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和珅是个妻管严>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五十三章 连霜城

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五十三章 连霜城

作者:时镜

    冯云静落水身亡之前,已经被休,无顾落水,似乎有自杀的嫌疑,然而在冯霜止的坚持之下,官府介入了调查。

    最后的结果让人意外,竟然是钱沣的小妾将冯云静推入了水中。

    在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冯云静的丧事也该处理了。

    钱沣成了冯云静的前夫,然而他看着冯霜止,却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和夫人那一日是故意要我看到怪石与那字迹……”

    冯霜止穿得素净,只道:“这个时候,钱大人倒是极为清楚的。”

    只可惜,早些时候却一点也看不清楚。

    也不知道到底是冯云静的谎言太高明,还是钱沣这个人太傻。

    其实换位思考一下,冯霜止也不知道自己若是钱沣,应该怎么去判断。

    谁能想到,一个普通的女子,会有这样的心机呢?

    有时候,只有到了最后,才知道自己心底的真实想法。

    冯霜止不想在与钱沣说任何的话,恩恩怨怨就此了结,她是真的不想在前世的这些事情上纠缠了。人若一味回顾,便会止步不前。

    “和夫人好算计,和大人和福大人也是好算计的。我钱沣有眼无珠,无法与诸位媲美,今日下场,便是自作自受。”

    钱沣自嘲地一笑,可是言语之间暗含着讽刺。

    他毕竟是言官,说话的时候含针带刺,也是极为厉害。

    钱沣这样说话的方式,只让冯霜止想起了王杰,这两个人此刻的情况竟然很是相似。

    钱沣毕竟是被骗了的……

    和珅和福康安,似乎也在这其中起了什么作用……

    是了,钱沣与冯云静因为扇子的原因认识了这么久,却不曾有人告诉他,他是认错了人,便知道是有人故意不告诉的。

    想到和珅与福康安这两人,冯霜止也不知道自己心底是什么感受了。

    她道:“算计倒是好算计,只是不知道谁最后能算计到罢了。钱大人,很多事情你得问问自己的心。”

    这一世的钱沣,未必是喜欢冯霜止的,他也未必是不喜欢冯云静的,只是冯云静的手段,太过小人,反倒是落了下乘。

    钱沣扪心自问,不是没有动过心,只是后来的一切,让当初的这种动心,变成了死心,让春水,变成了死水。

    最初应当是对冯霜止动心,后来这种感情被冯云静的介入所取代。

    从一开始,就已经完全扭曲。

    所以现在钱沣觉得自己无情无感,即便是看到冯霜止,除了复杂之外,竟然也只像是陌生人。

    他看着冯霜止离开了自己的视线,之后消失在红墙绿瓦之间。

    冯霜止回了和府,也只是参加了下葬时候的仪式而已。

    冯云静上一世于她而言是个陌生人,这一世似乎也对自己没有什么影响。

    他之所以觉得平静,无非是将他们都当做了路人而已。

    陌生人死在路上,与自己有关吗?

    冯霜止只会冷漠地从旁边走过去而已。

    她方回府,便听刘全儿上来报道:“夫人,有个叫安明的来送东西,说是给您的。”

    安明?这个名字倒是很熟悉的……

    冯霜止顿了一下,往屋里走,只问道:“送了什么?”

    “是一家古玩店里的一对和田玉璧,还有别的一些古玩,小香炉、汝窑美人觚、景泰蓝的手镯……”

    刘全儿啪啪地便报了一堆器物的名字来,冯霜止前面听着还没觉得有什么,可是转眼之间却觉得有些微妙,“哪一家古玩店的?”

    “恒泰。”刘全儿准确地报了名字,接着他抬头看冯霜止,似乎觉得这有些不可理解。

    安明……便是那一日在礼单上看到的名字,目前的户部笔帖士……

    冯霜止不想给现在的和珅招来祸端,却觉得奇怪,这些东西都是自己那一日在汪如龙的店里看过的东莞喜,尤其是那一对儿玉璧,绝对是稀罕物,千两银子也不一定能够买下来,如今却有人送上门来。

    她沉吟了一下,接着停下脚步,对刘全儿道:“爷现在刚刚起来,这人送东西都明目张胆,是个没眼色的,都退回去了。”

