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和珅是个妻管严>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五十七章 纳兰

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五十七章 纳兰

作者:时镜

    第五十七章纳兰

    苏凌阿家有两女,一为大女儿远兰,年方十七,正是待嫁的好年龄,小女儿纳兰,只有十三,却也是伶俐可爱,很得苏凌阿的喜欢。

    苏凌阿乃是满洲正白旗他塔拉氏的人,雍正是三年的时候便已经考取了内阁中书,乾隆十年才到江苏镇江府理事同知、扬州知府,原本还算是一帆风顺的升迁道路,便慢了下来。在乾隆二十七年的时候,因为失察之罪被降职,后面就再也没有好过。

    当了这四十多年的官了,也是妻妾成群的人,在这官场上总是不如意。

    苏凌阿一直想要往上爬,可是一直缺少朝中的人帮衬,还是那句话——朝中无人难做官。

    今年京察刚过,苏凌阿就盯上了和珅,原本他是想要在和珅刚过升任户部侍郎的时候便上来巴结的,只是前两天忽然之间出了安明案,和珅似乎又一下消沉了下去,苏凌阿忽然就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他左思右想了一阵,还没出结果呢,便听说自己的大女儿跟和珅的弟弟和琳之间看对了眼,心里正在想这是福是祸,不想却立刻传来了和珅入值军机处的事情,这可不得了了,他那满布着皱纹的手几乎是立刻打翻了手边的茶杯,激动得难以自已了。

    自己的大女儿竟然跟和琳看对眼了,当下苏凌阿便高兴极了。

    这上午便拉着远兰的手,要她好生讨好和琳,千万别失了和琳的欢心和好感,小女儿纳兰便坐在一旁玩着手中刚刚摘下来的桃花枝,一副天真可爱的模样,看着自己阿玛跟姐姐说话。

    苏凌阿这边跟远兰说完了话,回头来瞧见自己这模样乖俏的小女儿,忽然心思一动,便叫她过来说话。

    纳兰没有想到阿玛还有话对自己说,她本是陪着姐姐来这一趟的,这个时候却有些迷糊了,走过去之后,便见到苏凌阿看着自己一脸的笑意。

    老于算计的苏凌阿,好不容易攀上了和珅这大树,这个时候是怎么也不想放手的,只想要将两家的关系结得更深。

    当下,他对纳兰说了几句话,便让纳兰下去了。

    下面在聚贤楼开了酒席,便是要为和珅庆祝的,前些日子忽然降二级留用,今日却直接一步登天一样直接进了军机处,虽说只是入值,可是距离军机大臣的位置似乎也不远了,便是皇上一向宠爱的福康安都没这个本事,现在却被一个普通出身的和珅给拿住了,真是让众人有些不敢小看了。

    这个时候,朝中的众人才开始真正地另眼看待这个不一样的和珅。

    大起大落的表面下,必然有一颗长于算计的心。

    聚贤楼上,可谓是觥筹交错,和珅知道今日是不能不喝的,不收礼是一回事儿,那是做给皇帝看的,那毕竟是暗地里的事情,即便是礼物被送回去了,众人也不能说什么。可是在这聚贤楼上,都是面对面地喝酒说话,不能真的拂了谁的面子。

    冯霜止很聪明,一早便说了酒是要喝的,只是不能喝多了。

    和珅也能够将家里的悍妻当做是借口来推酒,众人知道他惧内的名声,劝酒也不会太过厉害,和珅喝了个五分醉,却装出了八分醉的样子。

    福长安与和珅交好,却是知道和珅的德性的,他端着酒杯就走上去,说跟和珅相识也算是有几年了,他敬的这一杯酒,他一定是要喝的。

    和珅看着福长安那眼神,便知道自己是必须喝了,只是一边讲那酒杯端起来,还要一边说自己很为难,要多能装有多能装。

    众人继续喝酒,你来我往,正是交流感情的好时候。

    苏凌阿来得比较晚,便在一旁坐着,他身边跟着个小厮模样的少年,看上去年纪很小。

    当下便有人坐在他身边,手一指站在他背后的人道:“这小厮长得倒是清秀,莫不是大人您……”

