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和珅是个妻管严>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五十五章 安明案

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五十五章 安明案

作者:时镜

    第五十五章军机大臣

    刘全儿听了冯霜止的吩咐,赶着去接自家爷回来,刚刚到了宫门外,便瞧见了和珅。

    只是和珅的面色一点也不好,见了刘全儿,问过了府里的事情,只让刘全儿跟着回去了。

    “你是怎么来了的?”和珅走着走着,忽然想起这一茬儿来。

    刘全儿回道:“那福夫人来过之后,夫人便叫奴才来了,奴才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既然跟陈喜佳有关,和珅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今日在朝堂上,福康安没事儿,自己却险些遭殃,只因为户部账目不清的问题——除了羽翼未丰的十五阿哥之外,其余的几位阿哥哪一位没欠着户部的银子?

    连户部尚书丰升额都不敢得罪这些个爷们儿,和珅不过一个从二品的侍郎,也不会上去找晦气的,真要把事情捅出来了,那就真的是众矢之的了。

    他只能扛着,让乾隆训了一顿,这才出宫来。

    霜止必定是担心他……

    和珅叹了一口气,说道:“那连霜城在我书房里,可曾见了什么人?”

    “不曾。”

    刘全儿很小心,只不过他离开之后就不知道了。

    在回去的时候,便经过了外面的聚贤楼,里面不少士子才从考场出来,便在这聚贤楼之中包了酒席,要好生地喝上这么一场。

    和珅从下面路过的时候,便听里面有人道:“今科状元必定是方为兄了,您是傅恒老大人的门生,这事儿定然是已经板上钉钉了的。”

    “李兄说笑了……”

    ……

    走着走着,和珅的脚步便慢了下来,听着上面这些人的议论,想起自己当初那一遭,顿时便有些恶心。

    他摇了摇头,抬步便想要走,不想这个时候,瞧见那楼上下来了一名青袍士子,正是和珅曾看见过在广济寺跟冯霜止说话的那个王杰。

    王杰这人,和珅也有所耳闻,知道是个脾气古怪的。

    他忽然停了脚步,便抬头看这王杰,王杰也不曾想出来便撞见了和珅,犹豫了一下,还是拱手为礼:“和大人。”

    “您便是那名传江南的王杰公子吧?久仰了。”犟师爷王杰,可不是名传江南吗?

    王杰自嘲地一笑:“和大人说笑了,王杰这还有事,不宜久留,告辞了。”

    他临走的时候,看了刘全儿一眼,刘全儿心里咯噔一下,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

    只觉得这之中有玄机。

    想到在恒泰斋之中,自家夫人跟那汪如龙之间的对话,还有忽然之间进来的王杰,刘全儿只觉得自己脑袋都要大了。

    他悄悄地看了一眼自家爷,只觉得这两人似乎没在一处使力,爷像是一点也不知道王杰的事情,这原本也不是什么要紧事……要紧的是,自家爷方才这神情,分明就是不怎么喜欢王杰啊……

    此刻的王杰,唯一想的事情,便是去拜访一下昔日提拔自己的恩人,便是陈喜佳的祖父陈宏谋。

    陈宏谋调任进京之后,已经成为了大学士和兵部尚书,可以说是权高一时。

    只是王杰认识之中,陈宏谋并非什么贪官之流,他想要去拜访,只是没有想到,刚好撞见一名奴才,拿着傅恒府的腰牌便叩开了陈府的大门。

    他不知道为什么便走不动了,站在那里,没有上去递上自己寒酸的拜帖。

    之前那傅恒府的人,很久之后才出来,外面还有一个奴才等着,一见方才进去的那人,便笑了:“事情办好了?”

    “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那王杰也是倒霉,招惹了三夫人,只有这下场了。”

    “主子们的事情,你也敢说,这大街上……”

    “今科状元肯定是那方为了,有什么好说的?”

    “哈哈……”

    王杰转过身,只觉得心冷,怪他还对陈喜佳抱有一丝的幻想,如今却是什么都没有了。

    这些人的嘴巴虽然大,可是说出来的话又有什么假的呢?

    王杰长叹了一声,便要回自己住着的客栈,半路上却遇到了汪如龙。

    汪如龙还在这京城里跑门路,正要去傅恒府拜访,却见王杰面色不豫,顿时觉得奇怪:“你怎么在这里?”