    刘全儿一愣,却点头道:“奴才明白了,奴才告退。”

    那安明这个时候还在堂里坐着,原本心里有些焦急,也不知道刘全儿方才去是什么结果。

    这安明是个瘦瘦高高的中年男人模样,嘴唇上留着两撇八字须,这个时候用自己的手指捻着胡须,很是焦虑。

    据他所知,和珅别的爱好没有,就是一条传得特别厉害的惧内,其实是夫妻伉俪情深,特别爱老婆,要讨好和珅,最好还是从和夫人的身上下功夫。

    他好不容易才打听来这一次的消息,想着可千万不要出事。

    只是他心里这样想,事情却没有按照自己想的来发展。

    正在这屋里踱来踱去的安明,一抬眼,瞧见刘全儿回来了,连忙覥着脸上去问道:“刘管家,不知道夫人怎么说?”

    刘全儿似笑非笑,他一副为难的模样,道:“我家夫人不敢收您的东西,二话不说让我给您退回来,毕竟我家夫人不知道您是谁……这没交情什么的,您送东西来,我们也不敢收啊。”

    这话说得妙极了,一下就戳中了安明的死穴。

    的确是一点也不熟,所以才需要用送礼来拉关系,哪里想到现在竟然……

    安明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个时候,聪明的刘全儿便给安明出了主意,“安大人,我也知道您,您是户部的笔帖士,也跟我们和大人有过交情的,只是我家大人这才刚刚起来,还没站稳,帮不了你。交情啊,是慢慢起来的,一回生二回熟,这回您就回去吧。”

    安明叹气道:“多谢刘管家提醒了,到底还是您看得明白,小小心思,不成敬意。”

    他悄悄地从袖子里递出去一些东西,放到了刘全儿的手中。

    刘全儿抬眼来看他,掂量了一下手中那东西的分量,便笑了起来:“安大人这样的人物,迟早能高升的。”

    “借您吉言。倒是和大人,才是步步高升的呢……以后还要仰仗刘管家您照顾了。”安明拱手,一副恭敬的模样。

    看着时间不早,他便出去了,刘全儿让人送了他几步路,却将自己的手伸出来,看到了两锭金子,安明是个会敛财的。

    只可惜,刘全儿这钱还没揣热乎呢,和珅便从外面走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和珅笑了,“主子还没开始收贿赂呢,你这奴才的手倒是伸出来了。”

    刘全儿嘿嘿一笑:“主子明察,那安明是来送礼给夫人的,不过夫人推了,这边安明要收买奴才呢,不过奴才这……”

    刘全儿是和珅的家奴,他是什么心思和珅还不知道吗?

    和珅只道:“你自己有个分寸便好,千万别把事情捅大,度拿捏好。这安明若是再送礼来,一样推开。”

    至少得推个五六次,求人办事儿便要有求人办事儿的样子。

    和珅现在还不想跟这些事儿扯上关系,官场这水太深,自己如果还没摸清楚情况就下水,难保不会跌跤。

    刘全儿是个聪明人,现在和珅是不办安明的事儿的,可是他们却不能断了安明的念头。

    这边冯霜止拒绝了安明的礼,那一边和珅的家奴刘全儿却收下了和珅的礼,这便是关上门开了窗,至于安明怎么想,那就是他们管不着的了。

    冯霜止那边推了东西,意思是我们和大人不办您这事儿;这边刘全儿收了他的礼,却是告诉他,我要帮您牵线搭桥,您耐心些,事儿总是能成的。

    这无意之间,便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的。

    和珅一把算盘扒拉得响,心里想着最近户部的事情,在前面换了衣服,问道:“对了,那安明送礼来的时候,夫人是什么反应?”

