳氏气了个半死。

    可是刘全儿是胡说吗?不,他说的句句都是真的。

    这女人刚嫁给了常保,常保就去世了,谁不骂她一句丧门星?便是在老宅那边,如果不是因为她是续弦的正室,早就被常保留下来的几房小妾吞得连渣滓都不剩了。现在她若是想要编排冯霜止,那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格。

    冯霜止好歹是个贵女,是英廉的孙女,即便是今日冯霜止真的做出了什么事情来,外人也不敢说——说了,那就要做好心理准备。英廉是个相当护短的人。

    更何况,自家爷不是吃素的。

    刘全心里也发狠,在外面听到的那些话,已经让他很想直接一刀切了马佳氏,更何况是与主子伉俪情深的夫人?

    冯霜止站在院子里,远远地听见刘全骂的那些话,这个时候见刘全回来了,她倒是淡淡笑了一声:“辛苦你了。”

    刘全哪里敢承受冯霜止这样的道谢,忙说:“这都是奴才分内之事。”

    至少在刘全说了这一番话之后,马佳氏不敢在外面说冯霜止什么坏话,明面上不敢太嚣张。至于暗地里,说不说都是管不着的。

    他们已经将能做的都做了而已。

    和琳远远地就听到了吵闹的声音,出来就看到冯霜止轰走马佳氏的一幕,他叹了口气,知道事情是怎样的,也不多言,只是走过来让嫂子消气。

    冯霜止真觉得自己都要心力交瘁,快没力气去生气了。

    有些疲惫地摆了摆自己的手,冯霜止无声地走回了自己的屋子。

    万万没有想到……

    和珅落榜,竟然是因为他的试卷被改成了别人的?

    到底是谁的?

    最后和珅的试卷,又是谁答的?或者也许……根本就没有和珅的试卷……

    落榜,落榜,最后竟然是这么个结局。

    马佳氏接了何人的钱?是何人来找马佳氏做的这胆大包天,科场舞弊的事?

    冯霜止进屋之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回身便道:“喜桃,你出去跟刘全儿说,把这事儿给我查清楚了。”

    “奴婢这就去。”喜桃不敢耽搁,这事儿太大,连忙就去了。

    喜桃走后,冯霜止才想起来,就算是自己能够查到又怎样?事情并不会因为他们查到了真相就改变的。

    能够有这样大的胆子直接换掉试卷的人,背后有大能量,不是他们这样的小户人家能够搞定的。

    一重又一重的打击下来,冯霜止几乎觉得自己要晕倒了,可是她还清醒得很。

    熙珠早就来说过了,那个时候,她就觉得熙珠是话里有话,为什么别人都不说,偏偏是熙珠来说?又为什么偏偏是对着自己说?

    熙珠知道什么,可是却不能告诉自己,她只是在提醒自己,和珅也许会因为科场舞弊的事情落榜,只是冯霜止彼时还想不到这件事上去。

    眼看着要黄昏了,和珅还是没回来。

    冯霜止又开始担心起来,疑心是出了什么事情,叫刘全出去打听了,回来却报,还在跟人喝酒。

    一问到底是跟哪些人喝,冯霜止的心就冷了。

    大多都是今科的进士,其中便有钱沣,还有几个重臣家的子弟,自然也有福康安等人,和珅在那里喝酒……能喝什么酒?又不是春风得意,再好的酒喝进去,也不过变成了苦酒。

    只要一想到在众人欢颜的场面上,她心心念念想着的那人一脸若无其事地跟旁人喝酒,指不定还要忍受别人一句两句的讽刺,冯霜止便觉得喘不过气来。

    她终究还是担心,之后托了和琳去找和珅回来,之后又觉得不妥,让刘全将和琳追了回来。

    一直到夜深了,和珅才回来。

    这个时候,桌子上的菜已经是冷了热,热了冷,和珅带着一身酒气进屋,似乎还跟成亲那天一样,可他脸上的表情不一样。

    冯霜止上去将他外袍挂起来,让丫鬟去端醒酒汤,自己扶他坐下,却不想和珅忽然握住了她的手腕,看着脸上强挤出笑容来的冯霜止,叹了一声,却笑道:“让你担心了。”

    冯霜止这一天都觉得委屈,可是一直忍着,她以为自己不会哭的,但和珅这一句软声细语的话之后,她却止不住地落泪,抱着和珅一下就哭出来。

    和珅有些哭笑不得,他在席间喝了不少,现在走路都跟飘着一样,瞧见她这哭得伤心的模样,自己反倒是不伤心了。抬手擦了她脸上的泪,和珅搂着她坐了下来,只弯着唇道:“不知道的还以为落第的是你呢。我的大才女夫人,落第了还有下一次的,天将降大任——”

    “我倒宁愿落第的是我了。”冯霜止哭得有些不好意思,想起马佳氏白日里来说的那些话,心里又压抑着,却不敢告诉了和珅。

    和珅看了那一桌的饭菜一眼,又拉她坐下来,屋里只有两人,丫鬟们都下去了。

    桌旁摆着的是一壶状元红,和珅掀了盖子一闻,却是好酒,二话不说便拿了两只杯子倒上酒,递了一杯到冯霜止的面前来:“我在外面喝多了,夫人不如替我喝一杯吧。”