    苏凌阿面色一变,心里不喜这人的轻浮,只因为后面站着的这小厮,乃是自己女儿女扮男装,没道理被这人这样说。

    后面站着的便是纳兰了,她心里哼了一声,只想呸这狗官一脸,面上却不能有任何的表情,只低着头站着,一句话不说。

    喝过了酒,之后便到了聚贤楼下面的戏园子里看戏。

    众人都恭喜着和珅,偶尔上去说一句话,更多的人是在听戏的。

    眼看着天色渐黑,下面却来了一顶青色的小轿,里面坐着的便是冯霜止,这个时候她掀了帘子下来,便听到了聚贤楼下面那戏园子里传来的声音。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徽州戏子,一口的外地口音,略带着几分尖细,悠悠地从里面到了外面。

    冯霜止进了聚贤楼,里面的掌柜的正在打算盘,抬头看到进来了一位女客,有些惊讶,不过却很和蔼地笑道:“这位夫人,今日聚贤楼已经被人包下来了,你再迎客进——”

    冯霜止只一摆手,刘全儿心里冒着冷汗,上前给那掌柜的一锭银子,说道:“我们是和府的,夫人不过是上去看看,你担心什么?”

    “……”掌柜的忽然有些无言,想说“正是你要上去看我才担心”,可是后来又咽了下去,这和夫人可是出了名的硬茬儿,不好对付呢。

    看冯霜止转身往楼上去,那掌柜的便想要上去通风报信,不想冯霜止走到楼梯上,便回头一望,正巧撞见这掌柜的尴尬地招手让下面的小二过来。

    她微微一笑,心说自己哪里可怕到了那个地步?不过是因为太过担心和珅,怕他是被人灌醉了,早些来看看……别的担心不是没有,只不过不会对旁人说出来罢了。

    “掌柜的不必惊慌,只当我是听戏的便好。这徽州的戏子,能请来也是本事。”

    掌柜的听她声音迤逦地说完了这话,又见她回转身,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地直接往楼上走,便举起了袖子狂擦冷汗。

    刘全儿眼看着要跟上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什么,又退回来,凑到掌柜的耳边问了一句:“我家爷,现在是在上面听戏吧?”

    掌柜的看着和珅,总觉得这人跟自己一样,似乎是有些忌惮着那和夫人的,这个时候他想起了刘全儿的身份,便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拉刘全儿的手,哭道:“我哪里知道是不是真的在听戏呢?您又不是不知道大人们有时候玩儿得厉害,戏子们肯委身的也不少,我这只是给了个园子让他们唱戏,到底里面的爷们儿在玩儿什么小的也不清楚啊。”

    刘全儿真是听出了一身冷汗,有些大人们喜欢狎玩戏子,自家爷应当是不好这一口的,只是不知道自家夫人如果上去看到什么场面……

    刘全儿忽然觉得脚底下冒凉气,根本顾不得跟这掌柜的再说什么了,转身便跟上去,快走两步到了冯霜止的身边,准备见势不对就直接拦住冯霜止。

    只是还好,他们上去之后,听戏的地方在那一圈回字形的围廊上,他们现在不过是刚刚走到了大堂上。

    苏凌阿正好是坐在边上的,他正跟旁边的人说那戏子的相貌。

    “你们瞧这戏子,那眉毛画得,啧……真是勾人得很……”之前说女扮男装的那个纳兰的人手指着台上一个旦角,眼神带着些淫邪。

    这便是朝下的官场百态,如今坐在这里的基本上都是朝廷命官,听戏狎妓,说不出地风流,不知道的这是到了什么秦楼楚馆,而不是聚贤楼下面的戏园子。

    这污言秽语进了冯霜止的耳朵,听得她面色一变,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冯霜止站在这大堂上,并没有往戏园子那边绕过去。

    距离冯霜止站的位置最近的苏凌阿接了那人的话,“说唱戏,我家这小厮也会一些的——”

    “哟,苏大人您家的小厮还真是厉害。”那人有些夸张地喊了一声,便招呼了众人道,“苏凌阿大人说他家的小厮也会唱戏,这大话可是不能说的,您这小厮看着是细皮嫩肉,可是唱戏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儿,别乱说啊!”

