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和珅是个妻管严和珅是个妻管严>和珅是个妻管严第四十六章 黑手

和珅是个妻管严第四十六章 黑手

作者:时镜

    路上,冯霜止便跟和珅提了海宁夫人査氏的事情,只不过关于自己跟熙珠说话的那一段,她并没有提,毕竟涉及到了毓舒。

    可是在说完了之后,她又觉得自己还是不说比较好,因为一说了,其实就已经露了痕迹。毕竟为什么査氏要提醒自己,这是一个很难说的问题。如果后面那丫鬟不是在偷听,査氏何必提醒自己?

    冯霜止看着和珅那眼神,忽然就知道对方其实已经看穿了。

    “你是不想我知道这事儿其实跟傅恒府那边扯上关系吧?”和珅看她忽然有些垂头丧气的表情,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头发,又被她拍掉了。

    他先下车,扶了她下来,走进了屋里,这才说道:“你定然有事瞒着我。”

    冯霜止道:“现在说这个事儿还过早,你不如想想那海宁的事情。”

    和珅一笑,“这有什么可想的?我现在不过只是个满洲正蓝旗副都统,你以为我能干什么?现在他们不过只是在下注,只是这个査氏下注的方式,正好切中了你的心意而已。”

    这一句话,便像是石破天惊,冯霜止一下就明白过来了。

    她看向和珅,和珅站在那帘子后面,却没觉得有什么,走过来之后,便随意地坐下了。

    冯霜止这个时候才感觉出来,和珅这个人到底理智到了什么程度。

    一般人都会对査氏产生好感,可是和珅对査氏的感觉却是一个完全的陌生人,在他的眼中只有“下注”,不需要看表象,甚至不想看过程,他看的是对方的动机和这种行为产生的后果,最理智也是最没有感情的看法。

    她也坐下来,让丫鬟沏茶,却不知道说什么了。

    和珅却道:“太晚了,不喝茶,炖盅汤来吧。”

    喝了茶晚上睡不好的。

    和珅握着她的手,“这些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左右他们现在也不会有事情来求我们,现在我只是个武职,还管不到海宁那边去,你放心地跟他们交往,只要别承诺什么就好,毕竟以后的事情会怎样,谁也说不清楚的。”

    “我只是觉得,你这样的人,怎么偏生会喜欢上我。”冯霜止没忍住,还是问了,可是问了又觉得好笑,自己掩着唇笑了起来。

    这样的问题太暧昧,完全不能出了闺阁说,只能在房间里说。

    和珅也干脆暧昧的一笑,只将她的手腕翻开了,看了看她手腕上那青色的血管,“若是迟遇到你哪怕半年,兴许就不是那样了,或者只是换一个时间和场合,你不是扶灵出城的官家小姐,我不是初丧了阿玛的落魄子弟,兴许一切都不一样了。”

    现在他们都知道对方是什么模样,比如和珅,看上去温和,实则冷血;而冯霜止,即便是她娘说她是菩萨心肠,可现在手段狠厉,便是冯霜止自己想起来也觉得害怕——他们夫妻俩,怕是随便拉一个都应该下地狱的。

    “不要想那么多了,在一起就是缘分,我会珍惜你,你也不许嫌弃我。”

    和珅说得很轻松,可是眼底带了几分不明显的小心翼翼,生怕冯霜止下一句就是什么伤人的话。他喜欢她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可是前提是那种态度不是对着自己。

    便是当时在春和园,冯霜止从屏风后面带着几分冷意走出来的时候,最让人惊艳,至少他那一刻,是完全被震撼到了的。

    只希望世上旁人都看不到她的好,让自己一个人占尽了便是。

    冯霜止可不知道和珅心里在想什么,她有些困了,只道:“也不知道我三妹那边会不会出什么事儿,回头怕是又要把事情怪到我的头上,我才是冤枉。”

    她应该自称自己是个躺枪大户了。

    和珅眼神冷了几分,却说道:“旁人风言风语,现在我们总是管不着的。”

    “嗯,我们歇下了吧。”冯霜止略微有些累了。

    和珅轻笑:“脏兮兮的,你至少该洗洗脸,泡泡脚吧。”

    “不想……”冯霜止在他怀里蹭了蹭,声音已经模糊了起来,闻得见和珅身上那淡淡的酒气,她迷迷糊糊问道,“喝了多少?”