    冯霜止不怎么会喝,可看着和珅脸带着笑意看自己,那双眸里看不出任何的失意和打击,反倒带着几分难得的微醺暖意。这人其实还是有些醉了的……都已经在外面喝了那么多了,回来还要继续灌自己……

    她暗叹了一声,接了酒杯,一口饮尽,喉咙里顿时烧起来,眼看着和珅要将他自己手中那一杯也喝了,冯霜止竟然劈手夺过来,将那杯子拿远了,眼里还带着湿润,看着和珅便道:“喝多了伤身,这一杯我代你喝了。”

    说完,再无二话,又一仰脖子将酒喝了个干净。

    和珅一时愕然,灯光下的冯霜止,脸上泪痕未干,仰起脖子来喝酒的时候就将白皙的脖颈露出来,因为刚才在他怀里蹭过,云鬓微乱,眼底还有些模模糊糊的湿意,双目含情地看着自己……

    他站起来,走过去,将酒杯从她手中拿下来,“你都要喝醉了。”

    冯霜止斜睨他,“不许你出去喝太多酒。”

    她伸出自己的手指来,比了一个三——

    手掌伸出去,和珅握住了她那秀气的手指头,便放在唇边吻了一下:“唉,我这惧内的名声,怕是要传远了,为了美人,三杯就三杯吧。”

    冯霜止笑了一声,低下头,不想露出什么不高兴的神情来,压着声音道:“你若惧内,旁人定要说我凶悍了。”

    “旁人羡慕你还羡慕不来,今日羡慕,他日便是嫉妒。”

    和珅今天的心情其实并不是完全的阴郁,因为发生的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

    咸安学宫里面的事情,哪里有那么简单?

    很早的时候,英廉就说了,十二阿哥怀恨在心,不想让和珅好过,又因为和珅取了冯霜止,福康安那边也不高兴,准确地说,是傅恒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

    福康安不会下作到去找场子,傅恒自然也不会去为难一个后辈,只是在最关键的时候选择了袖手旁观而已。

    而以他和珅现在的能力,无法抗衡,只能选择接受。

    即便是咬碎了牙,含着血。

    他的试卷被人换给了赵顾,今科一甲第三,只不过和珅也不是省油的灯,今日过了春闱,才华惊人,他日能过殿试?即便是殿试蒙混过去了,朝考呢?到了朝考,阅卷的都是军机大臣,乾隆还要将试卷收起来自己看的。

    和珅的试卷写得太好,好到旁人都不敢用,这赵顾今日用了,他日便离死不远了。

    心里盘算着这些的和珅,看着自己这还不知情的妻子,本来是想直接说出来的,可是看她为自己伤心落泪,又觉得心下暖暖的一片,既舍不得她伤心,又喜欢看她为了自己伤心,一时竟然有一种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

    无奈地叹气,和珅终究还是心疼她,夹了一筷子的鱼肚肉,“我听刘全儿说你都没怎么吃东西,这个时候吃两口吧。”

    “要他多嘴。”冯霜止瞪他,却还是张嘴吃了东西,又想给他布菜,却被和珅拦住了。

    他圈住她,只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又悉心给她布菜,说些温情的话来,绝口不提春闱一事。

    等她吃得差不多了,和珅才吻她额头,抱着她躺到床上去,俯身将她压在身下,道:“我许你荣华富贵,你许我一世相随,可好?”

    冯霜止头枕着鸳鸯枕,发髻散开了,因为喝了几杯酒,脸颊薄红,此刻看着和珅那抿着的薄唇,只觉得好看,她伸出手来细细地摩挲着,模模糊糊说道:“即便你没有荣华富贵,我也许你一世相随。”

    这般动情的话,脸皮薄的冯霜止平日是怎么也说不出来的,可是现在却自然极了。

    也许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真的太多吧?

    和珅解开她的衣服,将她吻住了,待她要喘不过气来才放开,道:“我日后不会参加科举了。”

    冯霜止一惊,觉得自己酒意醒了不少,起身便想要坐起来,却不想身上的衣服落下,已经是光溜溜的,和珅只压着她的身子,抱着她,很平静地解释着:“因为怕你受刺激,所以之前不曾告诉你,科举被舞弊的事情,我早知道,如今用了我试卷的人怕是正在头疼,要怎样才能在殿试上有像那试卷一样的精彩表现。”

    冯霜止彻底说不出话来了,反应了半天,直到和珅的手掌已经游移到了她的胸前,闹得她痒痒的,她才回过神来,瞧着和珅那一脸暧昧和算计的微笑,只觉得这人……

    着实可恶!

    “有你这样算计的吗?”