    刘全儿细细说了一遍,又重点说了那古玩店铺的事情,和珅心里有了谱,这才向着冯霜止屋里走去。

    “喜桃便是后一日出嫁的,她也待不了多久了,新买来的丫鬟调=教一下,便送给她当了陪嫁。前日进来了十来个丫鬟,拨给了喜桃两个,别的都给我派到各个院子里,那个叫做芳菲的倒是伶俐,给提作二等丫鬟,月钱给一吊,别的只给三等丫鬟,下面养着。”

    坐在屋里,冯霜止合上了名册。

    现在贴身伺候冯霜止的人便换成了梅香与微眠,梅香依旧管着她起居的事情,微眠则有比较声的心机,帮着冯霜止处理着一些棘手的事情。

    这么多天观察下来,冯霜止也看得出微眠还是个实心的,不是奸猾之辈,逐渐地便起了培养她起来的心思。

    她将名册递给微眠,看着她道:“外院的事情有刘全儿负责,你将人员调动整理好了之后,便报给刘全存档,这府里上上下下都必须有规矩,不守规矩的丫鬟婆子全都是要给我发卖出去的,你到时候也不必手软,处理不好的便直接报给我,我来让他们老实。”

    新买来的丫鬟不少,按理说府里是不会有什么乱局的,只是为了防止万一而已。

    她交代完了这些,便叫梅香去看看里屋歇着的团子的情况,几个奶嬷嬷一起照顾团子,原本也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团子的身板儿还不错,出生到现在也是没病没灾的,冯霜止吃着那周望渊开的补汤之类的东西,生产之后身体迅速地便恢复了。

    现在周望渊算是获得了和府上下的承认了。

    冯霜止想着这些事情,忽然道:“近前些日子来说媒的人,提到的那家小姐似乎是安明家的?”

    以前是没注意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

    还不等她继续问情况,和珅便已经走进来了,“听说我夫人铁面无私,拒绝了户部每个笔帖士的贿赂呢。”

    冯霜止扭头,忽然扬眉道:“和大人去了一笔外财,莫不是觉得可惜。”

    “比起这顶戴花翎,钱倒是不可惜的。”和珅坐过去,一看周围那些丫鬟,她们便应声退下去了,他一搂她肩膀,道,“安明送礼的事儿,你做得很对。”

    岂料冯霜止似笑非笑地回了他一句:“不是不收,只是还不是时候。”

    不曾想,她看得如此明白。

    和珅叹气:“我注定不是什么清官,不是什么忠臣。我想要权力,金钱,地位……别人想要的,我都想要,真实得丑陋。”

    冯霜止忽然沉默,她看着他的眼,像是在剖析着什么一般。

    “若有一日,你因为此刻自己所有的,而葬身,此刻的你,是不是还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不择手段地往上爬,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培养自己的党羽,辅助自己,一步一步,越来越高。

    这个朝廷之中,使手段的不少,可是他们直到现在都没有出事。

    可是她知道,很多人都会出事。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和珅喃喃了一句,又用那清明的眼看她,“只要是和珅,不管是此时此刻,今时彼时,都是一样的决定。”

    冯霜止忽然就笑出声来,她回身抱住了他,将尖尖的下颌放到了和珅的肩膀上,“你真是……坦然得让我不知道应该恨你还是喜欢你了。”

    “当然是爱我了。”和珅的手搭在她的背上,笑得柔和。

    “不要脸……”冯霜止嘟嚷了一句,却觉得没有什么对错。

    和珅说:“水至清则无鱼,为夫要做一个有原则的权臣。”

    后世对和珅的评价,其实有很多种。

    在修撰和珅有关的传记的时候,嘉庆帝让改了很多遍,在后世的眼中,他已经成为了贪官的代名词,可是那是一种符号化的认知,也曾有人为他平反,在之前的许多年里,他还是一个能臣。到底历史是怎样,已经无从探寻,冯霜止接触到的这个人,才是真正的他……

    不管发生什么,都让她在身边,见证一切吧……即便是一个贪官。

    不对,和珅自己说,是有原则的权臣。

    她闷声笑起来,“你这话若是传出去,旁人都要笑话你的。”

    和珅也笑起来,他握着她的手,一起进去看了团子,团子醒过来,便伸手去抓冯霜止头上的珠钗,让和珅好一顿训斥。

    这小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自家阿玛的话,竟然嘴巴一张就开始干嚎了起来,似乎委屈极了。

    和珅只是觉得这小子讨厌,随便对自己的额娘动手动脚,所以才出言训斥,不想这小子竟然还委屈起来了——在冯霜止对自己怒目而视的瞬间,和珅觉得自己也委屈了。

    有了儿子忘了丈夫的妻子……

    和珅心里酸,坐在一边看冯霜止哄孩子,凉飕飕道:“我倒宁愿没孩子……也不要这臭小子!”