    那小厮自然是女伴男装的纳兰,她听了这话,心里的傲气竟然被激了出来,也不按照苏凌阿之前的剧本走了,只站出来道:“奴才还真会唱一段事儿,张大人您可别瞧不起人。”

    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了,真好下面的戏目到了尾巴上,浓妆的戏子们下场,众人也没什么可看的了,于是都来看苏凌阿身后那小厮。

    说来那小厮的模样也真是好,眉毛细长,有一双秋波杏眼,小鼻子小嘴儿,瓜子脸,下巴有些尖,竟然是一副标准的“男生女相”,看这模样俊俏,竟然不输给那台上方才下去的当家花旦几分。

    顿时有些人起了心思,要这小厮来一段儿。

    和珅在后面看着,没说话,他喝了个半醉之后又被人给灌了几杯,尤其是福长安这个知道和珅酒量深浅的,更是灌酒的主力,他一个人劝酒也能劝个几杯。

    现在看和珅似乎有些醉意了,他才给自己满上一杯,笑说道:“往日和大人您是惧内,今日喝醉了,也是好事啊。”

    和珅心说哪里来的好事,分明是要坏事还差不多。

    冯霜止虽然没进来,只是用耳朵听,可是在她身后的刘全儿已经悄悄将自己的身子探了个一半出来,因为冯霜止是面对着回廊这边,虽然有屏风等东西遮挡,但她毕竟是背对着刘全儿的,不知道自己身后的刘全儿已经探出了身子给和珅打手势。

    和珅不动声色的将那边的情况收入了眼中,心里叫苦,只盼一会儿千万别出什么岔子,若是自己那小心眼儿的夫人见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哄回来。

    “哪里来的什么好事……只盼别……”

    “唱啊!”

    那边不少人忽然喊出了声,和珅的话被打断了,他看向那边,也不清楚那边的人究竟是在闹个什么,只问福长安道:“怎么没见你三哥?”

    他三哥便是福康安,今日福康安是来了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人影。

    说是为和珅摆的酒席,其实还是整个朝廷官员上下的大聚会,大半个朝廷的官员都来了,除了钱沣那边的反对派,便是连刘墉纪晓岚这样的文官都来了,跟众人喝成一片。

    纪晓岚是个酒量好的,喝一杯便能吟一句诗来,在喝醉之前很得了众人几番赞叹,只是现在喝醉了便开始说胡话,刘墉笑他是个酒品不好的,众人也就笑笑。

    王杰也来了,便跟纪昀这边坐到了一起,远远地看了和珅那边一眼,没在福长安的身边看到福康安,也觉得奇怪。

    他只是因为陈喜佳的关系,对福康安关注得多了一些而已,现在扭头看出口拐角处的时候,却意外见到了刘全儿,又见到刘全儿手舞足蹈地在跟和珅那边打手势,他似乎一下便明白了什么。

    刘全儿有事儿不能直接过来吗?远远地在那边打手势,只能说是是有什么阻挡了他,让他不能这么轻松地便出来直接跟和珅说,而且瞧这鬼鬼祟祟的模样,便知道那藏在暗处的人是谁了——冯霜止。

    虽然跟冯霜止见面的次数是一只手便能够数得过来,可是冯霜止这妇人却在王杰脑海之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因为她每次出现的场合都太特殊。

    如今知道冯霜止来了,王杰倒是忽然之间想要看一点好戏了。

    那边的人正在起哄,想要苏凌阿带来的那小厮献艺。

    不想那小厮竟然很有几分骨气,说道:“奴才一无戏服,二无戏装,三无戏台,即便是唱出来也没味道,奴才想下面的老板借我一身衣服,登了台唱戏。”

    只听到这自称从“奴才”变成“我”,和珅就知道这小厮的身份大约不简单的。

    看苏凌阿,却还没露出什么异样来,他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便起身,向着众人一拱手,“诸位大人——”

    众人以为他要推辞,近日京察回京述职的孙士毅便大喊道:“不就是唱一口儿吗?何必如此忸怩?且让他上去。”

    别人也都道:“且让他上去。”

    苏凌阿其实倒不是要推辞,不过是想要问问,见大家都支持,也就让纳兰下去换衣服上台了。

    外面冯霜止听得出奇,便回头问刘全儿道:“我方才听那说话的是苏凌阿?”