    “我只能这样算计。”和珅挺身,笑得带了几分促狭和得意,“人人都以为我失意,其实我是得意。虽然,的确是我实力不如他们,只能这样算计,可是我高兴。今日我尚无一搏之力,也能使他们焦头烂额,他日我位极人臣,便要叫这些人心惊胆寒。”

    可是……

    这道理,冯霜止是一下就明白了,可是不走科举这条路,以后怎么办?

    和珅看出了她的疑惑,只道:“你玛法对我好着呢,早给留了个内廷侍卫的名额给我的,只等着我从銮仪卫开始,没两天就挑上去。”

    銮仪卫……内廷侍卫……

    她两道秀眉皱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和珅那凶猛的力道,还是因为他方才说的话。

    和珅伸出手指来,将她皱起来的眉心抚平,“别以为内廷侍卫是什么苦差事,索尼、索额图、鳌拜……甚至是当朝宰辅傅恒,当初也是内廷侍卫上来的。本朝的侍卫与前朝不同的,不是优秀的八旗子弟,万没有这个机会的。皇帝,便是要从内廷侍卫里,选出人才来。你夫君我,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这话的结尾,说不出地阴险和有力。

    冯霜止承受着他的撞击,有些受不住,可她只是拥紧了他,总算是知道那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是怎么回事了。

    她喜欢的,便是和珅的坏。

    这人满腹的算计,从来不曾停止。

    长夜漫漫,一切的忧虑,似乎都伴随着那落下的烛泪落下了,只余下一片静谧。

    殿试的结果传出来,和珅坐在自己的宅院里,只微微一笑。那用了他试卷的赵顾直接被乾隆指了叉出去,打个半死,可怜极了。

    “这世上的人,总是喜欢将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也不看自己是不是有能与之匹敌的实力。”

    他端着茶,看着院子里冯霜止刚刚种下的海棠,又用手里的铲子松了松土,今日下午,他便要进宫开始自己的侍卫的道路了,同一日选上去的侍卫还有福康安。

    对和珅来说,这又是一场恶战。

    “那钱沣即便是中了进士,也不过是个翰林院检讨,让他在翰林院慢慢地玩儿去吧。”和珅语气轻松,看着冯霜止,忽然说了这话。

    冯霜止并不知道和珅跟钱沣之间有什么恩怨,只道:“你干什么忽然关心起他来?”

    和珅自然不会对冯霜止说当年春和园的事情,当初他刻意误导了钱沣之后,又多了一个福康安来误导他。现在和珅只觉得钱沣其实也很可怜,和珅与福康安几乎是联手算计钱沣,那种心照不宣的……

    只可惜,一样的都是算计钱沣,最后冯霜止嫁的人还是他和珅。

    钱沣阴差阳错取了冯三小姐,日后还不知道怎样呢。

    和珅心里偷着乐,也不说出来,这些事情自己知道就好了,没必要说出来,说出来了,霜止兴许堵心。

    他跟冯霜止在这花园里忙活了一会儿,宫里的旨意下来得很快,太阳还没斜下去,和珅便已经进宫了。

    这一天是三月初三,是个很好的日子,和珅终于进宫了。

    一个连春闱都没能得到任何名次的人,现在竟然忽然进宫了,只不过初时只是个銮仪卫的职,让人笑掉了大牙。

    然而在两个月后,和珅填了一个三等侍卫的空缺的时候,之前那些笑话的人,忽然就笑不出来了,也说不出是嫉妒还是羡慕,反正都说和珅果然是有个好岳丈的。

    和珅从不理会这些人的言语,只静心在宫里坐着自己的事,冯霜止在家里也不怎么出门,熙珠已经不怎么来串门了,毓舒是福晋,更不会纡尊降贵到这里来,陈喜佳嫁了福康安,现在在春和园的日子潇洒着,当初认识的人里,似乎就当初看着很风光的冯霜止嫁了个不怎么出息的和珅。

    多少人背地里戳着她脊梁骨说她有眼无珠,冯霜止也不是想不到,只是处之泰然。

    这样的日子,过去了很久,从春到夏,又到秋,忽然有一日外面刘全儿急匆匆地进来说有人送贺礼来了,冯霜止还道怕是送错了,只是没有来得及多问,便有一份一份的贺礼从不同的地方送来了。

    “恭喜夫人,恭喜夫人,主子升了御前侍卫,授正蓝旗满洲副都统,正二品的武官呢!”

    出去打听消息的刘全儿终于又回来了,一脸的欣喜若狂。

    冯霜止听了这消息,却忽然一捂自己的嘴,干呕了两下,有些恶心起来,“你们准备着,是件天大的喜事,爷今日怕是要回来的。”

    她自己还没意识道,却是一旁的喜桃忽然怔然道:“夫人,你——”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历史上和珅是从銮仪卫到内廷侍卫,再到粘竿处,最后才是御前侍卫,时间从乾隆三十三年一直到四十年初,这段时间实在太长,文里直接略成了一年不到【你滚!

    不要考据嘛,考据一点也不好玩,真要这样写个七八年,真的要写死的,嘤嘤,平步青云之后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