    王杰只笑了一声,“斗不过。”

    汪如龙是何等的人精,只一听便知道这事情不对了,当下想着去傅恒府估计也拉不到什么帮助,定要笼络好了这有可能中状元,还跟朝廷新贵和珅有那么千丝万缕联系的王杰。

    他拉了王杰,便回身重新走回了自己的恒泰斋,将那门帘子一掀,便请了王杰坐到里面去,皱着眉问道:“可是出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了?你这脸色可是一点也不好啊。”

    王杰细细将这事情一说,汪如龙心里便咯噔一下。

    他这模样倒是比王杰还紧张,王杰看笑了,“汪老板何必想那么多?左右是我王杰自己倒霉……”

    陈喜佳,权势财富,荣华富贵,便能够将当初温婉秀丽的女子,变得心狠手辣,不念旧情,王杰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笑还是应该哭。

    只是他依旧是在笑,大笑,这这荒唐世!

    现在想起江南烟雨之中的情和爱来,反倒成为了一种虚幻,一场大梦,如今梦醒,满纸荒唐!

    汪如龙倒不像是王杰这样悲观,他来京城不久,知道的事情也多。

    当下汪如龙一笑,给王杰倒了一杯茶,“好了,你喝一碗定心茶,事情哪里有你想象的这么糟糕?这朝廷又不是他们一家能够把持的,即便是陈宏谋说了两句话,那也得看周围的人答应不答应,你莫不是忘记了当日那和夫人不成?待会儿修书一封过去,问个情况。”

    王杰皱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汪如龙便瞧出他心里似乎不怎么愿意了。

    汪如龙劝他道:“大丈夫能屈能伸,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只是……”王杰心里终究是有个疙瘩的。

    冯霜止当初与陈喜佳交好,如今……

    “和夫人跟福夫人之间,我听说了一些消息,似乎是说不好的。”汪如龙来京城就是打探消息的,这些小道消息他也听了不少,“你知道,福三爷跟和夫人以前就有那么点说不清楚的关系,福夫人要嫁过去了,哪里能够真的不介意啊?这姐妹两个不就自然远了吗?不然你以为凭什么和夫人想要帮你啊?自己找不到事儿干了么……”

    汪如龙这话说得不是很客气,可是不得不说他说得很对。

    事情基本就是这样的。

    冯霜止跟陈喜佳之间真的便是这样的关系了。

    而且汪如龙的这一番话,触动了王杰当初的一些记忆。

    他想起了自己在江宁时候想要告御状,结果被那些歹人推入水中,还是冯霜止那边的织造府奴才们将自己捞了起来,只是他分明看到了冯霜止站在船尾上,让人通告了福康安的。那也是王杰第一次与福康安接触,那个时候的王杰哪里想得到,那人会成为自己的情敌——还是一个不喜欢陈喜佳的情敌?

    当时只觉得福康安对冯霜止的态度有些异样,现在却觉得这一点异样是刚刚好的……

    前后的痕迹对上了,完完全全地合适。

    只是最后,王杰到底还是没有修书给冯霜止,因为有人已经将一封信送到了恒泰斋。

    汪如龙与王杰都有些惊讶,问这送信的人是哪里来的,那送信的奴才一笑,说是英廉府的。

    在王杰接了信之后,他便离开了。

    这边王杰一拆信,看了里面所说,便完全安定下来了,只是心中有些复杂起来。

    到底冯霜止是怎样的算计还真是有些不明白了。

    英廉曾任江宁织造,在京城跟外地之间不断地调任,王杰觉得这人太过中庸,现在看着这位老大人在信中说他不会被人故意落下榜,给他一个公平的机会,忽然有些复杂起来。

    汪如龙打量着王杰,也不敢问信的内容,只旁敲侧击道:“还要给和夫人写信吗?”

    王杰原本就没打算写,现在更是不需要了。

    他摇了摇头,将那信收了起来,却见外面进来了一名公子哥儿,说是来找王杰的。

    王杰一问他姓名,无巧不巧,正是冯霖。

    这一来,王杰便看明白冯霜止这算盘是怎么打的了。

    这冯霖,是要拜自己为先生吗?