    便是和琳看中的那远兰的阿玛吧?没想到这个时候也在这里。

    身边还带着一名相貌似乎不错的小厮,这苏凌阿果然是跟史书上写的那样……

    刘全儿那边看出和珅知道冯霜止来了,便已经收了姿态,这个时候老老实实地站在冯霜止的背后,也没被她发现什么异样。此刻听了冯霜止此问,他答道:“的确是苏凌阿,一直都在南方当官,不过前些日子才从九江道下来,是被降级处分了的。”

    难怪现在注意着钻营……

    冯霜止站得累了,看着一边的雅间里似乎没人,便让下面的侍者给自己端杯茶,她自己上前伸手推那虚掩着的门,只是才推到一半,便瞧见临窗的位置上站着一个人,穿着藏蓝色的袍子,屋里灯光比较暗,他似乎是背对着这边的。

    听到声音,福康安转了头,便瞧见冯霜止,之前也不是没听见外面的人的说话声,只是毕竟比较小,他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不曾想现在竟然看到她。

    冯霜止却是吓了一跳的,她想起当日在江宁行宫的时候遇到了事情,直接将那门重新合上,这才发现她背后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刘全儿没看明白,觉得奇怪,喊了她一生:“夫人?”

    冯霜止压下心中的震惊,只勉强平静道:“换一间,不小心推错门,搅扰到旁人了。”

    推错门,搅扰到旁人——这话既是对刘全儿说的,也是对福康安说的。

    她是要把自己撇开,原本没什么的心情,却却是一下就阴郁了起来。

    冯霜止转身找了另外一个雅间,聚贤楼的人大多都去围廊上伺候了,没留几个在这边,也没人知道方才冯霜止推开的那一间屋子里竟然是有人的。

    刘全儿心里奇怪,只觉得不对劲,遇到什么人能够让自家夫人有这么大的反应?

    虽然伺候冯霜止没多久,刘全儿也知道自家夫人不是在这种小节上矫情的人……他走的时候瞧了那门一眼,总觉得事情有古怪。

    这边冯霜止走了,屋里依旧在无尽的安静之中。

    福康安那套着绿扳指的大拇指,按在小巧的白玉酒杯上,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之后,便站在窗边,将那杯中就一口饮尽,却回身问道:“八大盐商,还排挤不掉一个汪如龙吗?”

    那灯光的黑暗里,竟然还坐着一个人,只是这个位置不是正对着门的,恰好在珠帘后面,还有半架屏风遮挡,所以方才的冯霜止是看不到这里除了福康安之外还有别人的。

    那人的影子落在地毯上,拉得长长的,有酒液落入杯中的声音,接着却是酒杯被端起来而后一声轻咽。身上带伤,还要陪这位爷喝酒,真是说不出地惨,“盐商漕运的事情哪里有那么简单?若是这一时半会儿能够搞定,我还坐在这里陪您喝闷酒吗?”

    福康安走过来,将那酒壶从桌上端起来,也不知道是触动了什么情肠,便一口干了杯中酒,冷冷道:“你是我抓回来的,什么陪我喝闷酒?连帮主,我的条件,你可考虑好了?”

    这坐在这里的人,还真的是连霜城。

    今日的连霜城,身上穿着黑丝绸裁成的长袍,左手放在自己的腿上轻轻地敲击着,右手却端着酒杯,脸上表情淡淡,一副富贵闲人的模样。他曼声道:“连某人好不容易跑到了半路了,结果您手下的兵真不愧是沙场里出来的,杀了我漕帮一船人,将我连某人抓回来,若是不答应您,不知道……连某人是个什么下场呢?”

    连霜城自己是没有想到的,和珅前些天才送了他上码头走,他连霜城乃是九省漕运的总瓢把子了,到了水上总归是更加安全的。更何况九省漕运,几乎都握在他的手中,哪里想到半道上竟然遇到了江盗。说是江盗,其实是福康安的人假扮成的,便劫了他的船,水葬了一船人,竟然又重新将他抓了回来。

    这福康安的可怕,从这种抓人的行为之中便是可见一二的。

    之前他手下对自己下手,其实也不是真的想要杀了他的。

    毕竟他连霜城还有不小的利用价值,是个聪明人都要留着他。

    只是连霜城自己也必须聪明了,他必须让自己一直有利用价值,才能保证自己不会招来杀身之祸。

    福康安想的事情,没那么多,他原本平静肃杀的心思,忽然便乱了那么一点。

    握着酒杯的手,竟然带着几分颤抖,他也说不清这战栗的感觉从何而来,于是只能摇头,又道:“汪如龙手上的账本,必须要拿到手,他今日不肯交出来,日后总要交出来的。”