    冯霜止瞪他,“你又胡说八道些什么?”

    和珅摸摸鼻子,只道:“眼看着要春天了,什么时候出去踏青吧。”

    “这不是才一月吗?不急……”

    冯霜止抱着团子,在屋里踱来踱去,哄着他。

    “夫人,冯府那边惜语姑姑带着少爷来了。”梅香在外面说了一声。

    和珅站起来,看了团子一眼,伸手去摸了摸他的额头,叹了口气:“这孩子一点也不让人省心,我去书房处理些事儿,你这边应酬吧。”

    “嗯。”冯霜止应了一声,看和珅走了,便叫惜语他们进来。

    惜语的身份不明不白,叫“姑娘”已经不合适了,毕竟现在惜语的年纪大了,只能改口叫姑姑了。

    冯霜止这边请了他们进来,前些日子冯霖已经成为了家族之中的嗣子,也就是说以后家里的家业都有他继承。

    一见到冯霜止,惜语便福身行礼,冯霜止抱着还在哭的团子,只让丫鬟扶她起来。

    冯霖则躬身道:“弟弟给二姐请安。”

    冯霜止道:“都起来坐吧,团子方才被他阿玛逗哭了,我这正哄着呢……团子乖,不哭不哭……”

    她抱着团子走了两圈,冯霖已经到了弱冠之年,也是一脸的文秀,他抬头看团子,不想团子哭得厉害的时候一转头,便瞧见了冯霖。

    四只眼睛对在一起,团子忽然就不哭了,乌溜溜的眼珠似乎是在打量冯霖,对于团子来说,冯霖肯定是一个新面孔吧?

    冯霜止倒是一下愣住了,转而便笑起来:“定然是看到了新鲜的人,一下便不哭了。”

    她松了一口气,让嬷嬷将人抱下去,只是一到了后面又开始哭。

    冯霖微微笑了一下:“侄子似乎挺喜欢我的,弟弟想去看看他。”

    冯霜止只是点了点头,这孩子只是找了个借口走开而已,惜语有话要跟冯霜止说,大约不想要冯霖听见吧?

    这边冯霖走开了,惜语便看向了冯霜止。

    她二话不说给冯霜止跪下来,磕了个头:“多谢二小姐当日的成全。”

    冯霜止不闪不避,受了她这一礼,才走过去扶她起来,道:“如今冯霖已经成才,你算是熬出头了。”

    “若没有二小姐,断没有惜语的今天。”惜语知道是谁对自己有恩,脸上的感激之色并不夸张,也不造作,她抽了抽鼻子,忍了眼底的辛酸泪,道,“日后冯霖若有什么出息,也都是二小姐的恩情。”

    她大约是太激动了,忘了冯霜止已经嫁人,竟然直接喊了“二小姐”。

    冯霜止没有介意,让她起来坐着,叫丫鬟给她倒了一杯茶,道:“今日来,怕不是只为着这些事情吧?”

    “小姐明察秋毫……”惜语擦了擦自己的脸,似乎觉得自己失态了,她低下头,有些局促,“奴婢……冯霖也到了要参加科举的年纪了,先生也教他很多东西……只是和大人都曾经失利,奴婢怕……”

    冯霜止笑了一声,“这你大可不必担心。没人给冯霖使绊子,他不过是个孩子,玛法会护着他的。即便是和珅这边,也不会让他受了委屈,要他好生准备着,今年过了乡试,过两年便能准备着殿试了。十年寒窗,总不会辜负他一番努力的。”

    这算是给惜语吃了定心丸了,毕竟这科举的事情太大,惜语一直在内院之中,是个女流之辈,不是什么有见识的,所以会惶恐。

    她在这边问了问英廉府的情况,又跟惜语聊了会儿育儿经,眼看着便要晚上了,惜语不好久留,便带着冯霖回去了。

    临走的时候,冯霜止赠了他文房四宝,又说在那恒泰古玩店有些好看的字画,也有个才子,他可以多去拜会一下。

    冯霖因为毕竟是男子,读书也多,见识反而要比惜语好上不少。

    惜语听了这话之后只觉得摸不着头脑,而冯霖却是给冯霜止躬身为礼。

    送了这两人出府,冯霜止看着那车在夕阳里的剪影,忽然一笑,自语道:“只希望王杰喜欢我给他找的这个徒弟……聪明……聪明……呵……”

    今年的春闱,又会是怎样的呢?