    英廉与冯霜止给自己行方便,又要让自己收了这么一个学生,若是他高中了,其实也算是被他们拉拉拢住了。

    冯霜止的这一把算盘扒拉得啪啪直响,“今科顺天学政乃是汪庭玙,这人跟我玛法英廉的关系倒是不错的。你说那方为,应当是傅恒大人的文门生吧?”

    和珅回来之后便与她说了今科会试的事情,冯霜止便笑着回了这么一句。

    “我怎么觉得,你有自己的想法呢?”和珅看着她,坐在冯霜止的屋里,却暂时不想去找那连霜城说事儿。

    冯霜止只挑眉道:“傅恒是个明白人,不会胡乱培植自己的势力,他傅恒家已经势大,即便是皇帝信任,他们也不该张扬跋扈。聪明如傅恒者,根本就是个老狐狸,不会随便对什么人说他肯定高中吧?”

    和珅这么一想也是,即便是当初给自己使绊子,也不曾有傅恒的人出面,更何况谁当状元根本不是傅恒定下来的,是有别人的给学政塞了礼,才能换掉了和珅的答卷。傅恒一向是很清明的人,没道理在这种需要注意的时候还给自己拉风头。

    现在的傅恒家,是越低调越好的。

    傅恒家尚了两门公主,福长安也不远了,三爷福康安娶了陈宏谋的孙女,女儿又嫁给了十一阿哥,几乎是半个朝廷都在傅恒家了,这样尊荣至宠,若是不注意着,他日便有无穷的祸患。

    和珅的手指敲击在桌案上,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

    这个时候,冯霜止终于有功夫问他户部的事情了。

    和珅解释道:“户部的亏空太大,补不上,情况也不是很清楚……”

    冯霜止道:“那安明可派得上用场?”

    这一句倒是提醒了和珅,他思索了一下,道:“这倒是一个好路子,我现在去见连霜城,你且歇息一下,也不必太过担心。”

    “嗯。”

    冯霜止目送他走了,又想到近日来事情不断,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连霜城今日听够了墙角,心底也开始谋划了起来,他听到自己背后的推门声,便知道是这书房的主人和珅回来了。

    和珅在他身后笑了一声,道:“连舵主好悠闲。”

    连霜城坐在棋盘边,颇有几分反客为主的味道,他道:“身负重伤,不悠闲也不行啊,真羡慕您有一位能干的好夫人,竟然将府里的事情处理得这样井井有条,还有特别周到的待客之道。”

    至于怎么个“周到”法,那就不是能够细说的了。

    连霜城在某些地方是个小人,可是在很多时候他还是改不了那君子的作风,也不可能在和珅的面前说人家夫人如何如何过分,今早那一口恶气,也只能委屈自己咽下去了。

    和珅其实是知道早上那一桩事儿的,只是连霜城不提,他自己也全部当做不知道,霜止高兴就好了。

    “听说和大人遇到麻烦了,连某人想了想,这样的问题,似乎连某人恰好能够帮上忙呢。”连霜城什么都不多,就是钱多。

    和珅听出了他这言下之意,雍正朝的时候,说雍正爷填补户部的亏空,除了跟自己的兄弟们讨债之外,也找盐商填补这其中的亏空,很是辛苦,他这难道是要效仿雍正爷了吗?

    和珅考虑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想弄明白连霜城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事情。

    “你跟福三爷之间是有仇吗?”和珅问得很是开门见山。

    连霜城挑眉:“何以知之?”

    和珅冷笑:“福康安这人虽素与我不和,可做事也是比较靠谱的。昨日的事情我已经查过了,杀你的人是福康安的手下,若不是你先得罪了他,他不会对你动手。”

    “您应当听说过一句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以利而合者亦必以利而分,在下与福三爷在扬州曾做过一笔买卖,只是现在福三爷厉害了,连某人这样的,也便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连霜城说话有些玄乎乎的。

    和珅终于算是听出了味儿,“我曾听说福康安在扬州的时候发了一笔大财,竟然是从你这里来的吗?