    “汪如龙是个胆小如鼠的,怎么可能肯将这账本交出来?”连霜城对扬州那边的情况可以说是了如指掌,汪如龙也算是扬州八大盐商之一,只是没在四大家族之中,四大也不过是八大之中的四大而已。

    汪如龙这人惯会见风使舵,性格多变,一时之间看到的做不得准,是个阴险人物。

    “他手里握着这两年盐政的账本,便是连河工的账本也在他手里。”福康安冷笑了一声,只觉得这连霜城没把事情看得多重要,现在连霜城身上带伤,这聚贤楼周围其实都有人守着,在京城便是在他福康安的地盘上,连霜城跑不了。

    “账本关系太大,要是真的捅出来,整个江南的官场都要大换血,汪如龙没这个胆子。”连霜城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他摇头,又说道,“这事儿跟福大人您是没什么关系的,为什么这么紧张呢?”

    这还是连霜城第一次问这样的问题。

    他是真的觉得这江南官场的事情跟福康安牵扯不深,印象之中福康安跟江南这边扯上关系,是最近才开始的,可是现在福康安这紧张的模样,当真不像是什么才牵扯进来。

    只有福康安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看了连霜城一眼,听着外面忽然起来的细长腔调,忽然道:“方抓了你回来,我差点忘记我是在听戏了。且告诉你一句,今科新状元王杰,往日便想着到皇上面前告御状,说江南河工的事情。治河的账本也在汪如龙的手里,这王杰当年在江南人人说一句‘犟师爷’,是个硬骨头,若是汪如龙走投无路找上了他,你到时候才是吃不了兜着走。”

    这话一出,连霜城便是立刻皱了眉,“八大盐商的势力盘根错节,最近那李元发是李侍尧孙士毅那边的人,两淮这边的盐引都是他们手中的,怕是这些盐商也不好办,想要稳住汪如龙,光是运私盐,终究还是太危险,他手里要握着盐引,才敢上下运东西的。没有盐引,拿什么笼络汪如龙?”

    汪如龙也是个精明人……

    这一把盐引,困了多少人啊?

    福康安只是将利害关系跟连霜城说清楚了,他自己却不会插手的。

    连霜城是刚刚抓回来,下面的人怕节外生枝,这才带进来给自己问话的,现在该说的话都说完了,福康安若是一直在这里,定然会惹人怀疑,他理了理自己的箭袖,便转身推门出去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手掌落到门上的时候,没忍住这么一回头,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细节。

    那灯盏放在屏风的这一头,连霜城是坐在屏风后面的,原本这身形遮挡得严严实实,却因为那一盏灯,地上有着一条瘦长的影子,恰好落在窗边。

    ——方才冯霜止,有注意到这一点吗?

    她注意到了。

    只是现在还没猜到那跟福康安在一间屋里说话的人是谁而已。

    毕竟这种场合,有个人坐在那里是很正常的人事情,那影子有些模糊,甚至看不清是男是女,指不定还是个当家花旦,富贵人家这种事情多了去了。

    她想了一会儿,还是觉得这事儿透着诡异,只是明知道想不透,她也就不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

    坐了一会儿,便听到外面有唱戏的声音了,她听着这声音悦耳,却奇了怪,方喝了一口茶,便皱了眉:“这音色,分明是个姑娘家,怎么在下面儿唱戏?”

    苏凌阿随时出门带个姑娘家?

    这怎么可能?

    那纳兰从小爱听戏,跟着府里的姨娘们学了不少,此刻那浓妆一上,戏服一披,站到了戏台上,比花旦还花旦,水袖一挥,便带着一种风流韵致,那眼波流转之间带着勾魂摄魄的意味儿,上面听戏的人简直听得身体活了,便像是被下面那姑娘给勾走了魂儿一样。

    苏凌阿对众人的反应可以说是满意之间,便是和珅也很少听见这样清亮的声音,虽然这摆姿势的动作略显得生疏,可是戏却唱得很漂亮。

    一曲终了,竟然是掌声雷动,说不出地热闹。

    原本聚贤楼请来的那一帮徽州戏子,现在竟然都成为了纳兰的陪衬,便见这纳兰在台上卖力地演出,不一会儿便香汗淋漓,下了场来,将那妆卸掉,竟然恢复了女儿身,款款行至众人的面前。