    “两杯。”

    和珅见她实在是困得不行了,便将她抱到了床上,又低声叫丫鬟打来了水,拿了帕子来。喜桃本来是伺候冯霜止的,现在就想要直接绞了帕子去伺候,哪里想到和珅只道:“我照顾夫人,你先下去吧,回头唤你。”

    喜桃有些愣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退下之前只见到和珅一脸沉静地悄悄上去给冯霜止擦脸。

    冯霜止被那热气给熏着,嘟嚷了几声,又听不清是在说什么。

    和珅想到晚宴上的事情,竟然叹了一口气,继续帮冯霜止擦脸,之后是脖子,给她脱了绣鞋,将丝袜解下来,又擦了脚,看着那白皙莹润的玉足,和珅笑了一声,终究还是怕吵醒她,给她盖上了被子,这才叫喜桃来将水都端出去。

    他自己也出去洗漱了,这才进来,解了衣衫,钻进被窝里,将她搂着,握着她的手,静静地入睡。

    这一边安静了,钱府却完全不一样了。

    这府上多少有些寒酸的感觉,只是毕竟是文人的院子,花草树木还是有的,更何况还有冯云静的悉心打理。

    本来冯云静跟钱沣之间的感情还算是不错的,尤其是冯云静过得小心,处处揣摩着钱沣的心思,不肯轻易让他不舒服,这么长的时间来,还算是琴瑟和鸣,她以为事情走到了这一步,只要自己再有个孩子,就万事大吉了。

    她已经渐渐地相信,自己便是钱沣喜欢的那种人,是个才女,是个淑女,可是今日遇到了冯霜止,之前的一切自信都这样被颠覆掉了。

    冯云静一路上都在抹泪,可钱沣只是看得心烦,轻轻将那眼皮子给阖上了。

    等到下车的时候,钱沣自己先下去了,冯云静在后面,便将那车帘子一掀,大声喊道:“东注,你到底怎么了?是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吗?方才是我不该说那样的话,让你生气……东注……你扶我下来好不好……”

    冯云静眼中含着泪,向着钱沣伸出自己的手,便巴望着钱沣来扶自己一把。

    钱沣背对着她,缓缓地转身看了一眼,过了很久都没有说话。冯云静几乎要等得绝望了,却还是没有等来钱沣的手,她眼泪险险便要掉下来,没有想到钱沣这个时候忽然伸出了手,尽管看上去还是一脸的冷淡与沉默,可是只要他伸出手来,一切都有了转机。

    冯云静心里大为感动,心道钱沣果然还是喜欢着自己的,她回去好好哄哄他,两个人就能恢复以前那种如胶似漆了吧?

    只可惜,今日的冯云静注定要失望。

    钱沣只不过是扶了她下来,等她下来了,又立刻松了手,冯云静一下就变得失落起来,还等不及问为什么,便见到钱沣忽然之间继续往前走去了。

    她站在马车边,站在府门外,忽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夫人?夫人,您怎么了?还不进去——”

    “啪!”

    冯云静翻手就是一巴掌落在那多嘴的丫鬟脸上,只道:“你个猪油蒙了心的,没见到我正在伤心吗?只道是我失了老爷的宠爱,好把你们抬了通房和姨娘你们就高兴了!”

    她一边骂,竟然还一边哭起来。

    别的丫鬟看到那贴身丫鬟受罚,都不敢上来了,本来以为这样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哪里想到冯云静指着她们,又哭道:“光在这里杵着干什么?爷都进去了,还不跟着吗?”

    众人只觉得今日冯云静有些反复,不敢触怒了她,大着胆子上去扶了,这一回冯云静没发什么脾气了。

    她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脸色更加地惨白起来,跌跌撞撞地进了门。

    钱沣其实一开始并没有走远,只是站在门里听着外面的动静,等听到了冯云静骂人的话,还有那完全无理由的发怒,才算是确定了。

    他将头仰起来,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这才直接去了自己的书房。

    昔日的温婉贤淑,到了今天,怎么就变成了无理取闹,和让无辜的丫鬟们当出气筒了呢?

    明明今天去的时候都还是好好的,可是直到他接到了消息,事情就已经不一样了。

    似乎……

    一切都是从遇到冯霜止开始的。

    为什么自己的妻子,会有这样的变化呢?

    他进了自己的书房,便点了灯,翻开了书,不准备回屋了。

    冯云静到了屋里,这才发现屋里没人,前面没有,后面也没有,于是她问那守屋的丫鬟:“爷哪儿去了?”

    “爷没进屋,应该是去了书房了。”丫鬟恭敬地低头答道。

    冯云静顿时一愣,嘴唇颤抖了一下,便觉得自己身上一冷,她坐下来,安慰自己,说不会出事的,可是心里又忍不住地开始怀疑起来。

    她在屋里想了很久,终于还是没忍住,让人去做了红豆沙馅饼,端着去了书房。

    外面的小厮知道自家夫人常常跟爷一起评诗作画,所以并没有拦着。

    冯云静进去了之后,就觉得屋里有些暗,只见钱沣站在桌案前面,提了笔似乎是在画什么东西,她走过去,轻轻的将那盛东西的盘子放下,轻声道:“你画什么画得这么出神?看你满身的酒气,席上肯定是没吃什么东西的,先吃点东西,今日早些歇下吧。”

    看了那饼一眼,钱沣心里复杂极了,他忽然看向冯云静,只道:“云静,你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记得啊。”冯云静以为他是终于想起了旧情,两个人之间重归于好便是肯定的事情了,心里还很高兴,笑得甜蜜起来,“我们在春和园的外面,你出来,我跟姐姐走进去,我差点撞了你,丢了扇子……还是你后来差人将扇子送回来的……”

    “是啊,那个时候你穿得素净,比不得你的嫡姐,原以为你嫁给我,我能让你过上好日子,可是现在……”

    钱沣想起来就觉得讽刺,那个时候,其实穿得素净的应该是冯霜止,俗艳的那个是冯云静才是。

    和珅故意误导他和旁边的丫鬟,说来的是一嫡一庶,穿的又是一个素净一个华丽,正常人都会想穿得华丽的那个肯定是嫡出的,素净的肯定是庶出的,于是那扇子肯定是庶出的三小姐的,可是那一日的真实情况恰好相反。

    冯霜止当日为了不引人注目,故意穿了不怎么鲜亮的,更何况她额娘去了没多久,怎么可能因为参加这样的宴会就换上浓艳的衣服呢?

    这么多年来,钱沣都不曾想到这样的问题,可是等到事情的真相已经到来了,这样反推回去,竟然是越来越轻松的。

    这一刻,钱沣忽然觉得自己也是个心机深重的,看着自己的妻子,看着她巧笑嫣然,钱沣忽然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心。

    分明不是她做的事情,她却要冒了别人的名,一开始便是这样接触自己的,后来才有传出她的种种才名。细细想来,竟然一点一滴都不单纯……

    哪里有姑娘是能够完全投了自己的喜好的呢?

    他们喜欢一样的东西,喜欢一样的诗,喜欢吃一样的糕点,甚至巧遇过不少次……世界上哪里来的那么多巧合,让他跟冯云静之间成就出这样的一段姻缘?

    说到底,他不过是被一个女人愚弄了。

    冯云静根本不知道现在的钱沣已经知道了真相,只是道:“你一身的才华,只是没有地方施展而已 。我看不起那和珅,无非就是个汲汲钻营的小人,靠奉承和巴结来的官位,迟早是坐不稳的,你何必忧心呢?”

    “我倒是觉得,和珅这人是个有才华的。”钱沣不以为然。

    冯云静没忍住,竟然立刻反驳道:“连进士都不是的人,能有什么才华?”

    这话里的鄙夷意味,就很是明显了。

    钱沣认识很多不在朝反在野的人,甚至没有参加过科举,可是一样地才华盖世,区区一个科举,怎么能够说明人是不是有才呢?

    “那八股出来的人,即便是中了进士,也不一定是有才之人。”

    有没有才华,判别标准根本不是中不中进士。

    冯云静这话犯了他的忌讳——不知道为什么,若是以前冯云静说这话,钱沣肯定不会反驳她,甚至只会玩笑两句,并不会觉得冯云静这话会有什么问题,毕竟钱沣跟和珅之间虽然说有交情,可是和珅毕竟跟他不是一路人,他不觉得和珅怎样那才是正常的事情。

    现在钱沣是因为不喜欢冯云静这人,所以觉得她说一句就错一句,处处都是个错。

    冯云静显然也意识到了钱沣话里的意思,有些尴尬起来:“又是我说错话了,你还是搁笔,来吃点东西吧。我今日已经气糊涂了……”

    “我只是想题几个字,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手酸了,竟然没力气……”钱沣看着那一幅画,甩了甩自己的手腕,眼前的确是有些花,却不是因为酒,酒喝得的确是不少,可是他越喝越情清醒而已。

    冯霜止跟冯云静这两姐妹,面目看着倒是有几分相似的,之后的相遇更是在几年之后,长变了也没有什么可说的,甚至钱沣以为就是这样了,也根本没有怀疑过——可是今日见了冯霜止以扇遮面,那眉眼,竟然与当初的一般无二,并且因为这种独特性,他脑海之中几乎是立刻就出现了当年的场景。

    那一刻,他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在朝着自己叫嚣,是他错了,是他认错人了!

    现在他对着冯云静说出题不了字的话来,便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冯云静还对自己身陷的危机一无所知,听钱沣这样说,她反而高兴,上来便从钱沣的手中接过了笔,道:“题什么字?”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钱沣随口就是一句,回头想想,竟然是无比切合自己的处境的。

    这些年,真的就是身处于局中,从来不曾感觉出有任何的异样来,直到今天……

    他看着冯云静落下来的字迹,忽然道:“你的字迹,从十来岁我见到你的第一次开始,到现在,竟然是一点也没有改变过呢。”

    这话让冯云静手一抖,下面那“山”字立刻就写毁了,她豁然抬头,终于明白了,脑海之中回放着今日回来之后钱沣的一系列的举动,顿时颤抖起来,脸色煞白……

    “东注?”

    “一个人的字迹,再怎么喜欢,也不至于好几年没有任何的变化……我竟然没有看出来。”

    钱沣将笔从她的手中接过来,一笔划去了那纸上的山山水水,道:“罢了,是我错,你出去吧。”

    冯云静完全愣住了,看着钱沣那忽然之间冷漠起来的神情,真觉得他是变了一个人,一定是中间出了什么不一样的事情了……

    “我的字迹,没有变化又怎样?这有什么不对的吗?”

    她模仿了冯霜止的字迹这么多年,根本就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更何况冯霜止还亲自指点过她,绝对不会被认出来的。她原本以为这样维持着不改变,就是最好的了,哪里想到,成是这个字迹,难道现在败也要因为这个吗?!

    她不甘心!

    只是钱沣浸淫此道多年,以前看不出来,那是因为他从来没对冯云静起过怀疑的心思,可是现在呢?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

    他试探过了福康安,还不清楚事情的真相吗?

    现在的冯云静脸上的一切表情,在他看来都是虚假的,甚至虚伪的,恶心的,做作的。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爱屋及乌,包容她的一切缺点,可是等到了厌恶的时候,便会觉得她这里不好那里不好,浑身上下就没一个地方是对的。

    “你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多聪明,多智慧?你喜欢的都是我喜欢的,你不喜欢的也必定是我厌恶的,世上有这样的巧事也就罢了,一个人的笔迹在几年之中不见丝毫的变化,甚至笔力都保持在原来的水平上,便是要与原来一模一样——这根本不是正常的,这是刻意!你如此刻意,我从未怀疑,可是现在……”

    钱沣的声音,渐渐变得辛辣讽刺起来,他本来便是要成为言官的人,一张嘴便是刀剑,吐出来的言语是致命的毒药,可是他跟冯云静应该都没有想过,这些言语,会有一日发生在他们之间。

    钱沣用一种十分失望的眼神看着她:“你想知道我今日问了福康安什么吗?”

    他这样的眼神,是失望的,可是也是平静到了极点的。

    这眼神让冯云静觉得害怕,又觉得心冷,终究爱情还是算计不来的吗?她以为自己付出了这么多,还是应该有收获了。

    好歹嫁了个进士,也算是个官太太了,不说别的,钱沣的前程应该也是很不错的,眼看着荣华富贵和爱情幸福都要到手,钱沣却忽然之间跟自己说这个?

    她惨笑了一声:“你问了他什么?他喜欢冯霜止,定然不会跟你说实话的。”

    “是,他喜欢冯二小姐,所以当初我问是何人赠了毓舒小姐香扇,又是何人在堂前评了我当场作的画,说了我俗——福康安跟我指了你。”

    现在钱沣想起这一桩来,才真的是前前后后都明白了。

    原来福康安是喜欢冯霜止,那个时候自己问的是他,他兴许以为自己对冯霜止有意思了,为了消除潜在的威胁,直接给自己错指了人。

    一开始就是错的……

    钱沣忽然很无力,他看着已经面色惨白到没有血色的冯云静,勉强地一笑:“你进去歇了吧。”

    冯云静双手放在自己的身侧,沉默了很久,终于爆发了:“所以你觉得自己遇到我就是个错?觉得我是个卑鄙的小人,借用了别人的机会接近你?可是我们之后的感情难道就不是真的了吗?难道我后来的才华和真情都是作假吗?”

    她不说这话还好,她一说,钱沣便要想起她的字迹来:“那香扇不是你画的,你却要学这样的字迹,无非是想让我以为那扇子是你画的,你根本不是无意顶替,你是蓄意的。你还对我说,冯二小姐喜欢你的字体,所以常常临摹你的字……我多傻,竟然信了你,现在你当我还会信吗?”

    “那香扇本来便是我画的,也是她冯霜止处处临摹我的字迹?东注,你竟然如此糊涂……你竟然听信那些人的话,如今来冤枉我,误会我!”

    冯云静知道自己今日是逃不过了,索性破罐子破了摔,她要孤注一掷,她不希望自己苦苦得到的东西就这样消失掉,她想要争,争这最后的一把!

    她楚楚可怜地看着钱沣,退了两步,似乎对钱沣失望之极,之前那种感觉立刻就对调过来了。

    钱沣对着她这样决绝的眼神,竟然说不出什么话来,一时语塞了。

    于是冯云静又道:“你不是不知道她是嫡姐,什么好东西都是她的,谁不偏袒着她?我画的扇子是她的,她看着我写的字好,还要逼我去学别的字,我不肯便逼死了姨娘!那是我亲娘啊,冯霜止那冷血的女人,便站在旁边,看着我娘一头撞上了柱子!东注,钱沣——你竟然不信我,不信我……”

    现在回想起当初自己听到三姨娘碰柱子死了的似乎的场景,冯云静是真的悲从中来,“什么好的都是她的,什么都是她的……便是你现在都信任她……她才在傅恒府的宴席欺负了我的,她跟那十一福晋便是串通一气的!都要害我……都要害我……为什么她冯霜止坏事做尽,还能得了逍遥?为什么她冯霜止丧尽天良,还要将一切的一切栽赃到我的头上?她要夺走我所有的幸福,她天生见不得我好!!!”

    这很多都是冯云静的真心话,她朝着钱沣大喊着,两行清泪便落下来,钱沣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若说他对冯云静没有感情是假的,可是之前的事情对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

    如今冯云静这样哭诉,甚至这样愤怒,倒是让他开始怀疑起来……

    “云静……”

    冯云静这个时候却一擦自己的脸,一副强忍悲痛的模样:“红豆沙馅饼你留着吃吧,是我今日失态了,先回屋了,你早些睡。”

    在发泄之后,再来这样温情的戏码——哪个男人能够忍住?

    冯云静心里清楚得很,欲擒故纵,这一招她还是很清楚的。

    她推开了门,在门槛前面站了一会儿,却在钱沣即将出言挽留的时候一下走出去,将门关上。

    站在门外,她才惊觉自己是一身的冷汗,几乎要站不住了,强撑着回了自己的屋子,风冯云静喝了一杯茶压惊,只希望这一劫就这样过去了……

    冯霜止,冯霜止……只要一遇到冯霜止,就从来没有什么好事!

    都是她,都是她,都是她……

    冯云静趴在桌子上,伤心地哭了起来。

    钱沣刚刚来到她的窗外,想要敲门进去,听到她的声音,便缩回了手去。

    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该相信谁了……罢了,日后再说吧。

    钱沣收回了自己的手,转身离开了,睡到了书房。

    这边钱府,少见地过了鸡飞狗跳的一个晚上,和府这边还是一如既往地安宁。

    早起的时候,和珅已经去赶了朝会叫大起,现在他也是个官了,遇到叫起的时候就格外地辛苦,还不知道要在寒风里头等着训话多久呢。

    冯霜止叫喜桃过来伺候自己洗漱,喜桃却将昨晚和珅的种种行为说了一遍,冯霜止没忍住笑出了声来,“你瞧着吧,今儿京里头就要开始传我冯霜止是个毒妇,是头母大虫了。”

    “小姐您说的这是哪里的话?”喜桃有些不解。

    冯霜止只一笑,“你回头留意着听便是了。不过他们传得越厉害,我越高兴,有我这么个当家主母在,谁想要进来给和珅做妾,我定让他们铩羽而归。”

    瞧见冯霜止这一脸算计的模样,喜桃忍不住吐了个舌头。

    吃过了早饭,冯霜止便缩到了书房里,准备看些书,不知道现在胎教是不是会有效?

    现在和琳也到了婚配的年纪,要开始跟着物色姑娘家了。

    冯霜止想着,忽然问外面守着的喜桃道:“来时候带着的箱子呢?”

    “在柜子下面呢,夫人现在要看吗?”喜桃忙进来找。

    冯霜止只是点了点头,让喜桃将那小匣子打开了,她拿起上面的一些纸张,笑了几声:“喜桃,你可记得当初我跟云静,不是同一个老师教的?”

    “记得啊,当时三小姐没被郑先生选中,还生气了好久呢。”喜桃记性倒是不错,只是又看向冯霜止面前的这箱子,道,“可是小姐看的这个箱子,都是一些纸张啊……”

    “你没认出这是谁的字迹来吗?”冯霜止手中捏了一叠纸,她是准备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只是不知道冯云静会不会将自己逼得出招——这一招如果出了,那就是真的绝了。

    早在知道冯云静悄悄翻了自己的箱子,拿走了自己的手稿之后,冯霜止就处心积虑地准备着算计她了。向来只有她冯霜止算计别人的份儿,平白被冯云静算计了,冯霜止总是觉得有疙瘩的。

    喜桃将那纸接过去看,一边翻一边道:“这不是小姐以前的字迹吗?怎么拿……咦?这怎么看着这么古怪?”

    冯霜止知道喜桃是看出端倪了,她将这纸张从喜桃的手中拿过来,轻声笑道:“冯云静敢模仿我的字迹,我还不能收集她以前的字迹了吗?你出去通知一下刘全儿,我要找以前教冯云静的那个先生的消息,看看现在是不是还在京城。”

    喜桃现在知道了……冯霜止这是要下狠手,将冯云静往死里逼了。

    入学的时候,冯云静不过还是个小姑娘,用的是自己的字迹,可是后来就开始模仿冯霜止了。光凭借冯霜止这样的纸张,可能不具有太大的说服力,可是如果再加上当初教冯云静的先生的话呢?

    她猜测,冯云静回去肯定有蒙骗钱沣的一堆法子,可是她却有更狠的招。

    现在还没打算着用,不过预备一手总是好的。

    聪明人都喜欢未雨绸缪。

    喜桃知道这是要紧事,连忙就去找刘全儿了,冯霜止在屋里坐着,还没到中午,喜桃果然就已经听说了一大堆的消息,正进来跟冯霜止说了大街上的说法,果然冯霜止已经被传成了善妒、母大虫等等……

    冯霜止几乎是笑抽了,正笑得厉害的时候,外面有丫鬟通报,说是阿必达的夫人来了,是冯霜止的老熟人熙珠。

    冯霜止那笑立刻就停了,想到昨晚没来得及说完的话,总觉得熙珠是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情,今日来怕是要继续昨天的话了吧?

    让人将熙珠迎进来,又请到了里面来坐着,熙珠头一句话就是:“你又出名了。”

    她知道熙珠肯定是要说关于自己的名声的问题,只略微感兴趣地说道:“是什么?”

    熙珠促狭道:“是副都统夫人手段厉害,将和大人管教得服服帖帖的。昨日啊,见到和大人出来,不知道多少的姑娘芳心暗许,可是回去听到说和夫人勒令和大人每席饮酒不超过三杯,管教得和大人不敢说不,宴席上竟然真的只喝了三杯,可见和大人是个惧内的。很多人想着,和大人这样丰神俊朗的人物,日后又是要平步青云的,即便是给了他做个平妻甚至是个侧室,也比别人好,可是偏偏忌惮着和夫人手段厉害,到了和夫人那里讨不了好,自然都不敢了。”

    冯霜止听熙珠说得有趣,忍不住笑出声来,什么敢不敢的,便是这所有人都在羡慕着她冯霜止的日子呢。

    “熙珠姐姐这可不算是什么坏消息,这是天大的好消息呢!真真笑死我……”

    “你呀,也只有这一会儿笑得出来了。”

    熙珠看着她笑得前仰后合,想着昨晚没说完的话,终于还是决定长痛不如短痛,都一起说了出来。

    “现在你夫君也算是苦尽甘来了,连带你的日子也好起来,只不过官位高了,你要接触的人也多的,有的人是不得不防的。还有一些人,是你之前不需要防,可是将来却需要的。”

    冯霜止怎么可能听不出熙珠是想要说什么的?她叹了口气,道:“根本就是躲不过的,好在我这些日子也清闲,现在忙起来也不会很厉害。左右现在他不过是个御前侍卫。”

    熙珠咬了咬牙,道:“我说的事情,根本不是你想象之中的那样。霜止,此事我瞒了你许久,那个时候的你,根本不该知道这件事……即便是我那个时候告诉了你,也没有办法解决……妹妹,千万莫要怪姐姐……”

    冯霜止只听得心里有些发冷,想到之前尽然有人来偷听她跟熙珠之间的谈话,这才觉得熙珠肯定是知道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

    “你还记得你当年受罚的事情吗?”熙珠握着她的手,自己的手却抖了个不停。

    那是冯霜止为数不多的噩梦一般的经历,在这件事之后,她厌恶透了皇宫,也跟十二阿哥结了仇,甚至恨上了令贵妃,这些人个个好算计,她冯霜止便是他们手中的棋子,相应的,她也不喜欢皇帝。

    现在熙珠旧事重提,却似乎是要隐隐揭开一些冯霜止不知道的事情。

    熙珠看着她,眼底涌上来几分悲哀,“我来找你的事情,她肯定知道了……我倒是也不介意,大家姐妹情分表面上还是要顾及的,只是……看她到底还能演多久吧……”

    冯霜止没有说话,已经猜到了一半。

    “我是偷听到的,毓舒与令贵妃之间似乎关系不错,令贵妃有野心,正好毓舒常常进宫,又是傅相家的小姐,有什么事情都是令贵妃笼络着毓舒的,我便是听到了毓舒跟令贵妃之间的话……才觉得可怕的……”

    熙珠这么多年没说出来,一是觉得可能是自己会错意,二是觉得即便是说出来,也只是会让冯霜止愤怒,如果冯霜止因此作出什么错误的决定,那她才是大错特错了。霜止固然聪明,可是毓舒又差得到哪里去?更何况毓舒的身份高着众人一大截……

    可是最近,冯霜止这边和珅已经走上了正轨,毓舒这边……熙珠也算是看清了……

    她叹了口气道:“那一晚,毓舒对令贵妃,说了福三爷跟你之间的事情,又说福三爷什么心思不动,竟然将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着实可惜。她说皇上金口玉言,还是要某个人完全败了名声,没脸嫁进他们家,这才算是圆满……我那时不知道是你,知道的时候却已经迟了……霜止,憋了,这么多年,我是不敢告诉你的……便是那一次你家爷参加科考,我也只能告诉你一些没用的话……”

    熙珠说着,掩面哭了起来,似乎痛恨自己的懦弱。

    冯霜止呆坐了一会儿,伸手去揽住她,竟然安慰道:“哭什么?又不是什么大事?若没那一桩,我现在哪里能嫁到这么个好夫婿?祸福相依,有舍有得,我都看得开呢。熙珠姐姐,你肯说出来,当初肯通风,便已经是雪中送炭了……霜止感激还来不及……”

    熙珠哭得更厉害,却抱紧了冯霜止,“霜止……你只需要防着毓舒,现在万莫与她冲突,她是十一爷福晋,厉害着呢……”

    冯霜止不会告诉熙珠,昨日有人偷听一事,她想起了自己被罚跪之后,毓舒和熙珠一起来看自己,那时候的毓舒,根本没露出任何的异样来,像是她往日的模样,镇定自若,又透出几分关怀来……

    人心,算计,冯霜止以为自己是个能算计了的,可现在想起来,她用的手段,其实都不算是阴谋——那是介于阴谋和阳谋之中的东西,只能称之为手段。

    可毓舒呢?

    好算计呢。

    作者有话要说:心累=_=前面27章的bug已经修正了,改成福康安指着冯霜止,说她是三小姐了ojl

    谢谢姑娘们指出错漏来,么一个=3=

    另外关于毓舒,前面早就有姑娘看出来了,毓舒之前对女主就不喜欢的,不用解释太多_:3∠_

    勤奋可爱有节操的作者躺平求包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