    连霜城道:“那时候我还不是这九城漕运的第一把交椅,不过只是个刚刚下来的人,我与福康安之间有过一把交易,他帮我坐上了第一把交椅,我为他办一件事,并且成为他的耳目。”

    福康安的本事,果然是非同一般的——

    和珅有些忌惮着,又看向他,“可是现在他追杀你,定然是你有什么地方犯了他的忌讳。”

    “为何不说是他福康安返了我我的忌讳呢?”这一回轮到这连霜城冷笑,他道,“江南富庶之地,谁不想来分一杯羹?我与福康安不过是‘以利而合’,可是我成为第一把手之后,便不能完全听他的——福康安是皇帝的一条狗,我也要成为一条狗吗?”

    这话说得太难听,只会让人心生反感。

    和珅皱着眉,拈了一颗棋子,没说话。

    连霜城笑着,也拈了一颗棋子,落到了棋盘上:“和大人定然要觉得我这样的话太糙,可福康安一开始帮我便是没按好心,漕帮之中的人对朝廷的怨言也不是一天两天,我们帮派里有自己的规矩,不想要别人插手太多。”

    这言下之意就是,福康安插手太多?

    这连霜城真是个厉害的人物,他说话的时候,几乎完全将自己摘了出去。

    其实和珅已经基本能够明白发生了什么了。

    若将这连霜城想得心机深沉一些,便知道是这人与福康安之间进行了合作,福康安本来想利用连霜城的存在将江南那边的情况握住,漕帮的作用可大了。若是握住了漕帮,便是握住了半个江南官场,甚至是握住了盐帮……福康安的心很野,可这连霜城似乎也不是个吃素的。

    现在福康安既然要杀连霜城,必然是这连霜城做了什么触到福康安底线的事情。

    想来想去,无非是连霜城跟福康安之间的合作破裂,福康安不会容忍这连霜城继续存在,他要解决了这人,才能消去心头恨吧?

    最大的可能是,连霜城利用了福康安的势力上位,事成之后却不想乖乖给福康安控制,福康安兴许是真的做了什么事情,可是现在看着连霜城的表情,和珅宁可相信是这人算计的结果——所以。连霜城急于摆脱福康安,福康安也觉得连霜城的存在已经成为了阻碍。

    分许完这些,和珅便不怎么担心了。

    “可是您将和珅这样的小人物牵扯到这当中来,可就没意思了。”

    “您本该是局中人啊。”连霜城落子,看着这情势比较险恶的棋局,“若是这漕帮帮主换了人,我连霜城也就成为了废物。福康安完全可以扶一个完全听他话的傀儡上位,不过那个时候,不仅是连某人不舒服,怕是和大人心里也不舒服吧?”

    在连霜城打定了主意来和珅府上避难的时候便已经想清楚了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找个跟福康安不对头的人就对了,这和珅府简直就是天然的避难所啊。

    和珅心里对连霜城这人已经是忌惮起来了,当下想了一下,只说道:“和某只怕与连帮主合作了,回头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他话音落地,外面便有了脚步声,刘全儿到了书房的外面,叩了门,“爷?”

    现在书房里有别人,和珅也不好直接问,他看向了连霜城,连霜城却说道:“和大人是个大忙人,连某人可否去贵府院子里逛逛?”

    “连帮主请便。”

    只要不被人发现,怎么走都是好的。

    和珅这边送走了连霜城,才问;刘全儿道:“什么事儿?”

    刘全儿道:“那安明来拜访大人了。”

    和珅沉吟道:“叫他进来。”

    安明的到来,无疑为和珅带来了一些消息。

    这边连霜城回头看了一眼,于是看到窗外那桃花,有淡淡的粉红色的花苞,当真是很漂亮的。

    连霜城去逛了园子,身后派了人跟着,众人看到只当是和珅的客人,甚至没有多想。

    倒是有人给他介绍了要园子里的每一处景色,一会儿这花又是和大人种的,一会儿那树又是和夫人打理的,一会儿花厅凉亭的样子都是和大人画出来的等等……

    连霜城自己在江南的宅子都没这么精致,他仔细地听着,将一些细节记了下来,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回去。

    只是他没有想到,却恰好碰到一名妇人打扮的女子从书房里出来,又站在门边吩咐了自己身边的丫鬟几句,这才转身走了。

    连霜城看到这女子的背影,清瘦窈窕,带着一种典雅的感觉,很是清丽。

    他顿时便想起江南女子嘴里哼着的哥儿,吴侬软语惹人醉——和珅这夫人,心机比之和珅本人,竟然是不遑多让的。

    和珅暂时没对毒连霜城提出来的那些事情有任何的回应的,只是处理自己的事情。

    连霜城最终还是搬到了客房去住,身份只是江南来的士子。

    安明给和珅带来的消息,无疑是对和珅有用的,他甚至只能收下了安明的礼。

    旧的户部司务离职,位置便空出来了,和珅向着上面举荐了安明,安明也总算是抱对了大腿,重新回到了户部司务的职位上,于是又给了和珅一笔礼。

    这下众人便都明白和珅也是有能量的人了。

    眼看着就要到月底放榜的日子,冯霜止这边就与有些不安起来,王杰到底能不能中,到底有些让人想心急。

    开春之后,和珅说要带她出去玩儿,在放榜的这一日,冯霜止跟和珅正好到了贡院外头,聚贤楼便距离贡院很近,这个时候已经是人满为患。好在和珅早就已经预定好了靠窗的位置,带着冯霜止上去了,便见得众人已经围到了那榜栏下头。

    冯霜止看着这场面,忽然就有些感叹,“今日的他们,便是昔日的你。”

    “只可惜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我一样幸运的。”和珅笑了一下,雅间之中也没人说别的,他伸手来一刮她鼻子,笑道,“麻烦马上就要解决了,那连霜城不是来解决汪如龙的,只是来京城打通门路,不对真的对汪如龙动刀动枪。现在汪如龙拉拢着我们和府,连霜城也已经成为了盟友,汪如龙跟连霜城之间的矛盾也没有了。连霜城给汪如龙开了方便之门,便是皆大欢喜了。”

    “其实也是他们本事,刚好全部找到了你那里。”冯霜止说了句古怪的恭维话,这是揶揄着他呢。

    “当真以为我听不出来吗?你这是说我倒霉,竟然遇到了连霜城这样的危险人物。”

    连霜城是大半夜进来的,汪如龙其实是先搭上冯霜止再过来的,兴许汪如龙自己自己都没有想到,能够从和珅这边把运盐的问题给解决了,还是直接从连霜城的身上解决,直接得不能够再直接。

    现在和珅手上握着的牌一下就多了,只不过这一副牌是从福康安的手中抢下来的,怕是跟福康安的仇又深了几分了。

    “下面放榜了——”

    “放榜了!”

    周围顿时就已经热闹了起来,聚贤楼中不少人顿时望过去,只瞧见人挨着人,人挤着人,连续着都是人,根本不知道下面是有多少的士子。

    这会试一回,考中了的都称为“贡士”,第一名称为“会元”,而后还有殿试,过了殿试的才称为进士,而后有状元、榜眼、探花。

    下面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会元!你们看——是王杰!”

    冯霜止忽然就笑出了声,和珅怔然了一下,回身叫刘全儿:“你下去探听探听消息。”

    刘全儿下去了,一会儿又上来,说:“第一名是王杰,第二名叫方为,这跟众人之前料想的有些不一样。”

    王杰有没有才华,冯霜止是早就知道的。

    文才早就已经名满江南,更出名的是他作为陈宏谋的谋士,一向被称之为犟师爷,可见这人在政治上面也有很高的天赋。

    如今王杰考中了,明日便是殿试,说不得便是要摘下这“状元”的名头,若是陈喜佳知道这消息,指不定要恨到牙痒了吧?

    当初她说过,只盼陈喜佳不要后悔。

    王杰这样的人,本来就是犟驴的性子,爱你的时候能不顾生死,若是狠心不爱了也能够将昔日所爱视作路人。

    不知道在陈喜佳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会怎么做呢?是去拉拢王杰,还是……

    想到自己曾经対陈喜佳说的那些话,为陈喜佳出的那些主意,她便已经收拾好了心态准备看戏了。

    整个聚贤楼下面一片沸腾,而王杰还坐在恒泰斋女里面跟冯霖说话。

    摘得会元的消息传来的时候,王杰脸上表情平静到了极点,只是手中的笔顿了一下,便道:“我知道了。”