    这一下,无数人看傻了眼。

    方才还说那小厮唇红齿白,不想现在出来的,还真的是个漂亮的姑娘。

    纳兰便走到了正中间,向着回廊里所有人拜了一圈儿,便从和珅的身边走过,回到了苏凌阿这边,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

    这堪称惊艳的出场,几乎让人惊叹。

    苏凌阿家竟然还藏有这样的好姑娘,简直让人想不到啊。

    这老东西,能藏,有本事!

    只是,下一刻,纳兰便拜在了苏凌阿这一桌前面:“阿玛,是女儿出来献丑了。”

    苏凌阿“哈哈”大笑两声,却道:“你是将这在场这么多大人都戏耍了一遍,还不去赔罪?这是和大人升迁宴,你还不去挨桌地赔个罪?”

    福康安走过来的时候,恰巧看见这一幕,他大约地猜到这是怎么回事了,便暂时没有回福长安与和珅那一桌,而是直接坐在了刘墉纪晓岚这里。

    纪晓岚醉得有些厉害,将那辫子盘在了自己的头上,活像个大傻瓜,他迷迷糊糊地用手一指福康安:“福大人哪,你杀人,这是要偿命的——哎哟,谁打我?”

    刘墉真是要被这喝醉了就口无遮拦的纪晓岚给气晕了,便用筷子直接敲了纪晓岚的头,怎么说刘墉资历都比纪晓岚高了一大截,即便是这样打人也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看福康安已经冷了脸色,刘墉忙打圆场道:“福大人您别听这人瞎说,一喝醉了便是满嘴巴的胡言乱语,也不知大是哪门子听来的胡话。”

    胡话?怕是醉后吐真言吧!

    福康安沉着脸,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便喝了没说话。

    也在这一桌坐着的王杰将这话听进去了,只是面上便像是没听到一样。

    如今自己旧日的心上人的丈夫与自己坐在一桌上,这感觉其实应该很复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真正当这种情况发生了的时候,王杰反而平静了,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他们这边自己说自己的,那边已经是能够看和好戏了。

    纳兰的第一杯酒,便是遵照着苏凌阿的指示要去敬和珅,众人回过味儿来了,这苏凌阿好算计,是要自己的闺女去讨好和珅的。

    只是有人觉得这纳兰意态风流,自然也有人觉得她轻浮过头,即便是满人的姑娘没那么多规矩,也不该有上戏台唱戏的时候,戏子跟正经姑娘家怎么能够相提并论?

    在她唱戏的时候,其实已经是低人一等了。

    纳兰端着酒杯,来到了和珅他们这一桌前面,想自己的酒杯递向了和珅,行礼垂头,带了几分的娇羞。“还望和大人原谅纳兰不据实以告之过。”

    福长安看和珅老神在在坐在那里没动,便伸出自己的手来,捅了捅和珅的缉手臂,意思是要和珅将这一杯酒接下来。

    官场上这种事情真是多得很,福长安早就是见怪不怪了,和珅早年也看过很多,真是这种事情降临到他自己的身上的时候,又觉得是有些说不出的微妙。

    他冲着福长安摇了摇头,心说自家那位指不定还在这楼里,这酒若是接了,今晚回去只能睡个地毯,不要想到床上去了。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拉拢献殷勤,只是苏凌阿这做得太露痕迹了,换了个人怕是不会当面敬酒。要做也是要留到背后,如果和珅真的对这纳兰有想法的话,只要苏凌阿有所表示,和珅不会不收。这种事情,有时候适合私底下做。

    只不过放到明面儿上做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有面子。

    不管怎么说,这纳兰长得可以说是相当漂亮了,和珅也是英俊至极,一表人才,这两个人在一起,那也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啊。

    不过这想法他们也只能想想,因为若真是说出来了,和珅必定着恼。谁都知道他最宠爱的乃是自己的嫡妻冯氏,几乎不出来拈花惹草,和珅已经被京城里的女人们传成是新好男人了,都说冯霜止是个有福气的。