    冯霜止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期待。

    有关于安明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只是这人依旧在跑着和府这边联络着。

    而冯霜止一直注意着的那扬州盐商汪如龙,也在跟安明接触。

    冯霜止让刘全儿去盯了几天,便有了消息。

    三月三之前的一天晚上,冯霜止躺在被窝里跟和珅说了汪如龙的事情,又跟他解释了汪如龙的身份,这个时候和珅皱起了眉。

    “扬州的盐商?”

    “对。”冯霜止知道他是感了兴趣,“九省漕运你知道吗?”

    “这一茬儿我倒是听说过的,九省漕运新的总瓢把子连霜城,人说文武全才,是个不可多得的人物,只可惜……”和珅忽然一顿,不说话了。

    冯霜止没有想到他还知道些别的,忙叫他说,“别吊人胃口。”

    和珅的手在她腰上打转,只轻声一笑:“我怕你听说这人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便不喜欢我了……唉……”

    冯霜止按住他的手,瞪他:“说正事儿呢。”

    “好好……”和珅口里应声着,却还是一副懒洋洋的表情,“那连霜城其实跟我差不多,还算是个传奇的人物,我倒是十分想结识的。他原本是名传江南的才子,科举失利,竟然直接混了漕帮,没个几年还真的被他混出了名头,成了张高远手下的二把手。几个月前,漕帮内斗,他抓住了机会,竟然直接反水了,背后捅了那原本提拔自己的张高远,自己上位了。相传此人面目阴柔,比女子还漂亮,只不过心思手段都是一等一地狠辣,是个顶顶厉害的人物……”

    冯霜止没想到这中间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遭,“那张高远乃是他的恩人,他竟然也……”

    “这才是真的果断,该下手的时候就下手,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只要与自己的利益想冲,便——”他展开自己的手掌一横,便在她脖子上比了一下,似乎是在吓唬她。

    冯霜止是被他给逗笑了,只是笑过了又皱眉:“那汪如龙在扬州也是出名的盐商了,家财万贯,却被逼得到京城来四处打探关系。连霜城卡着漕运的便利,不给众多的盐商运私盐,也没人敢不听他的……”

    “你可还记得安明给你送的礼?那都是汪如龙的恒泰斋出来的,怕是他连安明也是收买过了的,两个人一起想要搭上我这条线,毕竟我这边还算是户部的职,只是盐引的事情终究与我无关,没有什么好说的。”和珅不过是说的好听,他有没有能力在这上面出力,只有他自己知道。

    盐引是什么东西?

    此物又称作“盐钞”,凭盐引方能取盐。商户们如果合法贩盐,就必须先向官府购得盐引。比如每一盐引,能购得多少盐,值价多少,都是有规定的。

    商户们从官府那里购得盐引,才能进行盐业的买卖。

    扬州有八大盐商,乾隆三十三年的时候,新任盐政官员发现在此前的二十多年李,两淮盐政超发盐引,中间扣了引银一千多万两,后来这件事波及了很多人,连御用诗人纪晓岚也牵涉其中,便是着名的两淮盐引案。

    这盐引的重要,可见一斑。

    扬州的盐商不仅经营官盐,还有一种暴利的便是私盐。

    没有官府许可的私盐,可以不用付盐引的钱,中间便有了暴利。

    可是运送私盐,多半还要跟漕帮联系起来,没有漕帮运盐,贩私盐也就根本不可能了。汪如龙的问题便出现在这里——他与连霜城交恶,连霜城联合着九省漕运要卡汪如龙,这个时候的汪如龙就陷入了困局。

    “所以想要脱出困局,他必须从盐政的手中拿到盐引,但是偏偏现在江南两淮那边全是李侍尧的人,李侍尧跟别的盐商交好,已经被笼络住了,其余的盐商排挤汪如龙,汪如龙不可能在江淮获得任何的突破——于是……”

    冯霜止一字一句地分析着,和珅听着听着便笑了出来。

    “我的霜止真是聪明……”和珅亲了她一口,“汪如龙只能到京城来寻找突破口了,到底能不能找到一个人帮他解决了盐引或者是连霜城的问题,这才是关键。”

    只是这事儿到底是别人的事情,冯霜止左右想也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她打了个呵欠,有些困了,想要睡去。

    和珅摸着她的头发,让她伏在自己的胸前,只道:“现任的两淮巡盐御史乃是李元发,乃是李侍尧的门生,这人将盐引发出去,却是高价卖的,别的盐商给足了钱,李元发也贪足了钱。他胆子大,京城里有李侍尧撑腰,胆子大着呢。”

    “也就是说……汪如龙在京城其实找不到人帮他……因为李侍尧在……”冯霜止的瞌睡,一下就醒了,她看向和珅,注视着他的眼睛,道,“难道要汪如龙去找李侍尧那老货吗?”

    “你似乎一点也不喜欢他。”和珅笑了一声。

    冯霜止撑着自己的头,只一勾唇,“自打你拉拢海宁,我就知道你也不喜欢李侍尧跟孙士毅那两个了。”

    “我毕竟是朝廷的新贵,在有的人眼里,我还是厉害,可是在真正厉害的人眼底,我什么也算不上。”和珅的声音很轻,也带着几分危险的感觉,“杀鸡儆猴,总得挑个合适的人来立威的。我只是还在想,谁比较合适……”

    “现在李侍尧是军机大臣兼云贵总督,只是海宁现在还在云贵当按察使,査氏当初跟我暗示过的。”冯霜止倒是没有想到,这一步棋,竟然真的能用上了。“似乎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东风……”

    和珅念叨了一声,却道,“东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呢,即便是来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压倒西风……”

    “睡吧。”冯霜止打了个呵欠,这一回是真的困了。

    夫妻俩都是聪明绝顶的人物,和珅有什么事情也都不瞒着她,两个人一起讨论,事情往往就简单了。

    所以冯霜止对和珅官场上的事情,也算得上是了解的。

    她累了,和珅也得睡下了,毕竟明天还要上朝的。

    只是原本就要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却不想外面刘全儿竟然在喊:“爷,有个人在外面,要见您。”

    和珅皱眉,“这大半夜的见什么人?不见……”

    刘全儿也是被大半夜地吵醒了的,现在却有些为难起来,他在屋子外面躬身道:“他说他叫连霜城。奴才看他身上带着伤,似乎有些急事……”

    和珅只觉得一个激灵,一下便坐了起来,便是冯霜止听到也吓了一跳。

    开什么玩笑,连霜城?!

    她坐起来,看和珅已经冷着一张脸,表情有些严峻,似乎这人当真是个棘手的人物。

    “他……”冯霜止觉得有些不能理解。

    说曹操,曹操到,也不是这样应验的啊。

    和珅只一笑,有些森然的味道,两片薄唇上下一碰,却吐出几个字来:“东风来了。”

    他一边起来迅速地穿衣服,一边对外面刘全儿道:“请人到书房里,我即刻来见。”

    屋里的灯亮了起来,冯霜止上去帮他披了衣裳,又道:“当心些。”

    和珅点点头,“这人不好应付……”

    他一顿,本来要走出去了,却回身道:“夫人若是感兴趣,也到书房去听听。”

    他说的书房,不是他的那个书房。

    当初这宅子里,书房便是背靠背建的,他的书房紧挨着冯霜止的,中间不过是一道暗门,一架屏风,一道竹帘而已。

    冯霜止放心不下,肯定是要去的。

    和珅去了之后,她让丫鬟服侍自己穿衣,也掌了灯,悄悄从书房另一边进去了。

    而和珅这一边,却是慢慢地推门进去。

    屋子里的光线比较昏暗,只点了两盏灯,一个人坐着和珅书案的前面,穿着上好的苏绣黑色丝绸一面料的衣服,脚下的鞋子缕着金丝,背对着门,只坐在那里。

    和珅在门口停了一下,后面刘全儿悄悄地关上了门,站在了门里。

    和珅这才走过去,“九省漕运的总舵主,深夜造访寒舍,当真是让和某人不知是惊是喜。”

    那人头也不回,便笑了一声,却带着几分血腥气,甚至还有一种说不出地沙发,只听着这人说话就有一种看着宝刀出鞘的错觉。

    “和大人,连某人这是给您送钱送地位来了,好事儿呢。”

    和珅心中有些警惕,走上前去了,便瞧见这人的面貌了。

    果然是传说之中风流倜傥的人物,只那一双斜斜上挑了眼角的丹凤眼,便有一种让江南女子前赴后继的魔力,只可惜——这人是个亡命的赌徒,不巧的是,和珅也是个心思毒辣的人物。

    他不动声色地坐到了自己那一把圈椅上,微笑着看向对方,“连舵主客气了。”

    这人便是连霜城,身材颀长,只是坐在圈椅里的时候,却给人一种流里流气的感觉,有些随意,像是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他腹部带着伤口,甚至肩膀上也有箭伤,像是才逃过了一劫。只是身上有伤他面上却带笑,当真是疯子一样的人,人长得漂亮,说出来的话也漂亮。

    “今日连某人才进京不久,从聚贤楼出来,便遇到了夜袭,一路逃了过来,身边的人都是死了,连某人大难不死,后福便是看到了和大人你的宅子,便冒昧来访了。”

    和珅气都不好气了,这人说话当真是极其随性。

    冯霜止此刻也是在后面听着的,连霜城这人的声音有些低沉的感觉,可是却极其华丽,丝竹管弦也难比。

    她一瞬间想起了汪如龙和安明,还有李侍尧与孙士毅,这连霜城说来就来,刚刚进京城就遇到了劫杀,不知道是哪一边下的手。

    说这人是无意之间来到和府的,冯霜止是不会相信,信了他,便是傻子了。

    这人分明是抱有目的前来,要将和珅拖下水的。

    只是这是一个危险,也是一个机遇。

    九省漕运的总瓢把子,又是极其有手腕的人物,若是能够收为己用……

    这念头才一冒出来,冯霜止就知道不靠谱了。

    连霜城这样的人物,必定是极为傲气的。和珅方才说,这人科举考试失利,想必是与和珅一样的原因。这人竟然想也不想直接投了水路,进了漕帮,如今还混得风生水起,换了别人哪里有这样的胆魄?

    和珅说这人让他有结交的心思,怕就是因为这一份儿狠,是说不出的惺惺相惜吧?

    和珅当初是没过科举,直接当了侍卫,这人是直接当了匪。

    在冯霜止的眼底,连霜城肯定不是什么正经的人物了。

    只是现在的和珅,却没有了那种结交的心思,只因为连霜城这人来得太过蹊跷了。

    “果然我和府是个没墙的地方,任是谁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和珅适时地感叹了一句,隔着一张书案与那连霜城对视,“方才连舵主说被人追杀,和某倒是好奇了,谁敢追杀您?您是文武双全的,还能伤了您,这是本事。”

    “本事极了的……”连霜城笑了一声,“我便是不清楚到底得罪了什么人,才来找您的。和大人是京城的新贵,我听说那被我逼上了绝路的汪如龙都想来巴结您,顺着贵夫人那条线想要往上爬,不过似乎贵夫人很是精明,没有……让他得逞呢。”

    说道这里的时候,他不知道为什么看了和珅背后的书架一眼,像模像样地感叹了一句:“书真是很多啊。”

    书架后面是另外一间书房,冯霜止听到这声音,差点推翻了自己身边的竹筒,只有一点细小的声音。

    她心中一跳,总觉得这连霜城似乎知道自己在后面。

    这人的观察力,委实可怕。

    这人似友似敌,难测得很。

    冯霜止的感觉,也是和珅的感觉,“连舵主,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您到底是什么身份,我们都清楚。大晚上的,不想跟您卖关子,有什么话便说吧。”

    连霜城一笑,“有些事儿现在还真的不能告诉您,不过在下陷入了困境,您的府上比较安全,在下想要借宿两天。”

    和珅眼神犀利,直直地看尽对方的眼底,“连舵主是在说笑吗?”

    “在□负重伤,不是在说笑。”只是他依旧在笑。

    这人是个疯子吗?

    冯霜止忽然暗叹了一声,转身便想要离开了。

    因为她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连霜城是个聪明人,不会无缘无故地选择和府,一定是要追杀他的人没办法进他们府邸杀人——除了安明和那汪如龙之外,还有什么人有绝对不会进入和府杀人的可能?

    汪如龙如果能有追杀连霜城的胆气,便不会被逼入京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