    他知道了。

    ——也不过就这样短短的一句。

    从今天开始,便已经走出了完全不一样的道路了。

    和珅没有想到王杰会成为日后的劲敌,王杰也没有想到自己将来会因为诸方的利益关系困顿到那般的地步。

    此刻的众人,无非是笑的笑,惊的惊而已。

    二月下旬,乾隆殿试,钦点王杰为金科状元,授翰林院修编,入值南书房——如此殊荣,众人都有些眼红起来了。

    鲤鱼跃龙门,贫寒到富贵,也不过就是这么一眨眼的事情。

    陈宏谋被这个结果气得不轻,傅恒原本以为自己的门生能够凭借真才实学赚一个状元,不想这状元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摘走了,他倒是不怎么郁闷,可是下面的福康安夫人陈喜佳行礼就不是那么舒坦了。

    自从知道了王杰参加了科考之后,她心里就像是压了一块石头,放榜那一日便已经是各种煎熬,又到殿试,听说王杰已经成为了今科状元,甚至直接入值南书房,竟然直接像是傻了一样,坐在了桌边,打翻了手边的茶水了。

    陈喜佳竟然狠狠地哭了一场,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可是哭过了,她又觉得荒唐。

    她以为这人不能够成材,多番抉择之下,还是选择了福康安,想着女子这一身,荣华富贵满身便够了,更何况她是真的觉得福康安也不错的。

    可是现在,王杰不但考中了状元,甚至还相当得皇帝的赏识。

    相反的是,陈喜佳不但不能得到福康安的心,表面上看起来荣华富贵,可是在傅恒府的女眷之中,她的出身是最低的。

    两位嫂嫂都是公主,毓舒也是十一福晋,便是福长安也是要尚主的。她陈喜佳不仅没有很高贵的出身,甚至还是个汉人……

    如今陈喜佳已经到了一种困境里,出不来了。

    她百般阻挠,不想王杰高中,他却还是高中了……这人总是让她不如愿,总是让她不如愿 !

    陈喜佳心里恨极了,又是委屈又是难受,将自己关在屋里许久没有出门。

    福康安听了这消息,却是冷了脸,虽然他并不喜欢陈喜佳,可是至今不曾有过任何对不起她的地方,他心仪冯霜止已久,婚后却也知道与冯霜止保持着距离,不曾有过任何的逾越——可是他的妻子,却因为听见旧日情人高中的消息而躲在闺房之中哭泣……

    福康安想了想,左右觉得这心里不是滋味。

    男人是不喜欢女人给自己戴绿帽子的,陈喜佳当初的事情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福康安既然跟连霜城这边有着合作,就不会对江南的事情一无所知。

    当下福康安便已经对陈喜佳这边有了芥蒂,只是陈喜佳还不知,一如既往地伺候着福康安。

    朝廷里换上了一批新血,顿时局势就开始了转变,只是和珅这边却遇到了麻烦。

    在王杰高中状元的这一日,伊阿江忽然闯入了和府,点名有急事要见和珅,可是和珅半夜出去跟连霜城处理事情便没回来,冯霜止推说不见,可伊阿江坚持说有要紧的事情。

    无奈,冯霜止只能叫了刘全儿,将伊阿江放进来,可是伊阿江转脸却说了一件惊人的事情。

    那安明之前被和珅举荐到了户部司务的位置上,可是没两天就传出他老夫病故的消息,按照规矩他应该回家丁忧治丧,可是安明因为贪图这方到手的职务,不愿意放弃,若是三年之后回来,肯定没这么好的机会了,所以安明选择了隐瞒自己老父的丧事。

    然而这件事偏偏传到了户部尚书丰升额跟大臣永贵的耳中,永贵是个眼底不揉沙子的,立刻便准备要在明日一本子参了和珅。

    伊阿江跟和珅之间也算是有那么几分酒肉的情义,现在伊阿江也算是在和珅的手下做事情,过来通报消息似乎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伊阿江觉得和珅是个有大前途的,永贵这样做不怎么好,这才来通报了消息。

    只是他没有想到和珅不在,接待自己的反而成为了他最厌恶的冯霜止,当下便觉得心里不舒服了。

    冯霜止却难得对这伊阿江刮目相看了,她不紧不慢地为自己这位姐夫倒了一杯茶,道:“今日这消息是谢过姐夫了,天色已晚,霜止妇道人家,便不留姐夫多坐了。”

    端茶送客,这道理伊阿江还是明白的。

    他端了茶便道:“我那糊涂阿玛一向喜欢干糊涂事儿,今日我也不多留,这便走了,只盼和兄不要误了大事。”

    伊阿江似乎也成熟了不少,不再是当初那个只会调侃冯霜止的纨绔子弟了。

    送走了这人,冯霜止脸上的笑容就完全消失了,她知道和珅这是送连霜城走了,这两人已经商量好了最近一系列的合作事情,这个时候怕是在码头上,她吩咐了刘全儿,要刘全儿马上去把人找到,尤其是要立刻跟和珅说这事儿。

    刘全儿去了,冯霜止却到了和珅的书房,翻出一封空白的折子,便模仿着和珅的笔迹,写了一封折子,弹劾安明!

    和珅是第二天早上才回来的,似乎那边出了些意外,他回来之后,冯霜止便直接将折子递给他,他笑了一声,便直接出了府门上朝了。

    冯霜止站在门边上,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了夜色当中,心跳却很快。

    是和珅举荐了安明,可是如今安明却搞出这样的事情来,若是有心人揪住不放,必定能够治了和珅的罪,更何况要弹劾和珅乃是朝廷重臣永贵?

    这一天的早朝,对和珅来说有一些精疲力尽的感觉。

    昨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遇到福康安追杀连霜城的人,若不是连霜城身怀武艺,怕是两个人都要死在那江上了。

    和珅不敢暴露自己的行迹,直到最关键的时刻才动了手,用连霜城的剑杀了人,当夜连霜城才从码头撤走,和珅回来便见刘全儿在找自己,一听这事儿先是一急,不过想到冯霜止还在府中,便安定了下来,这才马不停蹄地回来。

    从她手中接过这一封折子的时候,和珅忽然觉得很感动,这样聪明的一个女子,全心全意地为着他……这一份果断与谋略,也不是寻常男子能够有的。

    “永贵,你说有要事启奏,说与朕听听。”乾隆高坐在龙椅上,威严地看着下面。

    永贵是个瘦老头子,当下冷笑着看了和珅一眼,便走上前去,“皇上,老臣要弹劾的的是户部右侍郎和珅。日前和珅举荐了一名名叫安明的笔帖士为户部司务,可是臣前日接到消息,说着安明家老父死了,他却不去奔丧,留在任上,此人不孝,不可为官,人品如此,和珅却还要举荐此人,必定是收受了那安明的贿赂。安明此人,当初便是因为不苟之事被降职,和珅你举荐这样的人,可是安了什么心?”

    所有人立刻看向了和珅,只觉得和珅倒霉,怎么就撞在了永贵的枪口上?永贵这老货得理不饶人,又一向不怎么喜欢和珅,逮住了把柄便要往死里参的。

    他这一说话,丰升额一想到最近福康安跟和珅一起进来,但是和珅受训的事情,立刻便知道自己要紧贴着风向走,跟着也参了和珅一本。

    乾隆于是大怒,问了和珅是怎么回事。

    和珅利落地将官服上的箭袖打下来,往地上一跪,便是一副惊慌的模样,心中却在冷笑,将折子双手举过头:“皇上明鉴,安明的事情臣也是昨日晚上才得知,已经写了奏折准备弹劾,安明有此事,臣绝不知晓啊!奏折在此,还望皇上一观——”

    乾隆皱眉,略觉得这事儿可能还真是冤枉了和珅,便让人将折子呈上来,上面细说了他得知此事之后的反应,又说安明此前表现得不错,不想如今竟然做出这等的事情来,他自己甘愿领受识人不明的罪责,并且弹劾了安明。

    这已经做得相当漂亮了,一点也不推诿自己的责任,还弹劾被自己举荐出来的人,而且和珅的折子跟永贵的折子是一起上来的,相互之间什么也不知道,和珅这是完全无辜的啊!

    永贵等人直接傻眼了,根本不明白这和珅演的是哪一出。

    后面的福康安却是忽然之间明白了,昨日追杀连霜城的人回来报和珅一大早才回府,便知道这奏折绝对不是出自和珅的手笔,然而看乾隆表情没有异样,便知道这奏折的笔记与和珅的一般无二。

    左右一想,便知道是他内院之中冯霜止的手笔了,福康安一时复杂了。

    作者有话要说:之前不是防盗章,是手贱把文从码字软件复制过来的时候出错了,囧,换回来之后又把字数补了个一万_:3∠_完整的剧情哒。=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