    纳兰其实也不是没有听说过和珅跟他夫人之间的事情,原本她今日便是来闹着玩儿的,没将这事情看得多要紧,可是眼看着和珅不接自己的酒杯了,她觉得这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到底还是十三四的小姑娘,心里还有几分意气之争的想法,当下一清嗓子,竟然唱到:“今日端酒来,哥哥饮一杯,便是我,留心赔罪,只盼哥哥莫要推,好教妹妹脸上有那几分面子缀……”

    下面便有刘墉嘀咕了一句“没脸没皮的狗官养出来的没脸没皮的女儿”,这话说得很难听,桌边的众人也都听见了,甚至这声音不小,也让纳兰听见了,便是面色一变,手一抖,差点要将这一杯酒给刘墉扣到脸上去一般。

    刘墉乃是重臣,哪里会将这小小的女子放在眼底,他是文官这一边的领头大臣,苏凌阿这样的人怎么比得上他?

    不怪刘墉脾气不好,是这小姑娘唱得太露骨,什么哥哥妹妹的,放在这种场合真跟没什么区别的。那都是上不得台面的称呼,这姑娘戏唱多了,台上这样唱没人说她,在文武百官聚集的聚贤楼说这些话,便是自己不要脸了,也莫怪他刘墉不给她脸。

    冯霜止是无巧不巧地便走到了这里,她听着上面热闹了,便在这回廊后面停住了脚步。

    有趣儿,这姑娘,叫做纳兰吗?

    她听着里面的动静,虽然知道和珅是肯定不会让自己失望的,可是这个时候还真的很想看看自己这位万能的夫君要怎么应付这缠人的姑娘。

    唉,丈夫太出色,多少姑娘都觊觎着啊,真麻烦。

    冯霜止心里感叹着,便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总要想办法解决这样的问题才好啊。

    刘全儿看着冯霜止这一副严肃思考未来的模样,没忍住举了袖子擦冷汗,总觉得自家爷距离变成一个悲剧不远了,这是自己的错觉吗?

    那边纳兰的脸色当真是一阵青一阵红一阵白的,她端着酒杯的手指不停地颤抖着,贝齿轻咬,却转而一咬自己的嘴唇,竟然生生地将这一口气忍了下去,转身对着和珅一拜到底,终于换了正常的声音:“之前是纳兰不懂事,非是真的要欺骗诸位大人,搅扰了和大人升迁的宴会,乃是纳兰的错,还望和大人大人有大量,原谅小女子。”

    这话可以说是有理有据了,只是这酒,和珅到底是接还是不接呢?接了,是太给她脸,终究还是让人觉得他故意给这纳兰台阶下,只是不接,这姑娘便是真的下不来台了。众人都觉得不管怎么说,不该让这样的一个小姑娘下不来台,以为和珅最终还是要接酒杯的。

    只可惜,他们是不了解和珅的情况,和珅这哪里是什么给不给她台阶下的问题?和珅若是接了这杯酒,自己是没台阶下了。

    别人不知道自家那聪明的夫人就在后面看着,和珅是知道的。

    他只能站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道:“这位姑娘的戏唱得是很好的,只不过今日说你是和某人的升迁酒席,不过是诸位大人抬爱,和某人便在这里,敬这一位为大家唱戏的纳兰小姐,还有抬举和某人的诸位大人一杯,日后还要仰仗诸位多多关照的。”

    好一招偷梁换柱的把戏,这说话间便将重点移到了酬谢众人身上,那纳兰的事情不过是顺嘴一提,根本没真的当一回事儿。

    众人只道和珅奸猾,便看着那纳兰脸色青白了一阵,终究还是喝了那一杯酒,有些下不来台了。

    冯霜止这边却对着刘全儿一挥手,叹了口气,“爷都要醉了,你还不去?便说他若再不回来,今儿便别进屋了。”

    刘全儿一惊,立刻反应过来,便应了一声是,小跑着上去,对和珅道:“爷——”

    和珅抬眉,“何事?”

    全场寂静,都竖着耳朵听呢。

    刘全儿有些怯了,只是想起自家夫人那慢悠悠的语调,还是硬着头皮道:“夫人说,您若是再不回去,今儿——便别进屋了……”

    作者有话要说:补完了哒23333333333333

    勤奋可爱有节操的作者躺平求包养: